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35、一入道門深似海

【書名: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35、一入道門深似海 作者:春風遙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神禅五行天玄界之門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聖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    繡球專挑人多的地方砸去, 有的修士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 完全是從衆式的逃跑。

    雞飛蛋打,商家閉戶, 除了狼藉的街道和四處逃竄的修士,就只剩下黑著臉在高樓上扔繡球的方杉。

    酒樓裏,望著紙糊的窗戶, 紫龍神獸有些不放心:“萬一砸進來可如何是好?”

    聖器如今就是燙手山芋,得之無用,棄之可惜。

    倘若魔主或是杜軒任何一方取得突破另當別論, 聖器在戰爭中可以發揮改變戰局的作用, 但現在,那就是個活生生的禍害。

    杜軒目光閃動,似下定決心:“迫不得已,開門放魔主。”

    啪!

    魔主輕輕一拍,瞧著沒用多大力道, 桌椅便四分五裂。老板和店小二躲在櫃子裏瑟瑟發抖, 暗歎真是無妄之災。

    就在衆人都以爲他要發怒, 魔主突然望向佛陀門的和尚:“佛祖割肉喂鷹的典故流傳已久,和尚你不妨去超度一下外面的聖器,再不濟也可向佛祖看齊,招攬聖器。”

    幾個和尚面面相觑,最終老和尚發話:“佛祖割肉喂鷹是慈悲,然而老衲此去,便是以身殉道。”

    魔主撇了撇嘴, 似乎很看不慣他們的說辭。

    另一桌杜軒則是笑著道:“聖僧言重。聖器化形,可遇不可求,佛門要是得了兩樣聖器,何愁不興盛?”

    老和尚說話有顧慮,有個剛入門的小和尚卻是看不慣,氣呼呼道:“我師父又不是傻子。”

    不等杜軒說話,老和尚先屈指在光禿禿的腦殼上敲了一下,小和尚吃痛,不敢多言。

    逍遙門掌門放下杯盞:“正事要緊,諸位道友何必做無謂的口舌之爭?”語畢看向躲在櫃子裏的掌櫃:“後門在哪?”

    掌櫃指了個方向,逍遙門掌門在桌上留下一錠銀子,飛速朝小門掠去。

    杜軒和紫龍神獸緊隨其後,魔主冷哼一聲,卻也是招呼屬下從後門離開。

    再說外面,方杉雖然是抛繡球,但也不是完全妄爲,專挑那些穿著好,瞧著身份尊貴的作爲目標。

    可惜這些人跑得飛快,就算砸到了,頭也不回奔向城外。

    “罷了,”方杉望著曾經的主道幾乎成爲空巷,喃喃:“強扭的瓜不甜。”

    魏蘇慎等他鬧夠了,拍了拍方杉的肩頭。

    方杉像是下定決心:“雖然現在跟著宿主我受苦了,但我們總有一天會發達的。”

    魏蘇慎凝視他,淡淡道:“遇到你之前,我住的是別墅,開的是豪車,吃的是山珍海味,走到哪裏都有人吹噓奉承……”

    方杉認真道:“但我知道,你不快樂。”

    “……”

    方杉:“要不是我,宿主這輩子也體會不到風餐露宿,饑腸辘辘,不經曆這些,如何走向真正的巅峰?”

    魏蘇慎盯著他瞧了許久,目中忽然生出些疑惑。

    方杉:“是不是覺得我現在說話的表情似曾相識?”

    魏蘇慎微微颔首。

    方杉:“每個家長在教育孩子時都是這樣,這種表情別名‘我都是爲了你好’。”

    “……”

    找不到歸宿,只能在野外刷怪。剛開始還能狩獵到幾個修士,時間久了,對傀儡有了防備,朝安附近曆練的修士漸漸少了。

    好在離開魔域時離任務完成只剩下2000,天極宗和魔域之前被投放了大量傀儡,清理起來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合計下來只差最後十來人。

    如今城外連只下蛋的鳥都找不到,距離煉丹師大比只有數日之遙,方杉雖有所依仗,亦不敢在城內滋事。煉丹師在大陸的影響力頗大,不好得罪。

    “魔域應該還有幾個傀儡苟延殘喘,”索性放松心態和魏蘇慎在城裏閑逛:“剩下的一點數目交給它們刷就行。”

    魏蘇慎颔首,視線在一個正比試本源火種的煉器師身上多停留了一刻。

    方杉:“很神奇對不對?”

    魏蘇慎沒有否認,親眼看到和在電視劇或者書中瞧見是兩種不同的感受。

    方杉:“假使你現在沖上去,告訴他們還有一個世界靈氣衰竭,凡人只有百年壽命,他們一定覺得你瘋了。”

    魏蘇慎目光一緊,方杉則笑道:“能見識這麽多,說明和我簽訂契約還是值當的。”頓了頓道:“所以你要對我好一點。”

    一路伴隨系統四處漂泊的魏蘇慎:“……”

    方杉沒有再戳魏蘇慎的心窩,目光定格在一處,杜軒和紫龍神獸正迎面走來,真正應了那句人間何處不相逢。

    “好巧。”方杉徑直走上去,杜軒也不好這個時候掉頭。

    “一別數日,傲杉小兄弟風采依舊。”杜軒笑呵呵道。

    方杉:“宗主可知前幾天的繡球招親?”

    杜軒不承認亦不否認,只是眼神深邃道:“世界那麽大,你該去別的地方看看,我覺著水龍城就不錯。”

    那是由鲛人建立的一座城市,位于深海之下。

    紫龍神獸同樣道:“我與鲛人有交情,道友願意去,我可寫一封介紹信。”

    方杉狐疑地盯著他:“你確定有的是交情,不是死仇?”

    紫龍神獸一怔:“這話從何說起?”

    方杉冷笑:“若非刻骨銘心的仇恨,怎麽會幫忙寫信?我是個什麽貨色,自己還是清楚的。”

    紫龍神獸啞然……他能說什麽?

    真的有這種人,活得明明白白,但就是改不了造作的本質。

    身後魏蘇慎微微有些詫異,想不到方杉對自身的定位還是精准的。

    杜軒上前打了個圓場:“二位要不要隨我們去煉丹堂看看?”

    方杉正要點頭,魏蘇慎忽然對他一挑眉,方杉眨眼,兩人完成初步溝通。

    “不了,我們還有點別的事情。”方杉謝絕他的好意。

    杜軒驚訝于他們間的表情交流,不過能擺脫方杉是好事,分別前‘好心’提醒:“無事可以常去魔域走走,魔主十分想念你們。”

    方杉點了點頭,轉身對魏蘇慎道:“這都不僅僅能用恨之入骨形容。”

    魏蘇慎居然認同了他的看法。

    杜軒僵笑著目送他們離去,他素來有修真界第一君子的美稱,紫龍神獸就站在杜軒身側,十分確定對方心裏必定在爆粗口。

    方杉原意是想去湊個熱鬧,雖然從前經曆過的世界不少,什麽煉丹煉器早就看膩歪了,不過帶宿主去見識一下也是好的。

    不巧的是任務剛好在同一瞬間提示完成。

    【任務:傀儡爸爸的愛。

    進度:已完成。

    評價:智慧的傀儡沒有得到修士的尊重,他們雖然顫抖了,卻沒有臣服,反而人人喊打。

    額外掉落懲罰:傀儡的詛咒。

    懲罰時間:一炷香。

    懲罰內容:不許說話不許動。】

    方杉買了香在客棧點上:“乖哈,別動。”

    望著似歡脫兔子般來回跑動的方杉,魏蘇慎眸光一動:“你不用受懲罰?”

    方杉捂著心口:“看到宿主受罰,我這裏疼,已經是對我最大的傷害。”

    魏蘇慎‘呵’了一聲,笑意輕飄飄的,仿佛蘊藏著多種情緒,再一品味,其實什麽都沒有。

    這懲罰對魏蘇慎來說算不上什麽,他現在的本體就是一座橋,別說一炷香,十年八載不動都沒有問題。

    一炷香的時間很快過去,魏蘇慎收到來自腦海的提示音——

    懲罰完成。

    備注:讓你不動就不動,笨蛋,上當了吧,哈哈哈哈,傀儡爸爸永遠是你爸爸。

    “……”

    方杉破口大罵:“shut up, b……”還沒罵完,被魏蘇慎揉揉腦袋:“別說髒話。”

    方杉盤腿坐在凳子上,牙磨得嚯嚯響,不過很快他就平複下來:“傀儡的要求是讓修士顫抖,從本質上說我們也是修士,自然會受到它的針對。”

    碰上這種任務只能自認倒黴。

    魏蘇慎:“別太計較,畢竟它們永遠單身。”

    方杉似乎聽到木頭裂開的聲音,那是來自傀儡的怨恨,面色好了不少:“生殖隔離久了,是會有些變態。”

    兩人對視一眼,魏蘇慎淡笑,方杉則爲標准的巫婆式笑法。

    任務還沒有重新刷新,按之前的時間推算大概晚上發布。

    方杉想去喝酒樓知名的桂花釀,考慮到度數不高,魏蘇慎勉強同意。

    興沖沖地往酒樓走,忽然頓住腳步退後幾步,之前書肆裏一位修士原本正帶著笑,結果一看到方杉突然斂住笑容不說,還神色慌張地將書塞進架子裏。

    這一幕引起方杉的懷疑,快步走去抽出修士胡亂塞放的書,是一本很薄的小冊子:

    天玄228年,禁忌之地聖器化形,皇甫傲杉、熊霸天自此登上曆史的舞台,史稱‘雙聖之災。’

    ——摘自《天玄大陸史》

    方杉面色一變,修士連連擺手:“可不是我寫的。”

    說罷,步伐匆匆離開。

    方杉拽住他:“我們還沒死呢,怎麽就被編進史書裏了?”

    修士小聲道:“有種人,活著的時候就是傳說。”

    方杉手下留情,放走了可憐的修士,再一看魏蘇慎尚站在門口。

    “別望天了。”方杉拉他進來,展示這本野史:“宿主不驚訝,不氣憤?”

    魏蘇慎瞥了眼,繼續仰著臉,早就料到的事情,談何驚訝?

    方杉沒有繼續留在這個傷心地,路上抱怨:“什麽雙聖之災,一點也不霸氣,傲熊之劫都比這合適。”

    桂花釀堪稱一絕,十裏飄香,喝上一口仿佛萬物都釋懷了。

    方杉邊品味邊發出滿足的歎息,忘記剛剛的不快。

    酒樓內的好位置都被煉丹師占據,方杉放下酒壺,望著幾個趾高氣揚的煉丹師,開始盤算:“不如我們也去煉丹?”

    魏蘇慎瞥了他一眼:“你覺得聖器會有煉丹上的天賦?”

    方杉:“那就去煉器。”

    喝到半酣,日落時任務正好下達:

    器者,載萬物,可承道。

    去體悟天地的法則,在現有的境界上取得突破。

    第一次執行任務,基本是提供裝備去練級的模式,如今反過來,一開始就賦予了強大的武力值,這種情況下尋求突破很難。

    方杉到外面吹風醒酒,同時對魏蘇慎道:“這就要求宿主要去和大多數修士一樣,尋找自己的道。”

    魏蘇慎畢竟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沒有靠自己一步步修煉上來的修爲,導致對道的理解太淺。

    想到這裏,方杉抿了抿唇:“宿主從前接觸過,能勉強稱之爲道的有什麽?”

    魏蘇慎:“《道德經》。”

    “……”方杉:“得嘞,真棒!預計我們可以手拉手在這個世界待到天荒地老。”

    余晖漸漸寡淡,月亮盤在天空時,方杉提著酒,晃晃悠悠往客棧走。

    中途幾次想大醉一場,均被魏蘇慎阻止。

    方杉:“不要打擾我借酒澆愁。”

    魏蘇慎定定看著他,似乎識破方杉的詭計。

    方杉擦去嘴角的酒漬:“……好吧我承認,是想找個借口酩酊大醉。”

    說歸說,任務爲重。

    方杉放下酒瓶,又是一個工作狀態的好員工。

    月明星稀,有人修煉,有人沉睡,方杉開始給魏蘇慎補課:“何爲道?一力降十會是道,以殺止殺也是道……”

    方杉講的還算簡潔,時不時就要朝魏蘇慎這裏看來,督促他記筆記。

    離開學校的多年後,魏蘇慎仿佛再次回到課堂。

    方杉的教學方法十分簡單粗暴,不懂就背,背上一千遍,總能悟出一些東西。

    此外,方杉還舉了例子:“我去打聽了一下,杜軒是劍修,就快到人劍合一的境界,紫龍神獸崇尚肉身力量,走得是肉身成聖的鍛體之道。要想盡快修成,宿主必須找到最認同的道路。”

    中途特意出去一趟,因爲天色已晚,隨手買了幾把刀劍,放在魏蘇慎面前:“宿主可以都試一遍,看看有沒有合乎心意的。”

    客棧不適合舞刀弄槍,兩人來到一處荒野。

    魏蘇慎嘗試的時候,方杉學著他仰頭看天。

    魏蘇慎忽然道:“你的道是什麽?”

    方杉:“暗器。”猶豫了一下,問:“要不要展示一下?”

    魏蘇慎颔首。

    方杉深吸一口氣,只用了不到一成力,口中突然吐出數十個瓶蓋。

    魏蘇慎已經躲得夠快,無奈兩人距離太近,還是被幾個砸到。

    方杉認真道:“我的絕學,天女散花,今日傳授給宿主,希望能帶給你啓發。”

    取下其中一個掉落在頭上的瓶蓋,魏蘇慎目中閃過一道明悟,轉身抽出長刀,緩緩道:“仔細想想,或有一條路可直接成神。”

    方杉:“是什麽?”

    魏蘇慎面對他,一字一頓:“殺統證道。”

    “……”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投喂和灌溉的小天使,比心心︿( ̄︶ ̄)︿

    驚鴻地雷x3;sonic、false、墨钺笙扔了1個地雷;謝謝大家~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相鄰的書:太古劍修危險總裁小嬌妻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男人不低頭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