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36、一入道門深似海

【書名: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36、一入道門深似海 作者:春風遙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武煉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門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聖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    方杉步步後退, 直至快被逼上絕境, 頓住腳步,緩緩道:“別逼我, 否則……”

    魏蘇慎停在距離他三尺之地,挑眉問:“否則如何?”

    話音未落,鋪天蓋地的瓶蓋從半空中墜落, 比方才的更加密集,處于同一空間下,幾乎避無可避。

    方杉淡然道:“此爲天女散花的姊妹篇, 天花亂墜。”

    魏蘇慎閉了閉眼, 似乎在壓抑著什麽:“你腦子裏裝的究竟是什麽?”

    “宿主以爲是水麽?”方杉搖頭,認真道:“不,滿滿的都是你。”

    “……”

    今夜月亮出奇的亮,荒野上看,清輝耀目。

    風在這裏無處遮擋, 完整地刮過來, 夾雜著某種細細的嗚咽, 鑽進人的耳朵,使之忍不住下意識屏住呼吸去聽。

    並非尋常人的啜泣,仿佛像是老鼠,尖銳難聽。

    方杉躲到魏蘇慎身後:“有鬼,好怕。”

    魏蘇慎冷漠看他。

    方杉理了理衣襟,走出來:“我以爲宿主會喜歡這種類型。”

    魏蘇慎望了望天:“很晚了。”

    方杉點頭,邁步同他往回走。

    細碎的嗚咽聲停止, 強勁的風再刮來時,帶著某種奇特的異香。

    “二位公子留步。”身後不知何時出現一位紅衣女子,膚白勝雪,楚楚可憐望著他們。

    魏蘇慎忍不住皺了皺眉,不得不承認,同樣是紅色,眼前的女子雖美,卻穿出了一種風塵味,不及方杉的萬分之一。

    女子的腳似乎崴了,背上還背著簍子,依稀能看到裏面有幾株藥材。

    說話的同時一瘸一拐往前走了幾步:“我去山間采藥扭到了腳,不知能否幫個忙,扶我回去。”

    見魏蘇慎不答,連忙道:“不遠,我是張鐵匠的女兒,家就住城裏。”

    魏蘇慎沒有把後背面對未知存在的習慣,發現異常起就轉過身,方杉卻在此刻才回頭一望,笑容頗爲玩味:“姑娘這麽晚還來采藥,可真是辛苦。”

    “城裏要舉辦煉丹師大會,想尋些藥材賣個好價錢。”

    方杉眯了眯眼:“美麗,身上沒有修士的氣息,看上去柔弱可欺,尋常情況下,幫一幫無妨,不過……”

    女子下意識問:“不過什麽?”

    方杉忽然笑開了:“從一開始就在騙人,你並不是朝安城的人。”

    女子一怔:“公子這話從何說起?”

    方杉:“朝安的人,不管是修士還是百姓,近來都不會出城。”

    可憐見的,這些人都被傀儡嚇怕了。

    每說一個字,口中便吐出一個瓶蓋,女子原先還想裝一下,幾個呼吸的功夫便被砸得鼻青臉腫。

    確定方杉是真無憐香惜玉之心,柔美的身段迅速幹癟,嬌媚的女人不再,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瘦小的老妪。

    方杉:“魔修?”

    “魔域可沒這麽惡心的東西。”半空中傳下一道聲音,魔主忽然現身,夜晚他多加了一件披風,風一吹看著倒是霸氣。

    老妪似乎識得魔主,面色驚懼不已,轉身就要逃。

    魔主能震懾一域,靠的自然是強悍的實力,他站在原地未動,袖袍仿佛籠罩住一片月色,揮出去的刹那便將老妪困在其中。

    方杉細瞧了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魔主,認真考慮對方被奪舍的可能性。

    魔主邁步上前:“我找了這老東西多年,想不到今日在這裏碰見了。”

    方杉唇角一彎……原來是有舊怨。

    老妪知道逃脫無望,喉嚨裏發出一陣咕噜咕噜的聲音,猛地看向方杉和魏蘇慎:“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方杉偏頭問魏蘇慎:“有沒有覺得這話似曾相識?”

    魏蘇慎幫他回憶:“上個世界,李開死前也是這麽說。”

    方杉皺眉:“想不明白,要殺她的是魔主,與我們有何幹系?”

    魏蘇慎也覺得老妪無理取鬧。

    一對比……再度發現方杉算是講道理的。

    老妪還在瘋狂地詛咒他們,說來她也是倒黴,原是住在山野裏靠著食人修行的惡修,她的本事一般,全靠著斂息的手段出其不意。

    城中修士太多,怕被人認出,她一般不會靠近,但最近不知刮了什麽邪風,居然連一個到郊外修煉的修士都沒有,不得已才冒險想在晚上進城狩獵。

    魔主冷笑:“如果有機會投胎的話,記得來報仇,不過估計是沒這個機會了……”

    說罷,竟是直接將老妪的丹田捏個粉碎。

    老妪最後還在望著方杉和魏蘇慎,死不瞑目。

    魔主從老妪身上拽下一截布料,一點點仔細擦拭手上的血漬。

    方杉忍不住腦補一出魔主年少無知,被老妪欺騙墜入愛河的年度大戲,魔主仿佛看出他在想什麽,臉色一變:“本座和……”

    “真相不重要,”方杉擺了擺手:“倘若它沒有我想象中的有趣,又有什麽必要知道。”

    “……”魔主忍了又忍,忍無可忍,看向魏蘇慎的方向:“你是怎麽忍住沒打死他的?”

    魏蘇慎:“准備留著證道。”

    魔主由衷道:“若是成功,即爲一條無敵之道。”

    方杉:“……”

    ‘雙聖之災’並不是完全的災害,朝安城外有一處山林,天材地寶多,隱蔽其中的邪魔外道也不少。

    昨晚方杉碰見的老妪就是其中之一,但最近這些邪修斷了貨源,只得冒險去城內,被剿滅了不少。

    方杉路過書肆時,不知道出于什麽心理,進去看了一眼,發現自己在史書上又留多了一筆。

    魏蘇慎對這些興趣不大,在旁邊翻看一些介紹基礎知識的書,時至今日,他對道也沒有什麽感悟。

    書肆裏沒幾個修士,最近《天玄大陸史》銷售異常火爆,方杉和魏蘇慎功不可沒。

    不過今天討論的人不多,大家關注的焦點都在正在召開的煉丹大會上,還有些賭坊以此開盤,無論看好誰,都可以前去下注。

    有些事乍聽平凡無奇,聽多了就會産生想法。

    方杉和魏蘇慎目光在半空中交彙,又都不約而同心虛地移開,然後再度對焦。

    放下書,方杉輕咳一聲:“宿主和我想到一塊去了。”

    魏蘇慎薄唇緊抿,沉默不答,佯裝聽不懂他在說什麽。

    方杉冷嘲:“何必否認。”

    近朱者赤近統者黑。

    魏蘇慎無奈,就著之前的話題說下去:“丹藥或許有用。”

    方杉笑吟吟道:“宿主果然和我心有靈犀。”

    魏蘇慎扶額,就是因爲這樣他才開始懷疑自己的價值觀。

    方杉:“我們如此合拍,不妨結爲異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日死。”

    魏蘇慎:“……不要因爲喝酒想出這麽冠冕堂皇的理由。”

    被拆穿,方杉也不覺心虛,轉念一想,喝酒結拜最多也就是半壺酒的量,有些虧了。

    魏蘇慎還在尋思要不要設個限酒令,方杉忽然問:“喜酒如何?辦個流水宴席,結成假夫妻,從此恩愛兩不疑。”

    “……”一臉冷漠拒絕後,魏蘇慎和他談事業。

    方杉覺得掃興,還是配合道:“丹藥的確是種辦法。”

    魏蘇慎颔首,他能感覺到體內磅礴的力量,完全可以過濾掉丹藥帶來的負面影響。

    方杉做了決定,拍了怕魏蘇慎的肩膀,深吸一口氣:“從今天起,咱就嗑藥,要麽磕突破,要麽磕死。”

    朝安目前別的不多,就煉丹師和藥材充沛。

    方杉見多識廣,很容易判斷出各類丹藥的價值,和丹鋪老板像是賣菜大媽一樣互相砍價。

    “一百靈石,不給的話,我就走了。”

    老板冷眼看方杉走到門口,沒有任何開口阻攔的意思。

    方杉也不覺得丟人,拐了個彎又折回來:“算了,一百二就一百二。”

    付完錢後,手指在桌上敲了敲:“再送個瓷瓶。”

    老板面無表情:“一枚靈石。”

    方杉黑著臉交了錢,丹鋪的瓷瓶能保持藥效不揮發,一枚靈石已經算是便宜的,平日裏少說也要二三枚。

    魏蘇慎:“不繼續買了?”

    方杉搖頭:“雖說雁過拔毛。不過已經在這裏拔了兩根,換一家吧。”

    薅羊毛也不能光朝著一個地方薅,禿了不利于可持續發展。

    老板黑著臉看他們離開,夥計不解:“您要不願意,不做這門生意就成了。”

    “可聽說過聖器?”

    夥計驚訝,回想那二人的音容相貌:“難不成就是他們?”

    老板收拾藥材:“罷了,丹藥本來就是暴利,也算是賺了。”

    內心卻是在滴血,整整比平時少賺了十分之九。

    夥計喃喃:“原來《天玄大陸史》寫得都是真的。”

    方杉已經惡名在外,現在的心態說穿了叫破罐子破摔。

    城內的丹鋪轉了一圈,品質稍好一點的都被收入囊中,沒有目標後自然而然將魔爪伸進了煉丹師大會。

    剛一進場,就被天極宗宗主看見。

    杜軒對著魔主舉了舉杯,做出以茶代酒的動作:“你的聖器來了。”

    前兩個字音咬的格外重。

    魔主瞥了眼心腹,後者站出來,一板一眼道:“不,是你的聖器。”

    隔著好一段距離,但對于一個修真者,依舊能清楚聽見。

    方杉面不改色走入場內,煉丹大會本是要有請帖才能進來,可門口的守衛無一人敢攔,丹閣長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暗示只要兩個聖器不惹事,隨他們去。

    方杉環顧一圈,最終在杜軒旁邊坐下。

    杜軒拿著茶杯的手一僵:“道友好眼力。”

    在場這麽多修士,竟然還能看見他。

    方杉:“穿青色長袍的比較少,好認。”

    杜軒下意識去看魔主,魔主日常愛穿的招搖,每件衣服必繡五爪金龍。然而今日,他似乎料到如此情形,竟然著一襲素袍,頭發一絲不苟地紮了起來,一眼望去就是個讀書人。

    杜軒笑容逐漸消失,紫龍神獸搖頭:“魔主好心機。”

    方杉現在的狀態屬過分安靜,魏蘇慎基本就沒說過話,不時往嘴裏塞一粒東西。

    他的動作太快,杜軒好不容易才捕捉到是丹藥,忍不住道:“過度服藥,會使雜質堆積體內,不利于日後的修煉。”

    魏蘇慎若無其事,持續凶猛嗑藥中。

    方杉還挺有情趣,用糖紙把丹藥包好,瞧著就是個可愛的糖果:“聖器的生理構造和正常人不同,不存在這種問題。”

    杜軒愣了愣。

    方杉:“吃再多也沒問題。”

    杜軒唇瓣動了動,好半晌才說出話:“長此以往,突破時會遇到瓶頸。”

    方杉反問:“不吃丹藥就不會遇到了?”

    “……”

    兩人的對話也傳到周圍修士的耳中,衆人的神情逐漸變得怪異。

    魏蘇慎的實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點點增強,身上的氣勢也越來越雄厚,看久了杜軒難免眼熱。

    方杉很大方,熱情地放了個幾粒丹藥在杜軒面前:“別客氣,一起嗑。”

    杜軒呵呵一笑。

    方杉閑來無事,不時就往嘴裏扔上兩顆,一口一個嘎嘣脆。

    杜軒和紫龍神獸表情都很不好,最終紫龍神獸忍不住:“道友可否別吃東西吧唧嘴。”

    “可以。”方杉真的放下了丹藥,無奈道:“吃幾粒藥修爲就能上升,連副作用都沒有,修行如此簡單,甚是無趣。”

    “……!”

    杜軒左眼直跳,有一種道心開始不穩的錯覺。

    紫雷突然積聚在晴空中,轟轟巨響震動的雲層潰散。

    “丹劫!”杜軒神色一變,雙目猛地睜大,看向場上。

    正准備開爐的煉丹師屏息凝神,運起全身的功力去抗劫。

    方杉憶起帶過的某個宿主曾是煉丹天才,度過丹劫的丹藥有兩種可能,一是能發揮十成藥力,乃是絕丹,價值數十億靈石,二是丹藥化形,和聖器一樣,價值無可估量。

    不過所有的前提都是建立在煉丹師能扛過此劫。

    天空中的雷徑直劈下,扭曲中散發著一股煞氣,方杉眯了眯眼:“九重雷劫。”

    煉丹師低吼中擲出本命法器,硬生生在雷劫中劈出一條裂縫。

    “厲害!”杜軒評價。

    紫龍神獸亦是贊歎:“丹道有此人,又可大興數百載。”

    雷劫被轟碎的瞬間,爐鼎突然劇烈膨脹,一枚丹藥瘋狂在內壁遊走轟擊,沒過多久成功破爐而出。

    火焰滾滾,逐漸熄滅後出現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火紅的衣衫,長發飄揚。

    少年目中有一絲驚懼,他雖然才化形,也知道自己對這些修士來說是何等的誘惑。

    然而一擡頭——

    少年驚訝,爲什麽這些修士眼中同樣有擔憂。

    “看到了麽?”有人竊竊私語。

    “也是穿紅衣服的。”

    “再來幾個,修真界危矣。”

    少年不解,轉過身望煉丹師,煉丹師後退一步,連連擺手:“快走,你自由了。”

    化形即遭到萬人嫌的丹藥少年:……

    他做錯了什麽?

    作者有話要說:  丹藥少年:難道不該是修真界爲了爭奪自己掀起血雨腥風的劇情?

    方杉:蠢孩子,你拿錯劇本了。

    感謝投喂和灌溉的小天使們,比心心︿( ̄︶ ̄)︿

    柳枝杪地雷x2;sonic、中華包子扔了1個地雷;愛你們!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相鄰的書:尤物皇後男人不低頭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一女二三男事危險總裁小嬌妻銀色獨角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