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i7hnv5"></label><dt id="i7hnv5"></dt><button id="i7hnv5"></button>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36、一入道门深似海

                    【书名: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36、一入道门深似海 作者:春风遥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武侠开端无限进化随身带着女神皇我不成仙神医小农民三国之召唤猛将吞天记造梦者电影世界大抽奖龙血战神超级怪兽工厂逆青春    方杉步步后退, 直至快被逼上绝境, 顿住脚步,缓缓道:“别逼我, 否则……”

                        魏苏慎停在距离他三尺之地,挑眉问:“否则如何?”

                        话音未落,铺天盖地的瓶盖从半空中坠落, 比方才的更加密集,处于同一空间下,几乎避无可避。

                        方杉淡然道:“此为天女散花的姊妹篇, 天花乱坠。”

                        魏苏慎闭了闭眼, 似乎在压抑着什么:“你脑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

                        “宿主以为是水么?”方杉摇头,认真道:“不,满满的都是你。”

                        “……”

                        今夜月亮出奇的亮,荒野上看,清辉耀目。

                        风在这里无处遮挡, 完整地刮过来, 夹杂着某种细细的呜咽, 钻进人的耳朵,使之忍不住下意识屏住呼吸去听。

                        并非寻常人的啜泣,仿佛像是老鼠,尖锐难听。

                        方杉躲到魏苏慎身后:“有鬼,好怕。”

                        魏苏慎冷漠看他。

                        方杉理了理衣襟,走出来:“我以为宿主会喜欢这种类型。”

                        魏苏慎望了望天:“很晚了。”

                        方杉点头,迈步同他往回走。

                        细碎的呜咽声停止, 强劲的风再刮来时,带着某种奇特的异香。

                        “二位公子留步。”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位红衣女子,肤白胜雪,楚楚可怜望着他们。

                        魏苏慎忍不住皱了皱眉,不得不承认,同样是红色,眼前的女子虽美,却穿出了一种风尘味,不及方杉的万分之一。

                        女子的脚似乎崴了,背上还背着篓子,依稀能看到里面有几株药材。

                        说话的同时一瘸一拐往前走了几步:“我去山间采药扭到了脚,不知能否帮个忙,扶我回去。”

                        见魏苏慎不答,连忙道:“不远,我是张铁匠的女儿,家就住城里。”

                        魏苏慎没有把后背面对未知存在的习惯,发现异常起就转过身,方杉却在此刻才回头一望,笑容颇为玩味:“姑娘这么晚还来采药,可真是辛苦。”

                        “城里要举办炼丹师大会,想寻些药材卖个好价钱。”

                        方杉眯了眯眼:“美丽,身上没有修士的气息,看上去柔弱可欺,寻常情况下,帮一帮无妨,不过……”

                        女子下意识问:“不过什么?”

                        方杉忽然笑开了:“从一开始就在骗人,你并不是朝安城的人。”

                        女子一怔:“公子这话从何说起?”

                        方杉:“朝安的人,不管是修士还是百姓,近来都不会出城。”

                        可怜见的,这些人都被傀儡吓怕了。

                        每说一个字,口中便吐出一个瓶盖,女子原先还想装一下,几个呼吸的功夫便被砸得鼻青脸肿。

                        确定方杉是真无怜香惜玉之心,柔美的身段迅速干瘪,娇媚的女人不再,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瘦小的老妪。

                        方杉:“魔修?”

                        “魔域可没这么恶心的东西。”半空中传下一道声音,魔主忽然现身,夜晚他多加了一件披风,风一吹看着倒是霸气。

                        老妪似乎识得魔主,面色惊惧不已,转身就要逃。

                        魔主能震慑一域,靠的自然是强悍的实力,他站在原地未动,袖袍仿佛笼罩住一片月色,挥出去的刹那便将老妪困在其中。

                        方杉细瞧了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魔主,认真考虑对方被夺舍的可能性。

                        魔主迈步上前:“我找了这老东西多年,想不到今日在这里碰见了。”

                        方杉唇角一弯……原来是有旧怨。

                        老妪知道逃脱无望,喉咙里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猛地看向方杉和魏苏慎:“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方杉偏头问魏苏慎:“有没有觉得这话似曾相识?”

                        魏苏慎帮他回忆:“上个世界,李开死前也是这么说。”

                        方杉皱眉:“想不明白,要杀她的是魔主,与我们有何干系?”

                        魏苏慎也觉得老妪无理取闹。

                        一对比……再度发现方杉算是讲道理的。

                        老妪还在疯狂地诅咒他们,说来她也是倒霉,原是住在山野里靠着食人修行的恶修,她的本事一般,全靠着敛息的手段出其不意。

                        城中修士太多,怕被人认出,她一般不会靠近,但最近不知刮了什么邪风,居然连一个到郊外修炼的修士都没有,不得已才冒险想在晚上进城狩猎。

                        魔主冷笑:“如果有机会投胎的话,记得来报仇,不过估计是没这个机会了……”

                        说罢,竟是直接将老妪的丹田捏个粉碎。

                        老妪最后还在望着方杉和魏苏慎,死不瞑目。

                        魔主从老妪身上拽下一截布料,一点点仔细擦拭手上的血渍。

                        方杉忍不住脑补一出魔主年少无知,被老妪欺骗坠入爱河的年度大戏,魔主仿佛看出他在想什么,脸色一变:“本座和……”

                        “真相不重要,”方杉摆了摆手:“倘若它没有我想象中的有趣,又有什么必要知道。”

                        “……”魔主忍了又忍,忍无可忍,看向魏苏慎的方向:“你是怎么忍住没打死他的?”

                        魏苏慎:“准备留着证道。”

                        魔主由衷道:“若是成功,即为一条无敌之道。”

                        方杉:“……”

                        ‘双圣之灾’并不是完全的灾害,朝安城外有一处山林,天材地宝多,隐蔽其中的邪魔外道也不少。

                        昨晚方杉碰见的老妪就是其中之一,但最近这些邪修断了货源,只得冒险去城内,被剿灭了不少。

                        方杉路过书肆时,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进去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在史书上又留多了一笔。

                        魏苏慎对这些兴趣不大,在旁边翻看一些介绍基础知识的书,时至今日,他对道也没有什么感悟。

                        书肆里没几个修士,最近《天玄大陆史》销售异常火爆,方杉和魏苏慎功不可没。

                        不过今天讨论的人不多,大家关注的焦点都在正在召开的炼丹大会上,还有些赌坊以此开盘,无论看好谁,都可以前去下注。

                        有些事乍听平凡无奇,听多了就会产生想法。

                        方杉和魏苏慎目光在半空中交汇,又都不约而同心虚地移开,然后再度对焦。

                        放下书,方杉轻咳一声:“宿主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魏苏慎薄唇紧抿,沉默不答,佯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方杉冷嘲:“何必否认。”

                        近朱者赤近统者黑。

                        魏苏慎无奈,就着之前的话题说下去:“丹药或许有用。”

                        方杉笑吟吟道:“宿主果然和我心有灵犀。”

                        魏苏慎扶额,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开始怀疑自己的价值观。

                        方杉:“我们如此合拍,不妨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日死。”

                        魏苏慎:“……不要因为喝酒想出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被拆穿,方杉也不觉心虚,转念一想,喝酒结拜最多也就是半壶酒的量,有些亏了。

                        魏苏慎还在寻思要不要设个限酒令,方杉忽然问:“喜酒如何?办个流水宴席,结成假夫妻,从此恩爱两不疑。”

                        “……”一脸冷漠拒绝后,魏苏慎和他谈事业。

                        方杉觉得扫兴,还是配合道:“丹药的确是种办法。”

                        魏苏慎颔首,他能感觉到体内磅礴的力量,完全可以过滤掉丹药带来的负面影响。

                        方杉做了决定,拍了怕魏苏慎的肩膀,深吸一口气:“从今天起,咱就嗑药,要么磕突破,要么磕死。”

                        朝安目前别的不多,就炼丹师和药材充沛。

                        方杉见多识广,很容易判断出各类丹药的价值,和丹铺老板像是卖菜大妈一样互相砍价。

                        “一百灵石,不给的话,我就走了。”

                        老板冷眼看方杉走到门口,没有任何开口阻拦的意思。

                        方杉也不觉得丢人,拐了个弯又折回来:“算了,一百二就一百二。”

                        付完钱后,手指在桌上敲了敲:“再送个瓷瓶。”

                        老板面无表情:“一枚灵石。”

                        方杉黑着脸交了钱,丹铺的瓷瓶能保持药效不挥发,一枚灵石已经算是便宜的,平日里少说也要二三枚。

                        魏苏慎:“不继续买了?”

                        方杉摇头:“虽说雁过拔毛。不过已经在这里拔了两根,换一家吧。”

                        薅羊毛也不能光朝着一个地方薅,秃了不利于可持续发展。

                        老板黑着脸看他们离开,伙计不解:“您要不愿意,不做这门生意就成了。”

                        “可听说过圣器?”

                        伙计惊讶,回想那二人的音容相貌:“难不成就是他们?”

                        老板收拾药材:“罢了,丹药本来就是暴利,也算是赚了。”

                        内心却是在滴血,整整比平时少赚了十分之九。

                        伙计喃喃:“原来《天玄大陆史》写得都是真的。”

                        方杉已经恶名在外,现在的心态说穿了叫破罐子破摔。

                        城内的丹铺转了一圈,品质稍好一点的都被收入囊中,没有目标后自然而然将魔爪伸进了炼丹师大会。

                        刚一进场,就被天极宗宗主看见。

                        杜轩对着魔主举了举杯,做出以茶代酒的动作:“你的圣器来了。”

                        前两个字音咬的格外重。

                        魔主瞥了眼心腹,后者站出来,一板一眼道:“不,是你的圣器。”

                        隔着好一段距离,但对于一个修真者,依旧能清楚听见。

                        方杉面不改色走入场内,炼丹大会本是要有请帖才能进来,可门口的守卫无一人敢拦,丹阁长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暗示只要两个圣器不惹事,随他们去。

                        方杉环顾一圈,最终在杜轩旁边坐下。

                        杜轩拿着茶杯的手一僵:“道友好眼力。”

                        在场这么多修士,竟然还能看见他。

                        方杉:“穿青色长袍的比较少,好认。”

                        杜轩下意识去看魔主,魔主日常爱穿的招摇,每件衣服必绣五爪金龙。然而今日,他似乎料到如此情形,竟然着一袭素袍,头发一丝不苟地扎了起来,一眼望去就是个读书人。

                        杜轩笑容逐渐消失,紫龙神兽摇头:“魔主好心机。”

                        方杉现在的状态属过分安静,魏苏慎基本就没说过话,不时往嘴里塞一粒东西。

                        他的动作太快,杜轩好不容易才捕捉到是丹药,忍不住道:“过度服药,会使杂质堆积体内,不利于日后的修炼。”

                        魏苏慎若无其事,持续凶猛嗑药中。

                        方杉还挺有情趣,用糖纸把丹药包好,瞧着就是个可爱的糖果:“圣器的生理构造和正常人不同,不存在这种问题。”

                        杜轩愣了愣。

                        方杉:“吃再多也没问题。”

                        杜轩唇瓣动了动,好半晌才说出话:“长此以往,突破时会遇到瓶颈。”

                        方杉反问:“不吃丹药就不会遇到了?”

                        “……”

                        两人的对话也传到周围修士的耳中,众人的神情逐渐变得怪异。

                        魏苏慎的实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增强,身上的气势也越来越雄厚,看久了杜轩难免眼热。

                        方杉很大方,热情地放了个几粒丹药在杜轩面前:“别客气,一起嗑。”

                        杜轩呵呵一笑。

                        方杉闲来无事,不时就往嘴里扔上两颗,一口一个嘎嘣脆。

                        杜轩和紫龙神兽表情都很不好,最终紫龙神兽忍不住:“道友可否别吃东西吧唧嘴。”

                        “可以。”方杉真的放下了丹药,无奈道:“吃几粒药修为就能上升,连副作用都没有,修行如此简单,甚是无趣。”

                        “……!”

                        杜轩左眼直跳,有一种道心开始不稳的错觉。

                        紫雷突然积聚在晴空中,轰轰巨响震动的云层溃散。

                        “丹劫!”杜轩神色一变,双目猛地睁大,看向场上。

                        正准备开炉的炼丹师屏息凝神,运起全身的功力去抗劫。

                        方杉忆起带过的某个宿主曾是炼丹天才,度过丹劫的丹药有两种可能,一是能发挥十成药力,乃是绝丹,价值数十亿灵石,二是丹药化形,和圣器一样,价值无可估量。

                        不过所有的前提都是建立在炼丹师能扛过此劫。

                        天空中的雷径直劈下,扭曲中散发着一股煞气,方杉眯了眯眼:“九重雷劫。”

                        炼丹师低吼中掷出本命法器,硬生生在雷劫中劈出一条裂缝。

                        “厉害!”杜轩评价。

                        紫龙神兽亦是赞叹:“丹道有此人,又可大兴数百载。”

                        雷劫被轰碎的瞬间,炉鼎突然剧烈膨胀,一枚丹药疯狂在内壁游走轰击,没过多久成功破炉而出。

                        火焰滚滚,逐渐熄灭后出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火红的衣衫,长发飘扬。

                        少年目中有一丝惊惧,他虽然才化形,也知道自己对这些修士来说是何等的诱惑。

                        然而一抬头——

                        少年惊讶,为什么这些修士眼中同样有担忧。

                        “看到了么?”有人窃窃私语。

                        “也是穿红衣服的。”

                        “再来几个,修真界危矣。”

                        少年不解,转过身望炼丹师,炼丹师后退一步,连连摆手:“快走,你自由了。”

                        化形即遭到万人嫌的丹药少年:……

                        他做错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丹药少年:难道不该是修真界为了争夺自己掀起血雨腥风的剧情?

                        方杉:蠢孩子,你拿错剧本了。

                        感谢投喂和灌溉的小天使们,比心心︿( ̄︶ ̄)︿

                        柳枝杪地雷x2;sonic、中华包子扔了1个地雷;爱你们!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相邻的书:天下收藏贼胆异时空之谋士风云黑道纵横薄暮晨光优游幻世僵尸问道超级家仆梦入西游人道天堂网游之废物传说覆雨剑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