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54、縱使相逢不相識

【書名: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54、縱使相逢不相識 作者:春風遙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晚清之亂臣賊子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武煉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門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聖墟    魏蘇慎本就耐心有限, 對方遲遲不作答, 目中漸漸染上一絲不耐。

    美男子顯然察覺,連忙道:“一、一般好。”

    如今他也只能賭, 賭對方並不認識自己。

    若說天底下沒見過魔教教主的大門派子弟,幾乎沒有,但魔教教主行蹤飄忽不定, 必然不可能去記住每一張正道人士的臉。

    即便如此,也很難起到安慰作用。畢竟他不是不起眼的小魚小蝦,而是當今武林人人推崇的青年才俊——

    有‘玉笛公子’之稱的白夜殇!

    魏蘇慎淡淡道:“先調息, 明日一早我帶你出谷。”

    白夜殇強行收斂情緒, 微微點頭。

    內心不由苦笑一聲,想多了……自己在對方眼裏真的只是小魚小蝦。

    晚上他根本不敢合眼,生怕一閉眼身份被識破抹了脖子。好在魔教教主本身不是多話之人,只是偶爾會和身邊的少年郎交談兩句。

    隔著模糊的月色,白夜殇第一次仔細打量方杉, 即便看不太清楚, 仍舊被驚豔到。

    普天之下, 能真正襯得起紅色衣服的男子少之又少。過于熱烈的顔色穿不好就會不倫不類,他曾一度認爲沒有人會比自己更加適合,然而今日看到了另一種可能。

    夜晚的時間在猜忌中慢慢流逝,方杉輕聲對魏蘇慎道:“我觀他唇色發紫,氣息紊亂,多半是中毒所致。”

    魏蘇慎隱隱覺得哪裏不對,忽然道:“爲何我腦海中沒有任何關于醫學的知識?”

    方杉思索許久:“多半是遊戲bug。”

    魏蘇慎覺得這個解釋有點牽強。

    方杉:“只有一個遊戲簡介, 宿主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別指望有醫術技能,給配置上武功就該慶幸。當然,神醫的身份也得存疑,但就目前提到的‘他’裏,神醫最貼合,而且……”手指了指對方的袖子:“有閃閃,一般的小病小傷很容易處理。”

    若非他提到,魏蘇慎險些要忘了這個小家夥。

    蠱蟲在,這個人設確實是最好穩住的。

    魏蘇慎:“也罷,走一步看一步。”

    谷內的清晨有奇特的亮芒閃動在雲層,被霧氣沖淡的光打落在圓潤的露珠上,呈現出一種福德圓滿的自在狀態。

    魏蘇慎很早就醒了,欣賞著山間草木,這般瑰麗的的景色,在他所處的城市已經越來越少見。

    白夜殇因爲沒怎麽合眼略顯憔悴,緩緩吐出一口氣,余光悄悄朝魏蘇慎那裏瞥了一眼,卻見後者眼神柔和,正看著樹上叽叽喳喳的小麻雀。

    掩飾住怪異的目光,問:“不覺得它們很吵鬧?”

    魏蘇慎收回目光:“生命都值得被尊重。”

    “……”白夜殇虛弱笑道:“多謝救命之恩,我已無大礙,這就要離開了。”

    魏蘇慎起身:“我送你?”

    白夜殇無奈……這是要送自己上西天麽?

    原主身上沒有任何財物,魏蘇慎哪能輕易放他離開:“體內余毒未清,路遇仇家,誰都救不了你。”

    白夜殇腳步頓住,目光飄忽不定,人在江湖,難免有仇家,在趕回門派前遇上幾個是很可能的事情。但身後的,卻是一個實打實心機叵測的魔頭。

    兩相權衡,白夜殇苦歎道:“那便麻煩了。”

    至少短時間看來,魔教教主暫時沒有要他命的意思。

    白夜殇雖是健談之人,但顧念著魏蘇慎的身份,盡可能不開口。之前幾句簡單的關心已經是魏蘇慎的極限,也不可能沒話找話說。

    好在方杉鬧騰,氣氛才沒有陷入僵持尴尬。

    方杉:“這位仁兄……”

    “仁兄不敢當,”白夜殇忙道:“我姓白,叫我小白就好。”

    方杉蹙眉:“可惜。”

    可惜什麽?他不說,白夜殇也沒問。萬一一張口,對方說可惜年紀輕輕要英年早逝,一劍刺來,他豈不是虧大了。

    實則白夜殇又一次想多,方杉只是覺得若是換個修真位面,被稱爲小白的,十有**是受傷變成小可愛的神獸。

    “還未請教白兄師從何門,”方杉望著他腰間的玉笛,尚未開口說後面的話,就聽白夜殇道:“江湖賣藝,不值一提。”

    方杉似乎頗爲感興趣:“可否帶我們去見識一下?”

    白夜殇臉色有些蒼白,這是想要滅門?!

    不好把話說的太死,半真半假道:“實不相瞞,我是被昔日同門出賣,現在回去可能會有麻煩。”

    方杉:“莫非是嫉妒白兄你一表人才?”

    白夜殇微微搖頭:“他心悅我小師妹,嫉妒我與師妹青梅竹馬,一時不忿才走了歪路。”

    師妹?方杉垂眸遮住眼中的亮光:“總該報個平安才是,若是死訊傳出,親近的人一時想不開,做出傻事豈不遺憾?”

    白夜殇搖頭:“我經常在外遊曆,一時半會兒失蹤不會惹人注意。”

    至于害自己的師兄,定然不會主動泄露,否則首先被懷疑的就是他。

    本以爲方杉會不悅,不料對方並未強求,還提到早日清理余毒。

    白夜殇忍不住問:“不知二位接下來准備去哪?”

    方杉望向魏蘇慎,意思由他來做主。

    魏蘇慎:“懸壺濟世自是四海爲家。”

    白夜殇:“……兄台大義。”

    魏蘇慎斜眼看他,總覺得這人的笑容越看越假。

    再說白夜殇,爲了活命,努力支撐著虛僞的笑容:“離這裏最近的便是皇城,大藥鋪多在那裏,有很多珍稀草藥。”

    魏蘇慎颔首,表示就去皇城。

    白夜殇內心越發不安,他只是想試探一二,怎奈魔頭會輕而易舉的答應。皇城不乏名門正派子弟,能如此有恃無恐,多半有所依仗。

    最令他頭疼的是身份問題,如果堂而皇之地和魔教教主進城,恐怕會遭人诟病。

    快走到城門外時,白夜殇忽然道:“我逃過一劫之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們在此稍等,我先去買個鬥笠。”

    “何須如此麻煩。”方杉拿出一個面具給他。

    想到並不能完全確定對應的劇情人物,順便也給魏蘇慎戴上。

    白夜殇見過隨身攜帶暗器的,帶這麽多面具還是頭回見聞,躊躇道:“都戴著面具進城,反而更容易引起注意。”

    話音剛落,方杉改換成人|皮面具。

    白夜殇此刻是真的歎服。

    魏蘇慎複雜地看了一眼方杉,後者曾私下說過都是用年終獎置換。

    至于爲什麽挑選這些,不外乎是方便跑路。

    方杉有很高的審美要求,即便是面具,都是挑極好的長相選。三位翩翩美男子站在一起,格外賞心悅目,一進城就被不少女孩子暗送秋波。

    還未走多遠,被一陣香味吸引。

    “醉月居。”見方杉駐足不前,白夜殇開口道:“裏面的澆汁鹵肉飯是一絕。”

    單是在門口便濃香四溢,方杉就要邁步進入,身後忽然傳來一道嬌滴滴的聲音:“師兄!”

    白夜殇臉上的錯愕一閃而逝,定下心神:“姑娘,你認錯人了。”

    來的女孩長相並不是特別美豔,然而雙眼十分靈動,一張鵝蛋臉顯得天真嬌俏。

    “你騙不了我,”女孩調皮地眨眨眼:“我能聞出你身上的味道,還能認出你的眼睛!”

    白夜殇微微一怔,唇畔忍不住彎了彎。

    旁觀這一幕,方杉碰碰魏蘇慎的肩膀:“喜歡這種類型不?”

    魏蘇慎面上不顯,目露嫌棄。

    刻意避開相認多數是有緣由,這樣貿然笃定,只會壞事。

    想到這裏,忍不住輕歎一聲,最近遇到的人思想都太過怪異,如今看方杉居然覺得是難得的正常。

    盡可能屏蔽對方的聲音,白夜殇狠下心,離女孩遠了一些,後者跺跺腳,氣得臉頰紅彤彤的。

    方杉笑笑走上前去:“相逢不如偶遇,這麽有緣,不如姑娘請我們吃一頓?”

    女孩被他的笑容晃花了眼,下意識點了點頭。

    醉月居上菜速度很快,幾人坐在包間內,有簾子的遮蔽,可以免受外界打擾。

    方杉偶爾夾菜的時候會掃一眼坐在對面的女孩,瞧這長相性格,不是女主就是女配。

    想了想用口型對魏蘇慎道:“先試試看。”

    魏蘇慎直覺他又要做些什麽,後者在他細思前已經搶先一步開始行動,給女孩倒了杯水。

    “不必麻煩。”女孩連忙道。

    方杉笑眯眯道:“喝口茶潤潤嗓子,一會兒在下還有問題想要請教。”

    女孩愣道:“什麽問題?”

    白夜殇立時道:“她……”

    方杉笑容帶著些警告:“白兄莫急,我只是想和你師妹聊聊。”

    兩人陷入僵持的對峙狀態。

    見狀,女孩意識到他可能不是好人,急道:“要是敢亂來,我就叫人了。”

    方杉沉聲道:“你師兄中毒無法施展內力,叫人和殺人,哪個速度更快?”

    聽到她用白夜殇的命要挾自己,女孩眼睛都紅了,終是妥協。

    白夜殇看不下去,護在女孩生前:“有什麽沖我來,別爲難我小師妹。”

    方杉用內勁一推,白夜殇吃痛側過身。

    “別傷害他!”女孩嚇了一跳:“要什麽我都可以給你!”

    方杉挑了挑眉,怎麽覺得這話聽著有些不對勁。

    魏蘇慎按按眉心:“說正事。”

    方杉清清嗓子,直勾勾盯著女孩,緩緩道:“你,吃兔子麽?”

    “……”

    作者有話要說:  無責任小劇場:

    女孩:兔兔這麽可愛,怎麽可以吃兔兔?

    方杉:破案了,你,就是女主角!

    感謝投喂和灌溉的小天使,愛你們!

    sonic、阿星鴨永遠愛白白扔了1個地雷;比心心!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相鄰的書:笑擁江山美男危機一女二三男事危險總裁小嬌妻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男人不低頭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