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59、麻煩上門生枝節

【書名: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59、麻煩上門生枝節 作者:春風遙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超級軍工帝國太古神王武煉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門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聖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    如果說血煞門門主一開始來此有興師問罪的意思, 如今就是殺意滔天, 渾身上下的殺氣幾乎實質化。

    遠處的江湖人深覺此刻最理智的做法是立馬轉身走人,以防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然而又不甘心就此錯過一樁驚天大八卦。

    “何必否認, ”方杉神情冰冷:“您與王爺師出同門,就事論事,王爺的天賦是不是遠在你之上?”

    血煞門門主沒有否認, 離王的資質,就連師父也肯定過,在師門時, 便處處壓他一籌。

    方杉質問:“離王是何性情?”

    血煞門門主冷聲道:“心高氣傲, 不擇手段,這天下恐怕找不出比他城府更深之人。”

    字裏行間,都充斥著不屑。

    方杉:“王爺身份而尊貴,爲何會再三容忍你無理取鬧?”

    血煞門門主刀刃已經對准方杉,仿佛下一刻一場大戰便會爆發。

    方杉渾身是膽, 絲毫不懼:“既然知道王爺是何性格, 爲何不去想若常人一再挑釁, 早就被他一劍刺死,偏偏對你一味容忍!”

    血煞門門主:“那是因爲……”

    “因爲什麽?”方杉雙目裏的光直刺人心:“因爲你實力高強?可笑,堂堂王爺,連對付江湖人的本事都沒有?”

    不單血煞門門主,遠處的江湖人也是怔住。

    這話說得不假,任你武功再高,被上千鐵騎包圍, 還不是只有束手待測的結局。

    而方杉姿態愈發從容,眼中漸漸帶出一絲明悟——

    原來是這樣!

    離王對此人一往情深卻表現的極度內斂,險些連自己都忽略了!

    離王竟深情至此!

    收到風聲出來圍觀的魏蘇慎和白夜殇同時頓住腳步,望著負手站在那裏,如同一把出鞘長劍的方杉,那種神情中的不忿表現的淋漓盡致。

    白夜殇震驚:“他這是……”

    魏蘇慎一臉的風輕雲淡:“很明顯,謊話編的自己都信了。”

    說服自身後,方杉爲離王抱屈,怒道:“你敢說這麽多年從未發現過王爺的心思?”

    “自然沒有。”話說出口,血煞門門主搖頭,此言豈不是側面印證了離王對自己有情,當即皺眉:“一派胡言,離王與我只是……”

    “同門之誼?”方杉冷嘲:“暫不論這份心思是否合適,你一七尺男兒,三番四次利用王爺的感情,明知他不會對你如何,一次次傷害,利用,逼迫!”

    “我沒有!”

    方杉:“那爲何會出現在這裏!王爺不忍與你刀劍相向,同意三年之約是希望化解你心裏的怨恨,那日他是抱著必死之心前去,然而臨了退縮不是畏死!而是唯恐你擔上一個殺害皇親國戚的罪名!”

    血煞門門主如同被一道驚雷劈中,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府內,白夜殇瞳孔微縮:“原來離王竟是個至情至性之人。”

    魏蘇慎沒忍住用內力打了他一掌,白夜殇皺眉:“這是何意?”

    好端端的,爲什麽要打他?

    魏蘇慎冷聲道:“清醒點。”

    方杉說得有理有據,連起初倍覺荒謬的白夜殇都信了,更何況血煞門門主,還有那一幹看好戲的江湖人。

    不再咄咄逼人,長歎一聲:“我一謀士,本不該說這些。但今日是想告訴門主,王爺的愛是無罪的。可以不接受,但不要踐踏。”

    說罷拂袖轉身,語氣中還帶著幾分憤慨:“恕不遠送!”

    厚重的朱紅色大門關閉,門外的血煞門門主久久沒有回過神。

    血煞門弟子面面相觑,曾經他們認爲,門主是一個頂天立地生死看淡之人,現在看來,不過是無理取鬧恃寵而驕,回想起門主的所作所爲,他們雖對離王無好感,卻也同情。

    站在府內的空地,方杉仰頭望著天空,目光複雜:“王爺,該說的不該說的都已經全盤告知,希望他能明白你的一片苦心。”

    離得近的下人恨不得自扇幾巴掌,他們知道了如此辛密,不知會是何下場。

    良久,方杉回過神,環視一圈,最終目光停在瞠目結舌的管家身上:“王爺正在閉關,這件事不允許任何人提起,否則等待你們的會是什麽,不用我說。”

    衆人齊齊點頭,甚至感謝方杉的大恩大德,這是要瞞下此事!

    方杉揮揮手,衆人作鳥獸狀散開。

    他走到管家面前:“還望您能和外面的江湖人知會一聲,不要亂說。”

    管家呆呆地點了點頭。

    離王暗戀血煞門門主,這件事在江湖圈子裏很快傳開,然而衆人只敢私下談論,誰也不敢在酒館或是路上當做談資,畢竟離王身份尊貴,議論皇族,依律是要問罪的。

    方杉在府上又恢複了橫行無忌的作派,只是偶爾輕歎一聲,爲離王的深情苦惱。

    夜晚,月明星稀,遠處高牆上有烏鴉嘶叫。

    方杉站在院中,尚未有要入睡的意思。

    冷不丁身後出現一人,感知到熟悉的氣息,方杉回過頭:“宿主怎麽來了?”

    魏蘇慎冷冷道:“叫醒你。”

    方杉挑眉,自己又沒睡,何來清醒之說?

    魏蘇慎把他像個不倒翁一樣搖了搖,涼飕飕道:“離王之事是無稽之談。”

    方杉目中浮現出一絲疑惑,就這麽眼巴巴地同他對視,忽然拍了下手,目光漸漸恢複清明,終于反應過來一切不過是無中生有的故事。

    “小事而已不足挂齒,”記憶回籠後方杉依舊氣定神閑:“料那些知曉‘真相’的人也不敢亂說。”

    魏蘇慎‘呵’了一聲。

    方杉倏地正色道:“可查出些什麽?”

    魏蘇慎:“雖然說的是要招攬各行業最拔尖的,但泥瓦匠、木工這些職業卻是人數要招攬的多一些。”

    方杉想了想,暫時也沒有思緒。

    魏蘇慎:“毫無疑問這些人最終要被送去某個地方,屆時便知。”

    方杉:“小心爲上,王府高手衆多,不可小觑。”

    魏蘇慎點了點頭,就要離開,方杉忽然拉住他的袖子:“你就沒什麽想對我說的?”

    魏蘇慎不解。

    方杉提示:“比如說也讓我小心。”

    離王雖然不是皇帝,但喜怒無常,跟在他身邊和伴君如伴虎也沒有太大的區別。

    魏蘇慎深思後道:“對這個世界好一些。”

    說著將早就買好的《道德經》塞進他懷裏。

    “……”

    離王于半月後出關,命人將方杉叫過去。

    對比王府下人的提心吊膽,方杉卻是挺高興。

    男主和男配各有千秋,但標准的瑪麗蘇配置男主肯定是最霸道最優秀的。白夜殇未中毒前的實力不得而知,不過試探離王的功夫眼下卻是大好的機會。

    “恭喜王爺練成神功。”

    對比之前,離王的氣息更加內斂,不再鋒芒畢露,更像是只蟄伏在暗處的野獸,隨時會給人致命一擊。

    離王擺手:“本王武功雖有精進,離大成還差得遠。”

    說著把目光從桃樹轉到方杉身上:“陪本王過兩招。”

    如此正和方杉心意,折下一根枝條:“得罪了。”

    見他如此幹脆利落,離王滿意道:“好膽量。”

    並非生死戰,都以樹枝代替刀劍,離王手腕翻轉,竟是以枯木帶出劍氣,滿地殘葉被卷得粉碎。方杉的武道則少了幾分肅殺,勝在輕盈,快成一道殘影。

    不分生死的情況下,雙方難較高下,離王先一步收手:“本王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打法。”

    完全就在一個‘纏’字和‘逃’字上做文章,柔到極致,打得人憋屈。

    “還是和那家夥交手比較有意思。”離王忽而發問:“血煞門的事情解決了?”

    方杉點頭。

    離王感興趣道:“你是如何做到?”

    方杉一臉肅容:“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離王面色瞬間冷了:“本王面前,收起你那點花花心思。”

    “瞞不過您,”方杉笑了笑:“我和他過了兩招,以暗器略勝一籌,雖是小道,但面對一個謀士都落了下風,他當然沒信心對戰王爺。”

    離王皺了皺眉:“血煞門門主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性格。”

    “那日有不少江湖人在場,他已無顔面再比,王爺放心,短時間內絕不會再有麻煩上門。”

    離王還是覺著哪裏不對勁,實力就在那裏擺著,就算用暗器,應該也沒那麽容易落敗。

    方杉補充道:“血煞門主沒有使出真功夫,說是只有王爺有資格見識那一招。”

    離王眼中閃過一分明悟:“倒是能說通,這門功夫有一招是要直接定生死,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用在你身上確實不值得。”

    方杉沒有不悅,反而腼著臉道:“王爺看得透徹。”有意將話題往一個地方引:“最近府裏又進了些人,吵鬧至極,王爺爲何容忍他們在府裏鬧騰?”

    離王:“你指的是那些各行業的佼佼者?”

    方杉點頭。

    “留著他們有大用。”

    具體要做什麽,卻沒有細說。

    深夜。

    離王武功精進,心情大好的情況下在府裏設宴。

    距離王府不遠的客棧內,血煞門門主已經准備折返,繼續留在皇城也沒什麽意思。

    遠處傳來笙歌,旁人都以爲離王喜靜,只有他知道,那個人真正愛的是極致的熱鬧。

    仔細回顧這些年,離王確實對自己再三容忍,甚至被算計也不發一言。

    良久,血煞門門主望著天邊明月低歎一聲:“你這又是何苦?”

    王府內,器樂齊奏,舞女長袖揮舞,方杉坐在僅次于離王的位置,地位可想而知。

    “王爺,我有一事不明。”

    離王今日心情不錯:“說。”

    “血煞門門主三番四次挑釁于您,爲何還要容忍?”

    離王看了他一眼:“越危險的東西越有趣,正如本王不知道你來王府圖謀何事,但本王照樣留下了你。”

    方杉沒有被拆穿後的擔憂,從一開始,他也是利用了對方這點特質進府。

    離王此人,說白了就是吃飽了撐的,沒事找事。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投喂和灌溉的小天使,發生了什麽,爲什麽昨天投喂的親這麽多(づ ̄3 ̄)づ

    錢果果火箭炮x1,手榴彈x1,地雷x3;漠尋手榴彈x1;幽徑獨行迷地雷x4;如晝地雷x3;我好窮啊地雷x2;無憂無慮每一天、招複興、小包子的手臂很酷、殷九、嘿嘿、風中漫步、sonic、一樹梅花一放翁、叉燒泡泡扔了1個地雷;愛你們!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相鄰的書:黑魔法師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一女二三男事危險總裁小嬌妻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男人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