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59、麻烦上门生枝节

              【书名: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59、麻烦上门生枝节 作者:春风遥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修真聊天群工业之动力帝国超时空垃圾站妙手仁医无敌升级王裙下之臣王牌保镖独家专宠医鼎重生之都市修仙覆手繁华修真百年归来    如果说血煞门门主一开始来此有兴师问罪的意思, 如今就是杀意滔天, 浑身上下的杀气几乎实质化。

                  远处的江湖人深觉此刻最理智的做法是立马转身走人,以防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然而又不甘心就此错过一桩惊天大八卦。

                  “何必否认, ”方杉神情冰冷:“您与王爷师出同门,就事论事,王爷的天赋是不是远在你之上?”

                  血煞门门主没有否认, 离王的资质,就连师父也肯定过,在师门时, 便处处压他一筹。

                  方杉质问:“离王是何性情?”

                  血煞门门主冷声道:“心高气傲, 不择手段,这天下恐怕找不出比他城府更深之人。”

                  字里行间,都充斥着不屑。

                  方杉:“王爷身份而尊贵,为何会再三容忍你无理取闹?”

                  血煞门门主刀刃已经对准方杉,仿佛下一刻一场大战便会爆发。

                  方杉浑身是胆, 丝毫不惧:“既然知道王爷是何性格, 为何不去想若常人一再挑衅, 早就被他一剑刺死,偏偏对你一味容忍!”

                  血煞门门主:“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方杉双目里的光直刺人心:“因为你实力高强?可笑,堂堂王爷,连对付江湖人的本事都没有?”

                  不单血煞门门主,远处的江湖人也是怔住。

                  这话说得不假,任你武功再高,被上千铁骑包围, 还不是只有束手待测的结局。

                  而方杉姿态愈发从容,眼中渐渐带出一丝明悟——

                  原来是这样!

                  离王对此人一往情深却表现的极度内敛,险些连自己都忽略了!

                  离王竟深情至此!

                  收到风声出来围观的魏苏慎和白夜殇同时顿住脚步,望着负手站在那里,如同一把出鞘长剑的方杉,那种神情中的不忿表现的淋漓尽致。

                  白夜殇震惊:“他这是……”

                  魏苏慎一脸的风轻云淡:“很明显,谎话编的自己都信了。”

                  说服自身后,方杉为离王抱屈,怒道:“你敢说这么多年从未发现过王爷的心思?”

                  “自然没有。”话说出口,血煞门门主摇头,此言岂不是侧面印证了离王对自己有情,当即皱眉:“一派胡言,离王与我只是……”

                  “同门之谊?”方杉冷嘲:“暂不论这份心思是否合适,你一七尺男儿,三番四次利用王爷的感情,明知他不会对你如何,一次次伤害,利用,逼迫!”

                  “我没有!”

                  方杉:“那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王爷不忍与你刀剑相向,同意三年之约是希望化解你心里的怨恨,那日他是抱着必死之心前去,然而临了退缩不是畏死!而是唯恐你担上一个杀害皇亲国戚的罪名!”

                  血煞门门主如同被一道惊雷劈中,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府内,白夜殇瞳孔微缩:“原来离王竟是个至情至性之人。”

                  魏苏慎没忍住用内力打了他一掌,白夜殇皱眉:“这是何意?”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打他?

                  魏苏慎冷声道:“清醒点。”

                  方杉说得有理有据,连起初倍觉荒谬的白夜殇都信了,更何况血煞门门主,还有那一干看好戏的江湖人。

                  不再咄咄逼人,长叹一声:“我一谋士,本不该说这些。但今日是想告诉门主,王爷的爱是无罪的。可以不接受,但不要践踏。”

                  说罢拂袖转身,语气中还带着几分愤慨:“恕不远送!”

                  厚重的朱红色大门关闭,门外的血煞门门主久久没有回过神。

                  血煞门弟子面面相觑,曾经他们认为,门主是一个顶天立地生死看淡之人,现在看来,不过是无理取闹恃宠而骄,回想起门主的所作所为,他们虽对离王无好感,却也同情。

                  站在府内的空地,方杉仰头望着天空,目光复杂:“王爷,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全盘告知,希望他能明白你的一片苦心。”

                  离得近的下人恨不得自扇几巴掌,他们知道了如此辛密,不知会是何下场。

                  良久,方杉回过神,环视一圈,最终目光停在瞠目结舌的管家身上:“王爷正在闭关,这件事不允许任何人提起,否则等待你们的会是什么,不用我说。”

                  众人齐齐点头,甚至感谢方杉的大恩大德,这是要瞒下此事!

                  方杉挥挥手,众人作鸟兽状散开。

                  他走到管家面前:“还望您能和外面的江湖人知会一声,不要乱说。”

                  管家呆呆地点了点头。

                  离王暗恋血煞门门主,这件事在江湖圈子里很快传开,然而众人只敢私下谈论,谁也不敢在酒馆或是路上当做谈资,毕竟离王身份尊贵,议论皇族,依律是要问罪的。

                  方杉在府上又恢复了横行无忌的作派,只是偶尔轻叹一声,为离王的深情苦恼。

                  夜晚,月明星稀,远处高墙上有乌鸦嘶叫。

                  方杉站在院中,尚未有要入睡的意思。

                  冷不丁身后出现一人,感知到熟悉的气息,方杉回过头:“宿主怎么来了?”

                  魏苏慎冷冷道:“叫醒你。”

                  方杉挑眉,自己又没睡,何来清醒之说?

                  魏苏慎把他像个不倒翁一样摇了摇,凉飕飕道:“离王之事是无稽之谈。”

                  方杉目中浮现出一丝疑惑,就这么眼巴巴地同他对视,忽然拍了下手,目光渐渐恢复清明,终于反应过来一切不过是无中生有的故事。

                  “小事而已不足挂齿,”记忆回笼后方杉依旧气定神闲:“料那些知晓‘真相’的人也不敢乱说。”

                  魏苏慎‘呵’了一声。

                  方杉倏地正色道:“可查出些什么?”

                  魏苏慎:“虽然说的是要招揽各行业最拔尖的,但泥瓦匠、木工这些职业却是人数要招揽的多一些。”

                  方杉想了想,暂时也没有思绪。

                  魏苏慎:“毫无疑问这些人最终要被送去某个地方,届时便知。”

                  方杉:“小心为上,王府高手众多,不可小觑。”

                  魏苏慎点了点头,就要离开,方杉忽然拉住他的袖子:“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魏苏慎不解。

                  方杉提示:“比如说也让我小心。”

                  离王虽然不是皇帝,但喜怒无常,跟在他身边和伴君如伴虎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魏苏慎深思后道:“对这个世界好一些。”

                  说着将早就买好的《道德经》塞进他怀里。

                  “……”

                  离王于半月后出关,命人将方杉叫过去。

                  对比王府下人的提心吊胆,方杉却是挺高兴。

                  男主和男配各有千秋,但标准的玛丽苏配置男主肯定是最霸道最优秀的。白夜殇未中毒前的实力不得而知,不过试探离王的功夫眼下却是大好的机会。

                  “恭喜王爷练成神功。”

                  对比之前,离王的气息更加内敛,不再锋芒毕露,更像是只蛰伏在暗处的野兽,随时会给人致命一击。

                  离王摆手:“本王武功虽有精进,离大成还差得远。”

                  说着把目光从桃树转到方杉身上:“陪本王过两招。”

                  如此正和方杉心意,折下一根枝条:“得罪了。”

                  见他如此干脆利落,离王满意道:“好胆量。”

                  并非生死战,都以树枝代替刀剑,离王手腕翻转,竟是以枯木带出剑气,满地残叶被卷得粉碎。方杉的武道则少了几分肃杀,胜在轻盈,快成一道残影。

                  不分生死的情况下,双方难较高下,离王先一步收手:“本王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打法。”

                  完全就在一个‘缠’字和‘逃’字上做文章,柔到极致,打得人憋屈。

                  “还是和那家伙交手比较有意思。”离王忽而发问:“血煞门的事情解决了?”

                  方杉点头。

                  离王感兴趣道:“你是如何做到?”

                  方杉一脸肃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离王面色瞬间冷了:“本王面前,收起你那点花花心思。”

                  “瞒不过您,”方杉笑了笑:“我和他过了两招,以暗器略胜一筹,虽是小道,但面对一个谋士都落了下风,他当然没信心对战王爷。”

                  离王皱了皱眉:“血煞门门主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性格。”

                  “那日有不少江湖人在场,他已无颜面再比,王爷放心,短时间内绝不会再有麻烦上门。”

                  离王还是觉着哪里不对劲,实力就在那里摆着,就算用暗器,应该也没那么容易落败。

                  方杉补充道:“血煞门主没有使出真功夫,说是只有王爷有资格见识那一招。”

                  离王眼中闪过一分明悟:“倒是能说通,这门功夫有一招是要直接定生死,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用在你身上确实不值得。”

                  方杉没有不悦,反而腼着脸道:“王爷看得透彻。”有意将话题往一个地方引:“最近府里又进了些人,吵闹至极,王爷为何容忍他们在府里闹腾?”

                  离王:“你指的是那些各行业的佼佼者?”

                  方杉点头。

                  “留着他们有大用。”

                  具体要做什么,却没有细说。

                  深夜。

                  离王武功精进,心情大好的情况下在府里设宴。

                  距离王府不远的客栈内,血煞门门主已经准备折返,继续留在皇城也没什么意思。

                  远处传来笙歌,旁人都以为离王喜静,只有他知道,那个人真正爱的是极致的热闹。

                  仔细回顾这些年,离王确实对自己再三容忍,甚至被算计也不发一言。

                  良久,血煞门门主望着天边明月低叹一声:“你这又是何苦?”

                  王府内,器乐齐奏,舞女长袖挥舞,方杉坐在仅次于离王的位置,地位可想而知。

                  “王爷,我有一事不明。”

                  离王今日心情不错:“说。”

                  “血煞门门主三番四次挑衅于您,为何还要容忍?”

                  离王看了他一眼:“越危险的东西越有趣,正如本王不知道你来王府图谋何事,但本王照样留下了你。”

                  方杉没有被拆穿后的担忧,从一开始,他也是利用了对方这点特质进府。

                  离王此人,说白了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喂和灌溉的小天使,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昨天投喂的亲这么多(づ ̄3 ̄)づ

                  钱果果火箭炮x1,手榴弹x1,地雷x3;漠寻手榴弹x1;幽径独行迷地雷x4;如昼地雷x3;我好穷啊地雷x2;无忧无虑每一天、招复兴、小包子的手臂很酷、殷九、嘿嘿、风中漫步、sonic、一树梅花一放翁、叉烧泡泡扔了1个地雷;爱你们!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相邻的书:乡土药神重生之我的快乐我做主史上最牛杂货铺术士的幸福生活医圣记重生之八零年代全能炼金师星云的彼端异时空之中国崛起今天开始扮恶魔白道枭雄兼职神仙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