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62、人生得意須盡歡

【書名: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62、人生得意須盡歡 作者:春風遙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九煉歸仙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聖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武煉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門    修真位面時, 無數修士修煉的叫道心, 魏蘇慎忽覺和自己比起,不值一提, 面對方杉,他修煉的是聖心。

    方杉傻乎乎地繼續和他對暗號:“你也閃亮。”

    魏蘇慎正欲張口,卻見對方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有沒有聽到什麽聲音?”

    魏蘇慎微微颔首, 似乎是什麽遊過草叢。

    疑問很快就有了解答,不遠處傳來一聲尖叫:“有蛇啊!”

    “不好。”方杉喝道:“呆在一起別亂動。”

    然而已經太遲了,很多從前都是平民老百姓, 遇到危險跑的比兔子還快。聚在一起的人像是滿天星瞬間朝四面八方散去, 方杉提溜了幾個扔回隊伍裏,暗處的護衛不便現身,且數量有限,只能跟著那麽幾個人。

    離王清點了一下人數,還差五人。

    方杉和魏蘇慎分開行動, 獨自在草叢裏抓了一條正緩慢遊動的青蛇, 蛇也處于迷迷糊糊的狀態, 略微僵直地在他掌心掙紮,很可能是被人抓來刻意引起騷亂。

    林中搜尋一圈,敵在暗自己在明,他也未敢走出太遠,遠處有兩人結伴踉踉跄跄往回走。

    今夜不是在客棧,對方再神通廣大,也不可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做到讓人憑空消失。

    方杉飛到最高的一棵大樹上, 舉目四眺,視線定格在一處雜草堆上……和亂石堆在一起的,是一具蜷縮的軀體。

    他將呼吸的聲音壓到了最低,飛身而去,停在幾尺外。

    片刻,確認身體沒有呼吸的起伏後,緩步走去。

    稀零的月光下,地上的人定格在死亡前最後一刻的狀態:驚恐地瞪著雙眼,仿佛看到了極爲恐怖的畫面。

    方杉歎了口氣,幫他合上眼睛,把人翻過來,死者胸口被開了一個血窟窿,心髒已經被攪碎。爲免引起更大的騷亂,就近掩埋在一處岩石後的凹地中。

    忽然,方杉猛地偏過頭,拔劍冷喝道:“誰?”

    “是、是我。”嬌滴滴的聲音夾雜著驚恐,夢薰魅竭力抑制住顫抖,自一棵樹後現身。

    方杉微微蹙眉:“你怎麽在這兒?”

    夢薰魅深吸了好幾口氣,平複後道:“我看有幾人逃跑時偏離了隊伍,擔心出意外,就在後面跟著。”

    以她的狀態,明顯是看到了什麽,方杉沒有打斷,等她說下去。

    夢薰魅臉色蒼白:“沒過多久,一道黑影出現,一刀殺了剛剛那人,還不停用匕首毀壞死者的心髒。”

    方杉:“對方武功很高?”

    夢薰魅點頭:“至少會斂息之之術,我都不知道他是何時出現。”

    方杉聲音略微沉悶:“當時你在做什麽?”

    夢薰魅帶著一絲羞愧道:“躲起來了。”

    她自小被師門保護的極好,武功雖差強人意,但也沒真正傷過人,親眼看到鮮血濺出的一瞬間,雙腿就跟灌了鉛似的,根本無法沖上前。

    待緩過神,才發現自己已經躲在樹後面。

    方杉並未苛責,只問:“凶手長什麽樣子?”

    “很矮。”夢薰魅回憶道:“皮膚松弛,像是一個六七十歲的佝偻老漢。”

    頓了頓輕聲道:“反正在隊伍中,我是沒見過這個人。”

    方杉點了點頭,眼中掠過一道光芒:“先回去。”

    等了一會兒,又有跑散的兩人歸隊,討論的聲音此起彼伏,離王不耐煩地屈指敲了敲劍鞘,瞬間安靜不少。

    方杉細細端詳著隊伍中的每一張臉,似乎想要從中發現什麽,卻見魏蘇慎暗地裏給他指了某個方向。下意識跟著看去,是個高大的男子,五官端正,可靠的外表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緊接著魏蘇慎又給他指了一個截然相反的方向,在那裏坐著一個十分年輕的男子,長相普通,穿著一身白衣。在他身上有種很奇特的氣質,人群中一眼就可以忽視,然而只要留意到,就很難將目光移開。仿若蒲柳,十分耐看。

    經過剛才的事件,不少人的睡意已經被驚散。

    離王讓人檢查了周圍,撒上驅蟲蛇的藥以後,衆人才漸漸發下心,有幾個心大的,頭一歪,竟是再次睡了過去。

    方杉眼珠一轉,走到白衣男子身邊:“這位兄台,高姓大名?”

    白衣男子瞥了他一眼,淡淡道:“雲泓。”

    微風吹動他寬大的袖袍,有一股清淡的藥香,方杉微笑道:“雲公子身體不好?”

    雲鴻皺眉,不知這是從哪裏得出的結論。

    方杉吸吸鼻子:“藥味。”

    雲鴻沒有因爲被他點明的事實産生慌亂,反而微微點了點頭:“我喜歡和草藥接觸。”

    方杉直接稱呼‘雲兄’拉近距離:“你在王府應聘的是什麽職位?”

    雲鴻:“茶師。”

    方杉陸續又問了幾個問題,雲鴻的耐心已經告罄,剛想要打發人走,方杉卻主動起身,又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幾乎和就近的人都攀談一遍,最後才來到魏蘇慎這裏,還未張口說話,先‘啧’了一聲。

    長相好就是得天獨厚,哪怕是隨意坐著,修長的身材都讓他顯得與衆不同。

    魏蘇慎:“那兩人功夫都不低。”

    方杉已經和雲鴻打過照面,向他詢問另一人的信息。

    “趙凡,畫畫不錯,待人熱心,在王府裏人緣很好。”

    方杉挑眉:“了解的還挺清楚。”

    魏蘇慎面無表情:“我原本要競爭的就是他所在的職位。”

    方杉來了興趣:“算命師?”

    魏蘇慎颔首。

    方杉忽然看向白夜殇,後者實力恢複的差不多,然而余毒未清內息紊亂,給人的觀感只是一個會些拳腳功夫的普通人。

    被注視的一刻,白夜殇肩膀忍不住微微一顫,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

    方杉和顔悅色地拍拍他的肩膀:“一個艱巨的任務,”說著偷偷瞄了眼趙凡的位置:“勾引他,試探一下那人有沒有問題。”

    白夜殇往後移了一些,遠離碰觸:“你怎麽不去?”

    方杉悄悄指了指雲鴻:“我有目標。”

    本質上白夜殇是正直的青年才俊,從大局出發,最終還是同意。

    方杉又詳細打聽了一番死者信息,面上忽然露出一種詭異的笑容,對著白夜殇耳語幾句,後者詫異地看著他,點了點頭。

    說完悄悄話,方杉回到自己的位置,抱著小軟墊,舒服地小憩。

    白夜殇本來也睡了,黑暗中感覺有雙眼睛在盯著自己,一睜眼就對上魏蘇慎黑沉沉的雙目,毛骨悚然:“有事?”

    魏蘇慎:“他和你說了什麽?”

    白夜殇小心翼翼道:“這應該屬于**。”

    魏蘇慎淡淡‘呵’了聲,白夜殇這才想起此人還有一個魔教教主的身份,連忙低聲道:“是讓我泄露一個假的生辰出去,最好是在陰時,醜年。”

    魏蘇慎道了聲原來如此,重新阖眼。

    白夜殇徹底睡不著了,心裏跟有螞蟻在爬一樣,只覺得這種話說一半的人,實在是可惡又可恨。

    不管人心的想法有多陰暗,翌日太陽依舊會照常升起。

    清晨,大家陸續轉醒,離王叫人派發完幹糧,和方杉站在前方說話。

    白夜殇效率奇高,趁著廚子過來碎碎念的時候,和對方討論起生辰八字,廚子那是逢人就八卦,都不用暗示什麽,他又去和別人侃侃而談。

    經過昨晚的露宿,得知今天傍晚就會達到目的地,衆人不約而同松了口氣。

    正午時,路過小鎮,離王包下一家小酒樓,啃了兩日的幹糧,突然吃到熱乎乎的飯菜,倍感舒服。

    白夜殇的身份自然不能跟離王一桌,坐在樓下和其他人拼桌。中途不知是誰碰了他一下,湯水灑落在衣衫上,白夜殇搖了搖頭,向掌櫃打聽了就近的裁縫鋪,准備換件衣裳。

    好多人都是第一次出遠門,決定省下吃飯的時間跟著去逛逛。

    方杉和離王坐在包廂內,悄悄將窗戶推開一條縫,咕哝道:“有好戲看了。”

    只見白夜殇身後,不遠不近跟著一道身影。

    “要不要現在去捉老鼠?”

    離王突然起身:“一起吧。”

    比起買衣服,街上的小吃雜耍更吸引人。

    沒過多久,白夜殇身邊就只剩下趙凡一個。

    趙凡笑眯眯道:“我有個親戚在這裏,他家就是開裁縫鋪的。”

    白夜殇跟著他走,繞過幾個巷子後,疑惑:“這麽偏的地方,不像是開裁縫鋪的。”

    趙凡轉過身,和善的笑容漸漸消失:“確實不像,不過適合殺人埋屍。”

    白夜殇後退兩步,幹巴巴道:“這個玩笑並不好玩。”

    趙凡一步步朝他靠近,白夜殇突兀地想起方杉那句做戲做全套,思考要不要拼命呼救一番。

    正要扯著嗓子大喊,趙凡的身形突然縮小數倍,朝他猛地撲來。

    白夜殇擡掌就要打過去,後者卻先一步像是斷了線的風筝,摔在牆角。

    方杉和離王自他身後走出,前者一副斯文敗類的樣子,手裏還搖著扇子:“太平盛世,怎麽總有人想著搞事呢?”

    趙凡的真容乃是一名六十多歲的猥瑣老頭,白夜殇對這門易容鎖骨的功夫還挺感興趣,可惜離王在,無法細問。

    知道逃脫不了,趙凡扶著牆根站起來,不慌不忙道:“大家都是同樣的目的,王爺何必趕盡殺絕?”

    離王挑眉:“本王何時同你沆瀣一氣?”

    趙凡冷笑:“王爺挑選的這些人中,有不少是陰年陰月陰時出生之人,五行俱全,甚至還有天乙貴人的命格,不就是爲了擺出太陰奇門陣法,從他人身上掠奪氣運?”

    離王目光複雜,呈現出一種奇特的表情。

    趙凡:“我這還有一門陣法,比太陰奇門更加有用。”

    一旁方杉目光閃過一絲狠厲,知道此等辛密,想要不被滅口,就需先一步動手。

    “胡言亂語。”冷喝一聲後,就要去取趙凡性命。

    離王卻是阻攔:“留他一條命。”

    趙凡被封住經脈,點了啞穴口不能言,離王讓人綁了扔進單獨的馬車內,仿佛一切就像是碎石沉湖,激起的一點波瀾很快也平息下來。

    臨近黃昏,繞過兩座山峰,從狹小的窄道穿過,一個不一樣的世界呈現在衆人面前。

    遠處有田野,埂子上坐著幾個中年人休息,小孩在桃花樹下嬉鬧,有人家正生火做飯,醬肉的香味隨風飄來。

    離王找了幾個侍衛去安頓新來的人,趙凡被從馬車中拽出,當他瞧見眼前真正存在于現實世界的桃花源時,震驚到無法言語。

    離王看都不看他,對方杉道:“你之前說的不錯,本王是有野心。”語氣中漸漸染上一絲怅然:“但我和聖上自小一起長大,感情不錯,當年爲了救他,本王容貌損毀,失去了繼承皇位的資格。”

    方杉想到什麽,面色不是很好:“所以王爺征召各行各業的佼佼者是爲了……”

    離王:“打造一個獨立于塵世的小世界,在這裏,本王就是主宰。”

    說白了,就是嘗嘗做土皇帝的幹瘾。

    方杉沉默幾秒,忽然解開趙凡的穴道:“有什麽想說的?”

    趙凡幾乎處于癫狂的狀態,指著離王就破口大罵。原本計劃的很好,就算被發現,離王說不准會賞識他的才能,反而能重用,哪知對方從頭到尾,根本和布陣掠運無關!

    方杉並未阻止,斜眼瞄著離王,嘴角微微一撇……一個人究竟得無聊成什麽樣,才會想到大費周章做這種事情?

    作者有話要說:  方杉:有沒有覺得,和他們比起來,我很正常?

    魏蘇慎:……有。

    感謝投喂和灌溉的小天使,愛你們(づ ̄3 ̄)づ╭

    sonic、向星星許願、黎昕扔了1個地雷;謝謝大家支持!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相鄰的書:娛樂星空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一女二三男事危險總裁小嬌妻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男人不低頭至尊兵王鬼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