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1nkwnw"><li id="1nkwnw"><fieldset id="1nkwnw"></fieldset></li><sup id="1nkwnw"><table id="1nkwnw"></table><acronym id="1nkwnw"></acronym><select id="1nkwnw"></select><q id="1nkwnw"></q><li id="1nkwnw"></li></sup><table id="1nkwnw"><span id="1nkwnw"></span><ul id="1nkwnw"></ul><ins id="1nkwnw"></ins><small id="1nkwnw"></small></table><font id="1nkwnw"><tfoot id="1nkwnw"></tfoot><strong id="1nkwnw"></strong><legend id="1nkwnw"></legend></font><thead id="1nkwnw"><ul id="1nkwnw"></ul><em id="1nkwnw"></em><dl id="1nkwnw"></dl><th id="1nkwnw"></th></thead></noscript><small id="1nkwnw"><u id="1nkwnw"><big id="1nkwnw"></big></u><noframes id="1nkwnw"><noscript id="1nkwnw"></noscript>
    <noframes id="yu3ped"><dfn id="yu3ped"></dfn>
  • <font id="yu3ped"></font>
    1. <b id="yu3ped"></b>
      •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64、惊喜一重又一重

        【书名: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64、惊喜一重又一重 作者:春风遥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盛世医香仙路至尊黑铁之堡大魏能臣征途第三帝国之鹰球场教父超级神基因无敌剑域带着仓库到大明幻游猎人元气少年    说的振振有词, 实则是没有真材实料, 妄想就此堵住云鸿的话茬。

            方杉退后一步,用口型道:“你又顽皮了。”

            云鸿不是没有看见二人私下的交流, 全程冷眼旁观。就要开口的时候,前去打探行踪的小老鼠突然跑了回来,脑袋点个不停。云鸿将它收好, 几乎没想便以正事为主,朝前迈步而去。

            方杉冲魏苏慎扬扬眉梢,跟了上去。期间仔细研究了一下地面的脚印, 步伐间距很小, 从略有些拖蹭的痕迹推断,这些人走路的时候十分拖沓。

            魏苏慎:“有什么想法?”

            “若要解释,随便就能想出很多,”方杉:“行尸走肉,飞僵……”

            前方云鸿听到他的话脚步微微一滞。

            方杉自顾自道:“大部分人想要长生, 首要的念头便是维持肉身, 实际思维和灵魂才是人的本质所在。”

            云鸿倏地停下脚步, 回过头看他:“你若学医,前途无量。”

            虽说和宿主私下暗斗不少,在围观者不多的情况下,方杉通常不会去抢风头,指了指魏苏慎:“和他相比,我的这点伎俩不算什么。”

            云鸿不经意间皱了皱眉,他识人很准, 魏苏慎给他的观感不像悬壶济世之人,后者身上,有股淡淡的阴邪气息。通常只有双手沾满血的江湖恶人才会如此。

            夜风穿梭在树林,簌簌响动盖住几人间的低声交谈。三人的脚程很快,没过多久,一队浑浑噩噩的人再次出现在他们的视线范围。

            山谷湿气很重,方杉的眼睛因为藏着事儿显出一反常态的深沉,捉来一只麻雀,靠近后把麻雀放生。

            鸟雀惊走的声音让原本正在走路的人停下,队伍最末的速度奇快,手脚并用,攀爬上一棵大树,试图捕获麻雀。麻雀没捉着,却是意外发现了几个鸟蛋,那人用鼻子嗅了嗅,不感兴趣地回归队伍。

            在他上树的一瞬间,方杉看清对方的面容,魏苏慎和云鸿因为站的位置略微偏颇,看到的大部分是被树枝阴影遮盖后的面容。

            行医讲究望闻问切,云鸿询问他们瞧着有什么异样。

            方杉回道:“有鼻子有眼,是个人样。”

            云鸿就这么定定看着他,方杉补充了两句:“瞳孔涣散,和死人无异。”

            闻言云鸿目中产生明显的兴味。

            方杉却是兴趣寥寥无几,懒散道:“怕是谁闲的无聊,折腾出些奇怪的东西。”

            云鸿摇头:“能控制人的躯体,不论出发点为何,是有大才的。”

            方杉毫无波动:“自古无事生闲愁,无事捯是非。”

            云鸿并未反驳,只道:“虽是失败的产物,不过有借鉴作用。”

            用方杉的话来形容:三个大男人,跟做贼似的进行尾随。

            又走了一段距离,他听到了细碎奇怪的声音,收起玩笑的心思,仔细留意山间的一草一木,低声道:“还未请教云兄,如何知道安乐乡之事?”

            当日队伍中的人接连消失,魏苏慎给方杉提供了两个怀疑对象,赵凡已经伏诛,云鸿虽说和那件事并无牵扯,但能被魏苏慎注意到,证明他本身也有可疑之处。

            云鸿:“偶然听说。”

            方杉停步,盯着云鸿的背影多看了一会儿,非但不像是奸邪之人,反倒有着浩然正气,不禁摇头喃喃:“世道越来越奇怪了。”

            轻功可以掩饰住脚步声,习武之人,也能坚持屏气凝神一时半刻,然而有些东西是无法隐藏的,譬如说影子。

            在冷月的清辉中,无法借助低矮的灌木丛遮掩身形,失去密林遮掩,几人只能继续找个地方躲着,让小老鼠去探路。

            等待的间隙,云鸿才就着刚刚的问题再度开口:“多半是抓住活人试药,留下了把柄。前些日子跑出去一个,可惜刚到官府门口还未说几句话就没了生机。我原以为此事和离王有关,特意过来瞧瞧,谁知……”

            后面的话,他不说方杉和魏苏慎也明白,谁知离王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费尽周折就是为了当个土皇帝。

            三人心中不约而同冒出一个想法

            ——忒没出息了!

            小老鼠去的快回来的也快,叽叽喳喳一番,云鸿点了点头。

            方杉:“你懂鼠语?”

            云鸿觉得好笑:“不过是基础的训练,让它能通过动作传递出一些信息。”

            说到这里,看向魏苏慎:“这位公子既然自诩神医,想必驯兽的本事还是有的。”

            方杉对着魏苏慎勾勾手指……把闪闪拿出来让他涨涨见识。

            魏苏慎一脸风轻云淡,只给云鸿看了一眼,后者是个识货的,原本无欲无求的目中陡然迸发出精光:“这是……”

            然而罐子已经被重新收起,魏苏慎高人风范展露无遗:“区区小物,献丑了。”

            云鸿眼中疑惑更甚,一方面是想细细研究蛊虫,一面又觉得对方话语间有种夸大其词的味道。

            方杉突然开口:“活死人的事为重。”

            云鸿这才勉强收起心思,重新迈步朝前走去。

            小老鼠突然主动钻了出来,跑到一块石头下用爪子刨了两下。云鸿伸手拨开上面的藤蔓,没用多大力气,石头已经开始晃动。

            “空心的。”

            听他一说,方杉检查周围大点的顽石,都是如此,移开后一条小道出现在面前。

            方杉和魏苏慎同时朝旁边退了一步,将道路让给云鸿,就差没说一句‘您先请。’

            望着黑暗看不到头的小路,云鸿的面色微微起了变化,并不是害怕,而是被这两个无耻之徒震惊了。

            僵持一分钟后,云鸿脸皮薄,终究还是迈步第一个进入。走出一段距离,没听到跟上来的脚步声,回头就看见方杉探着脑袋,小心翼翼问道:“有机关不?”

            云鸿冷冷看他一眼,并不回答。

            直到云鸿的身影就快要看不见,方杉拉了下魏苏慎的腰带:“我们跟上去。”

            前半截路还能透过月光看清一二,越往深处,几乎完全是黑漆漆的一片。

            方杉躲在魏苏慎身后,假装的很是娇弱:“怕怕。”

            魏苏慎被他这一叫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好在没过多久,已经能窥得昏暗的光线。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二十多口棺木。周围并未有人看守,棺材合得严严实实,相互对望一眼,都没作出决定是开还是不开。

            方杉做了个手势,意思是抬走一尊。

            魏苏慎没有意见,云鸿略一沉吟,微微颔首。

            期间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抬起棺木的一刻,喘气的声音压到最低。因为用了内力,步伐异常轻盈,连晃动都不曾有。

            重新步入山涧,方杉让他们等等,飞到悬崖峭壁扯下不少枝蔓,把棺材当做粽子似的五花大绑。

            见状,云鸿都不知是该认为他是谨小慎微,还是贪生怕死到了一定境界,问道:“你们准备怎么处理?”

            方杉义正言辞:“自然是交由王爷。”

            开棺后谁知道里面会跑出什么东西,这个风险自己可不想担。

            云鸿望向魏苏慎,同为医者,他就不信对方不好奇。

            谁料魏苏慎选择站在方杉这边。

            即将陷入僵局时,方杉捕捉到一些不自然的风声,叹了口气:“鸟来了。”

            云鸿看他,方杉解释清楚,用口型道:黄雀。

            都是高手,距离远了还能隐瞒,离得太近想要隐匿气息就相当困难。

            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月光照耀在银色面具上,让他整个人显得更为苍白。

            方杉抱拳行礼:“参见王爷。”

            离王扫了眼棺木:“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事到如今,方杉哪还能看不出对方的算计,既想试探自己的态度,又不用亲自冒险。而且他还有种预感,离王此举是为了逼出云鸿。

            并未理会他的思索,离王轻轻在棺木上拍了拍,里面立马传来声响,指甲挠着木板的声音,听得人心底发怵。

            “棺材里是什么?”

            方杉蛊惑道:“您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离王斜眼看他:“开棺。”

            方杉认真道:“实不相瞒,在下刚刚在山洞里和歹人恶战,受了内伤,现在连提剑的力气都没有。”

            离王笑容危险:“是么?”

            方杉点头:“不敢欺瞒王爷。”

            魏苏慎站出来道:“情况属实,大家都有损伤。”

            他说话的声音中气不足,脚步也是虚浮的,仿佛确有其事。

            云鸿脸皮没厚到他们那个境界,无法昧着良心说自己也受伤,单纯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离王气极反笑,一连说了几个‘好’字,方杉没有触他霉头,低眉顺眼,模样倒十分乖巧。

            不料离王并未将怒气宣泄在他们身上,反而看着云鸿。

            双方目光交汇,谁都没有避开,半晌,离王冷笑:“本王何德何能,居然能让天下第一神医随行?”

            云鸿反应平淡,魏苏慎和方杉则是微微一怔。

            不知过了多久,方杉轻声对魏苏慎道:“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

            魏苏慎面色僵硬。

            此刻云鸿是最为淡定的:“为解心头之惑罢了,不过王府比我想象的有趣很多。”说罢看向魏苏慎:“这位公子是不是也该露出庐山真面目,人|皮面具虽然精巧,但并不是毫无破绽可循。”

            都已经被拆穿,再隐瞒下去反而可笑,修长的手指揭下面具,露出一张俊美的面容。

            魏苏慎勾了勾唇角,冷冷望着二人。

            云鸿瞳孔一缩,离王语气十分复杂:“竟然是你……魔教教主。”

            魏苏慎:“……”

            “我刚说什么来着……”方杉轻咳一声:“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喂和灌溉的小天使,谢谢大家的支持(づ ̄3 ̄)づ╭

            特别鸣谢夜聽。深水鱼雷x1,手榴弹x1,地雷x1;好久没收到深海了,激动;感谢sonic火箭炮x1;辞小笙地雷x3;花栀地雷x1;为了报答大家的投喂,这周尽量来一发双更吧~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相邻的书:璀璨者弓勒姆伪道一路官场亡灵传说之游魂弑神诀暴君的宠姬大赵风云录问情道我电脑中的异界丹武乾坤白手邪医庶女慧娘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