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68、無比危險的想法

【書名: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68、無比危險的想法 作者:春風遙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唐朝小閑人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聖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武煉巅峰五行天    離王聽著他的彙報, 眉頭漸漸攏起。

    相較于其他二人, 張宸的嫌疑要大很多,在他家後院的井裏, 發現不少動物的屍骸;另外兩人,只是家中搜出了一些古怪的書籍。

    離王打斷下屬的彙報,讓他把方杉叫來。

    下屬正要離開, 忽被叫住:“給太皇太後准備的禮物如何?”

    太皇太後生辰,離王大半年前就開始准備,費了好大一番功夫, 尋來一塊品質極佳的玉石, 命人雕刻成玉佛。

    “回王爺,匠人前兩日已經刻好,就等著您回去後查驗。”

    離王想了想:“那玉石綽綽有余,應該還剩下不少邊角料,你回頭讓人雕刻成玉佩, 拿去給方杉。”

    好歹對方幫他解決斷袖之癖的傳言, 是該賞賜。

    下屬呆若木雞, 被傳綠帽子,作爲罪魁禍首之人,還能得賞,聯系到主子對唯獨對長相俊朗的張宸有印象,下屬立馬得出離王對人的態度完全是看臉。

    有了這個認知,他一狠心,扯下黑色的面巾:“王爺, 您看看我。”

    忠心耿耿當了這麽多年護衛,都沒得過賞。他對自己的長相還算自信,說不定能得王爺的青睐。

    離王皺眉,不明白這個下屬在搞什麽鬼。

    “王爺,您再仔細看看。”下屬眨了眨眼。

    其實他很有陽剛之氣,快給自己升官發財。

    離王眼皮跳了一下,一向沉默寡言的得力下屬,腦子突然就不正常了,手指微微屈起又松開,最後一腳踹出去。

    下屬不敢反抗,只在著陸時用內力護體。

    很遠一段距離外,雲寒望著砸進屋子裏的侍衛皺了皺眉……這是要送給自己解刨的?

    還沒等他細思完,離王暗藏怒火的聲音隔著天際傳來:“給他治治腦子!”

    雲寒納悶,地上的護衛納悶不已,顧不上爬起來,認真問道:“我長得不好看嗎?”

    雲寒盯著他看了幾秒,轉身寫下藥方,拿給夢薰魅:“拿去煎,一天三次給他服用。”

    護衛莫名其妙,好端端地開什麽藥?

    方杉看不下這場鬧劇,出去透了會兒風,心情正惬意著,就看到離王站在桃花樹下,目光飄忽不定。

    對方已經看到他,再轉身就有些過了,方杉行了一禮。

    絕大多數情況下,離王還是很正經的一個人,至少此刻在他面上,看不出任何輕佻。

    “那夜的棺材還有沒有印象?”

    方杉點了點頭。

    離王側過身:“說說看。”

    方杉:“棺材蓋要略薄一些,重量要比一般棺木輕很多。”話說到這裏,他陷入回憶,似乎在權衡要不要把一段不確定的記憶或者推斷說出來。

    離王微微颔首,示意不想要保留。

    “王爺揮劍劈開棺木時,裏面好像有個機關,沒太看清。”

    離王目光一沉:“你覺著是個什麽機關?”

    方杉:“這棺材既然可以自由移動,就不涉及密道,很大可能只是一個普通小機關,控制出入的。”

    說白了,方便活死人進出。

    離王突然折下一株桃花,花開得正嬌豔,不少花瓣受到震動紛紛揚揚落下,給人的感覺除了美還有殘忍。

    “死人是沒有神智的。”

    活死人,不過是尚未完全腐爛的軀體。

    離王目光陡然從桃花移到方杉身上:“就是說幕後之人也許能控制這些活死人的行動?”

    方杉:“目前都是猜測。不過此人明顯不務正業。”

    離王:“何意?”

    方杉微笑道:“如果大面積制造活死人,組建一支軍隊……”

    後面的話沒有說完,也沒有必要說,離王目光一緊,爾後道:“猛然間失蹤太多人,官府肯定會追究。”

    方杉攤手:“萬事要防患于未然。”

    離王倒是想到了另一個關鍵點:“類似的棺材還有多少?”

    方杉:“幾十口。”

    普通人家失蹤一兩人肯定是要報案,最方便的就是從流浪漢下手。

    于是剛被強行灌藥的護衛被叫來,又去調查失蹤的流浪漢。

    聞到濃烈刺鼻的藥腥味,方杉歎了口氣:“多事之秋。”

    離王本欲再和方杉說上幾句,話到嘴邊突然改了主意,腦海中名爲理智的弦告訴他,說多了,受傷害的只能是自己。

    “村裏有個叫張宸的,可以注意一下,沒什麽事的話你就先退下吧。”

    方杉很知禮地鞠了一躬退走,離王右眼皮一直跳,看了眼方杉離去的方向,祈禱再別出什麽幺蛾子了。

    人少了,紛爭就少。

    一路走來無憂村的村民見到方杉都會打個招呼,熱情好客的還會邀請他到家裏吃飯,一一婉拒後,方杉看見一抹耀眼的紅,直接用輕功飛了過去。

    目光在半空中交彙,魏蘇慎三千青絲飄揚,那叫一個邪魅張狂。

    方杉微微有些錯愕:“即便是魔教之人,也未必要穿一身紅衣招搖。”

    魏蘇慎望了他一眼,幽幽道:“之前欠下的,不及時補上便虧了。”

    方杉莫名從中聽出一股子幽怨,錯開目光:“先去看看夢薰魅和雲寒的進展。”

    魏蘇慎什麽也不說,就跟在他身後,方杉盡量抑制住有背後靈縛在身上的錯覺。

    出乎意料,到的時候屋子裏只剩雲寒一人。

    “她人呢?”

    雲寒滿眼只有被分解成四分五裂的活死人,頭都不擡道:“煎完藥,說要去見個人。”

    方杉一揚眉,邁步去白夜殇那裏。

    遠處男才女貌,原本是很和諧的畫面,可惜被爭執打破——

    夢薰魅臉頰有些泛紅,美眸含著惱意:“你早就知道那是魔教教主,爲什麽不告訴我?”

    白夜殇歎道:“告訴你又能如何?”

    那個時候,連他都拿不准對方是什麽意思。

    夢薰魅泫然欲泣:“可你以前從來不會騙我。”

    她的情緒起伏太大,沒有注意到多出來的兩道氣息,白夜殇的角度卻是正好可以看到魏蘇慎和方杉一前一後走來。

    剛剛夢薰魅忽然過來質問魏蘇慎的身份,白夜殇便覺不妙,如今看到恢複真容紅衣如火的魏蘇慎,一時竟說不出心中是何感受。

    疑惑太多,奈何夢薰魅一直哭個不停,只能強忍下來。

    “師妹,你先冷靜一下。”

    夢薰魅:“一個欺騙我的人就站在面前,你讓我怎麽冷靜?”

    白夜殇思索後道:“不是說你正幫著神醫打下手,不如先去他那裏平複一下?”

    夢薰魅愣住,眼淚在眼眶中打轉,甚至忘了流下來。

    她如何也想不到這句話竟然是從白夜殇口中說出。

    露出一個悲傷的笑容,轉身跑走,看到方杉和魏蘇慎,咬了咬唇:“都是混蛋。”

    方杉回過身看魏蘇慎:“被罵的感覺如何?”

    魏蘇慎搖頭:“不可理喻。”

    可愛的女孩愛撒嬌,不好哄,聰明成熟的類似于他母親,經常將魏烨趕出家門,魏蘇慎忽然就覺得還不如同性之間聊得開。

    微微搖了搖頭……他都在想些什麽?

    方杉沒那麽多心思,眼下最要緊的是給夢薰魅和雲寒制造單獨相處的時間,女方正值傷心時,適當的安慰說不准就成就好事。

    白夜殇疑問諸多,又不知從何說起,方杉此刻格外善解人意,大致解釋了幾句後調侃道:“師妹都氣跑了,還不忘滿足好奇心。”

    “活死人?”未曾因爲他的話産生一絲羞窘,白夜殇喃喃:“我以前聽師父提到過一次,最早是陰傀宗的手法。”

    方杉笑道:“聽上去這才是標准的魔教。”

    白夜殇:“陰傀宗是邪道,和魔教不能相提並論。”

    對魔教武林中人是忌憚與制衡,但是邪道絕對是要剿滅。

    方杉想到被離王特意提起的張宸,春風滿面地望著白夜殇,後者打個了寒顫,只覺得眼前人一肚子壞水。

    “要不要……”

    “不要。”

    方杉黑著臉:“我話還沒說完。”

    白夜殇略微尴尬。

    方杉再接再厲:“白兄可有興趣隨我去串串門?”

    “沒有。”

    “……”

    白夜殇看他面色不善,爲自己辯駁一句:“這次我有等你說完。”

    方杉冷笑一聲,以夥同魏蘇慎後二對一的武力威脅,將白夜殇這顆不情願的瓜強扭下離開。

    向村民打聽了張宸家住處後,方杉:“分頭行事。”

    上了賊船的白夜殇打定主意,此生見到魔教的人都要繞道走,長籲一口,還是繞到後牆去。

    無憂村都是木門,多數人家甚至夜不閉戶。

    夏季燥熱,一路走去很多都是敞開大門,然而走到張宸家,卻是門戶緊閉。

    方杉偏過頭問魏蘇慎:“這是不是做賊心虛?”

    魏蘇慎上前一步敲門,裏面傳來好幾聲問‘是誰’,但遲遲不見有人開門。

    方杉換了笃定的口吻:“標准的做賊心虛。”

    魏蘇慎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兒,才有腳步聲傳來,門開後,一張年輕俊逸的面容出現在面前:“二位是……”

    方杉板著臉:“有人舉報說你窩藏了背叛王爺的女人。”

    張宸連忙道:“小人哪有這個膽子。”

    院子裏突然傳來響動,張宸一扭頭,就看見一道人影一閃而過。

    方杉抓住這個機會喝道:“還敢狡辯。”對魏蘇慎做了個手勢:“進去搜。”

    張宸沒立場攔著,暗暗咬牙連忙跟上去,方杉瞥了他一眼,目含警告,張宸腳步一緩,停在原地。

    院中很簡單,就是一口井,還有一些幹農活的工具。

    方杉低著頭假意翻找,心思卻分出一部分在其他事上,輕聲道:“也不知道夢薰魅和雲寒相處的怎麽樣。如果雲寒不是男主,夢薰魅芳心暗許,也是件麻煩事。”

    魏蘇慎淡淡道:“不麻煩。”

    方杉疑惑地望著他。

    魏蘇慎語氣依舊平淡:“既然只要求男女主在一起,結冥婚也一樣。”

    “……”

    作者有話要說:  方杉:少年,你的想法很危險啊!

    感謝投喂和灌溉的小天使,比心心(* ̄︶ ̄)

    月悅樂玥落烏啼手榴彈x1;夜聽。地雷x2;sonic、妘溪嘻嘻嘻、cgg網文忠實讀者扔了1個地雷;謝謝大家支持~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相鄰的書:盜皇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一女二三男事危險總裁小嬌妻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