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e id="o6fxtr"></pre><del id="o6fxtr"></del><ol id="o6fxtr"></ol><dir id="o6fxtr"></dir><big id="o6fxtr"></big>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68、无比危险的想法

                                【书名: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68、无比危险的想法 作者:春风遥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花与剑与法兰西大逆之门盛世医香位面成神之虚空戒华娱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超级败家子摄政大明主神崛起我的美女总裁剑王朝马前卒    离王听着他的汇报, 眉头渐渐拢起。

                                    相较于其他二人, 张宸的嫌疑要大很多,在他家后院的井里, 发现不少动物的尸骸;另外两人,只是家中搜出了一些古怪的书籍。

                                    离王打断下属的汇报,让他把方杉叫来。

                                    下属正要离开, 忽被叫住:“给太皇太后准备的礼物如何?”

                                    太皇太后生辰,离王大半年前就开始准备,费了好大一番功夫, 寻来一块品质极佳的玉石, 命人雕刻成玉佛。

                                    “回王爷,匠人前两日已经刻好,就等着您回去后查验。”

                                    离王想了想:“那玉石绰绰有余,应该还剩下不少边角料,你回头让人雕刻成玉佩, 拿去给方杉。”

                                    好歹对方帮他解决断袖之癖的传言, 是该赏赐。

                                    下属呆若木鸡, 被传绿帽子,作为罪魁祸首之人,还能得赏,联系到主子对唯独对长相俊朗的张宸有印象,下属立马得出离王对人的态度完全是看脸。

                                    有了这个认知,他一狠心,扯下黑色的面巾:“王爷, 您看看我。”

                                    忠心耿耿当了这么多年护卫,都没得过赏。他对自己的长相还算自信,说不定能得王爷的青睐。

                                    离王皱眉,不明白这个下属在搞什么鬼。

                                    “王爷,您再仔细看看。”下属眨了眨眼。

                                    其实他很有阳刚之气,快给自己升官发财。

                                    离王眼皮跳了一下,一向沉默寡言的得力下属,脑子突然就不正常了,手指微微屈起又松开,最后一脚踹出去。

                                    下属不敢反抗,只在着陆时用内力护体。

                                    很远一段距离外,云寒望着砸进屋子里的侍卫皱了皱眉……这是要送给自己解刨的?

                                    还没等他细思完,离王暗藏怒火的声音隔着天际传来:“给他治治脑子!”

                                    云寒纳闷,地上的护卫纳闷不已,顾不上爬起来,认真问道:“我长得不好看吗?”

                                    云寒盯着他看了几秒,转身写下药方,拿给梦薰魅:“拿去煎,一天三次给他服用。”

                                    护卫莫名其妙,好端端地开什么药?

                                    方杉看不下这场闹剧,出去透了会儿风,心情正惬意着,就看到离王站在桃花树下,目光飘忽不定。

                                    对方已经看到他,再转身就有些过了,方杉行了一礼。

                                    绝大多数情况下,离王还是很正经的一个人,至少此刻在他面上,看不出任何轻佻。

                                    “那夜的棺材还有没有印象?”

                                    方杉点了点头。

                                    离王侧过身:“说说看。”

                                    方杉:“棺材盖要略薄一些,重量要比一般棺木轻很多。”话说到这里,他陷入回忆,似乎在权衡要不要把一段不确定的记忆或者推断说出来。

                                    离王微微颔首,示意不想要保留。

                                    “王爷挥剑劈开棺木时,里面好像有个机关,没太看清。”

                                    离王目光一沉:“你觉着是个什么机关?”

                                    方杉:“这棺材既然可以自由移动,就不涉及密道,很大可能只是一个普通小机关,控制出入的。”

                                    说白了,方便活死人进出。

                                    离王突然折下一株桃花,花开得正娇艳,不少花瓣受到震动纷纷扬扬落下,给人的感觉除了美还有残忍。

                                    “死人是没有神智的。”

                                    活死人,不过是尚未完全腐烂的躯体。

                                    离王目光陡然从桃花移到方杉身上:“就是说幕后之人也许能控制这些活死人的行动?”

                                    方杉:“目前都是猜测。不过此人明显不务正业。”

                                    离王:“何意?”

                                    方杉微笑道:“如果大面积制造活死人,组建一支军队……”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也没有必要说,离王目光一紧,尔后道:“猛然间失踪太多人,官府肯定会追究。”

                                    方杉摊手:“万事要防患于未然。”

                                    离王倒是想到了另一个关键点:“类似的棺材还有多少?”

                                    方杉:“几十口。”

                                    普通人家失踪一两人肯定是要报案,最方便的就是从流浪汉下手。

                                    于是刚被强行灌药的护卫被叫来,又去调查失踪的流浪汉。

                                    闻到浓烈刺鼻的药腥味,方杉叹了口气:“多事之秋。”

                                    离王本欲再和方杉说上几句,话到嘴边突然改了主意,脑海中名为理智的弦告诉他,说多了,受伤害的只能是自己。

                                    “村里有个叫张宸的,可以注意一下,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退下吧。”

                                    方杉很知礼地鞠了一躬退走,离王右眼皮一直跳,看了眼方杉离去的方向,祈祷再别出什么幺蛾子了。

                                    人少了,纷争就少。

                                    一路走来无忧村的村民见到方杉都会打个招呼,热情好客的还会邀请他到家里吃饭,一一婉拒后,方杉看见一抹耀眼的红,直接用轻功飞了过去。

                                    目光在半空中交汇,魏苏慎三千青丝飘扬,那叫一个邪魅张狂。

                                    方杉微微有些错愕:“即便是魔教之人,也未必要穿一身红衣招摇。”

                                    魏苏慎望了他一眼,幽幽道:“之前欠下的,不及时补上便亏了。”

                                    方杉莫名从中听出一股子幽怨,错开目光:“先去看看梦薰魅和云寒的进展。”

                                    魏苏慎什么也不说,就跟在他身后,方杉尽量抑制住有背后灵缚在身上的错觉。

                                    出乎意料,到的时候屋子里只剩云寒一人。

                                    “她人呢?”

                                    云寒满眼只有被分解成四分五裂的活死人,头都不抬道:“煎完药,说要去见个人。”

                                    方杉一扬眉,迈步去白夜殇那里。

                                    远处男才女貌,原本是很和谐的画面,可惜被争执打破——

                                    梦薰魅脸颊有些泛红,美眸含着恼意:“你早就知道那是魔教教主,为什么不告诉我?”

                                    白夜殇叹道:“告诉你又能如何?”

                                    那个时候,连他都拿不准对方是什么意思。

                                    梦薰魅泫然欲泣:“可你以前从来不会骗我。”

                                    她的情绪起伏太大,没有注意到多出来的两道气息,白夜殇的角度却是正好可以看到魏苏慎和方杉一前一后走来。

                                    刚刚梦薰魅忽然过来质问魏苏慎的身份,白夜殇便觉不妙,如今看到恢复真容红衣如火的魏苏慎,一时竟说不出心中是何感受。

                                    疑惑太多,奈何梦薰魅一直哭个不停,只能强忍下来。

                                    “师妹,你先冷静一下。”

                                    梦薰魅:“一个欺骗我的人就站在面前,你让我怎么冷静?”

                                    白夜殇思索后道:“不是说你正帮着神医打下手,不如先去他那里平复一下?”

                                    梦薰魅愣住,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甚至忘了流下来。

                                    她如何也想不到这句话竟然是从白夜殇口中说出。

                                    露出一个悲伤的笑容,转身跑走,看到方杉和魏苏慎,咬了咬唇:“都是混蛋。”

                                    方杉回过身看魏苏慎:“被骂的感觉如何?”

                                    魏苏慎摇头:“不可理喻。”

                                    可爱的女孩爱撒娇,不好哄,聪明成熟的类似于他母亲,经常将魏烨赶出家门,魏苏慎忽然就觉得还不如同性之间聊得开。

                                    微微摇了摇头……他都在想些什么?

                                    方杉没那么多心思,眼下最要紧的是给梦薰魅和云寒制造单独相处的时间,女方正值伤心时,适当的安慰说不准就成就好事。

                                    白夜殇疑问诸多,又不知从何说起,方杉此刻格外善解人意,大致解释了几句后调侃道:“师妹都气跑了,还不忘满足好奇心。”

                                    “活死人?”未曾因为他的话产生一丝羞窘,白夜殇喃喃:“我以前听师父提到过一次,最早是阴傀宗的手法。”

                                    方杉笑道:“听上去这才是标准的魔教。”

                                    白夜殇:“阴傀宗是邪道,和魔教不能相提并论。”

                                    对魔教武林中人是忌惮与制衡,但是邪道绝对是要剿灭。

                                    方杉想到被离王特意提起的张宸,春风满面地望着白夜殇,后者打个了寒颤,只觉得眼前人一肚子坏水。

                                    “要不要……”

                                    “不要。”

                                    方杉黑着脸:“我话还没说完。”

                                    白夜殇略微尴尬。

                                    方杉再接再厉:“白兄可有兴趣随我去串串门?”

                                    “没有。”

                                    “……”

                                    白夜殇看他面色不善,为自己辩驳一句:“这次我有等你说完。”

                                    方杉冷笑一声,以伙同魏苏慎后二对一的武力威胁,将白夜殇这颗不情愿的瓜强扭下离开。

                                    向村民打听了张宸家住处后,方杉:“分头行事。”

                                    上了贼船的白夜殇打定主意,此生见到魔教的人都要绕道走,长吁一口,还是绕到后墙去。

                                    无忧村都是木门,多数人家甚至夜不闭户。

                                    夏季燥热,一路走去很多都是敞开大门,然而走到张宸家,却是门户紧闭。

                                    方杉偏过头问魏苏慎:“这是不是做贼心虚?”

                                    魏苏慎上前一步敲门,里面传来好几声问‘是谁’,但迟迟不见有人开门。

                                    方杉换了笃定的口吻:“标准的做贼心虚。”

                                    魏苏慎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才有脚步声传来,门开后,一张年轻俊逸的面容出现在面前:“二位是……”

                                    方杉板着脸:“有人举报说你窝藏了背叛王爷的女人。”

                                    张宸连忙道:“小人哪有这个胆子。”

                                    院子里突然传来响动,张宸一扭头,就看见一道人影一闪而过。

                                    方杉抓住这个机会喝道:“还敢狡辩。”对魏苏慎做了个手势:“进去搜。”

                                    张宸没立场拦着,暗暗咬牙连忙跟上去,方杉瞥了他一眼,目含警告,张宸脚步一缓,停在原地。

                                    院中很简单,就是一口井,还有一些干农活的工具。

                                    方杉低着头假意翻找,心思却分出一部分在其他事上,轻声道:“也不知道梦薰魅和云寒相处的怎么样。如果云寒不是男主,梦薰魅芳心暗许,也是件麻烦事。”

                                    魏苏慎淡淡道:“不麻烦。”

                                    方杉疑惑地望着他。

                                    魏苏慎语气依旧平淡:“既然只要求男女主在一起,结冥婚也一样。”

                                    “……”

                                    作者有话要说:  方杉:少年,你的想法很危险啊!

                                    感谢投喂和灌溉的小天使,比心心(* ̄︶ ̄)

                                    月悦乐玥落乌啼手榴弹x1;夜聽。地雷x2;sonic、妘溪嘻嘻嘻、cgg网文忠实读者扔了1个地雷;谢谢大家支持~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相邻的书:末世残兵我的小妾是吕后恶魔毕业生血夜凤凰都市之疯狂异能者伪宋杀手日志终极神医公主大福极品阴阳师第七脑域超级祭司九幽龙戒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