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jqt6ar"><kbd id="jqt6ar"></kbd><thead id="jqt6ar"></thead><option id="jqt6ar"></option><option id="jqt6ar"></option></dd><legend id="jqt6ar"><strike id="jqt6ar"></strike><big id="jqt6ar"></big></legend><q id="jqt6ar"><dl id="jqt6ar"></dl></q><strike id="jqt6ar"><sup id="jqt6ar"></sup></strike><strike id="jqt6ar"><ins id="jqt6ar"></ins><strong id="jqt6ar"></strong></strike>
                      <em id="193jbb"></em><noscript id="193jbb"></noscript><i id="193jbb"></i>
                      1. <span id="193jbb"></span><ol id="193jbb"></ol><li id="193jbb"></li><ul id="193jbb"></ul><span id="193jbb"></span>
                      <acronym id="193jbb"></acronym>
                          1.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83、在那遥远的地方

                            【书名: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83、在那遥远的地方 作者:春风遥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斗鱼之顶级主播箭魔火影之究极下忍踏天无痕比邻慕南枝三国之召唤猛将终极僵尸王锦衣春秋百炼飞升录文娱教父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方杉一脸动容:“宿主放心, 我666最大的特质就是护犊子。”

                                有他在, 拳打魑魅魍魉,脚踹妖魔鬼怪。

                                酒店的前台是个长着圆脸的女生, 声音十分甜美。

                                方杉还在犹豫选哪个房间,低头看手机的魏苏慎忽然开口:“603。”

                                女生用系统查看后抱歉道:“这个房间已经有人订了,空房只剩605和607。”

                                魏苏慎:“要605。”

                                入住手续很快办好, 拿到门牌后,方杉和魏苏慎朝电梯走去。

                                两个人独处在幽闭的空间中,滋生出的不是恐惧便是暧昧。

                                方杉和魏苏慎创造出第三种:相顾无言。

                                电梯快上到三楼时, 方杉才问了一句:“为何要选在这个房间?”

                                魏苏慎淡淡开口:“新闻上说, 陈宇在601跳的楼。

                                方杉笑道:“我大概能猜到谁在我们之前订了603的房间。”

                                ‘嘀’的一声后,电梯门打开,地面铺了很长的防滑地毯,每隔三个门摆放盆景。

                                陈宇跳楼的房间差不多处在走廊尽头,这里的间隔距离都很宽, 虽然仅仅差了一个房间, 他们要入住的客房和命案发生地隔着近十米多。

                                门刚被刷开, 隔壁门突然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高大的中年男人,脸部轮廓和方灿有几分相似。

                                看到魏苏慎,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相遇。

                                方杉微微挑眉,觉得很有意思,原本以为住在这里的会是方灿, 不想还有他爹。

                                方杉曾经在电视上见过方星海,记忆中他和魏烨一同入选过本市杰出企业家。

                                最初的一怔过去,方星海立刻看着魏苏慎一笑:“今天还真是有些巧了。”

                                魏苏慎点头问好。

                                方杉专心看好戏,方家的人不止一次想弄死魏苏慎,魏苏慎估计对他们的生意也没留手,不过见面时倒都是微笑示意,似乎所有的不愉快都未曾出现过。

                                方星海下楼后,方杉看向魏苏慎:“死得不是方家人,他们为什么会这么上心?”

                                话虽然冷血,但事实如此。

                                大家族的子弟自己的事情都忙活不来,亲戚内斗,哪有功夫去管一个表弟。

                                “陈宇的情况比较特殊,他小时候是方老爷子带大的,感情很深。”

                                言下之意如果想要讨好方老爷子,调查清楚这桩自杀案是最快捷的。

                                方杉纳闷:“他怎么会被方老爷子带大,又不是同宗?”

                                魏苏慎:“方陈两家几代都是联姻,还有些不为人知的关系。”

                                方杉最头疼的就是亲戚间的各种称呼,没心思细听,只道:“对方灿来说,是笔很合算的买卖。”

                                既可以宽慰外公,又可以讨好爷爷。

                                进门后,方杉便约法三章:不轻易开门,不独自行动,晚上12点后禁止出门。

                                魏苏慎懒得追问他最近又在看什么电视剧,站在窗边朝下看,外面就是马路,就算是要自杀选择从这里跳下去,也是对心灵的摧残。

                                演出将近,两人不约而同将重心放在相声训练上,此事暂时被当成一段插曲。

                                表演排练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对台词,双方的喉咙都有些嘶哑,翌日去楼下用早餐时,连大声说话都做不到。

                                冤家路窄,方星海父子就坐在对面,方灿皮笑肉不笑道:“做人要懂得节制。”

                                方杉给鸡蛋剥壳,手上的皮肤比剥了壳的鸡蛋还要光滑。略微嘶哑的声音十分具有诱惑力:“可不是,我嗓子都叫哑了。”

                                一旁魏苏慎面无表情吃饭,方星海和方灿同时脸色有些尴尬,再看对面若无其事的二人,暗骂什么锅配什么盖,都是不知羞的。

                                方星海和他们不是同代人,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浪荡的言辞,饭都没吃完就起身离开,方灿又吃了两口觉得食之无味,准备离开。方杉突然叫住他:“我们的表演需要一个观众。”

                                方灿脸都快绿了:“这种事还要请人看,你们有没有点廉耻心?”

                                方杉皱眉,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看相声和廉耻心有什么关系?”

                                方灿一怔,知道自己想岔了,脸色泛红,却没解释。

                                一旦道明岂不是显得自己思想龌龊?

                                无法淡定的情况下,思维的运转也慢了一拍。再反应过来时,已经和他们处在同一个房间。

                                方灿皱了皱眉,迈步就要走,方杉先一步把门反锁了。阴森道:“酒店可是出过命案的。”

                                方灿警觉:“你想做什么?”

                                方杉深深看了他一眼,推过去一把椅子,猝不及防开始和魏苏慎进行表演。

                                魏苏慎躲在椅子后面,方灿只能看见他的一部分面容,眼睁睁瞧着曾经无比熟悉的对手一本正经说相声,方灿的表情比正在表演的人还要精彩。

                                保持冷静。

                                他开始给自己做心理暗示,这是对方为了让他放松警惕,故意想出的下三滥招数。

                                大约十分钟,一个节目总算结束。

                                方杉:“怎么样?”

                                方灿笑容讥诮:“一般人自然比不上你们的演技。”

                                方杉自动把他的话当成一种肯定,魏苏慎虽然听出话外音,却没有挑明。

                                方灿语气带着嘲讽:“你们真的敢登台演出?”

                                魏苏慎微微皱眉:“是又如何?”

                                方灿冷笑:“真要到了那天,我会组织全公司的员工去看。”

                                魏苏慎的目光有一瞬间凝滞,方灿自以为让对方吃了暗亏,表露出一丝得意。然而内心总有散不去的疑惑……明明在交锋中取得了短暂胜利,为什么反而有种中了奸计的错觉?

                                阳光照不到的角落,方杉站在阴影中,嘴角扯出笑容。

                                很好,门票又解决了一部分。

                                私下瞄了眼魏苏慎,从后者眼中看出同样的打算,可以用激将法把消息散播给一些死对头,利用那些人看好戏的心理把门票兜售出去。

                                魏苏慎隐约中看见一扇大门在眼前打开……他在商业上的竞争对手连同对方的公司员工,加起来不比方杉的仇家少,有了他们的助力,不愁上座率。

                                解决之道产生后,两人的神情细看都带有一丝轻松,连带着魏苏慎看方灿居然多了一丝和颜悦色。

                                方灿被他和善的眼神望得毛骨悚然,推开方杉连忙走了出去。

                                快步低头走路,正好撞上从电梯里走出的一人,对方身材瘦小,不想却是方灿被反震出去。

                                他身上没有纨绔子弟的作风,并未当场骂人,然而对方什么话都没说便从身边绕过,方灿有了种爆粗口的冲动。

                                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方灿的瞳孔忽然微微一缩,只见那人径直走到了尽头,刷开601的房门,紧接着就是重重的关门声。

                                方灿皱了皱眉,尽量回忆了一下男子的面貌,只记得脖子上似乎有一颗黑痣。

                                刚刚的关门声太大,同样惊扰到方杉,打开门探出脑袋望了望,正好看到方灿深沉的目光,再望了望他看得方向,不知在想什么,又关上门。

                                “6601好像住人了。”

                                魏苏慎拿起桌上的手机,按了暂停键,里面记录的是和方杉的表演。按照大师的交代,回顾之前的演绎是最迅速的提升方式。

                                “时间有限。”彩排结束可以适度调查一下,但现在看来,似乎刚入住就有被卷入麻烦的可能。

                                方杉:“麻烦的特色是喜欢主动找上门。”

                                不过想来不会太快找上他们,中间还隔着方星海父子,至少有个缓冲期。

                                万全起见,魏苏慎下楼一趟,借故有换房间的想法,询问六楼还有几间空房,不想前台告知加上他们总共也就四间房有人住。

                                “周三剧院不营业,周四又是上演千篇一律的罗密欧和朱丽叶,这两天入住的客人都不多。”前台小姑娘一笑露出两个酒窝:“所以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换房间。”

                                魏苏慎抿了抿唇,摆手表示不必了。

                                方杉听到他带回来的消息,笑了笑:“越来越有意思了。”

                                魏苏慎看见方杉双目刹那间有精芒露出,联系起那句同类的气息,若有所思。

                                晚上两人正在对台词,魏苏慎耳朵动了动:“隔壁有声音。”

                                酒店的隔音效果还算可以,方杉饶有趣味地望着他:“听力不错。”

                                迈出一步靠近墙,侧着耳朵听,顺便对魏苏慎道:“有个恐怖故事,就是这样偷听的时候隔壁电钻穿过墙,冒了出来。”

                                说着耳朵和墙壁贴的更为严实,魏苏慎理解不了他的恶趣味,方杉神色突然变得严肃,看了魏苏慎一眼,后者走到隔壁,用力敲了敲:“开门。”

                                里面传来杯子落地的声音,方杉紧随其后:“我来。”

                                修长的手贴在门上,不出片刻,门就自动开了。

                                魏苏慎目光一闪,看他的眼神很有深意。

                                方杉轻咳一声:“作为系统,这点能力必须要有。”

                                房间乱糟糟的,方灿头发凌乱,哪里还能瞧出贵公子的模样。

                                他的手指死死卡在窗台边缘:“救命!”

                                在外人看来,这就像是一个疯子,不停自言自语。

                                方杉瞧出什么,猛地拉了他一把,将人推倒在床上,双手死死掐着对方的胳膊:“帮忙。”

                                魏苏慎按住方灿乱踢的腿,混乱中方灿只觉得一股电流进入自己的身体,将那股不可控制的力量冲散。

                                方杉没有立刻松开手,反而拍了拍对方的脸:“清醒没?”

                                方灿双目中还残存着恐惧,那一瞬间,他像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握,双脚不由自主地就朝窗户外面迈去。

                                “你们在做什么?”方杉侧过头,看见方星海提着些吃的,正站在门口,脸色难看到极致。

                                回过神再看三人衣冠不整地趴在床上,尤其是方灿,神色间全是疲惫。

                                方杉准备解释,却下意识舔了舔唇瓣。

                                方灿整理好衣服,对方星海道:“您误会了,我只是……”

                                刚刚之事太过离奇,说出来也不见得有人会信,揉了揉眉心:“只是做了个噩梦。”

                                方星海冷笑:“做个噩梦,做到三个人躺在同一张床上?”

                                方灿淡淡道:“太害怕了,所以叫他们进来给我安慰。”

                                方杉挑眉……这也是个人才。

                                魏苏慎则是皱眉,这种荒唐的话不像是方灿会说的。

                                方星海手上的东西摔在地上:“简直是胡闹!”

                                方灿:“您想象的那种可能不存在。”

                                方星海沉声道:“你太让我失望了。”

                                方灿似乎也起了一丝怒意,指着方杉道:“我再怎么荒唐,还不至于和亲弟弟乱来!”

                                “……”

                                方灿:“担心妈伤心,爷爷身体又不好。我才一直装聋作哑。”

                                这些日子来,他也是受够了。

                                方星海声音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威严和怒意:“你在胡说些什么?”

                                “敢做不敢认么?”鬼门关走了一圈,方灿的情绪也不算太稳定,指着方杉的手依旧没有放下:“爸在外面风流快活结下的种,何必否认?”

                                方杉默默移步到魏苏慎身边,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带我走。”

                                魏苏慎神色古怪,目光凉凉:“自求多福。”

                                作者有话要说:  魏苏慎:你可以继续催眠自己。

                                方杉:……

                                感谢投喂和灌溉的小天使们,比心心︿( ̄︶ ̄)︿

                                慕清碧、sonic、书白墨林、感恩有更新扔了1个地雷;谢谢大家支持!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相邻的书:超级祭司数据经纪人重生寻美记死神之逐风者莫愁公主生之道总裁女儿爱上我羔羊兵天血地网游之雄霸宇宙修仙归来冠军教父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