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83、在那遙遠的地方

【書名: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83、在那遙遠的地方 作者:春風遙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恐怖都市大主宰聖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武煉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門擇天記永夜君王    方杉一臉動容:“宿主放心, 我666最大的特質就是護犢子。”

    有他在, 拳打魑魅魍魉,腳踹妖魔鬼怪。

    酒店的前台是個長著圓臉的女生, 聲音十分甜美。

    方杉還在猶豫選哪個房間,低頭看手機的魏蘇慎忽然開口:“603。”

    女生用系統查看後抱歉道:“這個房間已經有人訂了,空房只剩605和607。”

    魏蘇慎:“要605。”

    入住手續很快辦好, 拿到門牌後,方杉和魏蘇慎朝電梯走去。

    兩個人獨處在幽閉的空間中,滋生出的不是恐懼便是暧昧。

    方杉和魏蘇慎創造出第三種:相顧無言。

    電梯快上到三樓時, 方杉才問了一句:“爲何要選在這個房間?”

    魏蘇慎淡淡開口:“新聞上說, 陳宇在601跳的樓。

    方杉笑道:“我大概能猜到誰在我們之前訂了603的房間。”

    ‘嘀’的一聲後,電梯門打開,地面鋪了很長的防滑地毯,每隔三個門擺放盆景。

    陳宇跳樓的房間差不多處在走廊盡頭,這裏的間隔距離都很寬, 雖然僅僅差了一個房間, 他們要入住的客房和命案發生地隔著近十米多。

    門剛被刷開, 隔壁門突然開了,從裏面走出一位高大的中年男人,臉部輪廓和方燦有幾分相似。

    看到魏蘇慎,微微一愣,顯然沒有料到會在這裏相遇。

    方杉微微挑眉,覺得很有意思,原本以爲住在這裏的會是方燦, 不想還有他爹。

    方杉曾經在電視上見過方星海,記憶中他和魏烨一同入選過本市傑出企業家。

    最初的一怔過去,方星海立刻看著魏蘇慎一笑:“今天還真是有些巧了。”

    魏蘇慎點頭問好。

    方杉專心看好戲,方家的人不止一次想弄死魏蘇慎,魏蘇慎估計對他們的生意也沒留手,不過見面時倒都是微笑示意,似乎所有的不愉快都未曾出現過。

    方星海下樓後,方杉看向魏蘇慎:“死得不是方家人,他們爲什麽會這麽上心?”

    話雖然冷血,但事實如此。

    大家族的子弟自己的事情都忙活不來,親戚內鬥,哪有功夫去管一個表弟。

    “陳宇的情況比較特殊,他小時候是方老爺子帶大的,感情很深。”

    言下之意如果想要討好方老爺子,調查清楚這樁自殺案是最快捷的。

    方杉納悶:“他怎麽會被方老爺子帶大,又不是同宗?”

    魏蘇慎:“方陳兩家幾代都是聯姻,還有些不爲人知的關系。”

    方杉最頭疼的就是親戚間的各種稱呼,沒心思細聽,只道:“對方燦來說,是筆很合算的買賣。”

    既可以寬慰外公,又可以討好爺爺。

    進門後,方杉便約法三章:不輕易開門,不獨自行動,晚上12點後禁止出門。

    魏蘇慎懶得追問他最近又在看什麽電視劇,站在窗邊朝下看,外面就是馬路,就算是要自殺選擇從這裏跳下去,也是對心靈的摧殘。

    演出將近,兩人不約而同將重心放在相聲訓練上,此事暫時被當成一段插曲。

    表演排練的大部分時間是在對台詞,雙方的喉嚨都有些嘶啞,翌日去樓下用早餐時,連大聲說話都做不到。

    冤家路窄,方星海父子就坐在對面,方燦皮笑肉不笑道:“做人要懂得節制。”

    方杉給雞蛋剝殼,手上的皮膚比剝了殼的雞蛋還要光滑。略微嘶啞的聲音十分具有誘惑力:“可不是,我嗓子都叫啞了。”

    一旁魏蘇慎面無表情吃飯,方星海和方燦同時臉色有些尴尬,再看對面若無其事的二人,暗罵什麽鍋配什麽蓋,都是不知羞的。

    方星海和他們不是同代人,實在是受不了這種浪蕩的言辭,飯都沒吃完就起身離開,方燦又吃了兩口覺得食之無味,准備離開。方杉突然叫住他:“我們的表演需要一個觀衆。”

    方燦臉都快綠了:“這種事還要請人看,你們有沒有點廉恥心?”

    方杉皺眉,不明白他在說什麽:“看相聲和廉恥心有什麽關系?”

    方燦一怔,知道自己想岔了,臉色泛紅,卻沒解釋。

    一旦道明豈不是顯得自己思想龌龊?

    無法淡定的情況下,思維的運轉也慢了一拍。再反應過來時,已經和他們處在同一個房間。

    方燦皺了皺眉,邁步就要走,方杉先一步把門反鎖了。陰森道:“酒店可是出過命案的。”

    方燦警覺:“你想做什麽?”

    方杉深深看了他一眼,推過去一把椅子,猝不及防開始和魏蘇慎進行表演。

    魏蘇慎躲在椅子後面,方燦只能看見他的一部分面容,眼睜睜瞧著曾經無比熟悉的對手一本正經說相聲,方燦的表情比正在表演的人還要精彩。

    保持冷靜。

    他開始給自己做心理暗示,這是對方爲了讓他放松警惕,故意想出的下三濫招數。

    大約十分鍾,一個節目總算結束。

    方杉:“怎麽樣?”

    方燦笑容譏诮:“一般人自然比不上你們的演技。”

    方杉自動把他的話當成一種肯定,魏蘇慎雖然聽出話外音,卻沒有挑明。

    方燦語氣帶著嘲諷:“你們真的敢登台演出?”

    魏蘇慎微微皺眉:“是又如何?”

    方燦冷笑:“真要到了那天,我會組織全公司的員工去看。”

    魏蘇慎的目光有一瞬間凝滯,方燦自以爲讓對方吃了暗虧,表露出一絲得意。然而內心總有散不去的疑惑……明明在交鋒中取得了短暫勝利,爲什麽反而有種中了奸計的錯覺?

    陽光照不到的角落,方杉站在陰影中,嘴角扯出笑容。

    很好,門票又解決了一部分。

    私下瞄了眼魏蘇慎,從後者眼中看出同樣的打算,可以用激將法把消息散播給一些死對頭,利用那些人看好戲的心理把門票兜售出去。

    魏蘇慎隱約中看見一扇大門在眼前打開……他在商業上的競爭對手連同對方的公司員工,加起來不比方杉的仇家少,有了他們的助力,不愁上座率。

    解決之道産生後,兩人的神情細看都帶有一絲輕松,連帶著魏蘇慎看方燦居然多了一絲和顔悅色。

    方燦被他和善的眼神望得毛骨悚然,推開方杉連忙走了出去。

    快步低頭走路,正好撞上從電梯裏走出的一人,對方身材瘦小,不想卻是方燦被反震出去。

    他身上沒有纨绔子弟的作風,並未當場罵人,然而對方什麽話都沒說便從身邊繞過,方燦有了種爆粗口的沖動。

    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方燦的瞳孔忽然微微一縮,只見那人徑直走到了盡頭,刷開601的房門,緊接著就是重重的關門聲。

    方燦皺了皺眉,盡量回憶了一下男子的面貌,只記得脖子上似乎有一顆黑痣。

    剛剛的關門聲太大,同樣驚擾到方杉,打開門探出腦袋望了望,正好看到方燦深沉的目光,再望了望他看得方向,不知在想什麽,又關上門。

    “6601好像住人了。”

    魏蘇慎拿起桌上的手機,按了暫停鍵,裏面記錄的是和方杉的表演。按照大師的交代,回顧之前的演繹是最迅速的提升方式。

    “時間有限。”彩排結束可以適度調查一下,但現在看來,似乎剛入住就有被卷入麻煩的可能。

    方杉:“麻煩的特色是喜歡主動找上門。”

    不過想來不會太快找上他們,中間還隔著方星海父子,至少有個緩沖期。

    萬全起見,魏蘇慎下樓一趟,借故有換房間的想法,詢問六樓還有幾間空房,不想前台告知加上他們總共也就四間房有人住。

    “周三劇院不營業,周四又是上演千篇一律的羅密歐和朱麗葉,這兩天入住的客人都不多。”前台小姑娘一笑露出兩個酒窩:“所以如果有需要,可以隨時換房間。”

    魏蘇慎抿了抿唇,擺手表示不必了。

    方杉聽到他帶回來的消息,笑了笑:“越來越有意思了。”

    魏蘇慎看見方杉雙目刹那間有精芒露出,聯系起那句同類的氣息,若有所思。

    晚上兩人正在對台詞,魏蘇慎耳朵動了動:“隔壁有聲音。”

    酒店的隔音效果還算可以,方杉饒有趣味地望著他:“聽力不錯。”

    邁出一步靠近牆,側著耳朵聽,順便對魏蘇慎道:“有個恐怖故事,就是這樣偷聽的時候隔壁電鑽穿過牆,冒了出來。”

    說著耳朵和牆壁貼的更爲嚴實,魏蘇慎理解不了他的惡趣味,方杉神色突然變得嚴肅,看了魏蘇慎一眼,後者走到隔壁,用力敲了敲:“開門。”

    裏面傳來杯子落地的聲音,方杉緊隨其後:“我來。”

    修長的手貼在門上,不出片刻,門就自動開了。

    魏蘇慎目光一閃,看他的眼神很有深意。

    方杉輕咳一聲:“作爲系統,這點能力必須要有。”

    房間亂糟糟的,方燦頭發淩亂,哪裏還能瞧出貴公子的模樣。

    他的手指死死卡在窗台邊緣:“救命!”

    在外人看來,這就像是一個瘋子,不停自言自語。

    方杉瞧出什麽,猛地拉了他一把,將人推倒在床上,雙手死死掐著對方的胳膊:“幫忙。”

    魏蘇慎按住方燦亂踢的腿,混亂中方燦只覺得一股電流進入自己的身體,將那股不可控制的力量沖散。

    方杉沒有立刻松開手,反而拍了拍對方的臉:“清醒沒?”

    方燦雙目中還殘存著恐懼,那一瞬間,他像是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握,雙腳不由自主地就朝窗戶外面邁去。

    “你們在做什麽?”方杉側過頭,看見方星海提著些吃的,正站在門口,臉色難看到極致。

    回過神再看三人衣冠不整地趴在床上,尤其是方燦,神色間全是疲憊。

    方杉准備解釋,卻下意識舔了舔唇瓣。

    方燦整理好衣服,對方星海道:“您誤會了,我只是……”

    剛剛之事太過離奇,說出來也不見得有人會信,揉了揉眉心:“只是做了個噩夢。”

    方星海冷笑:“做個噩夢,做到三個人躺在同一張床上?”

    方燦淡淡道:“太害怕了,所以叫他們進來給我安慰。”

    方杉挑眉……這也是個人才。

    魏蘇慎則是皺眉,這種荒唐的話不像是方燦會說的。

    方星海手上的東西摔在地上:“簡直是胡鬧!”

    方燦:“您想象的那種可能不存在。”

    方星海沉聲道:“你太讓我失望了。”

    方燦似乎也起了一絲怒意,指著方杉道:“我再怎麽荒唐,還不至于和親弟弟亂來!”

    “……”

    方燦:“擔心媽傷心,爺爺身體又不好。我才一直裝聾作啞。”

    這些日子來,他也是受夠了。

    方星海聲音帶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威嚴和怒意:“你在胡說些什麽?”

    “敢做不敢認麽?”鬼門關走了一圈,方燦的情緒也不算太穩定,指著方杉的手依舊沒有放下:“爸在外面風流快活結下的種,何必否認?”

    方杉默默移步到魏蘇慎身邊,聲音輕的幾乎聽不見:“帶我走。”

    魏蘇慎神色古怪,目光涼涼:“自求多福。”

    作者有話要說:  魏蘇慎:你可以繼續催眠自己。

    方杉:……

    感謝投喂和灌溉的小天使們,比心心︿( ̄︶ ̄)︿

    慕清碧、sonic、書白墨林、感恩有更新扔了1個地雷;謝謝大家支持!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相鄰的書:怪物召喚師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男人不低頭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一女二三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