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125、人間處處是舞台

【書名: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125、人間處處是舞台 作者:春風遙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超級敗家子五行天玄界之門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聖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    方杉扭頭怔怔望著魏蘇慎:“他侮辱我。”

    魏蘇慎:“話糙理不糙。”

    “……”

    遇襲的學生至今處于昏迷不醒的狀態, 學院派了專人保護。

    院長出乎意料的沉得住氣, 至少沒有馬上道明趙天辰的奸細身份。取而代之的是下達了一系列特殊規定,增加了門禁制度。

    學生敏感的察覺出發生了什麽不好的事情, 雖然沒有頭緒,但或多或少都提高了警惕。

    接下來的幾日,學院處在風平浪靜當中。

    “這趙天辰還真出乎我的意料。”方杉東西吃到一半, 停下來思考:“本以爲他會趁熱打鐵。”

    魏蘇慎余光瞥見系統吞吃花瓣的畫面,按著眉心阻止它跳動:“我記得你喜歡吃垃圾食品。”

    方杉可沒少偷吃過魏蘇裴的零食。

    “那是我的本性。”方杉很坦誠的回答。

    但他目前的所作所爲,要爲自己凹的人設負責。

    魏蘇慎:“我該誇你有職業道德麽?”

    方杉點頭:“近來無事, 宿主能不能出去幫我收集些露水。”

    魏蘇慎冷笑道:“想都別想。”

    雙方還在試圖就露水問題達成一致時, 敲門聲適時打斷了這一切。

    門是虛掩的,魏蘇慎說了句‘請進’後,走進來一位十分漂亮的女生,對方在目睹方杉吃花瓣的場面時,神情古怪。

    方杉很有禮貌, 端著一盤厚厚的各色花瓣來到她面前:“請用。”

    女生瞬間後退三步。

    方杉執著向前, 女生連忙將求救的眼神投向魏蘇慎。

    “師姐。”魏蘇慎明顯還對她有印象, 打了聲招呼。

    木原收的學生並不多,均是天賦高又長得好,隨便拎出去一個都容易招人嫉恨。

    方杉在魏蘇慎開口後收斂不少,女生松了口氣:“老師找你。”

    她是個很和善的性子,路上特意叮囑:“很有可能是要叫你修行念力,老師的耐心不好,期間一定不要走神。”

    魏蘇慎:“還要修行?”

    女生試探問:“不然呢?”

    方杉直接替魏蘇慎回答:“只嗑藥夠不夠?”

    “……靠自己修煉出的實力, 才更加穩固。”

    方杉:“喝藥劑有沒有副作用?”

    “……暫時沒聽說。”

    方杉:“喝藥劑提升速度是不是更快?”

    “……是。”

    方杉:“那修煉的必要在哪裏?”

    女生跺腳:“當然是因爲靠自己……”

    說到一半,停了下來。

    對啊,有什麽必要?

    過了半晌,突然猛地搖了搖頭:“藥劑很珍貴,哪怕是大家族,也沒有多少儲存。”

    方杉:“原來如此。”說罷拍了拍魏蘇慎的肩膀:“辛苦你了,還得修煉。”

    魏蘇慎淡淡道:“是有些浪費時間。”

    女生腳步很沉重,心累的把二人帶到木原所在的修煉室,腳步匆匆而去。

    木原正盤膝閉眼,聽到動靜睜開雙目,望著學生落荒而逃的背影,用審視的目光望著魏蘇慎:“你對她做了什麽?”

    魏蘇慎:“探討喝藥和修煉的必要性。”

    一聽就不是好事。爲了避免接下來的頭疼,木原理智的選擇規避這個問題,指了一處讓他坐下。

    看著不著調的方杉,木原道:“你也坐,就當煉心。”

    方杉跟個乖寶寶一樣,外表十分具有欺騙性。木原忍不住多看一眼,實在無法將之和性格惡劣的夢魔聯系在一起。

    魏蘇慎倒是很平靜:“是不是在他眼中看到小鹿般的純真?”

    木原嘴角一抽……這是什麽神仙形容?

    方杉沖著木原笑了一下,笑容明豔燦爛。

    木原怔住的同時,魏蘇慎又道:“覺得他的唇瓣像是玫瑰花一樣嬌嫩?”

    木原心中一凜,但又不得不承認,方杉嘴上的色澤的確分外嬌豔。

    魏蘇慎:“那是因爲他剛剛吃完花。”

    木原手指顫抖了兩下,沉聲道:“都給我安靜坐好。”

    方杉和魏蘇慎還是很尊師重道,立馬就恢複一言不發的狀態。

    木原對他們的態度很滿意,開始進入正題:“召喚夢魔只是正式踏入修煉的第一步,同等級的夢魔很多,決定他們強弱的是主人的念力還有自身屬性。”

    魏蘇慎頭回聽人這麽詳細的講述理論知識,聽得很認真。

    方杉也難得安靜坐在旁邊聆聽:“什麽是屬性?”

    “好比五行相克,就是其中一種。”

    方杉笑眯眯對魏蘇慎道:“沒什麽能克我的,你放心。”

    魏蘇慎微微颔首,方杉緊接著道:“不過我克夫。”

    “……”

    方杉笑得更開了:“玩笑而已。”

    魏蘇慎想到兩人相遇以來自己的運氣急轉直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方杉選擇無視,繼續認真聽講。

    木原的耐心要比之前女生形容的好很多,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之前的一番對話。對他來說,連莫修都能忍,又有什麽是不能忍的?

    “這裏是我常用的修煉室,平日裏你可以在這裏提升念力。”

    突如其來的好待遇令人心生疑窦,並非魏蘇慎多疑。不過這實在不像是木原的作風。

    似乎看出他的疑惑,木原開口解釋道:“院長說你是個不錯的苗子,能得到他這樣贊賞的人不多。”

    既然莫修的潛力得到院長的肯定,他自然會多用心教導。

    魏蘇慎這才坦然接受突如其來的好意。

    方杉突然道:“這樣安靜的日子還能持續幾天?”

    木原聽明白他在說什麽,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沒有人知道趙天辰的心思。”木原皺了皺眉道:“但他的最終目的肯定是要讓學院陷入混亂。”

    倘若對方繼續發動暗襲還好對付,不聲不響的反倒讓人覺得不安。

    木原看向魏蘇慎:“學院會有專人處理,這段時間把心思放在提升實力上。”

    魏蘇慎點了點頭,在他走後,才開始和方杉交流。

    “要想辦法讓趙天辰先一步落在我們手上。”

    方杉和他想的一致,趙天辰的身份注定他不可能只是一顆無關緊要的暗子,對方知道的恐怕比他們想象的要多不少。

    想要取得任務進度,趙天辰會是一個很好的突破口。

    只是如今這人藏的這麽嚴實,想要找出,不太容易。

    方杉眼珠一轉:“我倒是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

    魏蘇慎:“什麽辦法?”

    “釣魚當然要用魚餌。”

    魏蘇慎:“趙天辰對我的恨意有限,恐怕不會直接出手。”

    “誰說餌是你。”方杉笑得狡黠,爾後指了指自己。

    月色皎皎,天邊忽然飄過來一片厚重的雲,月亮躲在雲層後若隱若現,山野瞬間暗了不少。

    魏蘇慎靠在一塊光滑的岩石上,已經數不清這是今晚第幾次左眼皮跳。

    “這就是你想出來的方法?”

    岩石後,方杉的大部分|身體浸在水中,許是因爲湖水的冰涼,讓他的肌膚凍得更顯白了些。

    只露出鎖骨以上的部位,方杉雙手不停撥拉著水花,手腕處還特地系了一個紅色的鈴铛。

    隨著他低低笑出聲,鈴铛一晃一晃,方杉遊到岸邊戳了戳魏蘇慎的腰:“快聽我銀鈴般的笑聲。”

    魏蘇慎被他笑得頭昏腦漲,擺手示意趕緊停下。

    方杉:“趙天辰那種悶騷的性格,肯定會受不住來偷看我洗澡。”

    魏蘇慎用力按住眉心,第一次站在邪魔的立場上說話:“他只是個奸細,不是變態。”

    方杉:“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停頓了一瞬,慢悠悠道:“何況沒有人能抵禦的住我洗澡的誘惑。”

    魏蘇慎自認在相處過程中,已經足夠了解系統,然而他如今方才知曉,方杉和正常人不同,時刻都處在進化狀態中。

    方杉從後面繼續戳他的腰,魏蘇慎是個正常男人,一直被刻意觸摸難免有些反應,終于忍不住回頭道:“你正經一些。”

    方杉撩了下頭發,試圖讓發絲被月光折射出七彩的顔色,結果自然是以失敗告終。

    失望地輕輕歎了口氣,不服輸的投去一個魅惑的眼神。

    魏蘇慎覺得自己沒救了,他居然能看得懂系統想要達到的效果。

    方杉不再調戲他,靠在同一塊岩石後面,喃喃道:“一,二……”

    知道不該問,魏蘇慎最終還是開口:“在數什麽?”

    方杉:“如此動人的濕|身誘惑,我就不信他能把持超過一百秒。”

    多說無益,魏蘇慎任由他鬧騰,方杉數到九十九的時候,突然停下,視線看向林間某處,薄唇輕啓:“來了。”

    隨著念力的提升,魏蘇慎的五感越來越敏銳,他能清楚的感知到風吹過某處時多停頓了一下。

    方杉伸出赤|裸的胳膊:“更衣。”

    爲了節約時間,魏蘇慎沒和他糾纏,隨手拿起一件衣服給他套上,方杉扭著身子不樂意道:“這是外衫。”

    魏蘇慎瞥了眼岸上至少五六件的裹裙,面無表情道:“先將就一下。”

    即便在這個節骨眼上,方杉都不忘維持自己的美貌,特意選擇赤腳上岸行走,每笑一聲,就搖一下鈴铛。

    一陣爽朗的笑聲同時隨風而來:“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足夠火辣。”

    方杉又是一陣嬌笑。

    能欣賞這種‘銀鈴般的笑聲’,魏蘇慎意識到趙天辰的變態程度可能超乎人類想象的極限。

    幾片樹葉因爲震動落下,遠處樹下不知何時立著一道修長的身影。

    方杉從容道:“許久不見,甚是想念。”

    趙天辰回複:“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饒是以方杉的定力,都被他這種發自肺腑的美言膩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忍不住去看魏蘇慎,評價道:“禁欲系的更好。”

    魏蘇慎並未因爲得到這種贊揚而高興,反而更加頭疼。

    方杉重新望著趙天辰,眯了眯眼:“卿本佳人奈何爲賊。”感慨完繼續道:“敢主動現身,學長看來對自己逃生的手段很有信心。”

    不過趙天辰理應有這份自信,他可是有著從帝國學院院長眼皮子底下逃出生天的傲人經曆。

    趙天辰笑道:“你如此大張旗鼓的誘惑我來,自然是要配合。”

    同樣是自信,方杉不自覺再度和魏蘇慎比較了一下,覺得趙天辰還差太遠。至少宿主永遠不會自負,哪怕穩操勝券的情況下,也會留條後路。

    這麽一想,方杉對魏蘇慎更加滿意。

    過了這村就沒這店,有些事情可以提上日程。

    和他並肩而立的魏蘇慎無端感覺到一股涼意從腳底滲到心裏。

    下意識瞄了方杉一眼,對方正好也在看他,露出一個明晃晃的笑容。

    魏蘇慎迅速作出判斷……果真是有不好的事情,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發生。

    趙天辰打斷他們間的凝視:“我很不喜歡你看其他男人。”

    方杉笑容收斂了一些,朝前走了兩步:“學長不怕有埋伏?”

    趙天辰淡聲道:“我是跟著你們從學院出來。”

    方杉又問:“學長這些天住在哪裏?”

    趙天辰:“宿舍。”

    方杉微微一怔,膽大包天不外乎如此。

    躲在學院已經很瘋狂,竟然還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如果不是因爲站在敵對陣營,方杉或許會很欣賞這種性子。

    趙天辰同樣惋惜道:“可惜你不是我的夢魔。”

    此刻他看著魏蘇慎的目光猶如在看一個死人。

    方杉錯開一步,躲在魏蘇慎肩膀後面捂嘴偷笑:“你被小看了。”

    魏蘇慎依舊是鎮定自若的樣子,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趙天辰眼神一緊,人的情感有時候是沒有來由的,好比他對于莫修,從見面的第一天起,就有種莫名的敵意。真要細說大概是他習慣離經叛道,而對方身上總有種莫名的沉穩。

    “就快結束了。”趙天辰低語一句,像是對著魏蘇慎說,又像是自言自語。

    他沒有一點預兆地望向方杉:“我不想親自對你動手。”

    方杉微微挑眉,不置可否。

    趙天辰轉而對著魏蘇慎道:“就用念力決出高低如何?”

    字裏行間有幾分以大欺小的意思,趙天辰早入學幾年,能力肯定在魏蘇慎之上。

    不過實力差距就在這裏,從任何方面來說,他都處于不敗的地步。

    魏蘇慎點頭:“可以。”

    一旁方杉聞言身體微微有些顫抖,趙天辰似笑非笑:“在爲他擔心?”

    方杉雙拳握緊,微微垂著頭。

    趙天辰還在猜測他的情緒時,魏蘇慎冷冷道:“這是在激動。”

    趙天辰不解的時候,方杉驟然擡起頭,眉宇間是隱藏不住的興奮:“終于到了這個時刻……兩個天之驕子爲了爭奪我而大打出手。”

    “……”

    方杉:“我最喜歡看別人爲我打架了。”

    瞥見趙天辰驚訝的神色,搖了搖頭,知道剛才表現的太誇張。連忙斂住情緒,頭微微側向一邊,硬是擠出幾朵淚花:“你們別這樣!爲了我不值得!”

    “……”

    作者有話要說:  趙天辰:……人間都不值得!感謝爲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妘溪嘻嘻嘻、sonic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伽藍。 259瓶;envy 40瓶;太子丹、奶綠、姬西亞、what、乖乖 20瓶;折子 18瓶;神歎、慕君情、一個沒有感情的菠蘿頭、sonic、馨雨傾城、鏡衍 10瓶;鹿姊、冬瓜和西瓜 6瓶;蘇祁、醉珊瑚、三七、羽陌千離、樓玦、booo 5瓶;可可 3瓶;anita、七七的可愛蘆葦 2瓶;魔盜孤兒暴斃-三鹿、柒七、楊思覓和程錦、惜霖、苔藓、慕擇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相鄰的書:誤入官場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男人不低頭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一女二三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