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140、色令智昏釀禍端

【書名: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140、色令智昏釀禍端 作者:春風遙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大宋王侯太古神王武煉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門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聖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    這麽晚讓一個女孩子單獨回去肯定不穩妥, 姜美玲在對魏蘇慎的未來生出隱憂後, 又對陳冰櫻道:“今晚就住在這裏,別走夜路。”

    陳冰櫻象征性地推脫一下, 爾後微笑著接受了她的好意。

    魏蘇慎把卸妝巾扔過去,陳冰櫻下意識接住。

    “不必客氣。”魏蘇慎洗完手回來道:“不用完也是浪費。”

    陳冰櫻的笑容逐漸有幾分僵硬的迹象:“那真是……謝謝你了。”

    身邊傳來方杉的一聲低笑,他爲何笑陳冰櫻並不知曉, 但對方聲音中帶有的輕嘲卻是顯而易見。

    陳冰櫻唇角動了幾下,放棄扯出弧度,轉而面對著魏蘇慎道:“其實對女生而言, 更不喜歡清晨起來油頭垢面的樣子被太多人看見。”

    魏蘇慎竟然真的采納了她的意見, 指了指徐茉囑咐小胖子:“去找張薄一些透氣的紗巾,把她的臉蒙上。”

    從前魏蘇裴認爲哥哥沒有女朋友的原因是眼光太過挑剔,如今望著垃圾桶裏的卸妝巾,算是醒悟了……哪怕有一張勝過潘安的絕世容顔,這種人也很難找到打從心底願意和他談戀愛的對象。

    “別跟你哥學。”一向把魏蘇慎當做小胖子人生標杆的姜美玲特意叮囑一句。

    小胖子重重點頭, 突然感覺到肩頭的沉重。

    魏家血脈延續的重任很明顯要由他來抗, 指望自己哥哥……呵, 就算沒有方杉,也得絕後。

    “拿張毯子來。”姜美玲對徐茉還是很關心,又親自用熱毛巾幫她擦去臉上殘余的妝容。

    當晚陳冰櫻住得是客房,徐茉則睡得沙發。魏烨自稱有家室,抱個年輕小姑娘去房間不體面,魏蘇慎更不用提,什麽也不說直接上樓回了房間。

    小胖子倒是不介意幫助美人, 可惜他抱不起來。

    姜美玲小聲叫來張嬸,囑咐她明天上午十點前,不能讓人靠近客廳,哪怕是家裏的傭人。

    本來魏家也沒有男傭,不存在什麽隱憂,姜美玲細心幫徐茉掖好被角,看了看其余幾人輕聲細語道:“都回房間吧。”

    方杉上去的時候還端著盤芝麻餅,殷勤地遞給魏蘇慎一塊:“來,吃了墊肚子。”

    因爲徐茉醉酒,晚飯衆人都沒來得及吃,方杉一向是個護食的,魏蘇慎拿著他遞過來的吃食:“心情很好?”

    方杉很誠實地點了點頭:“突然發現我是宿主唯一的退路。”

    說是救贖也不爲過。

    魏蘇慎試圖去想這是從哪裏得來的結論,以往思考事情時他會習慣性地用手指敲敲桌子,有了水晶球後改爲不時摸一下水晶球。

    水晶球閃爍著幽怨的色澤,方杉搖頭:“你會把它摸禿的。”

    魏蘇慎看了眼天生就光滑的水晶球,開口談的卻是正事:“陳冰櫻……”

    方杉聽他提到個名字就不說了,微微挑眉:“宿主在想她的目的?”

    魏蘇慎對這種詭異的默契早就見怪不怪,點了點頭。

    方杉立馬盤腿坐起,叼了快芝麻餅,開始咔嚓咔嚓咬著吃。

    魏蘇慎眉角一抽:“下來吃。”

    方杉其實沒在床上吃東西的癖好,不過挑逗宿主是他每日的樂趣,遂即舔了舔手指上的殘渣:“你說什麽?”

    “……”

    鬧夠了方杉收起臉上的輕浮,開口道:“有了徐茉這個幌子,還真的不太好分辨她是爲了今晚留宿還是單純膈應人。”

    魏蘇慎斜眼看他:“你去盯著。”

    方杉‘呵’了一聲,險些把芝麻餅當做飛碟砸過去。

    “坦白講我一直在祈禱她能讓系統來暗殺宿主,”話鋒一轉,方杉認真道:“如今她不明面上針對你,反而讓我無從下手。”

    除非一方先出手的前提下,系統間通常嚴禁自相殘殺。

    魏蘇慎忽然起身走向門外,方杉一言不發跟在他後面。

    當發現魏蘇慎有意放輕腳步聲,方杉激動道:“是要去做賊麽?”

    魏蘇慎腳步一頓,默默走下樓。

    方杉咽了下口水,更爲興奮:“采花賊?”

    “正經點。”魏蘇慎低斥道。

    方杉笑了笑,黑暗中一切都顯得無比靜谧可聞。魏蘇慎似乎是刻意沒有開燈,任由黑暗吞噬自己和方杉的身影。

    他做了一個手勢,方杉會意地搬來兩個小馬紮,兩人並肩坐在沙發邊上的視覺死角。

    方杉若有所思:“宿主是覺得陳冰櫻會在夜間對徐茉下手,然後嫁禍給魏家?”

    “不至于傷及性命。”

    一樁命案是經不起細查的,只要動手難免會留下線索可尋。

    方杉避開傾瀉而入的月光,靠在牆角:“比起實質性的傷害,有一種方法更加致命。”

    魏蘇慎的手伸晚了,方杉先他一步惡劣地開口:“比方說,在你身上潑一盆采花賊的髒水。”

    魏蘇慎無奈:“壞心眼和變態是兩回事。”

    方杉捂住他的嘴,做了個噤聲的動作,魏蘇慎側過臉,聽見樓上傳來一陣細微的悉索聲。

    從樓梯傳來的聲響,大致可以判斷走過來的人是赤足。

    方杉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輕聲道:“老電影裏,在這種狀態下接吻會很刺激,還有那種捂住嘴巴不讓對方發出叫聲,順便進行下一步動作的。”

    魏蘇慎掃了眼目前過度暧昧的姿勢,掙脫他的手掌冷笑道:“你說的那種叫成人電影。”

    “……是麽?”

    腳步聲一點點臨近,方杉自覺閉上嘴巴,借助月光看到透射在地上的黑影。

    身材窈窕,長頭發,柔和的月光可以幫忙看清很多特質。

    至少完全可以笃定來人是陳冰櫻。

    方杉確定的事情魏蘇慎自然也發現了,此刻她就站在幾米外,並且還在一點點靠近。

    按照固有的思維,魏蘇慎是要把注意力集中在陳冰櫻可能想出的任何陷害手段上,然而兩個成年男子窩在一個犄角旮旯,方杉的呼吸就噴灑在頸間,讓他不由構想後者剛剛描述的畫面。

    漸漸的,魏蘇慎覺得頭腦有些發漲,恰在這時,陳冰櫻的動作讓他重新集中注意力。

    聲音可以用來判斷很多正在發生的事情,譬如陳冰櫻彎腰解開徐茉衣服的扣子。

    魏蘇慎皺了皺眉,想到方杉說的可能。

    距離太近,現在開口說話勢必會被發現,方杉在他手上寫字:可見我沒想岔。

    魏蘇慎沉默了一會兒,忽然懷念起過往和方家爭鬥時腥風血雨的生活,起碼那些敵人不會把花花腸子動在這種奇怪的地方。

    陳冰櫻動作都是不連續的,手指時不時會在半空中僵硬地停一下。

    方杉在魏蘇慎手上寫道:她在跟自己的系統交流。

    魏蘇慎手指微微屈起,方杉明白他的意思,又寫道:不會發現我們。

    同爲系統,方杉可以毫不誇張的說,自己的段位更高。

    陳冰櫻似乎和自己系統的意見出現分歧,垂著眼手上動作遲疑。

    “這是一個機會。”她喃喃。

    過了片刻好像達成了統一,又解開了徐茉衣服的一粒扣子。

    她十分聰明,只是讓對方衣衫不整,沒有做出更過分的舉動,然後輕輕用指甲在徐茉皮膚上剮蹭,原本就白的透明的肌膚瞬間就留下紅痕。斷斷續續的痕迹連在一起,像是旖旎的吻痕。

    陳冰櫻不知想到什麽,笑了一聲,手指撫摸著徐茉的臉蛋,看似溫柔無比,然而眼神中流露出的怨恨卻是不少。

    “真是令人嫉妒。”

    聲音很輕,還是被方杉敏銳的捕捉到。

    嫉妒這種情緒可以因爲一點微小的原因滋生,然而急速擴張。

    他試著推測了一下可能引起陳冰櫻嫉妒的條件,發現實在太多,比方說徐茉的家世,臉蛋等等。

    陳冰櫻留下假吻痕的位置都很微妙,全都是在不易察覺的部位,但一旦被注意到,反而更容易引人懷疑。

    魏蘇慎皺了皺眉,思考是現在揭穿還是將計就計,方杉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靠近,朝他輕輕呼了口氣。撩完就要撤離的時候,卻被一把拽了回來。

    人的一生中總歸有一次色|欲熏心的時候。

    如果沒有,說明你還沒碰見真正好看的。

    魏蘇慎罵了自己一句瘋子,把方杉扯到身邊,受**蠱惑雙唇互相碰觸。

    有一點方杉說的沒錯,狹窄的空間中,尤其是在場還有其他人時,很刺激。

    霍亂占據了腦袋後,陳冰櫻什麽時候走得魏蘇慎都不知道,等他回過神來,低聲罵了句自己‘瘋子’。

    波瀾壯闊的一夜在用力過猛的心跳聲中結束。

    第二天所有人像是說好了似的,起得都很早,方杉天生是個沒臉皮的,完全沒有受到那一吻的影響,像是沒事人一樣的坐在餐桌旁。

    時間再倒退半個夜晚,哪怕實在莫名其妙的接吻時,他都是肆意坦然。

    宿醉狀態下徐茉根本不可能在早上七點醒來,依舊在沙發上睡得香甜。

    陳冰櫻是第一次和魏家人共用早餐,望著方杉的目光帶著一絲隱藏很深的傲慢。

    餐桌上的氣氛有些怪異,誰都沒有開口。

    片刻後,等張嬸把早餐端上桌,作爲客人,陳冰櫻禮貌地贊歎了一句菜肴的豐盛。

    她把自己苦情女主的形象維持的很好:“我還是第一次在這樣的環境中吃早餐。”

    “什麽樣的環境?”

    魏烨突然的開口讓陳冰櫻一時有些無所適從,怔了下神後才開口:“很奢華,但又不是一般富豪家的布置,有種古典的味道。”

    魏家的裝修確實很有特色,十分大方得體。

    “古典只是表象,”魏烨淡淡道:“現代社會智能化是最基本的。”

    陳冰櫻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好比說爲了不錯過家中昙花綻放的畫面,”魏烨拿出手機:“我最近托了一個朋友安裝了監控攝像頭。”

    前一句話明顯只是個由頭,魏烨懶得理會魏蘇慎有什麽顧慮一直沒去處理這個人,索性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原本低頭吃東西的方杉瞳孔一縮,果然姜還是老的辣,魏烨早就料到陳冰櫻昨晚會不安分。

    魏烨聲音放得很緩:“昨夜應該是花開的時候。”

    手指輕輕在屏幕上一按,眼看著就要播放監控錄像。

    陳冰櫻險些握不住筷子。

    不止她一個狀態不對。

    方杉想到昨晚刺激的一吻抿了抿唇,魏蘇慎更是眼皮一顫,被粥嗆著了。

    魏烨微微皺眉,陳冰櫻的反應在他的預料當中,但是自己兒子,一個從來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就顯得有些奇怪了。

    而此刻魏蘇慎在認真考慮從魏烨手上搶過手機的可能性。

    方杉同樣在思索,卻是盯著滿桌子的菜,發出一聲沉悶的歎息——

    秀色可餐,美色誤人。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爲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妘溪嘻嘻嘻 2個;嘉德、燎燎的小朋友、sonic、の的454、圖圖圖圖圖圖圖的粉、醉夢三生長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琦穎、辭禮、皇忮 50瓶;雲辛煦 40瓶;蝸牛、望天者zzz 30瓶;繹繹 25瓶;一葉千杊、___________________、咕咕咕_、于谂、冷門 20瓶;沉迷學習 19瓶;其實沒什麽大不了 16瓶;五個太陽在天上、秋秋、嗯、余自閑、喵~汪!、清溪、what、燕將遙、清風明月迎君至、橙子葉 10瓶;米修斯 9瓶;草色人、貳三三三、理心 5瓶;繁葉、檸小檬、不知深處 3瓶;魔盜孤兒暴斃-三鹿、兩夢三醒半輪回 2瓶;四十、booo、苔藓、squid、26950739、鈴鈴落落、在劫難逃、白沐稔唯愛千玉傳說、就是帥氣死你、啦啦啦啦!、疏松影落、荊溪、是鳴人啊、櫻花樹下,不悔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相鄰的書:神兵天子一女二三男事危險總裁小嬌妻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男人不低頭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