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x0w58c"></tr>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151、什么锅配什么盖

              【书名: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151、什么锅配什么盖 作者:春风遥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佳肴记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重生之不嫁英雄最强特种兵之龙刺星河贵族美人记女总裁的贴身保镖醉迷红楼超级海盗船俺是一个贼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女人一旦斗起狠来, 就没男人什么事儿了。

                  譬如说现在, 赵文静一开口,众贵女的心思也跟着活络起来。唯恐赵文静先给太子留下印象, 之前弹曲子的少女也盈盈起身,望着魏苏慎的方向:“殿下若不嫌弃,可用鸣月演奏。”

                  赵文静内心暗骂, 这勾引人的招数也太下三滥了,少女身上的香味隔着一段距离都能闻到,被她弹奏过的古琴也带着香味, 岂不是赤|裸裸的另类勾引?

                  然而很多男人偏偏就吃这套, 明晃晃的勾引他们觉得是轻浮,就喜欢借物喻情。

                  魏苏慎还未开口表态,太后便笑着道:“刚巧,哀家也许久没有听过你演奏。”

                  闻言不少人眼中一亮,方才太后对陈柳柳示好, 她们都以为是已经认准了这个孙媳妇, 不料还有转机。听太后的意思……是想让太子和她们再多接触一下。

                  拒绝长辈于理不合, 何况是承元帝一向注重孝道。

                  魏苏慎缓缓起身,弹奏的少女连忙让开位置,轻言细语道:“殿下请。”

                  诚如赵文静所想,古琴上还带着淡淡的芬芳,少女没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反而就站在不远处。

                  方杉嘴里叼着糕点,扫了眼恨不得冲到魏苏慎身边的贵女们, 不禁叹了口气。

                  愚蠢的凡人,这个时候自然是离得越远越好。

                  思考的时候他甚至考虑要不要跟坐在最角落的姑娘换个位置。

                  方杉还在想逃生之道的时候,魏苏慎的手已经放在琴弦上,完美的手指配上古琴,画面赏心悦目。

                  站在他身边的少女笑着道:“古琴有灵,相传鸣月只有在遇到真正的懂琴之人,才会奏出最优美的旋律。”

                  少女话一说完,方杉明显感觉到就连越秀国公主对自己的怒意都要减弱很多,大多数都转移到正大出风头的少女身上。

                  魏苏慎淡淡问道:“是么?”

                  少女展露笑颜:“如果是殿下,想必会是鸣月真正的有缘人。”

                  魏苏慎点头:“我也觉得是。”

                  呵。

                  方杉偏过头去,觉得不忍直视,宿主在各方面都很有天赋,然而比起他,还是缺一份自知之明。魏苏慎认为自身在音乐方面不是没有特长,只是没有遇见合适的老师激发他的天赋。

                  方杉曾经用几包零食诱哄小胖子,让对方告知他宿主的黑历史,其中有一件就是魏苏慎曾经试图学习过各种乐器,想要找出其中所谓真正‘适合’他的,可惜不论是什么乐器,一旦经过他的手,弹奏出来的音符只有一个洗脑的功效。

                  一言以蔽之,就是一个节奏感和乐感为零的总裁,拼命不承认的过程。

                  在少女的满怀期待中,魏苏慎准备拨琴弦。

                  少女的话其实并不夸大,有关鸣月的传说不少,其中最广为流传的是以血铸琴。相传有一名疯狂的琴师,为了铸造一把独一无二的琴,花重金买了九百九十九个同行的心头血。

                  当然这里所谓的心头血,是指咬破舌尖后滴落的血液。

                  琴师每日用鲜血浸泡琴弦,给琴起名为鸣月,意为此琴遇到真正的懂琴之人,弹奏出的旋律会让天上的月亮也为之动容。

                  万众期待中,魏苏慎手指眼看着就要触碰到琴——

                  ‘啪’的一声,琴弦断了。

                  没错,断的很彻底。

                  方才那一刹那,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凝聚在魏苏慎身上,很确定他的手指根本还没有来得及触摸到琴弦。

                  还未弹奏,琴弦就先一步断了,这说明什么?

                  究竟是太子被一把琴嫌弃了,还是一把琴要被太子侮辱了?

                  最淡定的要数方杉,这些人懂什么,琴弦断了是好事,可以少弹出一个音阶,你好我好大家好。

                  魏苏慎欲要再次抬手,然后又一根琴弦自动断裂。

                  魏苏慎眸光一沉,望向方才开口的少女:“鸣月有灵?”

                  少女连哭的心思都有了,谁知道刚刚是怎么回事?若非事发突然,她都要怀疑有人暗害自己!

                  然而就在这时,大庭广众之下,有人开始睁着眼说瞎话:

                  “鸣月有灵,想来是被太子触碰后不愿意再被别人触碰,所以自愿死在最美丽的时候。”

                  又娇又柔的声音仿佛能戳到人的心尖尖。

                  “……”

                  承元帝不由对方杉高看一眼,能面不改色地溜须拍马,对于一个姑娘家来说……大概也算是一种能力。

                  魏苏慎看向勉强咽下最后一块点心的方杉,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信了?

                  居然信了!

                  在场的贵女俱是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目光望着魏苏慎,稍微想一下也该知道方才那些话是在拍马屁。

                  魏苏慎起身朝方杉走去,然而半中央突然毫无预兆地折回,趁古琴不注意,开始试图拨动鸣月剩下的琴弦。

                  方杉抿了抿唇,先一步捂住耳朵。

                  坐在他旁边的赵文静不解道:“你在做什么?”

                  方杉幽幽一叹,意识到这招根本不管用,捂得再紧,还是会有声音钻入耳内。

                  “自救。”他甩出赵文静听不明白的词汇。

                  赵文静皱了皱眉,用一种脑子有问题的眼光看他。

                  方杉摇头道:“本来我们是竞争对手,奈何可能会成为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好姐妹’。”

                  赵文静正想就他的胡言乱语发表看法,一阵魔音从远处全部灌入耳中。

                  方杉以为断了几根琴弦可以减弱魏苏慎的弹琴效果,残酷的现实给了他一巴掌……远远低估了宿主的破坏力。

                  魏苏慎不信邪地继续拨动属于他的琴弦,承元帝险些没从高座上摔下来:“护、护驾!”

                  琴音终于戛然而止。

                  魏苏慎看见众人面色铁青,眉梢一扬,看来古琴也不适合他。

                  方杉最先从琴音摧残中回过神,思忖着其实完成任务也挺简单,让魏苏慎再多弹几次琴,承元帝兴许会直接跨入老年痴呆阶段,尔后宿主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继承大统。

                  想法很好,可惜魏苏慎似乎已经对弹琴失去了兴趣。

                  “如何?”

                  他起身时还不忘询问众人。

                  这次方杉没有做出头鸟,垂下眼帘深思,如果真要形容……那短暂的几分钟,就像是锯木头,锯子已经生锈到发钝,每一次摩擦带来的效果都远胜于长指甲划过黑板。

                  无人回答的情况下,魏苏慎看向方杉,后者轻声道:“垂死病中惊坐起。”

                  魏苏慎轻皱了一下眉,他也知道自己弹得不好听,但应该远不及这种程度。

                  熟不知,方杉已经本着人道主义原则。

                  好歹是亲生的,承元帝出声打了个圆场,看着下方的魏苏慎:“你的琴艺生疏了。”

                  魏苏慎不咸不淡‘哦’了声,起身回到原来的位置。

                  太后年纪大了,脑海里还嗡嗡作响:“哀家记得你是擅长乐律。”

                  魏苏慎:“最近有些新的感悟,好的乐曲千篇一律,孙儿想做出些不一样的旋律。”

                  下座方杉认同地点头,没错,他们就是要做不一样的烟火!

                  赏花宴结束的可谓是虎头蛇尾,这些贵女离开时还是一头雾水,想不通今天来这里究竟做了什么——

                  花也没赏,原本的才艺比拼环节状况频出,现在又要莫名其妙的闪人。

                  方杉和众女一同走到宫门口,正准备坐上马车离开,一个老太监突然气喘吁吁地从后面叫住他:“陈小姐,留步。”

                  方杉回过身,老太监很努力顺气,他还是头一次碰见走路如此快得大家闺秀,乍一看像是莲步轻移,下一刻便如同一阵风飘向了宫门口。

                  “这位公公……”

                  “太后有请。”老太监终于喘过气,道出完整的一句话。

                  方杉和车夫说了一声,转身重新往宫墙内走时,察觉到一道不善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微微侧过脸,正好和赵文静的视线对上。

                  方杉冲她微微一笑,跟在老太监身后慢悠悠朝走入皇宫。

                  快到的时候才发现被留下的不止是自己,还有越秀国的公主。

                  比之越秀国公主,老太监更偏向方杉。

                  一个不安分的小国,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妹妹,他自然更喜欢后者。

                  老太监低声道:“太后更加钟意姑娘。”

                  方杉目光一动,悄悄塞了些碎银给老太监。

                  这句话信息量很大,太后想让他做太子妃,魏苏慎不表态的情况下,说明承元帝在考虑越秀国公主。

                  方杉没有办法推测承元帝的心思,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无论承元帝现在如何表态,对方不会真正让越秀国公主位居太子妃之位。

                  还在思索承元帝的打算,人已经走到了太后面前。

                  “哀家年纪大了,就想和年轻人多说说话。”太后叫方杉到身边来,眼神十分慈爱。

                  方杉低眉顺眼:“这是臣女的荣幸。”

                  太后又看向越秀国公主,关怀道:“初到皇城,如果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随时可以来找哀家。”

                  越秀国公主连忙起身拜谢。

                  魏苏慎还没离开,一个人望着坏掉的琴不知在想什么。

                  方杉弯了弯唇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本以为是个欢乐二选一的游戏,现在看来这太子有坐享齐人之福的征兆。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开始继续码字,感觉今天码完会很晚,明天两更一起放出来。

                  新的一周大家也要元气满满啊!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妘溪嘻嘻嘻、奶绿、巧克、一念几轮回、歪西歪鸭、方杉今天有x生活了吗、天冥家的小娇妻、sonic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芒果绵绵冰、苏苏 100瓶;逖微、浅月若寒 60瓶;咕咕咕_ 20瓶;吾爱谢参辰 18瓶;叶蓝王道、莎莫的500天ys、小白、殊陌 10瓶;墨叹萧、越暖越凉、派大星嗯啊 5瓶;不知今夕何夕、一年级 3瓶;风月、一册笑意 2瓶;柠小檬、歪西歪鸭、白小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相邻的书:重生二郎神杨戬迷法师觊觎兄长大人绝世英雄网游植物师星际之亡灵帝国极品夫妻重生我的火影之路武碎虚空墨龙变逍遥神仙大唐逐鹿风云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