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164、童話都是騙人的

【書名: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164、童話都是騙人的 作者:春風遙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刀碎星河五行天玄界之門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聖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    方杉醞釀出委屈的情緒, 低聲對魏蘇慎道:“我不想的。”

    魏蘇慎依舊是平靜優雅, 反倒顯得他小題大做。

    出現刺客,自然不可能繼續, 篝火宴提前結束,大臣貴族由侍衛保護著回到各自帳篷。

    承元帝看了魏蘇慎一眼,魏蘇慎起身, 沖方杉伸出手。

    大庭廣衆下,方杉不可能不給他面子,牽著手往前走, 期間方杉回頭望了一眼後面的美人們。察覺到他的動作, 魏蘇慎問道:“走得不情願?”

    方杉搖頭:“就是覺得宿主的正宮氣勢一下變得很足。”

    “……”

    這樣的夜晚,薄薄的一層布仿佛能隔絕外面的危險,進入帳篷後,不少人都覺得踏實很多。

    方杉從懷裏掏出臨走前抓的一把幹果,跟個松鼠似的吃個不停。

    魏蘇慎坐在他對面, 心平氣和地陪他一塊吃。

    方杉看他這種反應, 遺憾道:“宿主最近已經遠遠沒有從前那種可愛。”

    放在之前, 說不准還能夠在對方面上看到名爲別扭的神情。

    魏蘇慎擦了擦手:“吃飽了麽?”

    方杉知道這是要談論正事,點了點頭:“小一的目的不是爲了讓你給我擋箭,而是單純要你的命。”

    “我知道。”魏蘇慎淡淡道。

    那個女人在拉他的時候手中藏著針,不過是被自己躲開罷了。

    “李黎緊張我的原因是她沒有按照麗妃的囑咐辦事,已經鬧掰了,不得不來投靠我。”

    魏蘇慎口吻依舊很淡:“分析的很對。”

    方杉:“至于小二,一時半會兒還真看不出來她是安王還是麗妃的人。”

    魏蘇慎繼續點頭:“沒錯。”

    方杉注視著他的面癱臉, 愈發懷念剛達成合作時‘單純’的宿主。

    魏蘇慎緩緩道:“太子死了還能再立,真正的關鍵在于承元帝,然而這場刺殺卻是全部針對我。”

    方杉結果他的話茬:“因爲那些人對你沒有敬畏。”

    從前的太子除了話痨,在其他人心中並無太深的印象,以至于連一個小小的妃子都敢算計他落水。

    魏蘇慎:“他們很快就會有了。”

    方杉仔細盯著他,冷酷狀態下的宿主很有看頭,他側臉的弧度都是冷硬的,那種志在必得的眼神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沒有細想,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殺一儆百。”

    魏蘇慎搖頭:“太粗魯了。”

    慢慢走到方杉身邊,兩人呼吸挨得很近:“不是一直想換個劇本?”

    方杉颔首。

    魏蘇慎突然笑了,黑化進度百分之五十的笑容讓方杉肩頭一抖,趕忙伸出胳膊阻止:“別這麽笑,笑得我骨頭都酥了。”

    “……”

    現實提醒他,就算再進化一百倍,在撩這件事上,方杉永遠站在他觸摸不到的金字塔尖。

    魏蘇慎將亂七八糟的心思徹底摒棄,開口道:“《人人都愛太子妃》,你覺得這個如何?”

    方杉陷入思考。

    魏蘇慎:“無論真相如何,人們只會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而在這場晚宴中,所有人看見的是太子妃被這些美人們舍身相救,一副深情似海的模樣。

    方杉挑出其中戲劇性的地方:“這些人有的是太後送來的,有的是麗妃派來勾引你的,現在全都和我扯上關系,”說到這裏惡劣地笑了笑:“倒有些像是其他人上趕著給太子送綠帽。”

    魏蘇慎:“塑造一個萬人迷的形象對你來說並不難。”

    方杉無所謂地聳聳肩:“宿主覺得沒問題,我就沒問題。”

    魏蘇慎又道:“瑩漁表面是麗妃的人,實際上是越秀國埋下的暗子。”

    方杉思維停頓了一瞬間:“你居然記得她的名字,連我都是用小一小二做區分。”

    魏蘇慎還未來得及說話,方杉便是一陣冷笑:“那我算什麽,小三麽?”

    說著泫然欲泣,可惜沒有窗戶,否則他還會趴在窗戶上控訴他的薄情。

    魏蘇慎:“……別給自己加戲。”

    方杉一秒恢複正常,理了理衣衫:“宿主接下來要做什麽?”

    “樹立權威,不過大部分的切入點在你身上。”

    方杉挑了挑眉。

    魏蘇慎:“想辦法讓安王知道瑩漁的雙面間諜身份。”

    方杉:“請稱呼她爲小一。”

    魏蘇慎看了他一眼:“確保讓安王和越秀國牽上線。”

    方杉打了個呵欠:“他們不是已經狼狽爲奸了麽?”

    “還不夠。”魏蘇慎:“能做雙面間諜的人都很聰明,他們往往知道爲自己留一條後路。她會有足夠的本事攪亂這攤渾水,如果不趁亂做些什麽,就不是安王了。”

    方杉不感興趣地點頭。

    魏蘇慎:“他的動靜越大,我越有可能說服承元帝將計就計。”

    方杉擊掌贊歎:“你真棒。”

    “……”

    系統在某方面格外的乖順,主要表現在一旦魏蘇慎有了自己的計劃後,他便不會輕易加入自身想要走的路線,全權配合對方。

    方杉的度把握的太好,不斷在作死的邊緣來回試探,偏偏又踩不到魏蘇慎的底線。

    久而久之,魏蘇慎他……習慣了。

    沒錯,習慣了,甚至方杉偶爾後退一步的表現讓他感覺到溫情。

    淵博的學識告訴他……

    是斯德哥爾摩情節沒錯了。

    方杉輕輕推了一下他,好奇怎麽無緣無故就發起呆,試圖推理道:“老年癡呆的前兆?”

    魏蘇慎搖了搖頭:“只是覺得我還需要一個心理咨詢資格證。”

    方杉皺眉:“要這種東西做什麽?”

    魏蘇慎聲音放得很輕,更像是一種自言自語:“不能夠放棄治療。”

    方杉一時沒辦法理解他的怪異舉動,側耳貼在帳篷上,依稀聽見了些細碎的慘叫。

    深山中,任何一點聲響都有可能被放大數倍,大概能想象到方才被抓到的刺客正在經曆著何等殘酷的折磨。

    “敢在這種場合下行刺的都是死士,”方杉直起身余光望著魏蘇慎:“也不知道陳嚴能不能問出有用的。”

    魏蘇慎沒多少隱憂:“陳嚴能做到將軍的位置,這點本事還是有的。”

    話說完沒多久,就有人在帳篷外邊低聲道:“殿下,陛下召您過去。”

    魏蘇慎走出帳篷的時候,交代了一句:“太子妃剛剛受到了驚嚇,讓人送些安神的茶水來。”

    負責通傳的老太監心裏咯噔一聲,太子年紀輕輕,怎麽就學會了睜著眼說瞎話了呢?

    想歸想,面上誠惶誠恐道:“是。”

    最大的帳篷中,除了承元帝,陳嚴也在。

    魏蘇慎站在他身邊的時候聞到對方身上的血腥味,承元帝看了魏蘇慎一眼,示意他先不要開口,讓陳嚴繼續說下去。

    “死士牙間都有藏毒,雖然卸掉了下巴,但還是遲了一步,半截舌頭已經腐蝕了。”

    承元帝並不關心這些細枝末節:“問出來了什麽?”

    陳嚴拿出一張血書,承元帝甚至沒有接過來,一眼掃過去,就看見上面矚目的兩個字:安王。

    承元帝轉而問魏蘇慎:“你怎麽看?”

    魏蘇慎:“出身。”

    陳柳柳是陳嚴的妹妹,光是這一點就足夠讓她成爲許多人的眼中釘。

    凡是對儲君亦或是帝位有企圖的人都不可能容忍太子和手握重兵的將軍結成親家。

    承元帝:“想要扳倒安王,單憑死士的證詞遠遠不夠。”

    一封血書,從任何角度看都是屈打成招。

    說著承元帝反而笑了下,話題轉折的突兀:“臣子和帝王的關系是什麽?”

    這句話自然問得是陳嚴,後者回答的很流暢:“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

    曾經的承元帝人生有一大困惑:開口就能噎死人的陳嚴和一開口就停不下來的太子,究竟哪一個更令人糟心?

    現在看來,明顯是陳嚴。

    承元帝一瞬間失去開口說話的情緒:“朕自有安排,去把刺客處理掉,但要營造這些人還活著的假象。”

    陳嚴和魏蘇慎同一時間被趕出來,輕歎一聲:“陛下最近愈發有些喜怒無常。”

    魏蘇慎:“將軍覺得是誰造成的?”

    陳嚴毫不遲疑地看向他:“殿下和陛下既是君臣,也是父子,日常要多體諒陛下。”

    魏蘇慎呵了一聲,什麽都沒說便轉身離開。

    由于突發情況,今年的狩獵提前結束。

    方杉在魏蘇慎的明示下,凹起了他萬人迷的人設。

    魏蘇慎的前期准備做得很充分,有了刺殺事件,太子妃被美人相救的事情很快宣揚開。

    回宮前後,方杉聽過的版本不下三個,其中流傳最廣的就是太子妃有著十分驚人的魅力,男女通吃,甚至女性只要和她一過多接觸就會情不自禁愛上他。

    比之越秀等小國,當朝已經算是民風開放,私下養男寵的貴族不少,也有公主養面首的先例。

    而如今的太子妃,給他們開啓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這樣的謠言在一開始沒有人信,但鋪天蓋地的故事如同一陣風突然席卷了大半個京城,以至于私下有人偷偷印小本子流傳。雖然上面重新設定了人物身份,但換湯不換藥的版本還是讓它大受歡迎。

    三人成虎,就連宮中承元帝都有所耳聞。

    很快就有言官上書請求規範太子妃的德行,承元帝敷衍著讓太子處理好。然而這只是個開始,從言官到幾個大臣,都開始把矛頭對准太子妃,甚至隱隱有暗指太子妃不貞的意思。

    魏蘇慎在下朝後把情況道明給方杉,這位處在風口浪尖上太子妃悠哉地喝著茶:“不管在什麽年代,什麽地方,倚老賣老的人總是不少。”

    魏蘇慎點頭:“都是有功的大臣,只要不犯太大的錯誤,連皇帝不好輕易處置。”

    方杉笑了笑:“陛下都有顧慮,他們肯定更不會把你放在眼裏。”

    魏蘇慎看著他,忽然毫無預兆的變臉:“有人欺負我。”

    方杉一秒入戲:“臣妾這就去請這些大臣的女眷進宮,戳他們的心窩子。”

    作者有話要說:  魏蘇慎:不能放棄治療。

    方杉:我就是你的藥。

    魏蘇慎:……

    還欠你們一更,這兩天會補~感謝爲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の的454、sonic、羽陌千離、略略略略啦、一念幾輪回、小魚兒、妘溪嘻嘻嘻、燈花佐酒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默然 66瓶;prrrrr 57瓶;安之若素 42瓶;墨思源、o青米o 20瓶;對妳21g友情、晴天 16瓶;北夢 15瓶;  三渣渣·、騎驢找馬追駱駝 10瓶;誰還不是小仙女咋滴 8瓶;妖靈幻心、紳倚 6瓶;凰、冬竭夏流 5瓶;兩夢三醒半輪回、she 3瓶;略略略略啦、可可 2瓶;eris、七七的可愛蘆葦、苔藓、這是什麽神仙愛情、覓小傻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相鄰的書:末日絕地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一女二三男事危險總裁小嬌妻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男人不低頭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