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g772v4"></i><u id="g772v4"></u><acronym id="g772v4"></acronym>
      <big id="g772v4"><span id="g772v4"></span></big>
      <div id="g772v4"></div>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172、不识庐山真面目

      【书名: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172、不识庐山真面目 作者:春风遥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俺是一个贼横炼宗师比邻网游之逆天戒指桃源山庄盛世医香楚风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斗战狂潮惊悚乐园玄武战尊超品相师    当晚, 陈严做了一个噩梦。

          梦中, 他带领数万精兵,和敌军隔着望月河准备交战。

          敌军的将领是他的老对手, 身高近九尺,远处看就是一个大块头。

          两人仇视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下面是湍急的水流, 陈严冷笑一声,开嗓道:“啊——”

          敌军将领胡子一颤。

          陈严继续高声道:“浪涛滚滚浇不灭我壮志雄心。王母娘娘的金钗划下一道银河,啊, 你在河那头, 我在河这头!”

          梦境到此戛然而止。

          陈严猛地惊醒,像是淋了一场倾盆大雨,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浸透了。

          “混蛋。”

          低低骂了声,躺在床上却是再也睡不着了。

          同一时间,东宫。

          方杉打了个喷嚏, 感受到凉意, 睁开朦胧的睡眼, 这才发现外面起风了。

          把自己完全塞进被褥前,喃喃道:“总感觉有人在骂我。”

          “放宽心。”魏苏慎的声音传来:“如果谁骂你都能感觉到,那你就不用活了。”

          整个东宫除了他以外,估计就没有不咒骂太子妃的。

          方杉认真思考后道:“也对。”

          说罢再次无忧无虑地睡去。

          翌日方杉起了个大早,神清气爽,打开窗户享受小风吹拂。

          昨夜下了场小雨,空气里弥漫着青草香, 环境极其安逸。

          这样的天气,就适合谈人生谈梦想。

          方杉靠在窗边所谓地笑了笑:“说了你可能不信,我最初的梦想其实是做一名奶妈。”

          在刚开始带宿主的那段时间,他确实也是这么做的,帮助宿主秒天秒地,走上人生巅峰。

          只是后来单身太久,在犯错被清除数据后,便只想着暴力输出。

          “你一直是名称职的奶妈。”魏苏慎淡定道。

          方杉目露喜悦,转过身对上他认真的眼神,看上去不在是说笑,语气暗含着一丝激动:“真的么?”

          魏苏慎点了点头:“毒奶。”

          是真的毒。

          方杉措辞要反驳,魏苏慎没给他这个机会,谈论起别的事情:“陈严已经掌握了越秀国使臣制蛊的证据,只要莹渔落网,他难逃干系。比较麻烦的是越秀国公主……”

          处置一个使臣很简单,但越秀可没有连坐这个道理,公主的身份表面上还是很尊贵,使臣若是一口咬死了是自己的计划,他们还真没办法动越秀国的公主。

          方杉:“不急,她正忙着嫁人,很快就会有所动作。”

          魏苏慎惊讶:“嫁人?”

          方杉得意道:“又不是她一个人会玩蛊。”

          魏苏慎忽然想到很久之前,越秀国公主被卖去挖矿,当时方杉装模作样喂对方吃下一枚药丸。

          “不是在虚张声势?”

          方杉挑眉,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

          魏苏慎有此想法并不奇怪,系统空手套白狼的事做得太多。

          “那只蛊对生命安全没有影响,只有一个效果……”话未说完,却是摸了摸肚子。

          魏苏慎顿时明白:假孕。

          无奈地勾勾嘴角:“越秀国公主会第一时间想到和你有关。”

          “那又如何?”方杉摊摊手:“我下的蛊无人可解,她拿不出证明,承元帝就会有足够的理由遣送她回国。”

          公主留下的理由不外乎是联姻,如今公主贞洁不再,理由就不成立。

          归国后的越秀国公主下场肯定不会好,所以明知道这是方杉设计好的,她也只能硬着头皮选一个人尽快嫁出去。

          这世上最难对付的本来就不是阴谋,而是阳谋。

          方杉:“陈严她勾搭不上,承元帝更不会娶一个差点成为自己儿媳的女人,王公贵族里,能给她带来最大好处的只有一个人。”

          两人目光对上,不约而同笑了笑:“安王。”

          方杉从盒子里取出一水的牌子:“接下来让我们来一次雨露均沾。”

          魏苏慎每次听到他的形容词都会觉得头疼,揉了揉太阳穴:“正经点。”

          方杉的表情看不出一点难为情,烧掉昨日小太监带回来的信:“既然陈严已经准备好了,就先把使臣解决掉。”

          魏苏慎忽然食指放在唇瓣中央,方杉停下说话,门没有关,偏头就看见有人正在走近。

          太监总管来到二人面前低声汇报:“奴才已经在那个宫女的屋里找到养蛊的证据。”

          魏苏慎点头,看了方杉一眼,后者微微一笑,问道:“依照公公的意思,这件事该什么时候处理?”

          太监总管给出早就想好的答案:“宜早不宜迟。”

          他的意思多半有承元帝的意思。

          魏苏慎要的就是一个确切答案,这件事他不能一个人独揽,太过优秀有时并不是一件好事。

          太监总管也是人精,顺着他的心意说下去:“宫外面陛下都已经安排好了,随时可以收网。”

          承元帝是个行动派,谋害皇嗣本就是死罪,再者他想动越秀国很久,毫不留情地就派禁军包围了使馆。

          京城里的百姓安逸日子过惯了,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一个个都围在一起讨论究竟是犯了什么事儿。

          越秀国公主竭力保持镇定前去开门,一群士兵冲了进来,开始在各个屋中搜查。

          带兵包围的正是陈严,越秀国公主定了定心神,露出一个微笑:“这是出了什么事?”

          陈严懒得与她打哑谜:“公主该心知肚明。”

          越秀国公主顿时猜出他们埋在东宫的暗子被发现,暗骂莹渔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陈严好歹给了颜面,留下两个伺候的人,没有下令把越秀国公主一并押走。诚如方杉所料,下蛊一事就算刨根究底,也只能把使臣抓走。

          同一时间,莹渔也被太监总管派人看管起来。

          宫里今天可是真正的热闹了。

          承元帝亲自过来东宫,使者和莹渔先后被带进来,短短半天时间,莹渔精致的妆容便花了。

          方杉轻叹一声:“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太监总管离得近,听清后觉得尴尬,这句话太子说还情有可原,从太子妃口中道出总有种怪异的错觉。

          莹渔是个极其聪明的人,双面间谍不是谁都能胜任的,她不畏死却也善于为自己找出路:“陛下饶命,奴婢愿意全招。”

          承元帝没像一般人那样哄着她说实话,反而敲了敲桌子,平静道:“算上秋猎那回,不诛九族已经是格外开恩。”

          莹渔知道希望不大,亲耳听见仍旧是心里一沉,抬头的瞬间,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竟然悄悄偷看了太子妃一眼。

          方杉依旧是笑眯眯的,唇瓣动了动。

          莹渔眼珠一转,往前挪了几步,跪倒在承元帝面前。

          “陛下,奴婢还有一事禀报。”

          承元帝皱眉,不开口,并不明确表明要不要听她说下去。

          莹渔主动抓住机会迅速道:“安王和使臣早有勾结,意图给陛下下蛊。”

          说话的时候她的内心极其忐忑,不知道这是不是太子妃暗示的意思。

          “安王?”承元帝眉梢一挑,似乎有了那么一星半点的兴趣。

          莹渔点点头。

          另一边方杉不露痕迹地掩饰住目中的暗光,这是一个不错的开端,再之后就是想办法说服承元帝将计就计。

          莹渔快速交待完下蛊一事,等着听后发落。

          承元帝自然想都不想就要说拖出去斩了,方杉恰巧在这个节骨眼上开口,摸了摸肚子道:“这孩子未出生就遭了不少人惦记,都说人死后怨气大……”

          说到这里他便不说了,剩下的留给承元帝去决断。

          承元帝想了想,也不是没有道理,最近一段时间宫内外都不安生,便改了主意道:“流放千里,终身不得回京。”

          ‘流放’对女子可不是什么好词,十个女囚,通常九个会死在流放途中,尽管如此,莹渔已是很满足。

          莹渔被人拖下去后,承元帝的注意力放在使者身上:“朕记得你是个能言善辩的,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使者低垂着脑袋,身体像是因为愤怒而瑟瑟发抖,最后脱口而出的只有四个字:“成王败寇。”

          承元帝盯着他看了几秒,突然喊了声‘福海’。

          好在这里也没有外人,否则太监总管的身份就这么暴露了。

          “奴才在。”

          承元帝冷声道:“给朕仔细瞧瞧。”

          太监总管愣了下,意识到什么快速拨开使者额前的发丝,二话不说直接拿桌上的茶水倒在袖袍上,使劲在对方脸上蹭了蹭,一张截然不同的面容立时出现。

          方杉轻轻‘嚯’了声,竟然抓了个冒牌货回来,陈严这次可是被狠狠摆了一道。

          承元帝派人重新去使馆搜查,不过心里也清楚真正的使者恐怕早就跑了。

          魏苏慎这时才开口:“那人有一股傲气,图谋也是极大,不大可能灰溜溜地逃走。”

          依照越秀国使者的处事,不会选择出京。

          承元帝:“朕会加强对东宫的保护。”

          魏苏慎很有甩手掌柜的风格:“父皇做主就好。”

          承元帝跟太子相处久了也头疼,嘱咐两句后起身就要离开,还没迈步,身后就传来一声动情的呼唤:“陛下!”

          一回头,就看见太监总管正满含期盼望着他:“您是不是落下什么东西了?”

          承元帝扫了眼身上的物件,没什么少的,当即皱眉:“胡说些什么?”

          到底没和伺候多年的老奴计较,迈步走了。

          太监总管目睹着他的背影消失,余光瞄见太子妃似笑非笑的表情,欲哭无泪——

          您把奴才给忘了。

          作者有话要说:  承元帝:送出去的奴才,泼出去的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念几轮回 2个;妘溪嘻嘻嘻、sonic、天哪茸茸叫我妈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先生 38瓶;24327196 20瓶;爱吃小笼包的居居女孩、绮兰、26950739、那天姻缘树下的狗 10瓶;好了别说了、囧四的眼镜 6瓶;魅舞凝雾、阳台君、钟宛、慕又慕、六月中、哒哒哒青木 5瓶;六月养花 3瓶;巫覃 2瓶;柠小檬、七七的可爱芦苇、魏苏慎方杉666、荆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相邻的书:上帝武装随身带着未来空间星照不宣武道巅峰恶魔书娱乐圈之一代宗师神武龙盘极道龙尊末日之超级英雄校园爱情录代嫁将军妾全云醉月微眠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