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 id="wxbkgg"></q><ol id="wxbkgg"></ol><tbody id="wxbkgg"></tbody><q id="wxbkgg"></q>
          <legend id="c9667g"></legend><sup id="c9667g"></sup><sup id="c9667g"></sup>
              • <label id="c9667g"></label><noscript id="c9667g"></noscript><noscript id="c9667g"></noscript><ul id="c9667g"></ul><bdo id="c9667g"></bdo>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173、不识庐山真面目

                    【书名: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173、不识庐山真面目 作者:春风遥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火帝神尊唐朝工科生霸唐天国的水晶宫诸天万界箭魔龙王传说尸凶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至尊仙朝超能名帅元气少年    再去使馆时, 禁卫军几乎是掘地三尺, 然而仍旧是一无所获。陈严为此挨了罚,被打了三十大板。

                        方杉借故出宫看望他, 发觉对方跟平日里没什么两样,两条腿依旧可以直立行走。

                        一来是他身体康健,再者负责打板子的人手下也会用巧劲, 明白承元帝的意思是小惩大诫。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方杉的口吻说不上幸灾乐祸, 但也带着一丝调侃:“将军这一失估计够记很多年。”

                        陈严并不否认, 这次的确是他思虑不周。

                        和方杉不同,魏苏慎凡是开口必谈正事:“使馆现在的情况如何?”

                        陈严:“越秀国公主情绪尚且稳定,对外做出一副受害人的样子,称被使者蒙骗,正在闭门反思。”

                        魏苏慎‘呵’了一声, 方杉走到一边剥橘子吃:“安王去看望了么?”

                        陈严看他的目光略有些复杂:“你倒是料事如神。”

                        方杉抿着唇笑了笑, 加上莹渔的证词, 这下可就坐实了安王和越秀国有勾结。

                        陈严:“使者一日不现身,你就多一重危险。”

                        方杉满不在乎地笑了笑:“没人能对我的安危造成影响。”

                        陈严认为他的态度太过掉以轻心,看向魏苏慎,指望后者能出声提醒。

                        魏苏慎接收到暗示,毫无感情地开口对方杉道:“那你真是好棒呦。”

                        陈严:“……”

                        这对天造地设的狗男男假夫妻!

                        两人没有多留,说了几句话后便准备回宫,方杉上马车前忽然道:“要不要去看看你的说书人队伍?”

                        魏苏慎思考后点头。

                        方杉同样许久没有去青楼, 自从招了人代管后,他这个老鸨隐隐有退休的征兆,遂即也去看了看。

                        两人各走各路,商量着一会儿在酒楼碰面。

                        魏苏慎用时不长,在约定好的地方等了快有一炷香的时间,后者才施施然迈步前来,隐隐有乐不思蜀的征兆。

                        一身的脂粉香,风都吹不散。

                        魏苏慎面色如常,目光微凉。

                        方杉立马正色道:“我是去交接手上的生意。”

                        魏苏慎冷笑一声,并不发言。

                        人在心虚的时候就喜欢多说废话,方杉没选择坐马车,一路上天南地北的聊,魏苏慎只是偶尔给个回应。

                        系统666的天赋是一个人唱独角戏也不会冷场。

                        说得微微有些口干舌燥时,方杉突发奇想:“我美么?”

                        魏苏慎不情不愿又不想违背事实说话,点了点头。

                        方杉疑惑:“那为什么没人来调戏我?”

                        从前每当他打扮的花枝招展,总有几个不长眼的想要强抢民女。

                        魏苏慎:“你过气了。”

                        “……”

                        实则两人虽然是便装,但有点眼力见的都可以看出是大富大贵之家,况且天子脚下,谁会闲着没事干来调戏良家妇女。

                        方杉带着他的遗憾回到皇宫,走到一处亭子时,魏苏慎停步道:“我去御书房,你先回去。”

                        “去御书房做什么?”

                        魏苏慎:“给皇帝洗脑。”

                        方杉最近被怼的哑口无言的次数居多,一时找不出话说,单看着他一步步走远。

                        承元帝正为奏折忙得头昏脑涨,看到太子就知道他又是有事才登三宝殿。

                        “使者抓到了?”

                        魏苏慎摇头。

                        “有新的情报?”

                        魏苏慎继续摇头。

                        承元帝动动手指,意思是既然没好消息,就请麻利地滚远。

                        魏苏慎能从方杉的调|教下活下来并青出于蓝,在内心的强大方面,早已无人能及。无视承元帝的嫌弃,继续道:“儿臣是想来请教有关安王一事。”

                        承元帝眼皮都不抬道:“请教什么?”

                        魏苏慎:“安王狼子野心,要趁早除之才好。”

                        “朕知道他对这把椅子有企图,但光知道还不够。”

                        魏苏慎:“安王从前低调,近来隐隐有要动手的趋势,只要逼他一步即可。”

                        儿子有自己的主见,承元帝理应高兴,便停下批改奏折,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说说看。”

                        魏苏慎:“父皇处在盛年,儿臣和陈家联姻更加坐稳了东宫的位置,太子妃又有身孕,安王想熬死我们上位不大可能。”

                        承元帝被他说得满心无奈,安慰自己话糙理不糙。

                        魏苏慎:“况且安王最近和越秀国公主走得很近,越秀国的人向来擅蛊。”

                        承元帝听出他的话外之音:“你想要朕做出假意中毒的迹象?”

                        魏苏慎点头:“一旦安王选择逼宫,等着他的就再也没有回头路。”

                        用别的手段把人处置了,阴谋论的人指不定认为一切都是承元帝的设计,但涉及到谋反,哪怕是史官也会狠狠记上一笔。

                        事关重大,承元帝一时不好做判断,打发魏苏慎离开,独自坐在御书房思考,末了轻轻叹了口气:“多事之秋。”

                        方杉日常就是吃和睡。

                        一进殿毫无意外看见美人侧卧吃荔枝的**场面。

                        “没有莹渔伺候,一时半会儿还真有些不大习惯。”方杉吐出荔枝核,抱怨了两句又道:“李元方才来过,是要找你。”

                        魏苏慎和李元接触不多,不过也能猜出是因为丽妃的案子。

                        “丽妃构陷太子的罪名是坐实了,那李元也是个能人,居然连之前太子溺水的证据都找到一些。”方杉笑了笑道:“找你恐怕是想问问你要怎么处置。”

                        魏苏慎:“丽妃的母家很有势力。”

                        方杉:“谋害太子往重了说可诛九族,这件事她的母家也有参与,宿主可以一次性连根拔起,也能利用这点让他们投鼠忌器,投诚效忠。”

                        魏苏慎揉揉眉心:“把投鼠忌器一词去掉。”

                        方杉佯装没听见,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宿主登基时的样子。”

                        魏苏慎冷冷打断他的畅想:“最多也就是一日皇帝。”

                        方杉:“那也是帝王,万人之上。”

                        魏苏慎深深看了他一眼:“我去找李元,你……”

                        “嗯?”

                        “没什么,你继续吃。”

                        除了吃吃喝喝的方杉,每个人心中都有算计。

                        安王借着安慰的名义三天两头往使馆跑,得知使者跑了他内心里比任何人都高兴,为了取得美人欢心,还似真似假的说了句,可以想办法安排使者归国。

                        越秀国公主当然不会完全相信他的话,淡淡道:“使者是有本事的,此刻想必已经混入宫中。”

                        安王眼前一亮:“当真?”

                        越秀国公主颔首:“他的易容术可以排在国内前三。”

                        瞥见安王的神情,越秀国公主打断他的畅想:“使者进宫不是为了对付皇帝,而是太子妃。”

                        承元帝身边卧虎藏龙,听说中原的帝王自古有养死士和暗卫的习惯,他们对皇宫不了解,冒然对承元帝下手那就是找死。

                        安王皱眉:“承元帝加强了对东宫的守卫,那里如今也几乎是铜墙铁壁。”

                        越秀国公主淡淡一笑,言语间充满自信:“对付不了皇帝,对付一个太子妃的本事还是有的。”

                        她这份底气不是白来的,使者此刻确实已经成功混入东宫。杀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太监,自己易容顶上,琢磨着下手的时机。

                        不了解原身的性格,使者不敢轻易和人碰面和交谈,尽可能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暗中观察太子妃的饮食喜好,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个小太监,达不到近身伺候的资格,下蛊是最快捷的方式。

                        “太子妃要的荔枝怎么还没准备好?”不远处有人正急匆匆地忙活着。

                        使者不是滋味地望着这一幕,荔枝因为运送路程远,是相当金贵的吃食,太子妃居然一日就可以吃两盘。

                        倘若是在男权至上的越秀国,这样奢侈败坏作风的太子妃,早就会被处死。

                        方杉哪里知道近在咫尺的地方有人会在暗暗算计他,当然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

                        莹渔出事后,宫人们伺候的更加上心,方杉有目的地将莹渔的死刑改为流放,在他们眼里,却成了太子妃仁慈的象征。

                        换了个人剥瓜子,方杉盯着娇嫩的面容开口道:“可别学你莹渔姐姐,想不通。”

                        宫女身子一抖,发誓道:“奴婢若是背叛太子妃,定叫奴婢不得好死。”

                        方杉笑了下:“就是随口一说。”活动了手腕又道:“让内务府的人准备些香膏派发下去。”

                        宫女点头应是,太子妃喜欢甜腻腻的味道,经常给东宫伺候的人发胭脂水粉,这可是别的宫里享受不到的福利。

                        内务府的人动作很快,外面负责打扫的宫人最先拿到东西,凑到一块涂上后喜滋滋的。

                        “小德子。”年长的宫女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叫了一声。

                        使者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在喊自己,保持镇定地走过去。

                        另外几个宫女都是活泼好动的,逗弄他道:“闻闻看这香膏如何?”

                        使者看了看盒子里:“挺好闻的。”

                        几个宫女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开口:“小德子,你看我今日新换的簪子好不好看?”

                        使者点头:“很好看。”

                        宫女笑了笑:“这可是花了钱托人从宫外面买来的。”

                        年长的宫女使了个眼色,慢慢退出去,其他宫女则拉着使者商量着去踢毽子。

                        方杉刚躺下准备午睡,就听有人在慌慌张张喊太子妃,无奈下床:“进来。”

                        年长的宫女一进殿就连忙跪下:“太子妃,大事不好了!”

                        方杉:“说重点。”

                        “我们中混入了一个奸细!”

                        “……”

                        “是真的,对方不但每句话里都不带‘啊’的感叹词,赞美人也不超过四个字。”

                        连彩虹屁都不会吹,一看就不是自己人!

                        作者有话要说:  方杉:咱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咱也不敢问。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念几轮回、sonic、妘溪嘻嘻嘻、1208公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十七 40瓶;仙人 30瓶;终寂 25瓶;感恩有更新 20瓶;钟宛、深夜、o青米o、黄半仙、小蛮妖、文学少女j 10瓶;魏苏慎方杉666、祁醉今天做人了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相邻的书:国势海岛里的超级帝国极品太子爷重置属性流氓大领主足坛教父白中仙的修道生涯时空妖灵大无限神戒将血修真之永无止尽疯狂的硬盘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