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213、智者千慮有一失

【書名: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213、智者千慮有一失 作者:春風遙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女總裁的功夫神醫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聖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武煉巅峰五行天    叮囑完讓他們注意休息後, 漢子起身離開, 快到門口時笑著提醒道:“最好下地走走,減輕眩暈感。”

    在他離開後, 方杉迫不及待探著腦袋,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晃啊晃:“呐,不是要給我禮物。”

    看得出來, 他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甚至不惜裝成小孩子發出幼稚的語氣詞。

    見對方不說話,方杉再接再厲:“東西在哪裏……呀?”

    魏蘇慎扶額:“注意你說話的用詞。”

    方杉撇了撇嘴, 難得裝一回可愛, 還有一堆哒哒哒的語氣詞沒來得及使用。

    魏蘇慎毫無預兆地捧起他的臉,方杉笑眯眯道:“接吻?”

    無視他的調戲,魏蘇慎仔細端詳著這張臉,試圖從中找出這兩具身體不是親兄弟的證明。

    眼睛不太像。

    嘴唇……魏蘇慎捏了捏他的,薄厚適中, 舔了舔自己的, 略薄。

    沒錯, 方杉附身的這具身體有可能是抱養的。

    這麽一想,臉上恐怖的神情收斂了一些。

    “禮物,禮物……”方杉圍著他繞圈圈,口吻越來越急促。

    魏蘇慎移開視線:“出了一些特殊情況,我還需要再准備。”

    方杉手上憑空冒出一個小黑本,一瞬間收起小孩子的稚嫩。面無表情在上面記錄,咧著嘴陰森森道:“我會記著的, 別想賴賬。”

    “……”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外面響起一道女生的聲音:“可以開飯了。”

    魏蘇慎披上外套走出去,方杉又給他拽了下來:“這麽熱,小心中暑。”

    沒了外衣,他的好身材展露無遺。

    桌上有葷有素,不過蔬菜的種類暫時看不出來,大概是新誕生出的品種。

    周圍一共坐了四個人,三男一女,態度都很和善。尤其是女生,相當細心,知道他們記憶受損,專門解釋了發生的事情,以及目前世界是什麽情況。

    雖然介紹的不太完整,但結合破碎的記憶,足夠串聯在一起。

    說來也是這對兄弟倒黴,只是出去狩獵,意外碰到一群進化的食人蠅,戰鬥過程中透支了精神力。

    旁邊櫃子上的平板突然響了兩下,離得近的女孩點開,臉上的笑意消失:“是召集令,臨谷市變異植物突然朝三階轉化,希望就近的高階異能者能幫助參與清理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災變後首先恢複的就是網絡,雖然經常要冒險檢修,但各國依舊盡最大可能保證了網絡的暢通。各個區域都有建立網站,如果有需要救援或者幫助的,會及時發布消息。

    “臨谷市離我們並不遠,”女孩調出地圖:“從小道走比較方便。”

    瘦高個的男人點頭,履行隊長的職責做出安排:“到達臨谷市後,竹美你負責保證他們兩個的安全,剩下的跟我去清理變異植物。”

    他口中要被照顧的自然指的是方杉和魏蘇慎。

    方杉擺擺手,一本正經道:“半天的時間足夠用來恢複。”

    瘦高個的男人忍不住笑了:“別逞強。對了,你是不是忘了我是誰?”

    方杉搜索著原身爲數不多的混亂記憶,試探地叫了聲‘張天。’

    瘦高個的男人驚訝道:“竟然還記得。”

    方杉:“很模糊。”

    張天歎了口氣:“能撿回一條命是萬幸,以後務必小心。”

    方杉像是小學生聆聽教誨,配合地點點頭。

    植物在異變前會積累大量的能量,後期進化的過程速度飛快。擔心太遲去會面臨更大的麻煩,張天當晚就要求出發。

    去往臨谷市的路上,方杉首次真切地看到這個世界的冰山一角。

    有些植被甚至能伸長莖幹猛地直戳過來,張天等人處理這種狀況早就駕輕就熟,看上去最柔弱的妹子一箭射出,准頭很好,黃褐色的枝葉濺出,向他們發出攻擊的植被瞬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

    方杉輕咦一聲:“爲什麽不用精神力?”

    女孩笑著道:“我只是b級,精神力恢複的速度不快,能省則省。”

    方杉誇了她一句勤儉持家,女孩臉不由微微一紅。

    溫馨的畫面被一聲冷笑打斷,方杉一擡頭,就看見魏蘇慎陰暗的笑容。肩膀微微一抖,收起了玩笑話……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宿主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差。

    到達臨谷市的時候天邊恰好出現啓明星。

    負責站崗的人守在關卡處,登記了身份確定不是感染者後,敬了一禮,提醒他們清理時小心藤蔓類的植被,張天因爲開車不方便,微笑著點頭致謝。

    張天讓女孩找個旅館落腳,他再去召集令的發布處報道。

    一陣急促的氣旋突然在車內湧動,張天驚訝地回過頭,就見魏蘇慎動了動手指,正在操縱著氣流改變方向。

    “你的精神力!”

    魏蘇慎淡淡道:“已經恢複了。”

    方杉跟著賣弄了一番。

    張天又驚又喜,原本這兄弟兩人就是高等級精神能力者,若非如此,早就在食人蠅的攻擊下屍骨全無。如今能恢複,隊伍的實力也不會減弱。

    沒有後顧之憂的情況下,張天改變決策,直接去了召集點。

    隊伍到的時候,已經約有七八人在等候。見到來了一行人,俱是微微松了口氣。

    “臨谷市比較偏,很少有異能者來這裏,其他人就算趕來最快的也要兩三日。”

    張天:“我們也是碰巧路過。”

    發布召集令的是個女人,也是目前暫時管事的,見人來的差不多,便開口道:“主幹道駐紮的部隊會負責清理幹淨,我們只需要處理掉周圍一些他們暫時顧不上的地方。”

    邊說著拿出早就准備好的圖紙,分別圈了幾個區域。

    “這裏,歸我。”外圍的某處,被輕輕一點。

    女人驚異地擡起頭,望著面沉如水的魏蘇慎:“你確定?這片區域有一個植物園,可能出現的異變植被要比其他地方多。”

    魏蘇慎:“能者多勞。”

    張天本就是個有擔當的人,欣賞魏蘇慎的作爲,此刻走上前道:“放心,我們隊伍裏有三個a級,碰上難處理的情況,也會提前聯系你們。”

    女人臉上多了幾分笑意:“這可是幫了大忙。”

    方杉始終沒有插話,目光不時飄向魏蘇慎,疑惑于對方一舉一動間透露出的怪異。

    除了他,其他人都覺得魏蘇慎是大義,重新上路時,張天還大加誇贊,把他當知己道:“真男人就不能畏死。”

    魏蘇慎敷衍地應付著,支著頭看向窗外,直到抵達目的地前,神色都沒有顯露太多變化。

    方杉沒觀察出什麽,暫時擱置疑慮。

    臨近植物園,隱約能看見一片郁郁蔥蔥。

    方杉估算了一下面積,問出疑慮:“這種地方一看便知存有潛在危險,爲什麽一開始不剔除幹淨?”

    張天:“植物能實現三階異變的情況不多,雖然這麽說可能有些好笑,但時至今日還留有部門專門統計植被覆蓋率。”

    方杉點了點頭:“畢竟要顧及長遠的發展。”

    張天暗含期待道:“等到末世結束,後續的恢複工作會減輕許多,就是不知道我們這一輩人有沒有希望看到。”

    一聲突如其來的‘到了’打斷張天的暢想。

    魏蘇慎第一個下車,入口已經被茂盛的爬山虎堵住,連一絲的縫隙都看不見。

    “最外圍的只是低階植被,”漢子第二個跳下來,摩拳擦掌:“一刀劈開,直接闖進去就行。”

    女孩罵他粗魯:“浪費力氣,一階爬山虎不會主動攻擊人,我們只需要翻牆過去。”

    兩人鬥了幾句嘴不再多說,漢子雖然不情願,最終還是遵照女孩的提議,用最原始的方法翻牆而入。

    方杉小步走到魏蘇慎身邊,半開玩笑道:“要小心那些雌雄同株的,聽說這裏面以前有蔬菜大棚。”

    第一次來到植物園的人很容易被嚇到,經過變異的植物暫不提有沒有殺傷力,外觀上都很有震懾力。就說十米外,被花團簇擁的林木,樹洞處長出鋸齒狀的不明物體,像是蝙蝠的牙齒。

    方杉有意錯開步伐,繞到魏蘇慎身後,驟然間做著鬼臉‘哇’地叫了一聲。

    魏蘇慎毫無所動。

    方杉略微尴尬:“不害怕?”

    魏蘇慎看著他‘呵’了一聲:“不及你。”

    “……”方杉:“兄弟情義已盡。”

    不知道是哪裏刺激到了他,話音落下的刹那,魏蘇慎的臉色陰沉。

    “小心了。”張天的聲音傳過來,解救了正在低壓中心的方杉。

    樹葉簌簌射來,近在咫尺時化成了數片,每一片都帶著淩厲的殺氣。

    方杉躲過去後望著前方的大樹失笑:“我一直以爲這樣的畫面只屬于武林高手。”

    如今發起攻擊的卻是一棵大樹。

    張天的神情變得嚴肅:“應該有植物已經完成朝三階的蛻變。”

    女孩有些打起退堂鼓:“單憑我們幾個,太危險了。”

    張天皺了皺眉:“見機行事,你的精神力只有b級,主要負責後方防守。”

    他做出戰略布局時,方杉環顧周圍,語調略顯沉悶:“植物異變後,會不會産生智慧?”

    張天:“有過這樣的先例。”

    方杉一面關注著蠢蠢欲動的植物,神情沒有絲毫懈怠:“它們像是聽從命令行事。”

    專注于保持沉默的魏蘇慎罕見開口:“你說得對。”

    方杉佯裝看不見他的捧場,張天咳嗽一聲打斷二人不合時宜的**:“正事要緊。”

    聞言方杉收斂起笑容:“先確定三階植物所在的地方,一舉攻破。”

    張天欣慰點頭。

    方杉繼續道:“所以要怎麽確定?”

    “……”

    旁觀的女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失憶後的你可比從前可愛多了。”

    方杉接住她的贊美,並表示感謝。

    女孩耐心解釋道:“越是精神力強大的異能者對于危險就越敏感,我們中能做到的只有你們兄弟倆和隊長。”

    ‘兄弟’一詞再一次戳到魏蘇慎的逆鱗。

    女孩倒吸了一口冷氣,暗自懷疑莫非她的精神力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得到提升,否則怎麽能感覺到殺氣?

    絲毫不知前因後果,還好心地提醒大家注意周圍。

    魏蘇慎收起身上的不悅,暫時把注意力放在清理異變植物上,釋放精神力感知著周圍。

    正如女孩所說,大部分低階植物散發的波動很平常,只有中心區域隱隱讓他有些忌憚。

    方杉順著他皺眉的方向望去,有一棵樹格外顯眼,隔著很長一段距離,都能感受到參天的氣勢。

    “似乎不大好對付。”

    話音落下的同一時間,地面開始左右搖晃。

    張天罵了句髒話:“該不會這個時候地震!”

    方杉站得倒是四平八穩:“凡是要往好處想,興許不是地動,而是那棵變異植物的根系在作怪。”

    不僅是張天,其余人瞬間瞪大了眼睛,若真如此可謂是最糟糕的情況,三階變異植物的根系,該是何等繁茂……會不會直接從地底鑽出來攻擊人?

    衆人陷入沉默,精神處于高度緊張戒備的狀態。

    魏蘇慎挑了挑眉,對方杉道:“已經提醒過你,不要隨意安慰人。”

    一語成谶是系統獨一無二的本事。

    在他說完沒多久,堅固的地面多出大大小小的無數裂縫,扭曲結實的根系從地底探出,在半空中分裂成數十細須,自成一片天地。

    張天的戰鬥意識很強,很快就要求兩人合作配合,斬斷樹根。

    方杉:“不是長久之計,想辦法靠近樹的主體。”

    破損一些根莖對于樹木來說幾乎造不成太大影響,張天明顯也想到了這點:“我和其他人負責解決這些東西,你們去找到主體。”

    方杉也不含糊,借著他們的掩護,暫時脫離包圍圈。

    不用照顧隊友的情況下,兩人的速度都很快,哪怕是偶爾沒有預兆從地底鑽出的樹根,非但沒有造成困擾,反而被方杉當做梯子使用。

    不過沒多久,方杉的額頭就落下幾滴冷汗,嫌棄這具體質虛弱的身子。

    “我想要吸幾口氧。”

    魏蘇慎口吻淡淡:“堅持。”

    方杉抓住他的胳膊,半邊身子幾乎是挂在魏蘇慎身上:“借我靠一下。”

    魏蘇慎看了眼樹袋熊狀的系統,搖了搖頭,任由他挂著,一路朝目的地奔去。

    方杉:“你看那樹來回搖動,就像是花枝招展的姑娘在對我們招手。”

    魏蘇慎目光閃了閃:“如果再在我背上吟詩作對……”

    後面的話沒有說完,等著他自行領悟。

    方杉:“我懂,你會把我扔下去,一屍兩命。”

    魏蘇慎眼皮一跳,或許變異的植物是真的滋生出智慧,同樣受不了他們間的酸腐之言,由遠處直接甩了兩根藤蔓來。

    方杉不再玩笑,從魏蘇慎身上移開,操控精神力粗暴地砍斷,抽空偏過頭開口:“毀掉根。”

    魏蘇慎估計了一下距離:“再靠近十米,集中力量攻擊一個地方。”

    對付一個強大的變異植物,循序漸進的攻擊可謂是自尋死路,方杉和魏蘇慎口頭不說,卻是同一時間幾乎釋放了九成的精神力攻擊同一個地方。

    樹木受到重擊,粗壯的軀幹狠狠一顫,深藏于地底的根系刹那間全部冒出,憤怒地搖曳,像是要把他們拖進深淵。

    方杉十分不確定地呵呵道:“這算是成功了麽?”

    魏蘇慎:“一步之遙。”邊說望著方杉道:“只要熬過它回光返照的這段時間。”

    變異植被不遺余力佐證他的判斷,如同注入熱血,甚至收起遠處的枝蔓,化零爲整朝他們鞭打而來。

    方杉眼前似乎聚著一層綠褐色的幕布,樹木的攻擊太過密集,想要躲避都很困難,只能浪費力氣一截截斬斷。剩余的精神力在一點點被消耗,他開始把目光轉向可以撤退的避難點。

    “想要撐到這棵樹生命的盡頭,單就我們兩個還是有些勉強。”方杉一面應付抽打過來的藤蔓,提議道:“不如從心而爲,先行撤退?”

    魏蘇慎氣定神閑道:“別爲慫找借口。”

    方杉深吸一口氣,配合他的打法:“見機行事,在精神力先一步耗損完之前,我會用道具。”

    武力不夠,道具來湊。

    魏蘇慎很有深意地望著他,認識到系統本質上是人|民幣玩家。

    “不用等到那個時候,”用余光掃了眼搖搖欲墜的樹木:“再堅持三分鍾就好。”

    變異植被如同大廈將傾,卻遲遲保持著一個高難度的動作不肯倒下,無聲中傳達著一個信息:看誰先耗死誰。

    方杉感受到**裸的挑釁,他裝慣了,平生最恨別人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若非宿主的判斷少有錯誤,早就扔出道具,將這棵樹轟地渣都不剩。

    就在兩人即將被榨幹精神力時,變異植被終究先承受不住,樹洞內響起一陣怪異的尖叫聲,斜斜倒了下去。

    結實的樹幹在地面重重一摔,受到反震力彈起,那些沒來得及收回來的藤蔓就像是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蟲,還在試圖利用最後殘余的生命力,對他們發動致命一擊。

    方杉對于垂死掙紮的對手向來會留有幾分同情心,不再去理會將死之樹,目光聚焦在適才發出怪叫音的樹洞。

    一枚胖嘟嘟的晶瑩軀體鑽了出來,它的嘴不過一條小小的縫隙,裏面卻長滿了牙齒,此刻正拖著比自身重數倍的松鼠軀體從樹洞鑽出。

    松鼠已經被吸幹了血,一張皮連著骨頭松松垮垮的在地面拖出兩行血痕。

    “閃閃。”

    胖蟲子似乎聽到了他的聲音,友好地甩了甩尾巴尖。

    方杉大概猜到宿主秀了一把什麽樣的操作,利用蠱蟲悄無聲息地吸食幹淨松鼠的血液,結束這場戰鬥。

    “難怪,”方杉咬著指頭喃喃:“進化成三階的植被應該比這再強大一些。”

    真正變異的不是這棵樹,而是裏面居住的松鼠

    魏蘇慎抓住他的手腕:“什麽時候養成的壞習慣?”

    方杉幽幽瞥了他一眼:“我最近在減肥。”

    減肥的關鍵在于少食,吃不了東西,咬手指頭好歹能解解饞。

    他親自給魏蘇慎掩飾了什麽叫做我狠起來連自己都吃。

    “你安心,”都到了這個節骨眼上系統還不忘安慰宿主:“不過是些程序代碼,就算我吃掉了一截,還是會同步增長。”

    魏蘇慎臉色暗沉了一個度,寒聲道:“戒掉這個習慣。”

    他的語氣極其嚴肅,方杉不得不同樣嚴陣以待,沉痛歎息道:“爲了你,我願意做出這樣的犧牲。”

    魏蘇慎面無表情:“辛苦你了。”

    張天等人從遠處跑過來,臉上的震驚尚有殘存:“竟然真的成功鏟除了異變植物!”

    大家皆是露出欣慰的笑容,魏蘇慎此刻則望向不遠處的某個地方,說了一句他人不理解的話:“保住了。”

    方杉悄悄挪步張天身側:“那邊是什麽地方?”

    “五花商場,”張天樂呵呵道:“爲了慶功,一會兒請你們大吃一頓。”

    方杉:“我指的是商場斜對面。”

    張天皺眉:“好像是……鑒定機構。”

    方杉:“主要負責鑒定什麽?”

    張天:“dna之類的,我也不是太了解。”

    向來都是系統帶給別人不祥的預感,這次剛好反了過來,方杉望著魏蘇慎的背影,莫名不安。

    魏蘇慎避開熱鬧討論慶功宴的衆人,一言不發往前走,理智讓方杉選擇留在原地,然而不過數秒,前方的人便駐足微側過頭,用意味不明的眼神掃向他。

    方杉理智的選擇不在宿主耐心告罄的邊緣試探,和張天打了聲招呼,跟了上去。

    一直到過馬路之前,雙方都保持緘默。

    徹底確定對方的目的地後,方杉忍不住道:“不會是我想象的那樣?”

    千辛萬苦打boss,並非爲了什麽大義,只是單純的想要保護周邊的安全,確切說,是某所建築的安全。

    猶在懷疑時,魏蘇慎開口肯定了他的猜想:“任由那棵植物發展下去,根系遲早會蔓延到四周,屆時鑒定中心也很難保全。”

    言語間,已經走到了大樓下方。

    魏蘇慎紳士地拉開大門,對方杉露出一個正常人做夢都會嚇醒的微笑:“請進。”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相鄰的書:超級符警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男人不低頭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一女二三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