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217、長恨此身非我有

【書名: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 217、長恨此身非我有 作者:春風遙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山海無限鏡花緣玄界之門擇天記永夜君王逆鱗大主宰聖墟雪鷹領主一念永恒龍王傳說太古神王武煉巅峰    幾枚果子當然不能飽腹, 來的時候是姜邱開車, 分散回去導致兩人只能靠步行。

    等真正走出這片區域,方杉的饑餓感成倍增加。對于沒有吃到的火鍋, 他依舊存有一些執念,挑了一家裝潢不錯的火鍋店,開始慢悠悠享受著午餐。

    吃到半飽, 回憶著之前在木屋中的一些細節,問道:“有沒有覺得姜邱看我們的目光很奇特?”

    魏蘇慎:“上次不就如此?”

    方杉輕輕吸了口氣,也不知道是被辣的, 還是想到了什麽:“他該不會是想找人效仿我們之間的關系?”

    魏蘇慎一怔, 末了搖了搖頭:“姜邱並不像是神志不清的蠢貨。”

    方杉煞有其事地擺手:“此言差矣,有些學霸在某方面意外的單純。”

    雙方對話玩味的成分居多,哪裏知道真相便是如此,姜邱不但想效仿,甚至一度准備親身上陣。

    火鍋店裏放著很有節奏感的音樂, 這種曲調會讓人下意識加快吃飯的速度, 旁邊幾桌的顧客早早吃飯離開, 方杉安穩地坐在原位。揉了揉吃飽的肚子,懶洋洋道:“得找個機會試探一下姜邱是不是白博士。”

    他這麽開口的時候通常是有了計劃,魏蘇慎輕輕一挑眉,表示繼續說下去。

    方杉笑容滿面:“引君入甕。我會假裝無意對姜邱提起想做個體檢。”

    借由上次受傷作爲由頭,堪稱是完美的借口。

    魏蘇慎眼底似有疾風驟雨:“這叫美人計。”

    他腦海中浮現出的情景是脫光了的美人被送到敵軍床上,很快又衍生到實驗台play。

    彼此的目光在半空中交彙,方杉讀出了對方自我創造的一千字小黃文, 眉頭一皺:“難道我在宿主眼裏就是這樣的品性?”

    魏蘇慎:“當然不是。”

    話語平淡,殺氣凜然,可見已經腦補到敵軍和美人的床戲部分。

    方杉低頭喝了口酸梅汁,無視面前因爲想象力對姜邱滋生殺意的奇葩。

    一杯酸梅汁見底,才再度開口補充道:“除非你有更好的建議。”

    魏蘇慎:“換個主人公,我去即可。”

    方杉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不知是想到什麽有趣的場景,在後者冰冷的視線中逐漸收斂,試圖用略顯強硬的語氣道:“宿主的眼神目的性太強,很容易被人察覺,還是我去比較穩妥。”停頓了一下道:“何況姜邱細皮嫩肉,我和他同性相斥。”

    結賬時,方杉一反常態地大方,爲證明自身立場主動自掏腰包,很是慷慨地對服務員道:“不找零。”

    三個字說得義正言辭,反而弄得服務員一頭霧水。

    慶幸的是,姜邱並不知道在城市的某個角落,自己無緣無故被黑了一遍又一遍,甚至因爲外貌被當做零號。

    外面的太陽曬得有些惱人,方杉眯了眯眼,避開熾熱的光照:“要不要殺個回馬槍?”

    折回森林,秘密潛入地下暗道一探究竟。

    魏蘇慎:“先回酒店換衣服。”

    方杉鼻尖動了動,嗅見散不開的火鍋味,點頭表示同意。

    一身清爽地等到日落時重新出發,再出門時兩人都格外掩人耳目,放棄乘坐電梯從樓梯繞到後門離開。

    方杉:“木屋面積不大,裏面的陳設一目了然,不利于藏身。”

    魏蘇慎:“聲東擊西。”

    方杉想了想:“我去引開潘,宿主去看看地底下有什麽辛密。”

    魏蘇慎微微颔首,看他的目光十分複雜,特意強調了三個字:“自己人。”

    方杉承諾道:“一旦有危險,我絕對不會用發短信的方式通知你,更不會先一步跑路。”

    倘若姜邱或者李不凡聽到這番對話,一定會拍手稱贊,這兩人坑起人來已經到了不分敵我的境界,以至于日常配合中都不忘互相警示。

    方杉模仿動物的本事一流,魏蘇慎藏在木屋後,聽到一聲狼嚎,險些都誤以爲真。

    沒過多久,木屋的門打開,潘站在門口側耳聽了一會兒,皺眉覺得疑惑。這片森林經過數年的發展,多了不少原本沒有的動物,但這其中並不包括狼。辨別許久,最終還是帶著獵|槍朝聲源處走去。

    魏蘇慎確定他走遠了,從窗戶翻身而入。

    地底的空氣陰暗潮濕,有人在憤怒地咒罵,且聲音沙啞,仿佛片刻都未曾停歇。

    聲帶過度使用的人看到來的是一張陌生面孔時,吃了一驚:“你是誰?”

    魏蘇慎:“正好我有同樣的問題問你。”

    聞言男人的目中閃過一分急切的喜悅,既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說明來人很有可能不是跟那個惡魔一夥的。i

    “快!救我!”展示手上的鐐铐,同時焦急道:“否則等潘回來就來不及了。”

    “先回答問題。”魏蘇慎一板一眼,絲毫不知變通。

    近在咫尺的自由唾手可得,男人心中暗恨,威脅道:“如果不帶我出去,我就把你來此的消息泄露給潘。”

    對魏蘇慎了解的人都知道他不愛笑,一旦笑了,旁人就要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斤兩,分量不夠就不要作死。

    可惜男人對他知之甚微,態度強硬道:“我已經記下你的外貌,只要稍加描述,潘肯定會通知那個惡魔,屆時你也會有性命之憂。”

    男人說話的時候,魏蘇慎的目光幾乎沒有移開,末了忽然轉過身,似乎准備離開。

    男人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在他走出視野範圍前,艱難地擡起手拽著對方的衣角:“要去哪裏?”

    魏蘇慎打下他的手,走到進來的地方在牆壁上摸索了一下,啪的開關聲響起,整個暗室瞬間充斥著刺目的明亮。

    重新走回男人面前,居高臨下的姿勢使得魏蘇慎極其方便地捏著他的下颚骨,過重的力道下,一陣吃痛聲傳來。魏蘇慎絲毫不顧及他的痛感,冷笑道:“你這張臉,已經足夠說明很多問題。”

    無論是五官還是體型,都像極了姜邱,但任何人都不會將兩者混淆,除了膚色,氣質上截然不同。

    排除克隆人等科幻的答案,最有可能的結論是對方和姜邱有血緣關系,或者說是親兄弟。

    目睹剛才的要挾之語沒被魏蘇慎放在心上,男人緊急改變策略:“帶我走,我會告訴你一個天大的秘密。”

    “讓你離開不難,”魏蘇慎眯了眯雙目:“只是你確定能活著走出臨谷市?”

    男人心下一凜,姜邱在臨谷的勢力可謂是一手遮天,時間充足的情況下他尚且可以好好謀劃出城,然而現實情況是潘很快會發現他出逃,出城的路一旦封死,留給他的結局只有再次被抓回。

    念及此男人把魏蘇慎看成最後一棵救命稻草:“總歸會有辦法的,我知道的這個秘密能讓你獲得巨額財富,甚至搭上大勢力的船。”

    魏蘇慎猝不及防道:“白博士就是姜邱對不對?”

    男人一怔,條件反射就要問出你怎麽知道,好在這麽久的禁閉生活唯一教會他的就是隱忍,最後關頭硬生生忍住,佯裝不解:“你在說什麽?”

    魏蘇慎沒有錯過他一閃而逝的驚慌,可惜光從表情得出的結論顯得太過單薄。

    “安心留在這幾日,”他沒有把話說絕,給了一個虛無缥缈的希望:“此事還需要籌謀。”

    男人咽了下口水,不知想到什麽面色變得蒼白:“一定要快,那個惡魔就快要對我下手。”

    魏蘇慎沒多大反應:“被關了這麽久,對方如果想要你的性命,一早就會動手。”

    “不!你不明白!”男人滿目蒼涼與絕望:“從前我以爲他是單純的憎惡背叛,才讓我過著這種不人不鬼的日子,如今方知他也許從一開始就觊觎我的肉|體!”

    魏蘇慎試著從字面意思翻譯這句話,失敗後望著男人虛心求教道:“煩請翻譯。”

    男人露出被羞辱的表情:“意思就是他對我有不軌之心!”

    就在此時,魏蘇慎的手機突然滴答響了一聲,短信的內容只有一個字:撤。

    魏蘇慎微微挑眉,說好的共同進退爲何一轉眼就改變了策略?

    無視男人可憐的小眼神,魏蘇慎關好燈順著石階上去,確保一切都恢複了原樣,悄無聲息從窗戶離開。

    在他剛離開沒多久,潘便扛著槍進屋,第一件事就是檢查關在地底的人,確定人還在,松了口氣。

    明月高懸,夜晚幹壞事的人似乎總是有恃無恐。魏蘇慎走到森林邊緣,就見方杉微微仰著頭,整個人沐浴在月光下。他的表情神聖而虔誠,哪怕潘有什麽發現追到這裏,恐怕第一時間的反應不過是個迷路的旅人。

    方杉並不知道魏蘇慎正在爲他的好皮囊歎息,歪著頭笑了笑道:“有什麽收獲?”

    魏蘇慎將地牢裏的一切原原本本道出,方杉知道該把重點放在男人所指的秘密上面,然話一出口,就變成了詢問對方和姜邱間的愛恨情仇。

    魏蘇慎:“姜邱不荒唐,而被囚禁的人姿色亦是一般,想必其中有什麽誤會。”

    方杉在笑容轉變爲猥瑣前及時止住,輕咳一聲恢複月光下清冷貴公子的形象:“現在看來,姜邱有八成可能就是白博士。”

    邊想著輕輕支著下巴道:“只是我不明白,假使姜邱白博士的身份落實,沒易容的情況下,應該會有人認出來。”

    地牢裏的男人和姜邱外貌相似,足以證明姜邱現在用得是真面孔。

    “其實並不困難,”魏蘇慎道:“處理掉曾經背叛他的人,剩下一部分用利益或者感情捆綁住。”

    方杉看著他,目光中的審視加強:“宿主像是很得心應手。”

    魏蘇慎絲毫沒有謙虛的意思:“在婚姻上,我奉行同等的原則。”

    “……”

    從下午忙到晚上,先是潛入再是分析,等他們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相當疲憊。對于姜邱而言,同樣沒有閑暇的時光。他重新把從食人蠅體內抽取的血液作分析,遺憾的是依舊沒有從中獲取任何有用的信息。

    李不凡試探地說道:“也許他們體內産生的變化,是在被食人蠅撕咬後的一段時間發生。”

    姜邱眯著眼思考了稍頃:“倒不是沒有可能。”

    只是如此一來,就要重新想辦法抽取血樣。

    李不凡:“不如直接把人抓來?”

    姜邱淡淡說了句愚蠢,聽得李不凡肩膀一抖。

    “我能走到今天,那些勢力也願意容忍甚至合作,是因爲沒有觸碰到他們的底線。”姜邱嘲諷地勾起嘴角:“雖說抓一個異能者他們面上不會表露出什麽,但內心肯定會多加防備。”

    哪怕是假象也罷,他現在需要塑造的就是一個有原則博士的形象,不以人類做**實驗。

    姜邱看著窗外的夜色,像是被黑暗吸引了,良久回過神道:“再放出去幾只進化的食人蠅,想辦法引起小範圍的恐慌。”

    李不凡會意:“是要吸引那兩兄弟去對付食人蠅,重新采集血液?”

    姜邱點頭:“動作放幹淨些,不要被察覺出異常。”

    李不凡行動很快,當天晚上就從實驗室放走了食人蠅,並且在每只體內都植入了微型儀器,這也間接導致了方杉睡懶覺的計劃在第二天破滅。

    魏蘇慎喊他起床的時候,方杉翻了個身,努力撐著眼皮去看外面的太陽,確定日頭只上了兩竿,再次躺了回去。

    魏蘇慎:“張天說市裏發現了食人蠅,需要盡快剿滅。”

    方杉一動不動:“不是有巡邏兵?”

    魏蘇慎:“處理食人蠅對他們來說有些困難,何況之前張天答應過會留在市裏幫忙。”

    方杉的困意刹那間就沒了,雙目中精光連連:“也就是說,這次是由李不凡牽線搭橋?”

    魏蘇慎點了點頭。

    方杉改變了態度,一副相當積極的樣子,快速收拾好准備出發。

    張天和幾個隊員在酒店門口等著,見他這麽迅速出來,還誇贊了一兩句。

    方杉義正言辭,當著他的面立誓要成爲遵紀守法好公民的典範。

    張天笑了笑,想到那日魏蘇慎同樣義無反顧接下植物園的任務,感慨道:“不愧是親兄弟,都一樣的有責任心。”

    聞言方杉神情複雜,這句話不管是前半句還是後半句,都屬于謬論。

    街道上的行人已經被清空,兩邊整整齊齊立著巡邏兵。原身因爲食人蠅死亡,方杉到來後還未和這種生物打過交道,現下看過去,終于明白所謂的不好對付指的是什麽。

    食人蠅的翅膀很小,每只有成年人的拳頭大小。本身並不擅飛行,它們最厲害的地方是複眼能放射出傷害人身體的射線,其次便是咬合能力。

    李不凡也在,他的腳下已經躺著幾只食人蠅的屍體。見到方杉一行人,沉聲道:“分散攻擊,每個人負責兩到三只。”

    他的話語很快得到執行,依照方杉和魏蘇慎的實力,對付這種數量的食人蠅不成問題,甚至說是遊刃有余。誰知食人蠅斃命的瞬間突然發生爆炸,方杉避閃的及時,不過因爲拉開就近的人,胳膊還是被波及留下一道血痕。

    李不凡遞過去壓力帶,方杉挑眉道:“東西帶的很齊全。”

    李不凡沒什麽表情:“止血藥和壓力帶是異能者的必需品。”

    方杉扯下來一截,謝過他的好意。

    之後的食人蠅倒是沒有再出過類似的問題,方杉自然不會認爲適才那只是被自己美炸了,玩味地笑了笑,路過魏蘇慎身邊低語了幾句。

    魏蘇慎聽後颔首:“隨你。”

    一直到正午,一條街的食人蠅才處理幹淨。方杉對待換下壓力帶的態度很隨意,順手扔到了垃圾箱,這讓爲了取得血樣,李不凡想的數條策略全無用武之地。

    來接他們的車子停靠在路邊,姜邱今天戴了口罩,時不時會咳嗽兩聲,並且方杉上車後,主動搖開車窗,像是怕感冒傳染給別人。

    李不凡本欲代替他開車,被姜邱搖頭拒絕。

    “抱歉,因爲昨夜受風,沒辦法幫你們一起處理食人蠅。”

    方杉全然沒糾結這個問題,反而詫異道:“原來你剛剛沒和我們一起。”

    魏蘇慎雖然不說話,目光則傳遞著同樣的信息。

    被忽視到徹底,姜邱面上依舊挂著淺淺的笑意,眼神卻是陰晴不定。李不凡從上車起一直保持著目不斜視的方針,根本不敢去看姜邱的表情。

    姜邱望了眼後方:“都辦妥了麽?”

    狀似是在問食人蠅的清除計劃,李不凡聽出深意,點了點頭,表示已經成功取得血樣。期間用手在私底下比劃了一個一……只拿到了一個人的。

    姜邱並未不滿,按照他的預估,大抵也是這個結果。

    中途方杉下車一趟,聲稱是餓了,魏蘇慎緊隨其後,姜邱突然叫住他:“你不像是餓了的樣子。”

    魏蘇慎淡淡道:“付賬。”

    “……”

    目睹他們走進餐廳,李不凡才低聲開口:“不知是不是我多心,這兩人似乎已經有所懷疑。”

    “一點都察覺不到才奇怪,”姜邱道:“隨他們去。”

    李不凡臉上露出惋惜之意:“這次投入的資本有些大。”

    悉心培育的食人蠅損失了三分之二,很多工作又要重頭開始做起。

    姜邱閉了閉眼:“有舍才有得。”

    如果能從血樣中分析出有用的東西,對他們而言利大于弊。

    一陣香味從遠處襲來,方杉人還未到,各種食物的味道糅雜在一起,席卷車內人的感官。

    姜邱側過頭,望著一步一扭扭過來的人,發自內心的懷疑,是對方僞裝的太好,還是本質上腦子就不太正常。

    方杉友好地給姜邱遞過去一個肉包子,那種施舍般的目光讓身側李不凡産生一種錯覺:仿佛是在投喂小狗。

    當然這種想法他是絕對不敢明面上說出來,否則第一個取他性命的就是姜邱。

    姜邱得以忍耐的最大原因是血樣已經拿到,對于低等級的冒犯暫時可以忽略,微笑著謝絕他的‘好意。’

    方杉吃東西的時候,車內保持著難得的安靜。

    這份靜大約持續了十分鍾,方杉尋思後自認地利人和,便開口道:“我聽張天說李先生在臨谷有很多産業。”

    李不凡點頭:“一些小投資罷了。”

    方杉:“可有醫院?”

    李不凡瞬間警覺,沒有正面回答:“爲什麽突然問這個?”

    “之前透支過精神力後,一直沒來得及做全面的檢查,”方杉面上浮現出恰到好處的擔憂:“現在正好有時間,我想做個體檢。”

    車子猛的一個急刹車,姜邱透過後視鏡望著後座的情況,笑容較適才冷漠了不少。

    前腳費盡千辛萬苦,投入人力物力就爲了取得一點血樣,一轉眼對方就要求主動體檢。哪怕李不凡都懷疑此舉是在看穿他們的計劃後故意羞辱,更何況心思深沉的姜邱。

    姜邱沒立刻發動車,轉頭一雙冰冷的眸子直勾勾盯著方杉,首次撕破了平日裏的僞裝,一次一頓道:“你是不是認爲我是個智障?”

    後半句話沒說:耍著好玩。

    話音落下目光如同毒蛇,死死絞住面前人的神情,然而方杉臉上一瞬間的不解不像是能裝出來的。

    短暫的驚訝後,還虛心向魏蘇慎請教,詢問姜邱突然變臉的原因。

    魏蘇慎面上平靜說是不知,實則通過大腦的意識溝通系統:“很好玩?”

    方杉小幅度地點了點頭。

    他們一唱一和,配合的□□無縫,姜邱也只能當做自己多心,在沉默中繼續履行一個司機的職責。

    李不凡這時才說道:“是有一家醫院,如果你想做體檢,我可以幫忙安排。”

    方杉明面上客氣了幾句,順帶著問出了最關心的問題……是否可以免費。

    幸而李不凡本質面癱,只是眼角抽搐了一下,回應道:“自然。”

    物極必反,不敢打擊的太過,方杉果斷不再撩撥。

    車子一路幾乎是超速行駛,姜邱到了酒店門口把人撂下,車子疾速揚長而去。

    方杉評價道:“這一屆反派的心理素質不行。”

    作者有話要說:  又是一個大章。算上今天的,還有將近一萬字沒有放出,突然覺得自己還是挺勤奮的。

    用明天一天專心更隔壁的番外,你們的小饕餮可以上線一下。

    炎熱的天氣裏,我要給你們再加上三十八度的愛,最近天氣燥熱,讓我們心平氣和,佛系互寵︿( ̄︶ ̄)︿感謝爲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流觞曲水 6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當巅峰遇到巅瘋[快穿]相鄰的書:仙本小人危險總裁小嬌妻銀色獨角獸花開春暖男人不低頭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頭影視世界大抽獎從零開始競選總統火影之最強震遁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