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9xhfmy"></tbody><del id="9xhfmy"></del>
                    <font id="mzu0j4"></font><i id="mzu0j4"></i><tfoot id="mzu0j4"></tfoot><i id="mzu0j4"></i><noscript id="mzu0j4"></noscript>
                      <dt id="5j7mve"></dt><em id="5j7mve"></em><sup id="5j7mve"></sup>
                    • <dl id="5j7mve"></dl><ol id="5j7mve"></ol>
                      1.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217、长恨此身非我有

                        【书名: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 217、长恨此身非我有 作者:春风遥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太上章王牌刺客英雄监狱寻情仙使触不可及无上神王为你钟情大主宰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生弃女当自强超能大明星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    几枚果子当然不能饱腹, 来的时候是姜邱开车, 分散回去导致两人只能靠步行。

                            等真正走出这片区域,方杉的饥饿感成倍增加。对于没有吃到的火锅, 他依旧存有一些执念,挑了一家装潢不错的火锅店,开始慢悠悠享受着午餐。

                            吃到半饱, 回忆着之前在木屋中的一些细节,问道:“有没有觉得姜邱看我们的目光很奇特?”

                            魏苏慎:“上次不就如此?”

                            方杉轻轻吸了口气,也不知道是被辣的, 还是想到了什么:“他该不会是想找人效仿我们之间的关系?”

                            魏苏慎一怔, 末了摇了摇头:“姜邱并不像是神志不清的蠢货。”

                            方杉煞有其事地摆手:“此言差矣,有些学霸在某方面意外的单纯。”

                            双方对话玩味的成分居多,哪里知道真相便是如此,姜邱不但想效仿,甚至一度准备亲身上阵。

                            火锅店里放着很有节奏感的音乐, 这种曲调会让人下意识加快吃饭的速度, 旁边几桌的顾客早早吃饭离开, 方杉安稳地坐在原位。揉了揉吃饱的肚子,懒洋洋道:“得找个机会试探一下姜邱是不是白博士。”

                            他这么开口的时候通常是有了计划,魏苏慎轻轻一挑眉,表示继续说下去。

                            方杉笑容满面:“引君入瓮。我会假装无意对姜邱提起想做个体检。”

                            借由上次受伤作为由头,堪称是完美的借口。

                            魏苏慎眼底似有疾风骤雨:“这叫美人计。”

                            他脑海中浮现出的情景是脱光了的美人被送到敌军床上,很快又衍生到实验台play。

                            彼此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方杉读出了对方自我创造的一千字小黄文, 眉头一皱:“难道我在宿主眼里就是这样的品性?”

                            魏苏慎:“当然不是。”

                            话语平淡,杀气凛然,可见已经脑补到敌军和美人的床戏部分。

                            方杉低头喝了口酸梅汁,无视面前因为想象力对姜邱滋生杀意的奇葩。

                            一杯酸梅汁见底,才再度开口补充道:“除非你有更好的建议。”

                            魏苏慎:“换个主人公,我去即可。”

                            方杉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不知是想到什么有趣的场景,在后者冰冷的视线中逐渐收敛,试图用略显强硬的语气道:“宿主的眼神目的性太强,很容易被人察觉,还是我去比较稳妥。”停顿了一下道:“何况姜邱细皮嫩肉,我和他同性相斥。”

                            结账时,方杉一反常态地大方,为证明自身立场主动自掏腰包,很是慷慨地对服务员道:“不找零。”

                            三个字说得义正言辞,反而弄得服务员一头雾水。

                            庆幸的是,姜邱并不知道在城市的某个角落,自己无缘无故被黑了一遍又一遍,甚至因为外貌被当做零号。

                            外面的太阳晒得有些恼人,方杉眯了眯眼,避开炽热的光照:“要不要杀个回马枪?”

                            折回森林,秘密潜入地下暗道一探究竟。

                            魏苏慎:“先回酒店换衣服。”

                            方杉鼻尖动了动,嗅见散不开的火锅味,点头表示同意。

                            一身清爽地等到日落时重新出发,再出门时两人都格外掩人耳目,放弃乘坐电梯从楼梯绕到后门离开。

                            方杉:“木屋面积不大,里面的陈设一目了然,不利于藏身。”

                            魏苏慎:“声东击西。”

                            方杉想了想:“我去引开潘,宿主去看看地底下有什么辛密。”

                            魏苏慎微微颔首,看他的目光十分复杂,特意强调了三个字:“自己人。”

                            方杉承诺道:“一旦有危险,我绝对不会用发短信的方式通知你,更不会先一步跑路。”

                            倘若姜邱或者李不凡听到这番对话,一定会拍手称赞,这两人坑起人来已经到了不分敌我的境界,以至于日常配合中都不忘互相警示。

                            方杉模仿动物的本事一流,魏苏慎藏在木屋后,听到一声狼嚎,险些都误以为真。

                            没过多久,木屋的门打开,潘站在门口侧耳听了一会儿,皱眉觉得疑惑。这片森林经过数年的发展,多了不少原本没有的动物,但这其中并不包括狼。辨别许久,最终还是带着猎|枪朝声源处走去。

                            魏苏慎确定他走远了,从窗户翻身而入。

                            地底的空气阴暗潮湿,有人在愤怒地咒骂,且声音沙哑,仿佛片刻都未曾停歇。

                            声带过度使用的人看到来的是一张陌生面孔时,吃了一惊:“你是谁?”

                            魏苏慎:“正好我有同样的问题问你。”

                            闻言男人的目中闪过一分急切的喜悦,既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说明来人很有可能不是跟那个恶魔一伙的。i

                            “快!救我!”展示手上的镣铐,同时焦急道:“否则等潘回来就来不及了。”

                            “先回答问题。”魏苏慎一板一眼,丝毫不知变通。

                            近在咫尺的自由唾手可得,男人心中暗恨,威胁道:“如果不带我出去,我就把你来此的消息泄露给潘。”

                            对魏苏慎了解的人都知道他不爱笑,一旦笑了,旁人就要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分量不够就不要作死。

                            可惜男人对他知之甚微,态度强硬道:“我已经记下你的外貌,只要稍加描述,潘肯定会通知那个恶魔,届时你也会有性命之忧。”

                            男人说话的时候,魏苏慎的目光几乎没有移开,末了忽然转过身,似乎准备离开。

                            男人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在他走出视野范围前,艰难地抬起手拽着对方的衣角:“要去哪里?”

                            魏苏慎打下他的手,走到进来的地方在墙壁上摸索了一下,啪的开关声响起,整个暗室瞬间充斥着刺目的明亮。

                            重新走回男人面前,居高临下的姿势使得魏苏慎极其方便地捏着他的下颚骨,过重的力道下,一阵吃痛声传来。魏苏慎丝毫不顾及他的痛感,冷笑道:“你这张脸,已经足够说明很多问题。”

                            无论是五官还是体型,都像极了姜邱,但任何人都不会将两者混淆,除了肤色,气质上截然不同。

                            排除克隆人等科幻的答案,最有可能的结论是对方和姜邱有血缘关系,或者说是亲兄弟。

                            目睹刚才的要挟之语没被魏苏慎放在心上,男人紧急改变策略:“带我走,我会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让你离开不难,”魏苏慎眯了眯双目:“只是你确定能活着走出临谷市?”

                            男人心下一凛,姜邱在临谷的势力可谓是一手遮天,时间充足的情况下他尚且可以好好谋划出城,然而现实情况是潘很快会发现他出逃,出城的路一旦封死,留给他的结局只有再次被抓回。

                            念及此男人把魏苏慎看成最后一棵救命稻草:“总归会有办法的,我知道的这个秘密能让你获得巨额财富,甚至搭上大势力的船。”

                            魏苏慎猝不及防道:“白博士就是姜邱对不对?”

                            男人一怔,条件反射就要问出你怎么知道,好在这么久的禁闭生活唯一教会他的就是隐忍,最后关头硬生生忍住,佯装不解:“你在说什么?”

                            魏苏慎没有错过他一闪而逝的惊慌,可惜光从表情得出的结论显得太过单薄。

                            “安心留在这几日,”他没有把话说绝,给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此事还需要筹谋。”

                            男人咽了下口水,不知想到什么面色变得苍白:“一定要快,那个恶魔就快要对我下手。”

                            魏苏慎没多大反应:“被关了这么久,对方如果想要你的性命,一早就会动手。”

                            “不!你不明白!”男人满目苍凉与绝望:“从前我以为他是单纯的憎恶背叛,才让我过着这种不人不鬼的日子,如今方知他也许从一开始就觊觎我的肉|体!”

                            魏苏慎试着从字面意思翻译这句话,失败后望着男人虚心求教道:“烦请翻译。”

                            男人露出被羞辱的表情:“意思就是他对我有不轨之心!”

                            就在此时,魏苏慎的手机突然滴答响了一声,短信的内容只有一个字:撤。

                            魏苏慎微微挑眉,说好的共同进退为何一转眼就改变了策略?

                            无视男人可怜的小眼神,魏苏慎关好灯顺着石阶上去,确保一切都恢复了原样,悄无声息从窗户离开。

                            在他刚离开没多久,潘便扛着枪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关在地底的人,确定人还在,松了口气。

                            明月高悬,夜晚干坏事的人似乎总是有恃无恐。魏苏慎走到森林边缘,就见方杉微微仰着头,整个人沐浴在月光下。他的表情神圣而虔诚,哪怕潘有什么发现追到这里,恐怕第一时间的反应不过是个迷路的旅人。

                            方杉并不知道魏苏慎正在为他的好皮囊叹息,歪着头笑了笑道:“有什么收获?”

                            魏苏慎将地牢里的一切原原本本道出,方杉知道该把重点放在男人所指的秘密上面,然话一出口,就变成了询问对方和姜邱间的爱恨情仇。

                            魏苏慎:“姜邱不荒唐,而被囚禁的人姿色亦是一般,想必其中有什么误会。”

                            方杉在笑容转变为猥琐前及时止住,轻咳一声恢复月光下清冷贵公子的形象:“现在看来,姜邱有八成可能就是白博士。”

                            边想着轻轻支着下巴道:“只是我不明白,假使姜邱白博士的身份落实,没易容的情况下,应该会有人认出来。”

                            地牢里的男人和姜邱外貌相似,足以证明姜邱现在用得是真面孔。

                            “其实并不困难,”魏苏慎道:“处理掉曾经背叛他的人,剩下一部分用利益或者感情捆绑住。”

                            方杉看着他,目光中的审视加强:“宿主像是很得心应手。”

                            魏苏慎丝毫没有谦虚的意思:“在婚姻上,我奉行同等的原则。”

                            “……”

                            从下午忙到晚上,先是潜入再是分析,等他们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相当疲惫。对于姜邱而言,同样没有闲暇的时光。他重新把从食人蝇体内抽取的血液作分析,遗憾的是依旧没有从中获取任何有用的信息。

                            李不凡试探地说道:“也许他们体内产生的变化,是在被食人蝇撕咬后的一段时间发生。”

                            姜邱眯着眼思考了稍顷:“倒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如此一来,就要重新想办法抽取血样。

                            李不凡:“不如直接把人抓来?”

                            姜邱淡淡说了句愚蠢,听得李不凡肩膀一抖。

                            “我能走到今天,那些势力也愿意容忍甚至山东彩票平台首页,是因为没有触碰到他们的底线。”姜邱嘲讽地勾起嘴角:“虽说抓一个异能者他们面上不会表露出什么,但内心肯定会多加防备。”

                            哪怕是假象也罢,他现在需要塑造的就是一个有原则博士的形象,不以人类做**实验。

                            姜邱看着窗外的夜色,像是被黑暗吸引了,良久回过神道:“再放出去几只进化的食人蝇,想办法引起小范围的恐慌。”

                            李不凡会意:“是要吸引那两兄弟去对付食人蝇,重新采集血液?”

                            姜邱点头:“动作放干净些,不要被察觉出异常。”

                            李不凡行动很快,当天晚上就从实验室放走了食人蝇,并且在每只体内都植入了微型仪器,这也间接导致了方杉睡懒觉的计划在第二天破灭。

                            魏苏慎喊他起床的时候,方杉翻了个身,努力撑着眼皮去看外面的太阳,确定日头只上了两竿,再次躺了回去。

                            魏苏慎:“张天说市里发现了食人蝇,需要尽快剿灭。”

                            方杉一动不动:“不是有巡逻兵?”

                            魏苏慎:“处理食人蝇对他们来说有些困难,何况之前张天答应过会留在市里帮忙。”

                            方杉的困意刹那间就没了,双目中精光连连:“也就是说,这次是由李不凡牵线搭桥?”

                            魏苏慎点了点头。

                            方杉改变了态度,一副相当积极的样子,快速收拾好准备出发。

                            张天和几个队员在酒店门口等着,见他这么迅速出来,还夸赞了一两句。

                            方杉义正言辞,当着他的面立誓要成为遵纪守法好公民的典范。

                            张天笑了笑,想到那日魏苏慎同样义无反顾接下植物园的任务,感慨道:“不愧是亲兄弟,都一样的有责任心。”

                            闻言方杉神情复杂,这句话不管是前半句还是后半句,都属于谬论。

                            街道上的行人已经被清空,两边整整齐齐立着巡逻兵。原身因为食人蝇死亡,方杉到来后还未和这种生物打过交道,现下看过去,终于明白所谓的不好对付指的是什么。

                            食人蝇的翅膀很小,每只有成年人的拳头大小。本身并不擅飞行,它们最厉害的地方是复眼能放射出伤害人身体的射线,其次便是咬合能力。

                            李不凡也在,他的脚下已经躺着几只食人蝇的尸体。见到方杉一行人,沉声道:“分散攻击,每个人负责两到三只。”

                            他的话语很快得到执行,依照方杉和魏苏慎的实力,对付这种数量的食人蝇不成问题,甚至说是游刃有余。谁知食人蝇毙命的瞬间突然发生爆炸,方杉避闪的及时,不过因为拉开就近的人,胳膊还是被波及留下一道血痕。

                            李不凡递过去压力带,方杉挑眉道:“东西带的很齐全。”

                            李不凡没什么表情:“止血药和压力带是异能者的必需品。”

                            方杉扯下来一截,谢过他的好意。

                            之后的食人蝇倒是没有再出过类似的问题,方杉自然不会认为适才那只是被自己美炸了,玩味地笑了笑,路过魏苏慎身边低语了几句。

                            魏苏慎听后颔首:“随你。”

                            一直到正午,一条街的食人蝇才处理干净。方杉对待换下压力带的态度很随意,顺手扔到了垃圾箱,这让为了取得血样,李不凡想的数条策略全无用武之地。

                            来接他们的车子停靠在路边,姜邱今天戴了口罩,时不时会咳嗽两声,并且方杉上车后,主动摇开车窗,像是怕感冒传染给别人。

                            李不凡本欲代替他开车,被姜邱摇头拒绝。

                            “抱歉,因为昨夜受风,没办法帮你们一起处理食人蝇。”

                            方杉全然没纠结这个问题,反而诧异道:“原来你刚刚没和我们一起。”

                            魏苏慎虽然不说话,目光则传递着同样的信息。

                            被忽视到彻底,姜邱面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眼神却是阴晴不定。李不凡从上车起一直保持着目不斜视的方针,根本不敢去看姜邱的表情。

                            姜邱望了眼后方:“都办妥了么?”

                            状似是在问食人蝇的清除计划,李不凡听出深意,点了点头,表示已经成功取得血样。期间用手在私底下比划了一个一……只拿到了一个人的。

                            姜邱并未不满,按照他的预估,大抵也是这个结果。

                            中途方杉下车一趟,声称是饿了,魏苏慎紧随其后,姜邱突然叫住他:“你不像是饿了的样子。”

                            魏苏慎淡淡道:“付账。”

                            “……”

                            目睹他们走进餐厅,李不凡才低声开口:“不知是不是我多心,这两人似乎已经有所怀疑。”

                            “一点都察觉不到才奇怪,”姜邱道:“随他们去。”

                            李不凡脸上露出惋惜之意:“这次投入的资本有些大。”

                            悉心培育的食人蝇损失了三分之二,很多工作又要重头开始做起。

                            姜邱闭了闭眼:“有舍才有得。”

                            如果能从血样中分析出有用的东西,对他们而言利大于弊。

                            一阵香味从远处袭来,方杉人还未到,各种食物的味道糅杂在一起,席卷车内人的感官。

                            姜邱侧过头,望着一步一扭扭过来的人,发自内心的怀疑,是对方伪装的太好,还是本质上脑子就不太正常。

                            方杉友好地给姜邱递过去一个肉包子,那种施舍般的目光让身侧李不凡产生一种错觉:仿佛是在投喂小狗。

                            当然这种想法他是绝对不敢明面上说出来,否则第一个取他性命的就是姜邱。

                            姜邱得以忍耐的最大原因是血样已经拿到,对于低等级的冒犯暂时可以忽略,微笑着谢绝他的‘好意。’

                            方杉吃东西的时候,车内保持着难得的安静。

                            这份静大约持续了十分钟,方杉寻思后自认地利人和,便开口道:“我听张天说李先生在临谷有很多产业。”

                            李不凡点头:“一些小投资罢了。”

                            方杉:“可有医院?”

                            李不凡瞬间警觉,没有正面回答:“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之前透支过精神力后,一直没来得及做全面的检查,”方杉面上浮现出恰到好处的担忧:“现在正好有时间,我想做个体检。”

                            车子猛的一个急刹车,姜邱透过后视镜望着后座的情况,笑容较适才冷漠了不少。

                            前脚费尽千辛万苦,投入人力物力就为了取得一点血样,一转眼对方就要求主动体检。哪怕李不凡都怀疑此举是在看穿他们的计划后故意羞辱,更何况心思深沉的姜邱。

                            姜邱没立刻发动车,转头一双冰冷的眸子直勾勾盯着方杉,首次撕破了平日里的伪装,一次一顿道:“你是不是认为我是个智障?”

                            后半句话没说:耍着好玩。

                            话音落下目光如同毒蛇,死死绞住面前人的神情,然而方杉脸上一瞬间的不解不像是能装出来的。

                            短暂的惊讶后,还虚心向魏苏慎请教,询问姜邱突然变脸的原因。

                            魏苏慎面上平静说是不知,实则通过大脑的意识沟通系统:“很好玩?”

                            方杉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他们一唱一和,配合的□□无缝,姜邱也只能当做自己多心,在沉默中继续履行一个司机的职责。

                            李不凡这时才说道:“是有一家医院,如果你想做体检,我可以帮忙安排。”

                            方杉明面上客气了几句,顺带着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是否可以免费。

                            幸而李不凡本质面瘫,只是眼角抽搐了一下,回应道:“自然。”

                            物极必反,不敢打击的太过,方杉果断不再撩拨。

                            车子一路几乎是超速行驶,姜邱到了酒店门口把人撂下,车子疾速扬长而去。

                            方杉评价道:“这一届反派的心理素质不行。”

                            作者有话要说:  又是一个大章。算上今天的,还有将近一万字没有放出,突然觉得自己还是挺勤奋的。

                            用明天一天专心更隔壁的番外,你们的小饕餮可以上线一下。

                            炎热的天气里,我要给你们再加上三十八度的爱,最近天气燥热,让我们心平气和,佛系互宠︿(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流觞曲水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当巅峰遇到巅疯[快穿]相邻的书:至尊尸皇日光爱人九炎涅磐一个人的抗日第七脑域倾国乱热血八路白日梦之三国伪蜀山弟子在香江拽少爷恋上冷千金洪荒大教父晓月残阳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