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103、民國諜影(39)三合一

【書名: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103、民國諜影(39)三合一 作者:林木兒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尋仙神級仙醫在都市炮灰女配的無限逆襲校花的貼身高手六零時光俏工業之動力帝國動力王朝長樂歌狂神魔尊慕南枝萬古神帝王牌刺客    民國諜影(39)

    “去茅房?”林雨桐扭臉看他, 然後咧嘴笑了一下, “好啊!去吧!”

    孫三壽一愣,繼而大喜:“謝謝長官……謝謝長官……”一邊說著,一邊眼睛滴溜溜的朝樓下看, 這擡腳就要朝樓下跑。

    林雨桐一把揪住, “就在二樓上, 去吧!我在這裏等你。”

    孫三壽不自然的笑了一下,這裏可是二樓,想跑?得從窗戶爬出去嗎?他慢騰騰的往二樓的廁所去, 好些人都探出頭看孫三壽捂著肚子的好笑樣。

    當然了, 未嘗不是看林雨桐的笑話。這要是將人給看丟了, 這人可就丟大發了。

    孫三壽一進廁所就關了門,然後那些看熱鬧的就看見林雨桐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一根細線來,然後緊跟著就摸出一個手|雷, 這線在手|雷上不停的繞,也不是怎麽繞的,最後余下一尺多長的線頭。就見她將這點線頭綁在了廁所門上, 一群人都嚇的吸氣,這孫三壽萬一從裏面拉門, 就直接引|爆|手|雷了吧。

    這手|雷是m式的,爆|炸威力都有數。好些人已經偷摸的往出溜了, 這玩意雖然不足以把樓|炸|了吧,但緊挨著廁所的幾個辦公室受波及這是在所難免的。至于孫三壽,那就只能去見如來佛祖了。

    林雨桐安裝完就下樓了, 周天南攔著其他要下去的人:“幹嘛呀!誰都別跑,滬上站被人這麽炸了,是要笑死同仁的。趕緊的,想辦法解開。”

    那線線都繞成一團了,怎麽解開?

    有一行動隊的,死活拉住廁所的門把,朝裏面喊:“孫頭兒,別拉門聽見了嗎?一拉手|雷就炸了,我們解不開這玩意……”

    孫三壽本來在裏面抽煙的,抽完煙才想著怎麽突圍呢。看看是從門出去,還是從窗出去。反正站長也不待見那個什麽妖狐,都鬧翻了。別管她想查什麽,只要自己躲了,躲過這個風頭再回站裏就行了。出去之後跟站裏的長官求求情,只是幫著推脫推脫而已嘛。就不信爲了這個小人物,她那麽大一妖狐會守在滬上。

    可想象是美好的,如今門被堵了。外面將廁所門拉的可緊了,他也不敢真嘗試,萬一炸了呢?別人能跑,他就死定了。他可不敢賭妖狐不敢炸滬上站。那種級別的人,炸|了就炸|了呗。能怎麽的?她最多挨訓,自己呢?

    那就只有一條路可走了,他歎了一聲,朝窗戶看下去。

    下面果然就站著妖狐,仰著頭朝上看,面帶微笑,就差搖搖手說著一聲‘嗨’。嘚嘞!也別求情讓她把手|雷拆了,她在下面等著,那是自己不從二樓下去都不行了。

    今兒認栽吧,老老實實的翻窗,老老實實的等著被收拾。

    從廁所的窗戶翻出去,扒拉著水管一點一點的滑下去,結果腳一挨著地,就割肉一般的疼。下面僞裝著一把彈簧|刀,一腳踩上去,皮鞋底被穿透,刀尖紮到腳底板了。

    好些追出來看熱鬧的不由的朝後一縮,這幸好是踩在刀上了,要是這地方埋一地|雷呢?誰能躲的開?早炸成灰了。

    林雨桐還是手插|在褲兜,擡下巴問孫三壽:“你怎麽回事?怎麽那麽不小心呢?刀是你的吧,玩到把自己傷了,你也真是能耐。”

    孫三壽到底是當過土匪的,也算是一條硬漢。這紮在腳上了,血嘩啦的,卻始終是沒喊疼。這會子把刀拔下來,鞋脫下來,再去看那把彈簧|刀。刀柄上赫然刻著一個‘孫’字,他蓦然一驚,可不就是自己的?再去摸藏在身上的□□,卻也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孫三壽還有一綽號,人稱‘孫三手’,早在當土匪以前,他就是成名的偷兒了。他自己嫌棄偷兒沒出息,只被人家攆著打,哪裏有土匪威風。于是就做了土匪了!但是老手藝一直是沒丟下的。這會子,在最得意的地方接連被折了面子,他也服了,嘿嘿一笑,呲著牙朝林雨桐看。

    林雨桐轉身:“跟上來吧。”

    武|器沒了,腳傷了跑也跑不了了。不跟上來能怎麽著,他單腳蹦起來,一瘸一拐的跟在後面。

    周天南跟在過來,“那個……地下室裏是黑的,這些蠟燭我先給您搬過去湊活著用?”

    林雨桐嗯了一聲,到了地下室的入口,她開了門,伸手從周天南的手裏接過箱子,還有他手裏順帶來的手電筒,一邊照著裏面叫孫三壽先下,一邊跟周天南道:“那個手|雷……你們把線剪了就行,其實另一頭沒綁手|雷,別怕,怎麽拽都不會炸的。”

    孫三壽正扶著牆往下走台階呢,被這話刺激的一走神,單腳踩空,好懸摔下去。

    周天南笑了笑,應了一聲好,看著林雨桐也往地下室去了,這才轉身走了。

    知道跑不了的孫三壽特別配合,自己搬了椅子放在正中間的位置上,乖巧的坐著,等林雨桐把蠟燭都點起來。他還在一邊熱心的建議,“那個……這個其實沒有火把好用。”

    林雨桐轉過身來,看他:“知道找你什麽事嗎?”

    “就是章家的那個事……但我已經都還回去了。本來還要給賠償的,但章家不要,這件事我知道錯了,是要給處分還是要給別的,我都認了。”孫三壽一臉的冤枉,“真的,我承認我有眼不識泰山……”

    “你何止是不識泰山?”林雨桐就笑,“知道章家的老底子嗎?知道章家這回動用了誰的關系嗎?”

    孫三壽搖頭:“不知道!”

    “那位大公子。”林雨桐上下打量孫三壽,“就因爲你,叫神仙爲你打架,你好大的臉面。”她挑起大拇指滿是贊賞,“你也算是滬上的一號牛人了。”

    孫三壽面色一變:“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瞧瞧,這話說的多單純!”林雨桐也在椅子上坐了,“說說吧,這事怎麽著啊!我反正非得辦一個人的,你看著辦。”

    孫三壽神色一動,這意思是這事還有商量的余地吧。

    沉默了得有半分鍾,他才咬牙道:“其實這事真不是我第一個起意的。我一管監獄管犯人的,但是手裏真沒多少油水。如今這清查逆産,兄弟們看的眼熱,也想找幾個錢花。章家的那位大少爺,我們可是當爺伺候的,真沒有半點苛待人家。爲的什麽,不就是爲了那點錢嗎?再說了,我們也不算冤枉了章家,那章家的少爺跟個女人打的火熱,那女人就是個rb女人。”

    “別跟我扯這些閑的!”林雨桐看他,“人是不是你下令抓的,沒收人家家産的事是不是你幹的?”

    “您要這麽說,我還真無話可說了。”孫三壽攤手,朝後一靠,想當死狗試探一把。

    林雨桐不跟他廢話,從兜裏掏出一張紙打開,然後從上衣口袋裏摸出筆遞過去:“那就簽字吧。”

    孫三壽接過來一看:“認罪書?”

    “簽字!”林雨桐示意他,“趕緊的,我這邊積攢的案子多了,沒時間在你這裏耗費時間。”

    案子還很多?!

    那我這更不能簽字了。

    孫三壽將認罪書遞過去:“簽字之後會如何?”

    “送回n京,老板批了,直接送刑場。”林雨桐看孫三壽,“但是你不簽也沒用,只要我簽了,就生效。”說著,她拔了筆帽叼在嘴裏,擡手就要簽字。

    “慢!慢著!”孫三壽被林雨桐晃悠的不輕,你簽字就生效幹嘛來晃我一下。要知道你簽字就說殺我就能殺我,我不是就說了嗎?“您慢著……先別簽字……我雖然是行動隊的副隊長,但是這隊裏也不止我一個副隊。滬上跟別的城市可不同,以前滬上站,就分一站和二站。後來這不是合並了嗎?可這站長只能有一個,如今的錢站長以前以前是一站的站長,合並後還是站長,不過二站的站長郝智郝站長就沒那麽幸運了,直接成了副站長了。連同一站二站的副站長一起,都成了副站長。所以,咱們站,光是副站長就有五位。情況比您想的要複雜的多。錢站長呢……雖然是站長吧,但能調動的也就是原來一站的人手,而二站的,八成還都是聽郝智郝站長的……”

    “哦?”林雨桐一副饒有興致的樣子,“你聽誰的?”

    孫三壽尴尬的咳嗽了一聲:“我聽……我能做到這個位置上,是郝站長提拔的,您說,我能聽誰的。”

    “哦!那我是不是可以認爲,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受命于郝智?”問完林雨桐便一笑,緊跟著搖頭,“你很聰明孫三壽,腦子裏的主意那是一個接著你個。你叫我以爲你受命于郝智,但實際上,你還是錢通的人,對吧?”

    孫三壽詫異的看了林雨桐一眼:“好吧,我不跟您動心眼了。我也看出來了,動心眼我動不過您。這麽說吧……我原本確實是郝站長的人,那是我剛投過來的時候。那時候我從工黨那邊逃出來,隱姓埋名在滬上。而那個時候,郝站長奉命潛伏于七十六號,那時候他爲了竊取一個情報,需要一個開鎖的高手……我身無分文到了滬上,就靠那點手藝混飯吃。恰好被他逮住了,從此我進入了jun 統,所以說……我們的淵源很深,我的身上貼著他的標簽。”

    “後來呢?”林雨桐又問。

    “後來……”孫三壽搖頭,“你知道我投過工吧?”

    “嗯!”林雨桐點頭,“跟投工有關?”

    “是!”孫三壽苦笑了一聲,“說實話,工黨其實真挺厲害的,我也沒呆多長時間,但很多方面還是被他們影響,比如……不抽大|煙,我戒了之後再沒碰過。郝站長呢,當年確實是英雄。可這英雄在你們炸了rb特務機關那麽多要員之後,一度非常頹廢。因爲rb人不再信任任何的異族,他被排擠在外。排擠在外就有一個非常可怕的事,那就是不能再完成任何任務,甚至連營救在監獄裏被關著的jun統同仁也做不到。在那種情況下,他被申斥,甚至被放棄,你知道那種境況下,一邊擔心被rb人發現,一邊又感覺被抛棄的感覺嗎?從那時候開始差不多到rb人投降,這段時間裏,他是在yao子裏過的。那裏有什麽,女人和大|煙,整個人都廢了。後來,兩個站整合,因爲後期他的不作爲,站長歸了錢站長。他退了一步。可這一退,就意味著跟權利失之交臂。沒有權利,這錢就撈到的少。以前的老兄弟也都還念著當年的情分呢,可也總有像我這樣的,不改換門庭,這行動隊的副隊長位子可就保不住了。這個……我不覺得是一種背叛。畢竟,凡是郝站長給下的命令,不管我多難,我都沒推诿過,叫我執行我就執行……”

    “比如……”林雨桐將筆合著,問了一句。

    “比如第三監獄,秘密的……”孫三壽說著就頓住了,好似失言一般,“就是監|獄很多事情,他說怎麽辦我就怎麽辦。再說了,這有時候監獄撈|錢也是挺快的。只要跟警|察局的那幫王八蛋聯手,那來錢就更快了……”

    林雨桐拍了拍桌子:“別扯遠了。第三監獄怎麽了,繼續說!”

    “第三監獄……會定期釋放一批人……這些事都是我處理的。也是撈錢的途徑……”孫三壽這麽說。

    林雨桐就知道,這貨是不肯說實話了。她就姑且一聽,不再打斷。

    “警局把那些有點家産的都招理由抓了,什麽賭博了,什麽藏匿工黨之類的罪名,這些人進來好好的伺候著,然後家裏交錢就叫人出去。那個章家的大少爺最初也是這麽進來的。弄進去一遭被贖出去,結果跟咱們結仇了,尤其是跟郝站長,好像是因爲女人的。郝站長想好好教訓那位大少,我就是照辦而已。”

    “那你的意思是叫我查副站長?”林雨桐點了點孫三壽,“你確實聰明,覺得我查不下來這個人,要是查也特費功夫是吧?你想給你爭取點時間,看事情會不會有轉機。行!我由著你看!不過,鑒于你的問題還沒有說清楚,自由給你,資産凍結。今兒你先呆在這裏,哪裏也別去。等我把你藏著的錢都被刨出來,你再出去吧。”享受了這麽些年了,我不信你還有當年從工黨那裏逃出來的勇氣,能從無到有的從頭來過。

    這話一出,孫三壽果然就變了臉色,急著就要站起來,“林特派員,您這樣很沒道理。”

    “你幹的沒道理的事多了,就不許我幹一件了?”林雨桐起身就往外走,“老實呆著吧。對了,我得提醒你,別妄想靠你溜門撬鎖那一套從這裏出去……我敢保證,你的手伸向門鎖的那一刻,你會後悔一輩子。”

    說著,就真朝外走了。不管孫三壽怎麽喊,都不再回頭。

    從這個房間出去,果然就見王曼麗和徐媛站在門外。林雨桐沒說話,朝上指了指,三人依次從地下室上來了。林雨桐掏出個瓷瓶,在門上人能夠得到的地方和上鎖的地方抹了一層。

    “什麽東西這是?”王曼麗朝後退了一步,“我以後可不來這地方了,處處陷阱你這是。”

    “這個孫三壽,比想象的要油滑的多。”林雨桐抹完了,就跟王曼麗回辦公室。

    此時,小樓挺熱鬧的。從門外站崗的,到裏面的內勤,都該是新調來的。也是,n京距離滬上這麽近,昨兒發了電報過去,今兒人肯定就到位了。這些人都是王曼麗要來的,林雨桐也不故意去親近,反正有什麽要發號施令的就叫王曼麗去就行了。王曼麗倒是一一的介紹了,林雨桐把名字都記下,然後沒有然後了。

    她現在更有興趣跟徐媛聊一聊。

    因爲打從從地下室出來,徐媛那雙手就握成拳頭,沒松開過。

    林雨桐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不大功夫,徐媛就進來,且順手就關了門,坐在林雨桐面前。林雨桐給倒了一杯水過去,“想說了?”

    徐媛點頭:“……郝智和孫三壽都是見過最狼狽時候的人……而且……”她說著,就有些難堪的低下頭來,良久之後才把那一杯滾燙的開水一口氣給灌下去了,然後眼淚就下來了,不知道是燙的還是想起了過往,“那些畜|生……糟|蹋了我……”

    想到了!

    她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過去了,都過去了。只當是被狗咬了!”

    徐媛深吸一口氣,“我也以爲就過去了,可是還有兩條狗活著,就在我面前蹦跶,你說我該怎麽辦?”

    林雨桐手一頓,“什麽意思?”

    “欺負我的又何止是rb人?”徐媛澀然一笑,“rb人讓他們欺負我,他們也在rb人面前欺負我。只有那個工黨……那個被帶來的工黨,他把那些畜生脫下來的衣服從地上撿起來,蓋在我身上……他一臉的傷都是因爲護著我才被折磨成那個樣子的……打那天之後,那些畜生再沒欺負過我……我知道,當時我出賣了你們,我是叛|徒。郝智和孫三壽那麽對叛徒或許不是大罪過,可我甯肯那個時候他們殺了我,結束了我的痛苦,也不願意……被那些畜生糟|蹋完,還得在他們面前被同胞糟|蹋……那時候我叔叔還在他們那邊呢……出了這種事,我活著,家裏人也沒一個人待見我,像是我玷|汙了門楣。可死了吧,我又不甘心,爲了活著,我幹了多少我不願意幹的事,叫我這麽窩囊死,我不甘心。我以爲這樣的人多少能受點懲罰,可是現在想想,也是滑稽。我這樣的背叛過的都沒有受多少懲罰,更何況是他們?可我心裏就是不舒服,欺負我的高官厚祿,救我維護我的,卻還是階下囚。我咽不下這口氣!林處長,我今兒來是求您的,但不是爲了王坤。能不能救王坤出去,這是我的事。但若是您能治了這兩人,從此以後,我唯您馬首是瞻……”

    林雨桐看她:“你的意思是,這兩人從那個時候起,就主管著監獄。”

    “是!”徐媛深吸一口氣,“看他們對rb人和對其他看管監獄的人的態度判斷,是這樣的。”

    “這兩人要是有罪,我不會放過。”林雨桐就道,“你要是覺得不自在,我可以放你假……”

    “不!”徐媛站起身來,“恰恰相反,我不是要放假,我想……主動去見見郝智。”

    林雨桐擡眼看她:“你要做什麽?”

    “我要救王坤。”徐媛起身,“我要救王坤,不管付出什麽樣的代價。而且,我還要送林處長一份大禮,所以,請你千萬信我一次。”

    林雨桐皺眉:“你不要幹傻事,什麽事都可以商量著來。”

    “有些事沒法商量,有些屈辱除非我自己討回來。”徐媛朝林雨桐鞠了一躬,“謝謝你,對我這樣一個屢次與你爲敵的人,你還能顧忌到的我的尊嚴,我的感受……讓我覺得我又像個人了!”說著,扭身就走。

    林雨桐看著洞開的辦公室門,看著還回蕩著腳步聲的走廊,一時之間還有些愣神。

    王曼麗一邊走一邊回頭:“你叫王曼麗幹嘛去了?”

    林雨桐搖頭:“她很有主意,自己找郝智去了。”

    “啊?”王曼麗搖頭:“郝智可是老牌的特工了,她玩不過人家。”

    “所以啊……”林雨桐伸手,“車鑰匙給我,我得盯著去。她說不定能找到突破口,說不定就成了別人嘴裏的肉了。而她這個人,不管嘴上說的多堅定,可其實……”靠不住的。還得看著才行。

    王曼麗將鑰匙直接給林雨桐:“我住這邊了,看一些滬上站的人員檔案。那邊就交給你了。”

    她不自覺的將她自己放在了領導的位置——也好。

    自己的行動更自由了。

    林雨桐拿了鑰匙朝外走,王曼麗就追著問:“能找見郝智嗎?他可從來沒有露過面。”

    “鼻子下面長著嘴,我不會問嗎?”林雨桐嫌她啰嗦,“你忙你的吧,這事你別操心。”

    也是!要是她辦事都要叫人操心,那就沒叫人放心的人了。

    林雨桐出來早就不見徐媛的人了,這茫茫的大滬上的,上哪找人去。她先回了酒店,問過前台,前台說徐媛沒有回來過。她直接回房間,四爺也並不在,不知道上哪去了。

    她換了一身便裝,想找郝智,瞎找沒用,還得問一人。問誰呢?誰最了解郝智?

    不是什麽孫三壽,而是錢通。

    她也沒瞎跑,買了幾樣禮品,避開人直接去了錢通家。錢家的保姆給開的門,林雨桐自報家門,說是胡木蘭的學生。錢太太對別人或許不曉得,但是知道胡木蘭的。你說來曆,保姆才又返回來請了林雨桐進去。

    想跟一個人友好的交談大半天,並且被留下來吃飯,兩人相談甚歡,且有些相見恨晚的架勢,這在林雨桐來說,並不是難事。從陌生到熟悉,再到好似多年未見的忘年交,也就是半天時間。錢通回來看到坐在沙發上跟老婆聊的熱火朝天的林雨桐還愣了一下,“我當是誰呢?”然後又說錢太太,“家裏來了貴客就給我打電話嘛,哪裏能叫客人在家裏等半天?”

    錢太太就道:“晚輩來陪我說會話,怎麽到你這裏都是公事。多親近的關系都得叫你這張嘴給隔得疏遠了。”

    林雨桐便笑:“沒關系伯母,我不見外就好。”

    錢通無奈的朝書房指了指,“就是再親密的關系,也得先公後私。”

    林雨桐朝錢太太點點頭,跟著錢通去了書房。一進書房錢通就炸:“不是說了咱們之間翻臉了嗎?”

    “沒人看見我進來。”林雨桐自顧自的坐下,“這點把握我還是有的。”

    錢通松了松領口:“滬上的情況複雜,我不得不小心謹慎。”

    “明白!”林雨桐就說,“我這次來,也是大事。您要是知道我跟您商量什麽事,您就不會嫌棄我來了。”

    “沒嫌棄你的意思。”錢通自顧自的點了一根煙,“說正事,什麽事叫我錯過了就得後悔。”

    “郝智。”林雨桐往前坐了一點,“這個人……我想,師伯也不願意看到吧。”

    錢通手裏要扔的火柴忘了扔,一直到燒到了手,他才趕緊給扔了,“你說誰?”

    “郝智。”林雨桐將煙灰缸給往前推了推,“我想了解一下此人。”

    錢通狠狠的吸了一口煙:“你想動他?”

    “試試嘛!”林雨桐就道,“要是您不願意讓動,那就不動。”

    “咱們爺倆別兜圈子。”錢通撣了撣煙灰,“我當然是沒什麽不願意的。此人以前便是站長,如今這副站長做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對我來說,上下不能通達,這個站長做的,老板也不滿意。你要是能動動他,那是再好沒有的事了。可我就怕,你壓根就動不了他。”

    “動不動的了,試試不就知道了。”林雨桐就道,“再者說了,動不了他,也能拔了它的爪牙。沒有爪牙了,那您這不是想怎麽收拾他就怎麽收拾他嗎?”

    錢通呵呵就笑:“你這提議啊,我很動心。可是吧……就是覺得有點無恥。這可真是排除異己了。”

    “無恥您也別說出來呀。”林雨桐一副拿你沒辦法的樣子,“再者說了,我是那麽無恥的人嗎?若不是這個人不妥的地方太多,我也不會想著拿他開刀。”

    這話叫錢通一下子就有了興致,“怎麽?發現了端倪?那個孫三壽說了什麽不該說的?”

    “這個……暫時無可奉告。”林雨桐就問說,“您只要把您知道的郝智告訴我就行。還有,一般在什麽地方能找到他。”

    只要這些?那你早說呀!

    錢通從抽屜裏拿出一個檔案袋來,直接扔給林雨桐,“拿去吧,你想知道的上面都有。”

    林雨桐拿過來打開掃了一眼,就順手裝進去,然後往隨身的包包裏一塞,就直接起身,“那就告辭了。”

    錢通又給叫住:“小林啊,你師伯年紀大了,家裏這老妻也是跟著擔驚受怕了一輩子了……”

    “明白!”林雨桐擺手,“肯定不再來家裏打攪了。”

    從辦公室出去的時候錢太太特別熱情,把好茶咖啡弄了幾罐子都一股腦的給林雨桐帶上,“得空就來跟我說話。記得要常來!”

    林雨桐都接了,“公事辦完了我就來。”好說歹說的,沒叫錢太太再送。

    等林雨桐出去了,錢通才說老婆:“我跟你說過,家裏不要叫人隨便進,來人了就記得叫保姆給我打電話。我就是再忙,辦公室總有秘書的。怎麽不聽呢?”

    “小林又不是外人。在這滬上,別人說話我也聽不懂,能跟我用家鄉話唠嗑的又能唠到一塊去的,有幾個人?怎麽你就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了。”錢太太說著就歎氣,“多好的姑娘,這要是咱們兒子沒在m國,真該給兩人介紹介紹。我想找的兒媳婦就這樣!”

    錢通將領口松了又松:“老壽星吃□□……”

    “什麽?”錢太太沒聽清男人的嘀咕聲,“你剛才說了個啥?”

    “我說你老壽星吃□□……”錢通說著,就往書房去,“活膩味了。”找這樣的做兒媳婦,你這是得多想不開。

    那邊林雨桐從錢家出來,此時已經是晚上了,先去酒店看四爺回來了沒。

    四爺也是剛回來了,“其他人正在加緊甄別舊檔案,你之前說的那個周天南的,很可能就是胭脂。”

    林雨桐應了一聲,既然沒相認,那就不算。

    她把從錢通那裏得來的檔案袋拿出來遞給四爺:“你幫我看看這個,我一會還得出去。”

    這一天了,她得上廁所,得洗澡換衣服化妝,然後再出去找徐媛。

    半個小時出來,四爺將檔案還沒看完:“帶著吧,路上我再看,我跟你一塊去。”

    “不知道熬到什麽時候呢。”林雨桐就朝其他幾個客房指了指:“有事怎麽辦?”

    “都沒回來呢。”四爺起身,拿了外套,“到了這燈紅酒綠的地方,基本晚上都不回來。”

    出去的時候,下起了雨。此時已經是深秋季節了,雨多,還真有些陰冷。

    郝智不在家,那個家連同他的老婆一起,都是擺設。他有他自己的地方。這家夥私下入股了一個煙|館,他這個煙館很洋|派,不是那種躺在煙|炕上的那種。他是專門有一別墅,進入這裏是需要資格的。沒有十根金條入會,連門你都摸不著。這裏聚集著滬上最有名的幾個交際花,來這裏談公事的和單純尋求享受的,各占了一半。在一定的圈子裏,是挺有名氣的。

    這地方,混進去幾乎是不可能的。裏面的每個人必然都是熟面孔。一個生人進去,都不必問,也是個死。外面養的打手就好幾十。

    徐媛怎麽進去林雨桐現在沒心思關注,她現在想的是,她自己該怎麽進去。

    這次,只能帶四爺到這裏了,再往深的,他肯定進不去,“所以,你在車裏呆著,等我回來。”

    不等四爺說話,林雨桐就下了車。得想辦法翻牆進去,然後避開那些看家護院的黑衣人,想辦法上樓頂,從樓頂翻到閣樓,就算是成功了。

    四爺還來不及喊,人家已經跑遠了。他哼笑一聲,開車退後了一些。然後將已經記住的郝智的檔案拿出來,走到一棵樹下給燒了。這地方雨小,不影響燃燒。等燒完了,看著一陣風把灰燼吹滅了,這才重新上車,然後大大方方的開車去了郝智的別墅。一到門口,就有兩個黑衣人迎過來,“請出示您的會員徽章。”

    四爺遞了軍|官證過去:“告訴郝智,要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就最好見我一面。我等他五分鍾,見不見隨他。”說著,就看著手腕上的表,開始掐算時間了。

    那兩人被這話給唬住了,將軍|官證又看了兩眼,記住了名字軍|銜等等的信息,趕緊進去了。

    此時,林雨桐正在屋頂上,雨打在身上的滋味……當然不如坐在車裏那麽舒服了。她就保持著這種姿勢,看著四爺跟著黑衣人進院子,進別墅,直到再也看不到。

    蠢了吧!

    真是蠢了!

    她還得趕緊下去,看看四爺怎麽忽悠郝智。要是萬一失手沒忽悠住,自己還得趕緊過去救命。鑒于突然來了四爺這麽一個不速之客,所有的保镖注意力都在四爺身上。因此,借了四爺的光,她從房頂到閣樓,並不費勁。

    可到了閣樓她突然發現,這裏不是放置雜物的地方,而是別有洞天。

    閣樓對開著門,一邊放著幾部電台,看那個樣子,應該是還會經常用到。另一邊,她輕輕的拉開門,卻看見了坐在椅子上,背對著門口的徐媛……

    作者有話要說:  明天見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書末章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相鄰的書:我在古代的發家史網遊之巅峰暗牧足球之道踏入異界的渡劫強者天元星河帝尊網遊之複活一塊板磚闖仙界跨過千年來愛你禦妖至尊驸馬傳異時空之中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