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沙雕学霸系统[重生]

96、番外5

【书名: 沙雕学霸系统[重生] 96、番外5 作者:小霄

沙雕学霸系统[重生]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重生之神级明星佳肴记限制级末日症候都市猎人三国之无限召唤备中的伊达独眼龙劫天运我不成仙我的幻想世界桃花眼绝世皇帝天刑纪    周五下午三点。

    全玻璃幕墙塔楼上有一道从顶层直上直下的景观梯, 从顶层到底需要四十八秒。

    电梯里只有一个青年男子。深灰色的休闲西装裤,浅咖细条纹白衬衫, 系领带, 左手握着轻薄的笔记本电脑, 右手持着手机。

    电梯开门的一瞬间,屏幕上弹出来电页面,何修把手机放在耳边。

    “通过吗?!”外国女人艰难地说着中文,却难掩语气中的兴奋。

    何修嗯了声,“你应该早知道了吧。”

    “从你踏出boss办公室的下一个秒!”仍然是不通顺的中文, 而后对方顿了顿, 飞快选择放弃, 切换法文叽里咕噜说了一长串话。

    何修听不懂法语, 只是同事相处久了能听出几句赞美词, 他耐心地等对方说完, 才说道:“谢谢。明天我请大家吃饭。”

    对方很快抛出今晚,何修果断拒绝,“今天我要早走, 只能周六。”

    离开设计所大楼, 何修脚下带风,跟接连路过的同事飞快地招呼, 到附近甜品店打包了一盒甜甜圈,然后拎着到地下车库去。

    进入律所三年后的第一个对私vip客户项目,给法国富豪设计他在阿姆斯特丹买的深林宅墅,从一片空白的平地开始, 做了整九个月。终稿上周boss过审,今天客户开会,远程视频里叽里咕噜说了一串话,何修只听懂了“通过”和“赞美”两个意思,别的一概不懂。

    挺开心的,但更值得开心的是,boss正式宣布把律所下一个重磅对商项目交给了他。

    为某电子科技品牌设计科技园区的双子摩天大楼。今年所里最大的单,化作一封邮件,此刻正安安静静地躺在何修的工作邮箱里。

    “交完一个单,迎来下一个单。”何修启动车子,自言自语地嘟囔,“而我只想去找男朋友玩。”

    他说着,在停车场出口卡杆处稍微停顿了下,扫了一眼手机。

    还没有叶斯的消息。

    叶斯今天要跟一台大手术。虽然他只做到开胸的部分,而切皮开胸已经做了几百次,但何修还是能从最近几天他的只言片语中察觉到紧张。

    从设计所回家有点堵,何修进家门时甜甜圈上的糖霜有点化了,他赶紧把盒子放进冰箱。

    这是他和叶斯毕业后租的房子,六十来平,两人一猫住足够,但就是小区有点老。

    他们买的房子上礼拜装修完工交付了,估计再过半年就能住进去。

    去年何修拿几个项目攒的钱交了首付,叶斯爸爸听说后非要把剩下的补上,两人死活不同意,后来叶爸又给出了份首付。首付交了两倍,还款压力就小很多,虽然人还没搬过去,但日子就这么踏实下来了。

    自己家的设计,何修没插手。他喜欢做楼体和功能,但对室内设计无感。所以新家是找了外面的设计师,三个人一起合计的。

    何修给叶斯发了条消息,然后坐在沙发上看平板电脑里装修交付实照。

    半个多小时后,衬衫西裤未脱的男人就那样侧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领带只稍微松开了一点儿,皮鞋还在脚上,和少年时一样长长的睫毛垂在眼睑下,阴影遮住了细微的黑眼圈。

    “下班儿啦叶医生。”

    叶斯刚换掉手术服,累得整个人有点哆嗦,靠着柜子才勉强把牛仔裤蹬上。

    但他还是顽强地瞪了学弟一眼,“差不多得了啊,让陈主任听见。”

    “就是陈主任先开玩笑叫你叶主治的,我喊声叶医生怎么啦。”昔日的学弟,如今的同事靠过来,哎了一声,“我给你买点吃的吧,你吃两口东西再走。”

    “不用。”叶斯说,“家里有饭。”

    “何学长在家等你呢吧?”学弟挤挤眼睛,又搂着叶斯肩膀朝向里侧,低声问,“那事儿,怎么样了?”

    叶斯平时早把他手拍开了,但这会人虚脱,实在没劲,只能让他架着。

    “别再问了。”叶斯无奈地说,“我年头不到。”

    当年还没毕业就做了实习,一开始只能做拉勾,打结,递器械,偶尔缝个皮。但在院里表现好,很快就成了住院医师,上阵能做切皮开胸,一晃也三年了。

    这三年上了无数次手术台,陈主任前一阵要给他提主治,手续走到最后,还是被院方压了下来。

    原因很直白也很无奈,叶斯本科毕业不到六年,不合医院规定。

    “再做一年住院,如果上面还不松动,就走我们人才外派修研计划,去国外读两三年,回来直接主治,再往上走也更顺利。”

    ——这是陈主任的原话,叶斯没能提前升主治这事儿,他比叶斯本人还着急。

    “哥,我看你真是一点不着急啊。”学弟叹口气。

    叶斯笑了笑,“我本也没指望过三年升主治。也就陈主任愿意替我们做梦,放在哪说不都当笑话听。”

    学弟闻言不甘心地动了动嘴皮子,叶斯及时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笑着说,“今天手术顺利,我现在一本满足,准备回家找你何学长。”

    “可……”

    “别可了老弟。”叶斯推了他一下,“中秋你懂吗?中秋!让我回家!”

    叶斯急急火火从医院出来,看表不到七点,还能吃个浪漫点儿的晚餐,保不准还能看个中秋电影什么的。

    他上了辆出租车,火速给何修打电话。

    麻辣火锅,烧烤啤酒,蛋黄月饼,还有何修公司楼下的甜甜圈。

    我叶卡丘来了!

    然而现实不如想象顺遂,某人不接电话。

    “嗨呀。怎么不接电话呢。”叶斯嘀嘀咕咕,“工地王八的图被老大叉叉了?那是不可能的!那就是被客户叉叉了,那更不可能!睡着了!”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用看傻子的眼神。

    叶斯使劲吧唧嘴,要跟何修一起过节的快乐有点儿上头,他在后座动了半天,然后一拍车门,“师傅!咱们加速!”

    不用他说,师傅本来就想快点把这个智障送到地方。

    出租房也是电梯房,但电梯每礼拜坏两次,每次坏三天,修四天。

    叶斯蹭蹭往上跑楼梯的时候看了眼手机上的倒数日历,再过一百八十天就要住进新家了。新家二十五层!敞亮!新楼新电梯,速度嗖嗖的,空调也嗖嗖的,总之就是爽!

    叶斯一口气跑到八楼,临到门口急刹车放轻脚步,然后小心翼翼地拿钥匙拧开了门。

    家里没开灯,有些昏暗,寂静中只有空调换气的动静。

    沙发上有个人影,叶斯在门口把鞋脱了,拖鞋也没穿,穿着袜子往里走。

    走到沙发边上,沉睡的何修忽然眼皮动了动。

    叶斯还没来得及屏住呼吸,何修就缓缓睁开了眼。视线虚焦两秒后,逐渐凝聚起来,和他对视。

    而后何修手摁着沙发撑起来,嗓音有些哑,“下班了?”

    “累死你算了。”叶斯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扶手上,按着何修胸口又把人推回去躺下,嘟囔道,“我值班三天,你睡几个小时,老实交代!”

    “也没怎么熬。”何修嘟囔,“交稿后boss和客户都没让改,这周忙着下一个项目的前期介入,资料量有点大,我急着快点出方案,所里盯着这个项目的人不少,哎哎……”

    叶斯没听他哔哔那么多,直接撑着沙发去啃。

    客厅里黑乎乎的,两个成年男人挤在一个沙发上,和少年时一样,挤不下也使劲挤着,靠拼命往对方身上嵌来防止自己掉下去。

    叶斯身上有股淡淡的医院消毒水味,何修身上则不可避免地沾着设计所大楼里的古龙香。

    两股味混在一起,对另一个都是种致命的诱惑。

    何修强硬地翻身压到上面,在叶斯低低骂了一句干之后低头使劲啃了他一口,而后哑着嗓子说,“我怎么会对医院消毒水味上瘾呢。”

    “像委屈你了似的。”叶斯气愤地嘟囔,“难道我就想到过自己会迷上这么娘的香水味?”

    “古龙水,哪里娘了。”何修笑了出来,“你就喜欢那十九块八一瓶的桃子洗发水是不是。”

    “涨价了!”叶斯红着脸喘着气吼,“三十二块八了!你这个买东西不看价的!”

    某业界新锐建筑设计师失了智,陷入一种没吃过肉的狂啃模式,过半天才低声回应道:“房子都买了,房贷每月就那么点儿,以后买洗发水别看价了,我求你。”

    叶斯忍不住一直乐,在何修身上怼了一胳膊肘,“就你赚钱!等我升了主治!”

    “拿钱砸死我。”何修立刻说。

    叶斯又乐出了声。

    其实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是不大可能赚得过何修了。

    刚毕业,何修跟着导师手下学习那一年,是两人薪水差距最低的时候。何修那时年薪也就比他高两倍。

    自从何修开始独立做项目,贫富差距立现。别说升主治,就算凭空给叶斯加个十年资历,他也不可能赚得过何修。

    所以何修出首付的时候,叶斯一边啪嗒啪嗒嗑瓜子儿,一边拿全部积蓄给何修买了辆小破车开。

    整个所里最破的一辆小破车,何修美滋滋一直开着。虽然平时沉默是金,但据说有次酒后忍不住跟自己开法拉利的**oss显摆,你看我这车的颜色和线条多么艺术。

    **oss盯着那辆黑色的大众——曾经因为太窄了,被大家打趣叫小众——盯着那辆黑色的小众沉默了很久。

    隔一个月后何修莫名被涨了底薪,已经自己做项目的设计师,底薪就是个笑话,但他仍然一头雾水。仔细打听才知道,boss觉得那天晚上那一出是他变相抗议薪水太低。

    ——虽然boss本人不能苟同,但还是出于尊重,给何修每个月象征性提了几千块钱。

    但万事万物也没有这么绝对。

    叶斯心里存了个白日梦,老爸的生意也一大摊呢,等老爸干不动了,把业务型的家业砍砍并并,都转成投资型,掐在自己手里。

    害,技术性超车,谁不会啊。

    “别溜号了,叶卡丘,准备出去吃饭。”

    何修说着勉强和他分开,领带全都扯开了,挂在身上,衬衫领口也散着。

    叶斯盯着他上上下下使劲瞅了半天,长叹一声,也坐了起来,“不想出去了,跟你一起搂一会,哪都不想去了。”

    何修闻言没立刻劝。他喉结动了动,其实也有点不愿意出去。

    商场餐厅人挤人,中秋节,不如妙蛙和皮卡丘搂在一起,唠会嗑舒坦。

    “要不。”叶斯眼睛忽然一亮,又有点犹豫,“咱俩去房子那边看看吧。”

    “现在?”何修一愣。

    叶斯点头,“对,就现在。”

    装修交付那天,俩人一个值班一个开会,没人能去看。

    到现在,都只是能在手机上看看视频和照片呢。

    “说走就走。”何修一下子站起来,沙发嘎悠一声,他掏出手机,“我订餐送到房子那头,咱俩现在开车过去,逆高峰,也就半小时。”

    “走起!”叶斯弹起来,“go!”

    出发前,叶斯在楼下买了一堆啤酒零食什么的,结账前又随手抓了两条毛巾。

    何修看着直乐,“你这是今晚要住那儿啊,刚装修完。”

    “不住。”叶斯大义凛然,“但除了住以外,别的事都干。”

    何修乐得差点把不住方向盘,连着叹了好几口气。

    楼也是新楼,邻居们基本都在装修,还没几户住进来的。

    电梯往上蹦的时候,叶斯一个劲啧啧,到处瞅,“是挺好啊。”

    何修说,“这个楼咱俩一起选的,能不好吗?”

    “特别好!”叶斯拍了他一下,“赶紧的,密码给你了吗?”

    “给了。”何修说。

    何修用密码开了锁,没急着进去,先把密码改掉。

    “设高考那天。”叶斯说。

    何修点点头,按了六位数进去,门锁响了两声。

    即使各种环保漆,家里依旧散发着一股浓郁的甲醛味。窗户开着,叶斯仿佛鼻子失灵,脱了鞋就往窗户边跑,“我去,月亮出来了!”

    月亮一直有,其实他一下班就看见了,但那时候还没上头这么严重,现在看什么都好。

    “去主卧看看吧。”何修站在客厅左右望了望,和视频图纸都一样,但真实地踩在自己家地板上,还是很兴奋。

    “走走走。”叶斯跑过来推了他一下,还没等他往前走,又自己闯到前头去。

    何修跟着他屁股后头乐。

    主卧特别大,是同等规格房子里很少见的户型。

    床上用品还没有铺,只有一个光秃秃的床垫。叶斯原地起跳,在空中嗷了一声,咣就砸了进去。

    “哎!你慢点!”何修忍不住说,“别扭着。”

    “我他妈是年老了吗?蹦一下就扭着!”叶斯使劲捶床,“太爽了啊,太爽了,这是我的床。”

    “还有我的股份呢。”何修严肃说,“是我们的床。”

    “对,说岔了,咱俩的。”叶斯咳嗽两声,手在床垫子上画着圈使劲搓,“哎,真爽,想现在就搬过来。”

    即使是甲醛味,闻起来心里也挺舒坦的。

    防盗锁系统还没搞好,外卖到了,何修只能坐电梯下去拿。

    叶斯趁他下去拿外卖,就把买的那些东西都摆开。今天中秋节,他在小卖店随手抓了几个月饼,还行,有何修爱吃的蛋黄馅,也有他爱吃的五仁月饼,样式齐全!

    何修拎着大包外卖进来,叶斯刚刚好把月饼撕开,还开了两罐啤酒。

    “赶紧来吃月饼!”叶斯说,“吃完月饼再吃饭。我去,你点了小龙虾?”

    “嗯。”何修眼眸含笑,还穿着白天那身衣服,但设计所精英的气质却被一种软乎乎的东西抹淡了,他轻声说,“都中秋了,啤酒小龙虾,再不吃就得明年。”

    “赶紧的!”叶斯立刻说。

    叶斯喜欢亮堂,家里的灯光设计是何修亲自来的。

    光客厅和开放式餐厅,光源就有二十多种,但表面上看不出来,都藏在各种细节里。

    总灯控一打开,新家整个熠熠生辉,和窗外的夜色对比鲜明,叶斯一下子就有点想哭了。

    “太好了。”叶斯吸了吸鼻子,“咱俩真牛逼。”

    他顿了下又说,“不,主要是你牛逼,我也就能还个贷。”

    “但叶大夫非常伟大。”何修笑着说,“今天手术顺利吗?问了你也不回我,到现在都不告诉我。”

    “特别顺利。”叶斯眼眸很亮,灌了两口啤酒,长出一口气,“他媳妇终于放心了,手术结果沟通之后抱着我们主任哭了好半天,拉都拉不开,后来又抱着我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手术失败了呢。”

    何修闻言笑笑,一边听叶斯继续说那些他听不太懂的手术细节,一边低头给叶斯剥虾。

    据说小龙虾必须自己剥才好吃,但他仍然会习惯给叶斯剥,叶斯说两种都好吃。

    叶大夫总吐槽自己入这行赚不了大钱,这辈子奔来奔去也就能奔个中产。

    但叶大夫每次从手术台上下来,疲惫却明亮的眼神,让人一眼难忘。

    “我太喜欢做大夫了。”叶斯小声感慨,吁了口气。

    “我也是。”何修轻声说,“我太喜欢做建筑设计了。做完一个项目再做下一个项目,目标切换,难度升级,比打游戏都有成就感。”

    “你太棒了。”叶斯忍不住说,“入行三年就上杂志。”

    “那个编辑说。”何修忍不住乐,“天才不止我一个,我这么早上杂志,主要是长得也帅。”

    “要点儿脸吧!工地王八!”叶斯呸了一声,又一个劲乐,“帅倒确实。”

    俩人嘿嘿嘿乐了半天,靠在一块吃了半盆小龙虾,然后叶斯随意擦了擦手,蹦到窗台旁边看月亮。

    “甲醛味的中秋。”何修走过来说。

    叶斯笑笑没说话,过好一会,他忽然轻声叹气,“真好,咱俩当时都选了喜欢的路走。”

    “嗯。”何修轻轻拉住他的手,“咱俩在一起也九年了。”

    “牛逼。”叶斯笑着掐掐他的手,过一会又说,“明年,我可能会去国外进修两年。”

    他说着这话,语气平常,笑容如常,但心里却悬了起来。

    “好啊。”何修没有半分犹豫,立刻说,“我手上新项目一年差不多,到时候跟boss说,去国外所里做两个项目,咱俩一起出去再一起回来呗。”

    叶斯眼睛一亮,“真假的?这么灵活啊。”

    “有点儿难度。”何修笑着哎了一声,“但真这么想的,肯定能实现,最多也就错过两个国内的好项目。”

    “重要的是,不能分开。”何修抬头看着月亮轻声说。

    叶斯点点头,在他手上使劲捏了一把,腕子上的勇者之心颤来颤去,轻声嘟囔道:“绝对不分开。”

    作者有话要说:  中秋快乐!佛蛋举起一个蛋黄月饼说,我祝大家和蛋黄一样团团圆圆。

    中秋快乐!惨蛋举起一个五仁月饼说,那我祝大家和五仁一样花里胡哨!

    有点儿不恰当,佛蛋小小声说。

    惨蛋叹口气,尽力了,想不出来别的词儿。

    佛蛋想了想,没关系,这样也挺有新意的。

    敲键盘的走过来拿走两块月饼,一样咬一口,大家中秋快乐!

    ——————————

    这本书写到现在,完结啦。

    想说的是有点儿多,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就这样啦。

    反正,下一本会继续努力的。我们下一本书见!

    《复读生》暂定10月1日早上9点更新。【扮猪吃虎皮的要死学神攻】x【一脸冷漠阴阳怪气学神受】,蛋舍里的两颗新蛋,希望大家提前去专栏预收!

    可以关注下我的围脖,晋江小霄x,会在上面更新一些不定时小剧场和新文动态~

    ——————————

    非常感谢一路追过来的盆友,敲键盘的鞠躬。

    蟹蟹大家!惨蛋敲着碗叫道。

    大家去关注敲键盘的和我们的蛋舍哦。佛蛋有些恋恋不舍地顿了顿,我们会想大家的。

    又不是不见了!惨蛋蹦着继续喊:过一阵儿见!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书末章
沙雕学霸系统[重生]相邻的书:噬日网游之见钱眼开唐醉异世之恶霸至尊疯狂的魔兽宋时明月网游之天幻星辰幽灵狙击手暧昧杀手气吞星汉蓝血植物制卡师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