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福寶的七十年代

72、第 72 章

【書名: 福寶的七十年代 72、第 72 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福寶的七十年代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最強醫聖真武神王楚風神門文娛教父青城道長劍王朝宰執天下獨步天途萬界直播之大土豪重生之俗人一枚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72章瓜香四溢

    顧勝天一看到聶大山過來, 那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了。

    他討厭聶大山!

    聶大山打過他,聶大山還一臉鄙視的笑話他。

    顧勝天冷哼一聲,撇嘴說:“你能,你能耐, 不就仗著大幾歲?你會認字嗎?你會修柴油機嗎?你會講小兵張嘎的故事嗎?”

    聶大山本來滿臉傲氣的, 突然聽到這個,頓時懵了。

    他不認字, 他也不會修柴油機?至于小兵張嘎?那是什麽?嘎嘎叫的鴨子嗎?

    顧勝天得意了, 鄙視地看著聶大山。

    聶大山突然來氣了:“你會嗎?”

    顧勝天:“我不會我可以學,我和福寶過了秋收就要上學了,你呢?你不是辍學了嗎?你上了小學一年級就辍學了!”

    鄉下孩子,上學晚,一般都是過了秋收再去上,這樣也省的沒上幾天就開始放秋假了。

    顧衛東和劉桂枝已經說好了, 到時候顧勝天和福寶都去上學。

    聶大山一聽蔫了, 他望向福寶:“福寶, 你過了秋收就要去上學啊?”

    福寶對于上學是很興奮的,家裏有一些書, 都是各種好玩的書,自從分家後, 那些書放在奶奶屋裏, 顧家的孩子想看都可以過去看。

    她很盼著自己能學認字,上學認字後就可以看明白很多書,還要定坤哥哥曾經提到過的那個什麽內部構造圖, 她就都能看懂了。

    于是她點頭:“嗯嗯嗯,我是要去上學的。”

    聶大山頓時耷拉下腦袋,最後一絲希望破滅了。

    他不喜歡讀書,一看到那些字就頭疼,實在是讀不下去了。

    但是福寶竟然要讀書,還要和顧勝天一起讀書。

    他望著福寶,突然覺得福寶和自己遙遠起來,自己夠都夠不著。

    顧勝天得意地沖聶大山吐舌頭:“這下子明白了吧,你以後就是睜眼瞎,我和福寶是要當文化人兒的!”

    別看現在顧勝天根本不認識字,但這並不妨礙他先在聶大山面前吹牛。

    聶大山滿心失落地看著福寶,眼巴巴的。

    福寶一看他這個樣子,也是有些心疼了。

    大山哥哥對自己還是挺好的,她肯定不忍心這麽打擊他啊。

    于是她看了一眼顧勝天,小聲說:“勝天哥哥,你也這麽說他……他不愛讀書,那也沒辦法……”

    聶大山望著福寶,只見福寶長得白白淨淨,聲音軟糯得像蜜糖,睜著一雙清澈的眼睛,就那麽在爲自己說話,很認真很心疼自己的樣子。

    聶大山頓時不難過了,心裏湧起一絲絲的喜歡。

    福寶還是對自己好的,不舍得看自己難過!

    聶大山心裏得意,不過想想福寶現在是在顧家了,是顧勝天的妹妹,便不太敢將自己的得意顯露出來,他忍著,忍著。

    但他忍不住,最後還是笑起來:“福寶妹妹對我真好,知道心疼我!”

    顧勝天撇嘴:“瞧你得意那勁兒,福寶妹妹是我的,我家福寶妹妹心好,看不得別人難過,才安慰你幾句,你還當真了!”

    聶大山頓時瞪眼:“什麽你家福寶妹妹,難道只能你叫妹妹,不能我叫,以前福寶也是我家——”

    這兩個人眼看又要吵起來了,福寶頓時頭疼了。

    她不想看到兩個哥哥吵架,都是她的好哥哥,大家一起玩兒不好嗎?

    她終于忍不住了,決定改變一下,于是她說:“勝天哥哥,你再和大山哥哥爭這個,我就不高興了。”

    顧勝天一聽,頓時蔫了,傷心地看著福寶:“福寶,福寶,你向著他,不向著我啊?”

    聶大山得意至極:“福寶對我最好,她最喜歡我!”

    誰知道這話剛落,福寶就對聶大山說:“大山哥哥,你再和我勝天哥哥爭這個,我就不和你說話了。”

    啊?

    聶大山馬上垮了臉:“福寶,你,你別啊……”

    福寶只是對顧勝天說不高興,但是對自己說不和自己說話,聶大山頓時明白了自己在福寶心中的地位。

    诶,誰讓福寶現在姓了顧,在顧家吃飯呢。

    福寶無奈地看看顧勝天,看看聶大山,小小地歎了口氣:“你們兩個人能不能不要一見面就吵架啊,你們一個以前是我哥哥,一個現在是我哥哥,你們總是吵架,我心裏也很難過。”

    顧勝天和聶大山一起望向福寶,只見福寶的眼圈都紅了,咬著唇,很無可奈何的樣子。

    兩個哥哥同時心疼了。

    他們突然明白了,他們見了面就吵架,這就是爲難福寶。

    福寶這麽好的妹妹,怎麽可能有了新哥哥就不搭理舊哥哥?怎麽可能搭理舊哥哥不理新哥哥?

    他們這不是爲難福寶嗎?

    不過顧勝天平時討厭聶大山早就習慣了,他有心不讓福寶難過,但是又拉不下臉,只好勉強說一句:“那,那算了,看在我妹妹面上,我就不和你計較了!”

    聶大山哼了聲,看他一眼。

    這個顧勝天也真是的,如果不是因爲福寶,他早就想揍他一頓了。

    不過想想福寶妹妹,看看她很無辜很無奈的樣子,聶大山很大人很懂事地歎了口氣;“我是不會和你一個小孩子計較的。”

    說著,他從自己腰間包袱裏掏啊掏,竟然掏出來一個瓜。

    顧勝天和福寶看到那瓜,頓時眼前一亮。

    那個瓜是圓滾滾的白色的,一看就知道那叫蜜糖罐,所謂的蜜糖罐就是,這瓜就像個蜜糖罐,咬開裏面那都是甜,清甜清甜的。

    只這麽看著,福寶和顧勝天都聞到了那瓜飄來的甜香。

    聶大山看看他倆這反應,心裏得意,不過故意握著那瓜,很不在意地說:“這只瓜是我摘的,我正說要把它打開吃了。”

    吃了?

    顧勝天眼中放光,福寶抿著唇看,一臉很乖很想吃的樣子。

    聶大山:“我是要給我的福寶妹妹一起吃的。”

    福寶一聽,連忙舉起小手:“大山哥哥真好!”

    顧勝天頓時失望了,敢情不讓她吃,就是饞他啊。

    聶大山瞟了福寶一眼,故意說:“如果誰對我福寶妹妹好,那我也是可以給他吃的。”

    顧勝天頓時樂了,趕緊舉起手:“我對福寶妹妹好!”

    福寶看著這樣子,明白了,故意說:“大山哥哥,你這個瓜是蜜糖罐,一看就甜,要不你和我勝天哥哥做好朋友吧,這樣我們三個可以一起吃這個瓜,好不好?”

    福寶聲音軟糯,說出話來甜絲絲的,當她叫著“哥哥”兩個字的時候清脆動人,聽著就喜歡。

    她求他的事,他當然趕緊答應了!

    聶大山賺足了面子,終于痛快地說:“我福寶妹妹都說了,那我就讓你吃,走,咱們三個一起吃瓜去!”

    顧勝天“嗷”的一嗓子,要多開心有多開心,于是三個小孩子過去地頭,坐在田埂上,聶大山拿出一把小刀來,把那個蜜糖罐分成三塊,然後一人一塊捧著吃。

    福寶拿著的那塊是個碗形,裏面熟透的金黃汁液正要往往外淌,她趕緊用小嘴兒吸溜了幾下,甜甜的瓜汁就進入了口中,芬芳清甜,真好吃。

    聶大山和顧勝天也捧著瓜吃得香,聶大山邊吃著瓜邊含糊地說:“顧勝天,你吃了我的瓜,那就是我的好朋友了,以後我見了你不和你打架了。”

    顧勝天吃了嘴軟:“行,那以後我也告訴我哥哥,見了你不和你打架了。”

    兩個小家夥算是在吃瓜之中握手言和了。

    旁邊的福寶吃著瓜笑,滿足地發出小小的歎息:“诶呀,我以後終于可以和兩個哥哥一起玩兒了。”

    吃完了甜瓜後,三個人就一起過去摘棉花。

    聶大山被分派的那塊棉花地已經摘完了,他過來幫著福寶和顧勝天摘,兩個小家夥聽到,自然是高興。

    三個人一起興高采烈地摘棉花,一邊摘一邊對著吹牛說大話。

    比如聶大山表示:“我和我娘說了,讓我娘不要和我三伯娘來往,我三伯娘整天看福寶不順眼!”

    比如顧勝天表示:“我也要和我娘說,你家都是好人,聶老三家才是壞人,讓我娘要分清楚敵我!”

    兩個小家夥彼此說著自己完全無法做主的大話,彼此都覺得對方真是個夠哥們夠義氣,友情滋滋滋地升溫了。

    等到這一片棉花地摘完了,三個人已經是有難同當有福同享的好朋友三人組了。

    傍晚時候,三個小孩子收獲滿滿,竟然一下子背不回去。

    爲了防止有人偷他們的棉花,聶大山決定,由福寶在這裏看著棉花,他和顧勝天往生産大隊的麥場運,運過去後讓人家王白藕給稱重登記,工分三個人平分。

    大家自然是沒意見,于是福寶坐在田埂上看著,兩個哥哥背著棉花往麥場運。

    這個時候天晚了,太陽落山,山那邊燃起了大一片火燒雲,顔色瑰麗多姿,把這一片雪白的棉花地照得蒙上了一層紅紗。

    福寶抱著膝蓋望著這一切,心裏琢磨著晚上不知道奶奶做了什麽好吃的。

    就在這個時候,少年挺拔的身影出現在她面前。

    她一擡眼,高興地笑出來:“定坤哥哥?”

    自從上次尼姑庵倒塌的事後,她有好久沒看到他了。

    之前好像還聽說他有些事,離開了生産大隊幾天。

    蕭定坤走到了福寶面前,蹲下來,和她平視,卻沒說話。

    福寶納悶了:“定坤哥哥,你怎麽了?”

    蕭定坤默了一會兒,突然說:“出現了一些情況,我要回城裏了。”

    福寶:“啊?”

    蕭定坤看著福寶驚訝的樣子,勉強輕笑了下:“不過沒關系,也許用不了多久我就回來了。”

    福寶聽到這話,眼淚都快出來了:“定坤哥哥,你——”

    不過她想想,定坤哥哥本來就是城裏來的,他能回城,她應該替他高興才是,可是,可是……心裏還是很不舍得。

    從看到定坤哥哥起,他就一直對自己很好,很好。

    可以說對福寶而言,除了顧家的人,蕭定坤對她是最爲重要的人了。

    蕭定坤:“當初尼姑庵的慧如會去找慧心,她們過來後,顧家會幫你要回來那塊玉,我也和陳有福說過了,請他到時候幫忙。”

    他垂下眼。

    沒說的是,是他費了許多口舌才請了幾天假,去走訪了慧如,找到了慧如,並把福寶的消息傳出去,引慧如過來平溪生産大隊。

    福寶聽到這些,更加忍不住,將腦袋趴在自己的膝蓋中間,抱著膝蓋嗚嗚嗚地哭起來。

    蕭定坤:“我會給你寫信的,等秋收過,你上了小學,認字了,就可以看我給你寫的信了。”

    他也已經和顧衛東說好了,福寶肯定是要上學。

    顧衛東是個很實誠的人,劉桂枝看上去對福寶也不錯,只要顧家好起來,福寶的日子就不會難過。

    福寶哭了一會,終于擦了擦眼淚,笑著說:“沒事,定坤哥哥,其實我也沒那麽難過,你要回城,這不挺好的事嘛!”

    蕭定坤擡起手,幫她擦了下臉頰上的淚:“福寶,有一件事我還不能放心,所以必須親口叮囑你,你一定要記住,知道嗎?”

    福寶納悶了:“定坤哥哥,你說吧。”

    蕭定坤垂下眼,鄭重地說:“等你拿回那塊玉,去山裏用清泉水洗一洗,之後要一直戴在身邊。”

    福寶有點不明白,這並不是什麽大事,不過她還是點頭:“嗯嗯,我知道了。”

    蕭定坤起身,就要離開。

    福寶看著他的身影,心裏自然是不舍得,她突然想起他在大雨中上尼姑庵去找自己的事,突然眼裏就泛起紅來:“定坤哥哥……”

    蕭定坤:“有什麽事,可以去找霍錦雲,他人很好,我也告訴他,請他必要時刻幫你。”

    福寶輕輕點頭。

    蕭定坤張開嘴,還要說什麽,不過想想,到底沒說。

    那塊玉很快就要回到福寶身邊了,他差不多也該離開了。

    作者有話要說:  我給蕭買了飛機票請他先回城,過幾年再放出來。對不起按照劇情發展我不該這樣,但是沒辦法,我聽到有人說某些詞就腦殼疼,以至于我對蕭的出現有了一種下意識的回避和害怕,以至于都不知道該怎麽寫了。所以這個人物只能送走了。你們說我拖沓說我文筆差說我邏輯不通說我小白都行,但是有些指責,太沉重,我承受不起。

    至于聶大山,你們要說聶大山和福寶也是有問題,那我沒話說了。小孩子的世界我覺得就是這樣的,不知道你們看過《米小圈上學記》嗎,那裏面三個一年級的小男孩,還在那裏爭風吃醋,我才是你最好的朋友,咱兩好不和誰誰誰玩了,今天吃醋明天和好,就是這一套。

    送走了蕭,接下來福寶爹媽努力過日子,福寶也會加油長。诶對了先把玉要回來。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福寶的七十年代相鄰的書:洪荒之天庭太子爺天烽熱血蟲潮唯吾獨尊白中仙的修道生涯重生在異界大無限神戒悍醫霸蜀賢妻有毒煉魂牧師清朝皇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