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21、第 21 章

【书名: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21、第 21 章 作者:明桂载酒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我的幻想世界魔潮起时重生之明星奶爸玄武战尊我为王恐怖都市终极高手崛起之第三帝国仙路慢慢女总裁的特种保安三娘帝国之心    狗子郁闷不已, 被谭妈妈带回家之后, 一直恹恹地趴在阳台上,思考人生。

    谭家人还以为它怎么了, 拿了它最喜欢的红烧肉来,它眼皮子都懒得撩一下,它蜷缩在箱子一角, 两只前爪抱头, 拒绝思考。

    “是不是冻着了?”谭妈妈也忍不住有点担心, 她本来对这只小狗没太大的感情的,只是见它格外护主,而且身上似乎没有别的狗的又脏又臭的坏毛病, 反而是十分干净, 所以才让谭冥冥把它留下来。

    但万万没想到, 这只小狗还是只吉祥物啊, 自己一带它下楼, 立刻变成了阿姨们中的焦点!一直被忽视、从来没感受过被大家热情围起来的谭妈妈哪儿能不乐坏了?简直对生活的热情都高涨了起来。

    她心中对小狗的好感度蹭蹭蹭上升。

    谭冥冥走过去将小狗嘴巴握起来,摸了下它的鼻尖, 发现还是正常的略微湿润的温度,松了一口气, 就道:“没事,没生病, 肯定是累着了。”

    谭妈妈立刻又爱又怜地看着小狗,连话也多了起来,一边找换洗衣物一边道:“是了, 它还只三个多月大一点儿,跟着你散了那么长时间的步,肯定很累,你多弄点毯子放箱子里,让它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就别让它进你房间了,小狗听觉敏锐,你睡觉又爱翻身,肯定很容易吵到它,说不定它这两晚都是被你吵得睡不着,现在精神才不好。”

    狗子:……

    不是,你们看不出来我意志消沉不是因为这个吗?!

    听见晚上不能进谭冥冥的卧室,小狗立刻爬了起来,扑到谭冥冥面前,可是它没办法表达自己的意思,只好“汪汪汪”叫了几声。

    ——我精神着呢,晚上谁不让我进卧室我跟谁急!

    谭妈妈道:“怎么又突然闹起来了?是不是缓过气来后,刚才被带下去玩的兴奋劲儿上来了?看来以后要经常带它下去玩。”

    狗子:……

    谭妈妈总是被忽视,今天一下子被围着,问大衣哪儿买的,高领毛衣哪儿买的,能不兴奋吗?

    她心情格外愉悦,笑着对谭冥冥道:“这跳一下广场舞果然有好处,我腰不酸背也不疼了,我以前不是一周下去和她们跳三次吗?冥冥,你说,我要不每天都坚持下去跳,对身体更好?”

    狗子:……

    没这个必要吧,阿姨!您揪谭爸爸耳朵时手劲儿那么大,身体还不够好吗?

    谭冥冥感觉自己小腿被狗脑袋疯狂地拱,她低下头,小狗满眼恐慌,叫声也从“汪汪汪”变成“嗷嗷嗷”了,好像是不太愿意和自己妈妈一块儿下去跳广场舞?

    也是,这狗子不知道为什么,非常认主,虽然在家里已经待了有两三天了,但是它的食碗都只让自己碰,也只让自己抱,爸妈抱它,它都是浑身抗拒的样子。

    竟然是一只只认自己的小狗……她有点儿甜,又有点儿想笑。

    她将小狗抱起来,安抚性地拍了拍它脑袋,对谭妈妈笑着道:“妈,还是每周三次吧,你不是经常上夜班吗,上夜班的那几天不能去跳,不然精力跟不上,再说,你也要保护好自己的膝盖。”

    “哦,也对,唉,人老了就是骨质疏松……”谭妈妈终于悻悻地放弃了这个念头,“你快去洗澡!”

    谭冥冥哈哈笑着放下小狗,去洗澡了。

    听见谭妈妈打消了每天都去跳广场舞的念头,小狗总算松了口气,可,一周还是要陪谭妈妈去被围观三次!它顿时觉得狗生艰难,这比还在流浪的时候和凶神恶煞的大狗争夺食物还要更令人绝望!

    就这样,狗子郁闷地成了谭妈妈的幸运物,在这个家里,原先要数谭妈妈对它的态度最为冷淡了,但现在,谭妈妈每天一下班,脱下大衣换上拖鞋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狗子去哪里了。

    说实话,狗子的确有点烦……

    但它见谭冥冥好像挺开心的样子,就默默闭嘴了。

    谭冥冥心里想的则是“前辈们的经验诚不欺我也,果然是只需要把一只小狗带回家,接下来说服爸妈的事情就交给它。”看看,现在它都成了谭妈妈心中的大宝贝了。

    但狗子依然抗拒随谭妈妈去跳广场舞,厌恶到小区楼下一响起最炫民族曲,它就龇牙,小狗脸皱得像地铁上看手机的老爷爷表情包。

    这次,谭冥冥给它穿上小狗衣服,谭妈妈拿着牵引绳,打算带它下去。

    又要去陪一群肥肉乱颤的阿姨们跳舞……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打探一下冥冥的电脑密码。

    它无奈地跟着走了几步,心中郁闷至极,快要出大门的时候,它忍不住拿两只前爪扒拉着门框,“汪汪”叫着不愿下去。

    谭妈妈疑惑地问:“怎么了,一百万是不愿意下去玩吗?”

    谭冥冥其实有点看得出来小狗的抗拒,毕竟小狗是她领回来的,她和小狗的相处时间比谭爸爸谭妈妈多多了,也对小狗的情绪更加了解,或许,这只狗子是真的不愿意下去。

    可谭冥冥也挺为难,她知道谭妈妈在科室一直不能升职,多年来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护士,虽然喜欢跳广场舞,但总融不入那些阿姨们当中,虽然嘴上很坚强,但肯定和自己一样,常年感到被孤立在这个世界之外的寂寞和孤单……

    而且,谭冥冥曾想过,谭爸爸和谭妈妈之所以这样,或许全都是因为自己。

    自己穿进了这个世界,一定程度上是个意外,当然会被这个世界的正常秩序给抹杀。当然,这只是谭冥冥的猜测,但总之,她很心疼谭爸爸谭妈妈。

    现在跳广场舞能让谭妈妈这样开心,跳完回来总是笑得合不拢嘴,她是真的很少看到谭妈妈这样高兴。

    于是她蹲下去,将小狗抱起来。

    被拥抱进熟悉的怀抱,小狗这才闷闷不乐地将前爪从门框边上松开。

    它扭了扭身子,刚要用背对着谭冥冥,别扭地表达“你抱我也没用,我绝对不想去看一群大妈跳广场舞”的情绪,就猝不及防地,被抓住了腋下,两只短短的爪爪被举了起来。

    谭冥冥的笑脸放大在眼前,一双乌黑的眸子含着歉疚的笑意,明亮又澄澈。

    这样近距离地注视着,它一只狗突然有点脸红,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脑门儿上就被谭冥冥“pia”地亲了一口。

    它:“……!”

    谭冥冥轻声道:“一百万,不要闹情绪,陪我妈妈下去玩会儿,晚上等你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闹、闹情绪?

    小狗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一瞬间心脏跳得飞快,还有些脸红面热,它磕磕绊绊地从谭冥冥怀中挣扎跳下去。

    好、好吧。

    它的确很讨厌被一群不认识的阿姨围观,这人拿手揉它一下,那人试图将它抱起来,它龇牙咧嘴,那些人还说好可爱,碍于谭妈妈的面子,它又不可能真的去咬伤这些邻居。

    它即便沦落为一只狗,至少也要守护好作为狗的尊严,可——

    它最终还是闷着脑袋垂着耳朵走到谭妈妈身边去,乖乖跟着谭妈妈下楼去了,走进电梯时,它还忍不住回头看向站在门口对谭妈妈挥挥手的谭冥冥,看起来也像在对它挥手一样。

    狗的尊严有什么好守护的。

    它那一瞬间只想守护她。

    ……

    整个周末,狗子没弄到电脑密码也就算了,还无奈地背上了谭爸爸谭妈妈宠爱的枷锁,在家中无时无刻不和两位家长大作战,谭冥冥不在的时候,它就试图藏到各种两位家长找不到的地方,要么藏起来,要么装死。

    总之,拒绝被抱。

    很快到了周一,谭冥冥一大清早收拾好书包,快乐地毫无阻碍地买上一个煎饼果子,就飞奔去学校了,想到又能见到杭祁和熟悉的同学们,她有点儿期待,但同时,又有点儿郁闷于周一的清晨要升国旗。

    她很平凡,平凡到有所有女孩子的共同点,讨厌运动。

    没穿过来之前,谭冥冥是个学霸,不擅长运动,而穿过来之后,她同样就没好好上过体育课。每回体育课,她要么是和大多数女生一样溜回教室休息,要么便仗着自己透明,疯狂偷懒,一个热身的运动能只做一半,反正体育老师也注意不到她。

    ……而这样造成的后果是,谭冥冥体质有点虚,冬天手总是冰凉也就罢了,站久了还会有些低血糖。

    所以,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上,总是说着“我再讲两句”但实际上总是要废话一大堆,把时间拖长到四五十分钟的校长,自然就成了最让她郁闷的人。

    站久了她就容易发晕,眼前一黑,只好蹲下来,好在她比较透明,也没老师过来维持秩序、批评她。

    天上云层破开一个小小灰色的口子,冬日光线朦胧而柔软。

    谭冥冥起床之后,顾着给狗子准备食物了,没算好时间,今天迟到了一点,她匆匆赶到操场的时候,全年级都已经站好了。她们班在中间,纵向一条长队,谭冥冥转到全年级后方,匆匆猫着腰跑过去。

    升国旗的时候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迟到了就自动站到队伍最后,免得还要挤到队伍前面,干扰其他同学。

    谭冥冥居然是班上最后一个来的,她只好心虚地站到队伍最后,慌乱地拨了拨被风吹乱的刘海。

    ……

    今天她戴上了另外一双手套,自己买的,不是谭妈妈打的,就是为了和杭祁避开,搞得早上出门时谭妈妈还很郁闷地啰嗦了几句,觉得女儿长大了,都不喜欢自己的审美了。

    不过狗子倒是很喜欢谭冥冥买的手套,谭妈妈针织的那些花色,真是辣眼睛啊。

    不过,今天早上发生了一件事儿,令狗子很有点在意。谭爸爸出门前,在玄关到处找,嘀咕道:“你妈给我织的那双手套呢,我怎么找不到了,我还说把上一双戴破,再换这一双新的呢。”

    谭冥冥忙道:“爸,你自己弄不见了吧,让妈妈再打一双不就行了?”

    谭爸爸皱着眉找了好久,还是没找到,最后才悻悻地戴着旧手套上班去了。

    而狗子注意到,谭冥冥用手指捏了捏衣角,她好像有点心虚,她一心虚就不由自主地捏衣服。

    ……为什么心虚?谭爸爸的手套难不成是冥冥拿走的吗?

    可是,那是男式手套,她拿去给谁?

    不知道为什么,狗子心里又涌起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它猜来猜去,只能猜到上次在谭冥冥本子上看到的那个男生的名字,难不成,谭冥冥早恋了?!

    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它忽然情绪一下子低落起来,心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酸溜溜的不痛快。

    因此早上谭冥冥出门的时候,它没有送到门口,而是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但谭冥冥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也是,谁会在意一只狗是否不快乐?

    ……

    此时,谭冥冥听着校长慢悠悠地、不急不慢地、枯燥无味地从学校卫生说到各年级纪律,脑子里嗡嗡响,腿越来越酸,同时全身有种重心往下坠的感觉。

    她不想每次都丢脸的蹲下来,于是还是竭力绷住身体,抬头朝校长看去……顺便,试图在前面的一列男生中找出杭祁的脑袋,好转移一下注意力。

    但站在她前面的男生们个子都太高,她踮起脚,也找不到杭祁站在班上队伍的哪里。

    谭冥冥索性放弃,她看了眼手表,校长已经讲了四十多分钟了,下早自习的铃声都响了,这个时候本该是同学们吃早饭的时候的。

    ……幸好上公交车之前,她吃了点,不然现在更加没力气。

    足足撑到四十九分钟后,不远处也有几个女生受不了地用手撑住膝盖,而谭冥冥更甚,她脸色发白,眼前发黑,感觉下一秒就会一屁股坐在地上。

    就是昨夜下过雨,草坪运动场上还是湿的,要坐在地上,衣服和屁股肯定都要湿掉。

    ……

    站在队伍列前段的少年忍不住频繁回头,他个子高挑,一眼就能看见队伍最后的女生,刚开始她还在跺跺脚、往手上呵热气,看起来很有活力的样子.

    可没一会儿她就开始神情恹恹,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地两只手插在羽绒服口袋里,垂着头勉强站在最后。

    杭祁一瞬不瞬地看着,忍不住突然从队伍里离开。

    一直盯着学生们的班主任皱眉,快步走过去,压低声音道:“杭祁,你干什么?”三班就站在校长眼皮子底下,这学生即便是有什么病了、想上厕所的急事,也得给他忍一会儿。

    可杭祁跟没听到似的,大步流星穿过几个隔壁班的队伍,离开了操场之后,狂奔跑了,没拉拉链的校服被风卷起。

    班主任脸都青了,学习成绩再好,但性格孤僻、不合群又不遵守纪律,还是一样要受教训,可班主任随即想起来,这学生似乎是有点特殊情况,他耳朵是不是……弱听来着?

    所以方才或许是没听见自己的训斥……班主任脸色多少好看了点。

    ……

    谭冥冥双手撑住膝盖,强撑了一会儿,但眼前发黑,让她彻底撑不住,于是一下子蹲了下去。

    蹲着,血液回流,多少好了点,但腿没一会儿就麻了。

    她犹豫着要不要把围巾摘下来,放在屁股底下垫着坐一会儿。

    ……

    可就在这时,她瞥见杭祁远远从校门那里朝着运动操场这边走来,少年身形高挑,走得很快,校服衣角便被寒风吹了起来,在柔软而朦胧的清晨光线中,很快便走近了来,他看了自己一眼,站到了自己身后。

    谭冥冥像只兔子一样吓了一跳!

    她还是第一次和杭祁距离这么近,差点还以为杭祁是发现了自己一直在悄悄帮助和利用他。顿时心虚无比……可随即,迟钝的脑子反应过来——

    杭祁这是迟到了?

    哇,好你个优等生,竟然足足迟到了四十多分钟!

    所以刚才自己没有在前面的队伍中找到他。所以,他站到自己身后,只是巧合。

    谭冥冥仍蹲在原地,有些脸热,感觉自己蹲在地上的样子一大坨,怂怂的,没自信,太难看,于是暗搓搓地低下头去,把怂起来的羽绒服悄悄往下拽了一拽。

    就在这时,身后杭祁突然开口道:“那边好像有凳子。”

    谭冥冥又吓了一跳,扭头扬起头看他,他却面无表情,有种难以形容的随意和冷淡,眼睛也没看自己,手指随意地指着操场旁边搁着的一把小凳子。

    那凳子谭冥冥有印象,看起来像是夏天门卫大爷经常坐在校门口用的那把,不过,她明明记得刚才自己从校门口进来时,没有这个凳子放在那里啊?

    但是谭冥冥没多想,她雀跃起来,有凳子实在太好了,不用打湿羽绒服屁股,她连忙磕磕巴巴地小声道了句谢,就扶着膝盖站起来,跑过去将凳子拿来,坐下,伸长腿,开始捶小腿。

    ……这下,膝盖也不酸了,舒服。

    谭冥冥悄悄松了口气,她早上出来太匆忙,忘戴毛线帽,敏感耳根被寒风冻得有些红。

    她忍不住往手上呵了口气,揉了揉耳朵。

    偌大的操场,几千个学生,校长的声音穿过麦克风,穿过寒风,依然喋喋不休地落在耳中,谁也没注意到高二三班队伍最后,这个小小的角落。

    杭祁笔直站着,静默地立在寒风中,仿佛不觉得冷,他遥遥看向念着枯燥无味稿子的校长,漆黑的眸子里却透着愉悦。

    寒风吹来,他视线落在前面女生的耳朵上。

    片刻后,他悄悄挪了个位置。

    ……

    ……谭冥冥伸出手,懵懂地看向天上阴沉沉的天气,云层分明在被风吹着走。

    可这一会儿,她却感觉不到有寒风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是狗子的守护vs杭祁同学的守护。

    谢谢大家!今天作收多了三百多个!我呜呜呜开心旋转。

    给新来的同学说一下,这文日更或者日双更,固定更新时间是早上9:00和晚上9:00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相邻的书:封神旧事乱世龙腾魔道第一星剑成道青帝穿到异界当纨绔超能力风云录天驱再世魔导异界骗神替身恨妃北斗推理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