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23、第 23 章

【书名: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23、第 23 章 作者:明桂载酒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魔潮起时无神论雪鹰领主囚徒困境重卡战车在末世暴风法神最强网络神豪重生之明星奶爸修真聊天群四次元道具师父    放学后, 乘坐着公交车去往医院的路上, 谭冥冥了解了更多关于那小孩的事情。

    他总共被五个亲戚接手过,但其中三个都是为了爷爷那战友留下来的一点抚恤金, 拿到一笔钱、或者发现无利可图之后,就将他如皮球般踢来踢去,最后寒冬腊月、天寒地冻的将他赶出家门。

    另外两个亲戚倒是没听说是为了钱, 但不知道为什么, 对待他也十分不好, 其中一家还在他五岁的时候,直接忍无可忍、嫌弃地将他扔进了福利院。

    这小孩长相精致漂亮,智力也超常, 除了性格孤僻冷漠一点, 没什么可挑剔的, 申请领养的家庭当然不可能没有——但不知道什么原因, 之后每一次领养, 都无疾而终。

    最长的一次被领养是半个月,半个月后, 他头破血流地跑去报警,养父家暴, 于是,他又被送回了福利院。

    十四岁, 他离开福利院,开始自谋生路。

    他很抗揍,刚开始, 被一群混混欺负,被毒打到断了肋骨都能爬起来,到后来,竟然还反将别的混混给狠狠揍趴下,成了那一片让收保护费闻风丧胆的小霸王。

    他还忍饥挨饿过很长时间,最后终于聪明地混迹在贫民堆里,找到了生路。

    他对少管所来说算是常客,经常嘴角带血地进去,但毕竟犯的都不算什么大事,而且有未成年保护法,所以基本上都是口头教训就罢了,还没受过拘役。

    但这次事态有点严重,他偷了一家超市的钱——当然,是真的偷了,还是被冤枉的,还没有证据,只是那个超市收银员一个劲儿地揪着他不放。

    他冷戾又狠,二话不说,选择用拳头来解决,将中年收银员揍进了医院,但同时,自己在逃脱民警时,从二楼跳下,也不甚脚踝骨折,进了医院。

    ……实在可谓劣迹斑斑。

    现在,派出所实在找不到家庭愿意接收他了,打算将他送回福利院去,而福利院在当年曾申请过领养这小孩的人的通讯录中找了一圈,找到了当年爷爷打过去的电话,从而辗转联系到了谭爸爸。

    竟然是问谭爸爸,有没有可能将这孩子领走……

    按道理说,这么个劣迹斑斑的小男孩,谭妈妈是不大愿意的,但是,谭家又实在欠这小男孩的爷爷一条命。

    当年谭爷爷走夜路时不甚被毒蛇咬伤,要不是那位朋友及时帮他处理,并满头大汗地背着他徒步跋涉了十几公里去镇上的卫生所,谭爷爷可能早就没命了。

    当时谭爷爷捡回了一条命,而他那位朋友却是直接虚脱到晕了过去,足足躺了两天才好转。

    所以,后来谭爷爷不止一次对谭爸爸提起,那位朋友是他们全家的恩人,只可惜,那个年代车遥路远的,通信都很艰难,爷爷和那位朋友纷纷退役之后,便彻底在人海中丢失了联系……

    这件事简直成了谭爷爷的心病,临死前还一直对谭爸爸念叨。

    ……

    谭冥冥听完情况之后,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唏嘘感觉,连带着公交车的到站提醒差点都没注意到,等司机快开过去,她才猛然惊醒,匆匆跳下车,攥着书包带,情绪沉沉地朝医院走去。

    她很明白,尽管自己一家人都透明,在这个世界上没什么存在感,但至少衣食无忧、平安健康,而这个世界上多的是在残酷生活的獠牙下走投无路的人。比如说杭祁,又比如说这小孩。

    ……相比之下,自己实在太幸福。

    这小孩姓邬名念,谭冥冥听说他那些劣迹斑斑的事情以后,脑子里自然浮现的是一个又冷又刺、野蛮粗鲁,甚至还有点混蛋的少年形象,即便他小时候长那么好看,但谁能保证长大了不长残呢。

    但没想到,谭冥冥费劲地拎着果篮,从电梯里挤出来的时候,就愣住了。

    人来人往的医院走廊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一个穿着宽大病号服,显得身形瘦削的小小少年,坐在走廊上冰冷的椅子上,垂着头,静默地玩着贪吃蛇游戏机。

    傍晚光线朦胧而柔软,从走廊尽头的窗户透进来,落在他漆黑柔软的头发上,落在他漂亮精致到不可思议的侧脸上,他抿着苍白的唇,长长睫毛垂着,竟然看起来怪可怜的。

    这,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啊!

    ……说好的街头小霸王呢?!确定不是小娇花?!

    发质为什么比自己还柔软?!

    谭冥冥顿时有点凌乱,不过她瞥见这少年修长脚踝上绑着石膏,旁边放着拄杖,果然是骨折未愈,以及白生生的耳后根还有几团扎眼的淤青和血痂,倒是显示出他会打架的样子。

    否则,除此之外,看起来实在和乖巧温顺的小孩没什么区别。

    谭冥冥本来在进医院之前还有点忐忑的,就怕这小孩是个不服管教的恶劣中二少年,那可实在没办法相处了。虽然谭爸爸还没说,但谭冥冥知道,他应该动了收养这小孩的心思,就是不敢当着谭妈妈的面说出口。

    ……至于谭冥冥,倒是对于收养一事,没什么抗拒感。

    或许是从小在谭爸爸谭妈妈的满满的关怀下长大,所以她从来都不害怕他们对自己的爱会被别人抢走,况且,谭家算是小康,经济上只要节省一点,基本上没什么问题。所以,这件事她打算不插手,留给爸爸妈妈去解决。

    即便最后不收养,以谭爸爸的善良性格,应该也不会不管这少年。

    看来得经常见面了……

    想到这里,谭冥冥露出一个笑容,竭力让自己显得像个亲和的姐姐,拎着水果走了过去。

    “邬念。”

    十四岁的少年抬起头来,漂亮的琉璃瞳孔看向谭冥冥,眨了眨眼,简直乖巧得不像话……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谭冥冥的错觉,怎么他眸子还湿漉漉的,简直乖到要人命!

    她忍不住就看向这小孩的漆黑头发,在傍晚光芒下染上一层浅浅的光——发质可真柔软。

    “谭冥冥。”邬念静默片刻,一字一顿地念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是叫这个名字吧,叔叔下午联系病房护士了,说傍晚有个姐姐会来看望我。”

    说完,他笑了一下。

    这么漂亮的小孩冲着你绽开笑容的时候,冲击力是非常大的,谭冥冥小心脏被萌得一阵乱颤。

    不过,更让她高兴的是,竟然被叫姐姐了!

    她眉开眼笑道:“对对对。”

    小时候谭冥冥就觉得孤单寂寞,因为太透明,连个朋友都没有,所以催着谭妈妈再生一个弟弟给自己盘,每每都被谭妈妈跟挥苍蝇一样挥舞开——还生弟弟,生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给你盘好不好?!

    她对这越看越乖的小孩极为满意,将果篮放在一边,趁胜追击,笑眯眯地问:“邬念啊,你现在住哪儿?有没有认识的朋友?医生说你腿伤情况怎么样了?”

    “很痛,每天晚上都痛得睡不着。”少年可怜兮兮道:“姐姐,我今天刚好要做例行检查,我腿受了伤,进出电梯都很困难,你能帮我分别去一楼、五楼、七楼、十一楼、还有门诊部十三楼取一下检查单吗?”

    “几楼?”谭冥冥愣了一下。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做了这么多检查,是除了腿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少年无辜地眨眨眼,又重复了一遍。

    这楼层实在是太多了,谭冥冥望着医院挤挤攘攘、充斥着汗水味的电梯,心中计算着总共要花的时间。

    而见她没有立刻答应,少年立刻变得忐忑不安起来,漂亮的眼睛看着她,低声道:“姐姐,你是觉得麻烦吗?要不还是算了,我自己再一张张去取就好了。”

    “啊,不不不,没有,不麻烦,我马上去拿,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谭冥冥生怕这乖巧的小孩多想,赶紧将水果袋子塞他怀里,然后在走廊上拔腿飞奔——

    她又把楼层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天呐,分别是五个地方,五个科室。

    要知道,医院每天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尤其现在是下班放学高峰期,整个医院简直是人挤人,电梯每层楼都要停一下,几乎是十几分钟才来一趟,而自己要去五个地方,肯定来不及,得走自动扶梯。

    而自动扶梯上也全是人,谭冥冥跑得脸色红红,还没吃晚饭,头晕目眩地站在几个汗流浃背来看病的民工后面,消毒水味道夹杂着各种味道充斥进她鼻子里。

    她先匆匆跑到住院部的几个楼层,挤过一大堆挂号等待看病的形形色色的人,去找护士要单子。

    可是,五楼、七楼、十一楼的护士,全都说叫邬念的没有在这里做什么检查,完全没有这个名字的检查记录,听了她说是个住院的脚踝扭伤的少年以后,护士提醒道,骨科检查结果在三楼取。

    谭冥冥顿时愣了一下,三楼?可,邬念没有说三楼有单子要取啊!

    ……这到底什么情况?!

    她额头上渗出汗水,很快濡湿刘海,她迫不得已擦了擦汗水,匆匆跑向三楼。

    可,从三楼也没取到邬念的检查结果,而是被骨科医生提醒,叫邬念的少年昨天拍的片子已经拿走了,她可能是搞错了。

    “……”

    即便谭冥冥再怎么善意度人,这时候也能反应过来,她是被这么个屁大点儿的少年给耍了!住院部四个楼层都去过了,一张检查单都没有,看来门诊部也不用去了!

    她又气又好笑,气喘吁吁,努力平息了一下呼吸,抬腿就要从三楼直接上到邬念的住院楼层去找他。

    可是,即将上到自动扶梯时,看到一个腿骨折、绑了石膏、和邬念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正扑在一边的母亲怀里哭,她脚步又不由得顿住了……

    邬念腿骨折看起来比这少年更加厉害,但他应该没哭过,而是咬着牙,死死扛过去。

    犹豫了下,谭冥冥攥紧了手里的邬念的医疗卡,还是扭头,出了住院部的大楼,朝着门诊楼奔跑而去。

    ……

    ……

    邬念靠在走廊尽头的窗户前,漫不经心地将视线投向夕阳最后的余韵。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几分尖锐和沉郁,琉璃色眼眸里也半点无刚才伪装出来的那点乖巧,而是冰冷和森气沉沉。

    他等了许久没等到方才那个所谓的姐姐回来,却也无所谓,仿佛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一般,自顾自垂下头玩游戏。

    正常,被他这样戏弄一番,正常人早就怒气冲冲地扭头就走了。又怎么会还往门诊部跑一遍?去了门诊部,才会发现自己真的在那里有检查结果没有取。

    真是无聊,福利院还特地联系上以前的旧人,请求他们领养自己。

    毫无意义的做法。

    邬念已经记不清自己被多少家庭踢皮球般扔来扔去了。

    ……

    他起先并不明白为什么。

    当在舅舅家时,他还小心翼翼,给那一家人倒茶、扫地洗衣服、甚至是给舅妈端洗脚水,他只希望留下来,只希望不要孤零零一个人。可后来却被舅舅拿走那笔抚恤金后,毫不留情地踢给了另一个亲戚。

    在第二个亲戚的家中,他更加惶恐,害怕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于是更加谨慎小心。他半夜等他们睡了才睡,凌晨在他们还没起来之前,就蹑手蹑脚爬起来迎着寒风将早饭买回来。

    可是那年冬天,还是在天寒地冻的大年夜被赶出家门,理由是,领养了他就倒霉的事情接踵而至,那家的小孩也讨厌他。

    ……

    在这些被当做皮球踢来踢去的日子里,他学会了乖巧、温顺,让他向东他绝不向西,甚至学会了可怜兮兮地示弱讨好。

    可他们还是一个一个地抛弃他,不喜欢他。

    后来,不知道第几个家庭,将他扫地出门的理由是,他性格古怪,森气沉沉。

    都说自己身上仿佛带了一种无形的气场,森气沉沉的,都说自己让他们脊背发寒。

    是可笑的借口吗,还是自己真的生来就令人不舒服?

    所以那以后,他主动去了福利院,后来,又离开福利院,在街头混日子。

    ……

    邬念漫不经心地捏着游戏机,想起很久很久之前,福利院阿姨念过的一篇童话。

    有只魔鬼被封印在冰冷的海水里面近千年,这漫漫岁月,孤独寂寞,还是只没成年的小魔鬼的它快要发疯,于是它卑微而渴望地发着誓,第一个将它打捞出去的人,它会满足那个人一个愿望。

    而终于,在黑暗的海底等了几千年以后,在那个傍晚,它被碰巧打渔的渔民捞了起来。

    小魔鬼很感激,感激到想哭,它期期艾艾为这个渔民做了一切自己能做到的事,为其献祭自己的灵魂,何止一个愿望,千万个愿望都可以,可是,最后,却还是遭到了毫不犹豫地遗弃。

    渔民说怕它、讨厌它、憎恶它,见到它就如同见到什么可怕的怪物,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最后,利用完它之后,立刻将他扔回了海底。

    重新被封印的魔鬼心脏冷却了很多,它回忆着自己在渔民身边,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吗?

    它只是丑了点、难看了点、性格古怪了点、不会笑不会哭、还没学会和人类一样的情绪表达,可为什么要被这样讨厌呢。

    它难过而受伤地蜷缩在深不见天日的黑暗海底,再次经历了几千年的孤寂和黑暗,一颗鲜活的心脏渐渐冷却了下来……

    它想,人类都是贪婪的,自己有利可图,他们才会将自己留在他们身边。

    一旦自己没了利用价值,他们会立刻把自己打入地狱。

    这一次,它难过地发着誓,再也不会对人类给出全部的真心。

    又在一个狂风暴雨的海啸夜晚,封印它的瓶子再次浮出了海面,被恶浪拍打,它被一个水手随手捡了回去。

    水手开始对它很好,陪它说话,对它笑,可是,它看见了水手眼底贪婪的光。

    可尽管如此,它仍然自欺欺人地骗自己这只是自己的错觉,于是,它仍然遵守了自己当初的誓言,不过,只满足了水手一个愿望,没有再多。

    水手有些失望,但还是要求变得家财万贯。

    它毫不犹豫地满足了水手。晚上,水手哄它睡下,看起来还很和善。可是,第二天天没亮,它就看到了一群围在外面来抓捕自己的人。

    水手用一百万个金币,把再无利用价值的自己卖给了城主。

    它,再一次被背叛、被抛弃了。

    魔鬼重新被封印回海底,但这一次,它好像没有那么难过了,取而代之的是千疮百孔后的麻木。宛如被无情海水常年拍打后,无动于衷的烂礁石。

    反正自己的命运就是这样,所有见到自己的人都说自己古怪阴冷,都会害怕自己。

    无论自己怎样讨好,都没有用。

    从前它还只是一只对人类毫无威胁的小魔鬼,犄角也尚未长出来,却被人类一而再再而三丢弃和背叛,而现在,它真的成为一只真正的魔鬼了。

    邪恶的魔鬼狰狞地笑着,在阴暗的海底磨着刀子,漫不经心地心想,倘若有第三个人将自己捞起来,它一定会杀了他。

    然后,用他的骨头做床垫,将他的肉拿去喂鱼,饮尽他的血。

    ……

    邬念听这故事的时候,就觉得这魔鬼很可悲。

    但他后来嘲讽地意识到,自己反而更可悲,有什么立场去同情童话故事里的角色?

    他听到那位谭浩叔叔给自己打电话,就知道他的来意,邬念只觉得烦躁。

    又要领养一遍,又要丢弃一遍?这是什么好玩的游戏吗?

    不要再来靠近他,反正靠近他的最后都会离开他。

    邬念神情冷冷,眸子里满是冷漠和戾气。

    ……

    但,就在这时,他的视线心不在焉地往下扫去,忽而顿了顿,随即猛然怔住。

    ——冬日浅色的夕阳下,医院楼下,华灯初上,寒气凛然,攒动的深色匆匆且漠然的人群中,一个纤瘦的身影,拨开人群匆匆飞奔而来,她手里捏着一张雪白的检查单,在夕阳下跳动,随着她气喘吁吁时,呵出的白霜。

    她去而复返,并且真的一层层楼跑遍。

    作者有话要说:  我错了,修了一下文就迟到了!

    弟弟现在抗拒,过几章就要眼圈红红哭着叫姐姐hhhh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相邻的书:宋朝现代化都市奇兵异界之仙武者传奇万界王座异世之横行天下密室脱逃求败睡龙大穿越时代超级强兵逆天劫三界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