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34、第 34 章

【书名: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34、第 34 章 作者:明桂载酒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火帝神尊史上最强师兄重生之明星奶爸食人魔的美食盒巅峰小农民贞观帝师逍遥派佣兵的战争最强剑神系统炮灰媳妇当家重生之绝色亡灵法师主神大道    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是哪来那么多钱的?二十三万, 又不是二十三块!是他们听错了吗?!

    谭爸爸和谭妈妈最为震惊,他们辛辛苦苦上班二十多年了, 夫妻两个人加在一起,省吃俭用,也不过存下来六十万出头, 这小孩随手递出一张卡就是二十三万!这是土豪啊!

    别说邬念还没成年, 不会有地方招收童工了, 就算是他成年了,他也不可能轻而易举赚到这么多。谭爸爸看着邬念,视线落在他拿着汤勺的手指上, 那手指上还残有淤青的痕迹, 看起来生猛而扎眼……

    谭爸爸忽然想到了什么, 心中顿时不妙地咯噔一声, 他怕谭妈妈不同意, 所以一直没有将邬念之前的经历资料给谭妈妈看。

    可是,做什么才可以来这么多钱?像是邬念福利院资料上写的那些, 收保护费?打架?偷?!总之不是什么正常渠道赚来的钱,遵纪守法是赚不到这么多钱的。

    这些字眼钻入脑海中, 谭爸爸顿时有点坐立不安。

    不会吧,小念来到家里之后, 一直很乖巧,即便以前和那些生长在臭水沟的不良少年认识,肯定也是被强迫的、被带坏的……现在来到自己家了, 只要好好训导他,将他的不良习惯纠正过来,他肯定不会再误入歧途。

    ……谭爸爸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心情复杂,将卡推了回去:“这既然是你攒下的,你就留着吧,学费生活费,叔叔和阿姨还不至于负担不起。”

    邬念却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似的,低眸看了一眼被推回来的卡,又抬起清澈的眸子,看着谭爸爸,语气有几分失落地道:“叔叔,这只是后来我从舅舅那里抢回来的抚恤金,不是用别的什么不正常手段弄来的钱……”

    谭爸爸顿时有几分尴尬,觉得是不是自己多心了,连忙道:“我知道。”

    “那便收下吧。”邬念望着他:“为人要知养育之恩,叔叔阿姨还有姐姐能带我回来,我已经很感激了,如果再白吃白喝,我会十分过意不去的。”

    少年眼眸澄澈,语气又真挚,叫谭爸爸心头一软,他看了眼还尚处震惊当中的谭妈妈,又看了眼手里的卡,犹豫了下,还是接了过来,对邬念道:“那这样,这笔钱叔叔先帮你留着,除了支付你的学费之外,不做他用,你要随时需要钱,随时找叔叔要。零花钱你和冥冥一样多,过年的时候也会有压岁钱的。”

    “压岁钱……”邬念喃喃道,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他眼底看起来有几分湿润,半晌,他似是破涕而笑:“好啊。”

    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收到过压岁钱呢。

    每年一到年末,破冰化雪,鞭炮声四起,街上热热闹闹,每个家门前都是红色的春联,父亲搬来梯子,小孩拎着浆糊,母亲扶着梯子,开始贴对联。

    贴完对联,家家户户会放过年的第一炮,在这喧闹中,拜菩萨,许愿年年顺遂、岁岁平安。

    每到年底,邬念就不知道该去哪里,只能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街上,看着万家灯火亮起。

    可他没有家人,也就从来没有人会衷心祝愿他平安健康——所以,这就是他从来不顺心如意的原因么。

    压岁钱,他更是没敢想过,他知道是用一个红包将百元纸币包起来,悄悄放在家人枕头底下。有一年他给自己买了几个金灿灿的大红包,一口气往里面塞了好几张百元大钞,然后塞在枕头底下睡觉。

    可他仍然不高兴。

    醒过来时听着外面和自己无关的鞭炮,仍是感觉空荡荡的。

    但今年。

    他是不是可以奢望一下收到来自于家人的、真正的压岁钱了。

    所以,让他在这个家过完年吧,那样,年底许愿时,他会许,让他在这个家再过完一年吧。

    ……

    吃完饭,邬念十分自然地站起来要收拾碗筷。菜是他买回来的,饭也是他做的,现在怎么还能让他洗碗。

    谭冥冥吃饱喝足,瘫软在椅子上,感觉自己一下子被少年衬托成了家里的蛀虫,到时候说不定被赶出去的变成了自己!她吓了一跳,赶紧站了起来,捋起袖子,忙道:“你去看电视吧,我来。”

    “电视有什么好看的。”邬念弯了弯唇角,道:‘我想帮姐姐洗碗,一起洗好不好。”

    他手疾,一下子就从谭冥冥手下抢过了最多油最重的那两个汤碗,顺势把几个盘子和碗也厚厚叠了上去,桌子上一下子就空了。

    谭冥冥手下顿时一空:“……”这还让她收什么?!难得自己勤快一次,竟然没有用武之地?!

    “姐姐,你帮我把桌子上的筷子收了。”邬念无辜道:“我拿不了了。”

    拿不了个大屁/眼子,谭冥冥看了眼他稳稳端着的层层叠摞的餐盘,心中深深地忧伤了起来,自己刚刚还怕谭妈妈不接受他进家门呢,但现在和这小孩一对比——他做饭做得那么好吃,还主动抢着洗碗,自己却只会番茄炒蛋,洗碗也是一个月才心血来潮动一次手——自己简直一无是处,该担忧的是不是自己?!

    谭妈妈也瞪了谭冥冥一眼,道:“谭冥冥,你看看人家小念!”

    ……谭冥冥理不直气不壮,灰溜溜地捡起筷子,跟着邬念进了厨房。

    邬念已经放好了一池子温水,戴好了手套,谭冥冥走到他身边,也捡起另一双手套打算戴上,既然说了自己要洗碗,至少要做做样子嘛,不能在勤劳的弟弟面前显得太丢脸。

    但她手上有水,手套一下子钻不进去,“呲溜——”一声,手指只戳进去了一半。

    邬念扭头来看她一眼,笑了一下,伸手帮她把一次性手套摘了下来,然后对着两只手套吹了口气,把透明手套吹得胀开,又拿来一条干净的毛巾包住她手指,轻柔擦了擦。

    随即,再将手套往她手指上套,这下,胀开的手套一下子就轻而易举地套进了谭冥冥干燥的手指。

    ……谭冥冥是真的看呆了。

    无论是上一世还是穿进来之后,她家庭都很融洽,爸妈宠着自己,进厨房比较少,更别说这种生活小技巧了,手套戴不上一直都是硬戳进去……

    “你怎么这么会?”她忍不住问,一边将手浸入水中,开始洗碗。

    邬念笑了笑,没回答,生存嘛,当然是什么都要会一点了。

    他听着哗啦啦的水声,抬起头,厨房暖黄色的灯光将他和谭冥冥的影子照在白净的瓷砖上,两人靠得极近,谭冥冥低着头,看起来就像是姐弟俩肩并肩一样。

    邬念眨了眨眼,翘起嘴唇。

    ……显得很温暖,仿佛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

    与此同时,谭妈妈却是忍不住把谭爸爸拉进房间,狐疑道:“二十三万,小念钱哪里来的?十来年前的抚恤金不可能这么多,那时候一两万就是惊天的数字了,你告诉我,他钱到底哪里来的?”

    谭爸爸见瞒不过,只好一五一十尽可能往好的方向,把邬念以前的经历说了。然而,谭妈妈听着,眉头越皱越紧,她的确是很同情这小孩的遭遇,可一边同情,心里也一边止不住的心惊。

    “万一,我是说万一。”谭妈妈顾虑道:“万一他以后还是继续干坏事怎么办?你不是说,领养他的第二个家庭放弃领养他的理由是,他偷窃吗?”

    谭爸爸急了,连忙道:“偷窃个屁,你看小念干干净净的,像是会偷东西的人吗,我感觉他就是被冤枉的!”

    ……也是,那孩子看起来那么乖巧,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穷凶恶极的人。

    如果谭爸爸不告诉她,邬念以前的经历,她压根想不到邬念以前竟然几次进过少管所。少管所那都是什么人进的,头破血流的人。

    但现在知道了,她心中的天秤又开始摇摆了。

    “你先别急。”谭妈妈看着焦急如焚,生怕自己将邬念赶出去的谭爸爸,皱眉道:“一旦我们领养了他,就得对他负起责任,这不是一件小事,而是关乎着如何为人父母的大事,你想的太容易了。冥冥我们从小养起,才能保证她乐观善良,但小念中途来到我们家,万一我们能力不够,最后让他走上歧途了怎么办?”

    谭爸爸见谭妈妈忧心忡忡,想到那烫手的邬念过去的经历,也知道,老婆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他不由得叹了口气:“那你说怎么办?”

    “再观察一段时间吧。”谭妈妈其实心里也有些无奈地心软了……大概没人能不对这样漆黑头发温顺,笑容乖巧的小孩心软吧……但是她又怕一旦收养后,将要面临着的重重问题。

    她道:“先让他留在家里,我们好好照顾,过两个月,他能融入这个家,我们再办理收养手续。”

    谭爸爸见谭妈妈口气似乎有点松软,连忙喜道:“好,好。”

    ——谭妈妈一直都是个非常固执且强势的人,决定下来的心思不会轻易改变,现在这样,要接受一个全然陌生的小孩,对她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

    但是很快,谭妈妈就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的简单。

    ……

    她和谭爸爸谈完话,忧心忡忡地推开房门出去。谭冥冥正在玄关处穿上羽绒服,笑着和邬念说话,她要带着邬念去远一点的大超市,买日用品。

    这两天邬念的一些床单拖鞋之类的,都是将就着用谭爸爸的,还没有他自己的,实在是不方便。

    既然住进来了,就需要置办一套齐全的日用品。

    ……再加上,天气冷,谭冥冥觉得他需要保温杯、暖宝宝、围巾手套一些衣物什么的,方便过几天去初三报道。少年总是穿得单薄,在寒风中,光是看着,就让人瑟瑟发抖。

    谭妈妈知道了这小孩过去的经历,见他笑盈盈地站在冥冥身边,时不时低头听冥冥说什么,耳根微微发红,还温柔笑着蹲下去给冥冥系鞋带……分明是姐弟俩温馨十足的场景,可不知怎么,她就有点……

    ……有点忍不住皱眉。

    这样乖巧的少年,却不止一次和人干架进少管所,可,怎么身上半点看不出来戾气呢。不该是这样的啊,哪怕现在这小孩冷漠孤僻一点,她都感觉合理一点,可偏偏这小孩这样温顺乖巧,反而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不过,不管怎样,他对冥冥是真的好,所以出去买个日用品,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于是,谭妈妈忍不住叮嘱了句:“早点回来,半小时之内没回来我给你们打电话。”

    “知道了。”谭冥冥哈哈笑着道,她最喜欢逛超市了,要不是邬念,她还不能出门逛超市呢,刚好,出去顺便给狗子买点它喜欢吃的葡萄干之类的——说起来奇怪,这狗子不喜欢吃狗的零食,却是很喜欢吃人吃的东西,每次自己看电视吃零食时,它都要和自己抢。

    ……今天它好像有点不高兴,估计还是家里来了新的成员,它不适应,产生应激反应吧……

    所以,谭冥冥有点心疼地悄悄想着,买点零食回去让狗子开心开心。

    她攥上了零花钱,拉着邬念的袖子,就赶紧出门了。

    待姐弟俩出门之后,谭妈妈才收回视线,刚吃完饭,她打算下楼去跳一下广场舞,但是在客厅搜寻了一圈,也没找到小狗,咦,今天小狗是不是很久都没出现了,怎么回事?生病了?

    谭妈妈一下子有点担忧,到处找起来,叫着“一百万”的名字,但狗一直没应。她找了一圈,在弯下腰,在谭冥冥卧室的床下找到了狗子,于是费力地把狗子抱了出来。

    可……

    一向活蹦乱跳、脾气还有点暴躁的狗子,今天却像是受到了什么心理创伤一样,两只毛绒前爪捂着眼睛,一声都不吭,跟受伤了一样,谭妈妈试图把它爪子从眼睛上抬起来,居然还看到狗子受伤地看了自己一眼。

    ……虽然眼里没泪水吧,但那一眼分明夹带着一分控诉三分委屈六分欲说还休!

    ……先不说狗子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情绪,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但——

    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吗?!谭妈妈一下子急了。

    要知道,自从那天抱着小狗成为广场舞阿姨们中最耀眼的阿姨后,她就开始把这只小狗当成带来幸运的大宝贝了,要是小狗生病,她可比谁都急!

    可她左右瞧了瞧狗子,却没发现它有哪里不舒服啊,鼻子是正常湿润的,眼睛耳朵也全都正常,那这到底是怎么了?只是心情闷闷?

    是不是今天一整天小念都没有带它下去遛狗,它闷了?

    谭妈妈不由得有些埋怨起小念来,走之前明明乖巧地答应遛狗的,怎么最后没遛,反而让狗狗这么不开心。

    谭妈妈打算抱它下去,见一见那些阿姨,说不定离开家里放放风,它心情会好一点,于是,谭妈妈顺手拿了条谭冥冥的围巾给狗子包住,就出了家门。

    下了楼,去了花园,很快就被一群阿姨给围了起来。要换做平时,这群阿姨想碰碰小狗,小狗都会十分抗拒地拒绝被摸,但今天,它一直神情恹恹地,趴在谭妈妈怀里,即便是下来接触到外面的新鲜空气,也没睁开眼睛一下,像是非常伤心难过一样。

    “桂芬,你家狗今天怎么了?”这种异常很快就引起了阿姨们的注意。

    可不止是阿姨们奇怪,谭妈妈也百思不得其解啊,没生病啊,为什么像是得了抑郁症一样?等等,狗会抑郁症吗?

    阿姨们都最喜欢这条小狗了,见它今天精神这么不好,都有些慌,因为小狗一般情况下都是活蹦乱跳的,如果不是有什么看不见的大病,身上剧烈疼痛,绝对不会这样精神消极。

    “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有人猜测。

    谭妈妈摇摇头,说:“今天一天好像都没怎么吃,刚才她去看了眼冥冥早上走之前留下的食物,都没怎么被动过。”

    “不吃东西?为什么?你家不是来了个亲戚小孩吗?”63栋王阿姨想了想,突然道:“是不是那男孩子欺负小狗了?!踢它或者怎样,说不定是内伤,小狗疼,所以才神情抑郁。我跟你说,现在这样的小孩很多的,暴躁症一样,欺负小猫小狗,我姑她家……”

    “别胡说!”谭妈妈吓了一跳,赶紧道:“小念不是这样的小孩!”

    可是——

    这一瞬间,谭妈妈心头重重一跳,如果说在不知道邬念那些经历之前,她还将邬念认作一个乖巧无比的少年的话,那么,现在听说了他过往的斗殴事迹,她难免……

    难免心头咯噔一声。

    可是,小狗昨天、包括今早精神都好好的,怎么现在就突然这样了呢。

    谭妈妈脸色一下子有点不大好,抱着小狗就要回家,道:“算了,你们都别胡说,等明天宠物医院开门了,我让冥冥明天带它去看一下医生。”

    ……

    谭冥冥和邬念还在超市里东逛西逛,要买的实在是太多了,邬念跟在她身后,推着车,见她多看什么零食两眼,就悄悄在后面将零食扫进推车里。

    超市里有暖气,谭冥冥解下围巾,扔在推车里,回头看了眼专心致志推车的邬念,突然眉眼弯弯起来,觉得,有个弟弟真是好啊,自己和谭妈妈出来买东西,干苦力活儿推车拎重物的可一直都是自己,什么时候这样轻松地逛过超市过?!

    她忍不住问:“推车重不重,我帮你?”

    邬念莞尔:“姐姐,推车怎么会重?你还想买什么,趁着我能提,多买点吧。”

    谭冥冥“噗嗤”一下笑了,既然如此,她就不客气啦,反正两个家里的干苦力的,可以拎四个袋子。

    她兴奋地视线落在货架上,突然想到明天去学校,就可以义正言辞光明正大接近杭祁啦,于是眼睛亮了亮,一连扫下来几瓶牛奶——

    做好朋友,从装作随便送出一罐子牛奶开始!

    而且马上要换座位了,如果数学老师能把自己换到和杭祁一块儿,就更近水楼台了,说不定随手给他翻开一页书本,就能加分。当然,这种同桌的机率可能比较小,除非自己偷偷去改座位名单……

    对,还有创可贴绷带什么的,这里会比学校医务室便宜多了,待会儿出了超市得记得去附近的二十四小时药店买。

    啊啊啊全都是加分项啊!

    ……她眼里仿佛冒气泡般频繁闪出“+1”。

    谭冥冥激动地谋划着自己的大计,也就丝毫没注意到邬念在她身后,将半个身子懒洋洋趴在推车上,手拖着腮,笑吟吟望着她。

    邬念转头,看了眼旁边货架那边,一个女孩子坐在推车里,被身后的爸爸幸福地推着,一边拿起货物往货架放,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他忍不住对谭冥冥道:“姐姐,你看那边。”

    谭冥冥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忍不住“哇”了一声,眼里颇有点艳羡,不过看了两眼就收回来了。

    大概是她比较懂事的原因,所以这种幼稚的事从来没有在谭爸爸面前干过,反而,谭爸爸谭妈妈一直把自己当早熟的孩子对待,工作忙起来很多送饭之类的事情都会让自己去干,就像是之前让自己帮忙去医院看邬念一样——

    所以,这种坐在推车里,被人推着跑的快乐感她还真的没体验过呢。

    而就在她只是稍稍羡慕一下,就打算继续往前走时,后领却突然被拽了一下,她一下子脚步动不了了,愣了一下,正要回头问邬念干什么时,后领就被轻轻抓住。

    然后身后少年猛地一用力,她瞳孔猛缩,就被身后的少年的力道给拽得一下子一屁股墩儿坐进了推车。

    但推车下面是刚放进去的软绵绵的抽纸和毛巾,所以屁股完全不痛,反而……还有种坐在棉花上的触感。

    谭冥冥吓得心脏狂跳,方才那一瞬间血液都涌到脑门了,她回过头去瞪着邬念:“你吓死我了!”

    少年眸子里都是亮晶晶的笑意,推着她往前走,然后快步走起来,最后在晚上人很少几乎是空荡荡的超市里小跑起来,笑着道:“姐姐,你不是想坐吗,快抓紧!”

    虽然惊吓,但随之而来的是刺激,两侧风从谭冥冥耳畔吹过,视线所及也是飞快从两边倒退的玲琅满目的货架,简直有一种穿梭任意门的美妙感。

    谭冥冥又兴奋又开心,抓住了货架,但还是忍不住口是心非了一句:“我什么时候说想坐了?!”

    “你眼里写了。”邬念笑盈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轻松地推着车,像是开玩笑,又像是认真地说了句:“姐姐说的事,都想帮姐姐做到。”带着几分说不明道不清的占有欲。

    ……但被超市门口迎面而来的穿堂风吹在后面,并没钻入谭冥冥耳中。

    不过没一会儿就引起超市售货员的注意了,眉头一皱,气势汹汹朝他们这边走来,谭冥冥吓了一跳,紧张得不行,第一个下意识就是把自己埋进去,邬念笑了一声,将推车在角落停下来,扶谭冥冥下来。

    谭冥冥玩得很开心,简直是乐开了花儿,和邬念一起去结账。

    谭冥冥自己买的部分,自己结账,本来要给邬念一起结账,但这小孩不愿意,坚持要用自己的钱结账,于是谭冥冥用了他给谭爸爸的那张卡,一并结帐了。

    从超市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路灯升起,这个季节很容易下雨、下雪,刚刚出来的时候天上还光秃秃的,这会儿,却已经下起了小雨。

    谭冥冥拎着两个袋子,刚要找出什么能挡雨的东西,说冲回去,邬念就已经将手中两个更重一些的袋子放在地上,对她道:“姐姐,我去买把伞,你在这里等我五分钟。”

    谭冥冥还没得及说话,他就冲出去了……

    本来要买伞,也是谭冥冥这个做姐姐的冲出去买伞,但不知道为什么,刚开始在医院的时候,这小孩很排斥自己,可后来,他就开始处处对自己照顾了。搞得自食其力惯了的谭冥冥非常不习惯……

    她伸手接了一下外面的雨,似乎有点大,只好留在这里,等邬念回来。

    不过,就在这时,从超市另一个出口走出来一对夫妻,也是来买东西的,他们出来之后,似乎是看到了方才邬念和谭冥冥说话,又或者是看到了方才在超市里,谭冥冥和邬念玩推车的场景,他们犹豫了下,朝着谭冥冥走了过来。

    “你好,刚才那少年是你弟弟?”这对夫妻看起来比较和善,就是普通的上班族,况且是在超市门口,谭冥冥便笑着道:“对。”

    可是,却只见这对夫妻对视了一眼,似乎是有些不知道该不该说,最后犹豫了下,才对谭冥冥道:“应该是领养的吧,实话告诉你,我们以前领养过那孩子,可他——”

    谭冥冥想起来了,这对夫妻略微有点眼熟,资料在后来福利院发来的资料中出现过,像是第二个领养过邬念的家庭……也就是那对大冬天将邬念赶出家门的夫妻……想到这里,她放在口袋里的手指微微攥紧,脸上的笑容淡了点,但还是很礼貌地问:“怎么了?”

    “可他——偷东西,偷了我老婆的项链去卖,最后被我们抓到,还死不承认,怎么打他他都不承认,这样的孩子,死性难改的,不要看看起来长得好看乖巧,我们也只是好意提醒。”

    ……

    十米之外,邬念拿着一柄透明雨伞,兴冲冲地赶回来,可是,脚步却顿住了。

    谭冥冥背对着他,但他一眼便认出了那对夫妻,以及,听到了那对夫妻的话。

    细细的雨丝顺着路灯的光线,冲刷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他脸色沉郁,灯光照不到的眉弓下的阴影是一片冷意森然。他死死攥着拳头,脸上阴冷之意令人发寒。

    但更多的是……

    铺天盖地的从心底深处涌起的恐慌……怎么就偏偏遇到这两个人?

    她会……相信他们,不要他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狗子:看谁会演。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相邻的书:狙击英雄九界疾风外传偷遍修真界大唐超级奶爸旗卷天下将血时空走私兴宋我是特警网游之龙王苍傲会有天使替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