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38、第 38 章

【书名: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38、第 38 章 作者:明桂载酒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两界搬运工斗战狂潮院长驾到神纹战记万界直播之大土豪暴风法神调教大宋地狱电影院下堂妇乱清末日刁民夫人们的香裙    电脑居然还是热的, 热成这样, 说明被打开了很久了。

    ——谭冥冥真的感到太奇怪了!

    她这电脑的开机键在键盘的左上角,要想踩下开机键, 就必须先将笔记本电脑的翻盖打开。可,以一只狗的智商,是怎么想到要打开盖子的?

    更何况, 这么薄的盖子, 无论是用它的爪子或者嘴巴去拨开, 都会非常困难,一百万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谭冥冥非常确定、以及肯定, 自己早上出门之前关了电脑, 她虽然平时记性有点不太好, 但随手关电脑是她的习惯, 她不可能偏偏今天早上就没关!

    自己这只狗是不是, 有点聪明过头了?

    事实上,从救助中心带它回家起, 谭冥冥就觉得它要比别的狗聪明很多,很多不愿意在地上吃饭的洁癖行为习惯也非常与众不同, 和别的狗不一样。谭妈妈都说它聪明得像是智商最高的边牧犬了。

    但今天开电脑这件事,又再次超过了谭冥冥的想象。

    ……

    谭冥冥忍不住蹲下去, 将小狗抱起来,仔仔细细地打量它。

    而狗子趴在她膝盖上,一如既往地拿脑袋蹭蹭她的手, 蹭完之后,抬起头,两只小眼睛无辜地看着她,“汪”了一声——这倒是非常附和狗的习性的一个动作。

    谭冥冥与这无辜的小眼睛对视了足足几分钟,狗子似乎耐不住寂寞,开始去咬她的裤腿……

    “……”谭冥冥赶紧从它嘴巴里拽出自己的裤腿,以免被咬烂。

    谭冥冥这才觉得自己多想了,不就是比别的狗都聪明很多吗,这不是好事吗?自己刚才怎么会有一瞬间感觉它像个人呢……自己是不是睡眠不足傻掉了?

    “算了,带你去一趟宠物医院。”谭冥冥笑自己莫名奇妙,胡思乱想什么,她晃了晃脑袋,将狗子抱起来,照例给它缠上围巾,然后朝家门外走去。

    而待在她怀中的狗子浑身一直紧张地绷着,此时才渐渐松懈下来……

    好险。

    方才被谭冥冥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简直就像是在怀疑自己是个人一样,狗子差点吓坏了,赶紧装傻,学别的狗去咬她裤腿。它当然知道冥冥很善良,如果自己让她知道自己的事情,她说不定还会帮助自己。

    可是无论如何,一个人的灵魂被迫寄居在一只狗的身体里,这种事情还是太匪夷所思了。

    狗子怕吓到她。也怕把她牵扯进自己的事情当中。

    ……

    外面依然寒冷着,狗子身上的围巾是谭冥冥的一条旧围巾,现在俨然已经成了它的专属小衣服。它趴在谭冥冥的怀中,嗅着围巾上的熟悉的气味,心中终于安定下来。

    整整一上午,它脑子里接收了太多的关于自己身份的信息,乱糟糟的,情绪也非常复杂,它必须好好捋一捋。

    中午时间有点不太够,谭冥冥速战速决,飞快打了个车,去宠物医院,而做了一番体检之后,医生说小狗身体很正常,没什么毛病。藓快好了,后腿也渐渐恢复力气了,只需要继续增加营养就好了。

    ……谭冥冥松了一口气之余,又感到很奇怪,那么,为什么会精神沉郁呢,难道真的是因为邬念来家里了的原因吗?

    外人来家里,猫狗会有应激反应,这一定谭冥冥是知道的,但,这次一百万的应激反应未免太大了些吧?

    它好像对邬念非常非常地排斥。

    谭冥冥感到有点头疼,但不管怎样,她给谭妈妈发了条短信,告诉她小狗体检结果正常,让谭妈妈不要担心。

    带狗子做完体检后,谭冥冥把它送了回去,才匆匆回学校去上下午的课。

    这一来一去很花了些时间,因此谭冥冥冲进教室时,几乎是顶着猝然在头顶响起的上课铃声跑进去的。

    她早就知道下午第一节课是语文课,语文老师根本不会注意到自己,所以才会午休离校,但这会儿迟到了,还是有点儿做贼心虚。

    她猫着腰回到自己座位上时,整个班上的人,包括语文老师,仿佛看到一团空气进来了,视线都没落到她身上。

    但她坐下来的那一瞬,猝不及防与杭祁对视了一眼,任栗正在专心记笔记,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午休不在教室,但杭祁好像注意到了,眼睛阖黑,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

    ……谭冥冥心中顿时一喜,自己这是死缠烂打起了效果吗,又是包扎又是送豆浆的,终于在他面前找到了些存在感吗?

    要知道以前杭祁可是从来都不会抬头关注谁的。

    她受宠若惊,赶紧调整表情回以一个笑容。

    但杭祁已经移开了视线,平静的视线望向黑板,仿佛是在提醒自己好好上课,别瞎几把到处乱看耽误他听讲一样。

    谭冥冥:“……”要不要这么冷酷?!

    她在心中不甘地吐槽道,自己好歹送温暖这么久了,即便暗搓搓做的那些事情他不知道,但今早那杯豆浆他是喝了的呀,怎么还对自己这么冷冰冰的?简直是块冰做的木头!

    谭冥冥恨恨地扭回了头。

    而教室后方,杭祁望着她的背影,微微愣了一下,修长的手指捏着笔,凝滞了下,也顿时全无心思做笔记了。

    自己刚才提醒她好好听讲,别光顾着往后看,耽误了重要知识点——因为他记得她除了数学成绩好,其他科目成绩都是刚及格。

    ……可是她怎么好像生气了?

    女孩子大抵都是不喜欢被教训成绩差的,杭祁微微蹙了蹙眉,牢牢记下了这一点。

    ……

    不过,虽然发生了这么一个小插曲,但以谭冥冥的性格,她很快就将其抛诸脑后,欢快地掏出自己的接近杭祁计划本,给自己计分,以及看看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加分了。

    因为已经到了高二的缘故,课程还是抓得比较紧张的,下午三节课连堂,几乎没给三班学生下课的时间。谭冥冥自然也就不可能趁着课后干些什么。

    这一天简直过得太快了,她能接触杭祁的机会寥寥无几,谭冥冥真希望,在学校的一天能延长再延长,最好是变得漫长而缓慢,那样自己就可以从早到晚谋划着怎么多和杭祁说两句话了。

    唉。

    正因为今天都没能对杭祁干什么,所以,放学铃声响起的时候,别人兴冲冲地如同出监狱一般飞奔出教室,谭冥冥却忧伤地站起来,慢吞吞地收拾着书包,时不时偷偷用余光往斜后方瞟一眼。

    杭祁也没走,也在收拾书包,不知道是不是谭冥冥的错觉,他今天也收拾得格外慢。

    他立在那里,身侧是窗户,窗户外是灰蒙蒙的傍晚,白霜寒气凝结在窗户外,虽然冷,但亮堂,将他半张侧脸照亮。

    他不期然抬头,朝自己看来一眼。

    不知为什么,这一眼,谭冥冥觉得他好像比两个月前,自己刚开始关注他时,要少了几分冷锐刺骨的锋芒与棱角,反而,多了几分平静的柔和。

    就像是那棵坚韧、清冷又笔直的白桦树,上面覆盖的那一层生人勿近的寒冷白雪,不知何时消融了一些。

    今天接近他的次数不多,谭冥冥不想就这么回家,于是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劲儿,挂上笑容走过去:“杭祁,你家住哪儿啊,顺路吗,要是顺路可以一起回去。”

    问完谭冥冥就觉得脸笑得有些僵,自己早就偷到了他住的地址,悄悄去了好几次他家附近转悠了,还一大清早地和电工师傅搬着梯子修好过那片地方的路灯,现在竟然还假装一无所知地问他家住哪里——谭冥冥,你真是可以进军演技圈了啊!

    谭冥冥脸色微热。

    杭祁眼睫半垂,视线落在她头顶,漆黑眸子仍是淡淡,但不易察觉地划过了一丝笑意,他将书包扔到身后,转身朝教室后门走去:“我得去打工。”

    谭冥冥连忙亦步亦趋跟上去,佯装震惊,演技十足地问:“还打工?真棒,我是说,勤工俭学令人敬佩,你去哪里打工啊,看顺不顺——”

    话还没说完,杭祁顿住脚步,看了她一眼:“你别去了。”

    网吧那种地方,有人抽烟,还有人骂骂嚷嚷,她戴着毛茸茸的白色毛线帽,像只干净的小浣熊,他不希望她去。

    谭冥冥从这短短四个字里立刻听出了冷淡的情绪,她顿时有些讪讪。

    ……也是,哪有自己这样的,又是追着人要一起回家的,又是要去对方打工的地方的。自己又不会修电脑,跟着去了不是碍手碍脚吗,杭祁这人性格冰冷,虽然不会揍自己,但见自己这样不懂分寸,肯定也嫌自己烦了。

    她一时之间有些退却——要么还是别去了,下次还是偷偷跟踪好了。

    杭祁视线落在她脸上,将她脸上纠结怅惘的小情绪尽收眼底。

    “……”杭祁顿了顿,忽然又道:“算了,走吧。”

    走吧?什么意思?谭冥冥脸色豁然一亮,开心地跟上去,难掩喜色地问:“我可以跟着你一起去?”

    杭祁言简意赅道:“嗯,别蹦跳,小心摔跤。”

    谭冥冥简直高兴坏了,眉开眼笑,两只手握着书包带子,在杭祁身后脚步轻快地跳着下楼,看来对付杭祁的终极奥义还是得死缠烂打啊,两个月前自己暗搓搓送感冒药时哪想得到今天啊,果然人有多大胆,猪有多大产。

    这样一来,关系再进一步、再进一步,自己距离目标就更近了。

    想到这里,谭冥冥忍不住伸出手,兴高采烈地对杭祁讨好地笑着道:“你书包重不重,要不我来背吧!”

    虽然杭祁书包看起来就很重,但谭冥冥觉得凭自己的力气,是没问题的。

    可她话音刚落,杭祁脚步停下来,看了她一眼,然后一伸手,忽然就将她的书包从她肩膀上摘下来了。杭祁拎着两个人的书包,迈着长腿自顾自下楼了。

    谭冥冥:……???

    不是,她想的不是这个,她不是在暗示杭祁自己书包重,让杭祁给自己背啊!谭冥冥又羞又脸红,赶紧快步追了上去。但杭祁个子高,她跳了两下,也没把自己书包给抢回来……就这么一路追到了校门口。

    自己想帮杭祁背书包,没帮成,反而让他把两个人的书包都背了。

    ——这样真的不会倒扣分吗?谭冥冥面红耳赤又惆怅地思索着。

    ……

    昨天下着小雨,今天小雨就变成了小雪,洁白干净地从天上洋洋洒洒,这就是北方,一到傍晚,路灯都纷纷亮起了,细细的小雪在地上投上影子,很快消融不见。

    谭冥冥伸出手,没接到任何雪,也不在意,笑盈盈地跟着杭祁来到他打工的网吧。屋檐电线横贯,空气中隐隐有股令人不适的隔壁小吃街的味道,杭祁敛了神情看她一眼,可她笑眯眯的,看起来没有任何介意的神情。

    终于,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网吧的玻璃门。

    冬天,里头格外昏暗,谭冥冥站在一边,看着杭祁跟老板交涉几句之后,就领了一个工具箱,将两人书包寄存在后面,然后扭头看自己一眼,把自己带到了里面一个玻璃门隔开的小隔间。

    是个相对来说比较安静的小包间,杭祁拉开门走进去,将转椅擦了擦,伸手将电脑旁边的烟灰缸和几个空的饮料瓶拿走了,随后蹲下来,给自己开了机。

    谭冥冥忙道:“我会开机,我来吧。”

    “这台有密码,我先给你开了,就不用押身份证。”杭祁言简意赅道。

    他修长苍白的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敲入几个键,屏幕便陡然亮了起来,蓝蓝荧光映着他英俊的半张侧脸,他抿起的嘴唇,弧线流畅而干净。

    ……其实,一旦真正接近之后,谭冥冥才发现,杭祁同学,虽然表面冰冷沉闷,但实际上真是个温柔细心的人啊。否则,像自己这样的未成年来网吧要押身份证的话,还不知道危险不危险呢。

    谭冥冥笑了起来:“那我先玩会儿游戏,等你好了,你叫我,我们一起走?”

    杭祁顿了顿,站直身子,似乎思忖了一下,随后望着她,果断地点了点头。

    这里干净又安静,还可以隔着玻璃门望见杭祁,谭冥冥坐下来,只见杭祁走到柜台那里,和老板说了什么,老板为难地摇了摇头,但杭祁又说了什么,老板总算是同意了,烦躁地说了句,看口型好像是“明天早点来”——怎么了?

    杭祁的收工时间难道不是七点半吗?

    谭冥冥想问一下他,但杭祁转过身来,看了自己一眼,确认自己还乖乖坐在这里之后,就去开工了。

    网吧里几百台电脑,通道转来转去的,谭冥冥也不知道他去哪台电脑附近了,于是只好悻悻然收回视线,她先从书包里掏出化学作业来做,但来到网吧,不玩会儿游戏,好像又有点怪怪的,于是她又随便打开了桌面上的一款游戏。

    对这种竞技类游戏,谭冥冥不是不会玩,只是不太感兴趣。

    她一边做着化学作业,一边用手机扫码登陆,打算随意地玩两把。

    她操作有点菜,其他两个队友有点不满,也没说什么。

    但就在这时,队伍里面进来了一个小学生——肯定是个小学生,因为声音稚嫩得一逼,上来就开喷谭冥冥玩的小乔死菜鸡,不会玩就赶紧滚回老家种田,完美地躲过了所有正常操作。

    谭冥冥:???

    现在小学生都这么牛逼吗?

    她戴着耳麦,压根没开口,几分钟内被喷得体无完肤,最后小学生高傲地撂下一句:“玩小乔的,在你手上放根火腿肠,你家狗都比你会玩。”

    谭冥冥:…………

    说不定还真有可能,一百万那智商。

    小学生还在哔哔哔地骂,谭冥冥控制不住自己了,刚要开口回怼,可那边,小学鸡却像是断了线一样,突然哑声卡壳了,且一瞬间,他操纵的角色嗝屁了。其他队友莫名奇妙,问:“还玩不玩了?”

    过了会儿小学生才跟家长在后面一样,声音都紧张地变了调:“玩玩玩,我错了,我不骂人了。”

    谭冥冥:???

    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继续玩了下去,不得不承认这小学鸡操作真的是非常好,不骂人了之后,玩得还是相当爽。谭冥冥甚至抛弃了化学作业,一会儿就开心地沉迷了进去。

    不过,就在这时,手机班群响了一下,她打开来,只见是化学老师发来的新的分组——

    怎么,分组又变了吗?

    即便变动,也不会变到自己身上来吧,谭冥冥想到要和周琳一块儿做化学实验,就恹恹的,但还是用电脑打开了新的分组表格,却顿时瞳孔猛缩,只见,新的分组上,自己旁边的组员名字赫然变成了——杭祁!

    怎么回事?!谭冥冥激动又惊喜。

    她连忙切到班群去看,但大家好像对新的分组都没什么议论,毕竟她处于透明状态,即便分组变了,大家也都没注意到,大家都以为是化学老师忘了已经发过了,又发了一遍过来。

    可是,谭冥冥却兴奋高兴得要命,这样一来,和全班化学第一一组,他虽然冷着脸,但至少能听到自己讲话,可以和他交流,自己实验成绩就不至于考太差!

    啊啊啊太高兴了,但,为什么突然调了分组?

    ……谭冥冥忽然明白了办公室前杭祁说的那句“放心吧”是什么意思了,她顿时:“……”

    杭祁该不会以为自己去找化学老师,是特地想和他分到一组吧!——所以觉得自己可能成功不了,他才去帮自己说服了化学老师,毕竟他化学成绩次次满分,提个要求化学老师不会拒绝。

    这该死的误会,自己对他死缠烂打,在他眼里肯定奇怪死了。

    ……谭冥冥一瞬间面红耳赤,忍不住捂住了脸。

    ……

    而网吧斜对角,角落里,一个一百二十斤的小学生见那个玩小乔的菜鸟玩家又一声不吭地停在原地,然后就疯狂掉血,然后就嗝屁了,简直一瞬间怒从心起,暴躁得又想开骂。

    但还没来得及开口,肩膀就被旁边的大哥哥按住了。

    小学生一个哆嗦,欲哭无泪看向旁边给电脑做检查的人。

    这人抬起头,冷着脸,面无表情:“打游戏别骂她,不然揍你。”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相邻的书:契约哑妻异界之变异箭神奈叶同人之黑暗中的救赎网游之我的美女房客们医易娱乐全才网游之乾坤至贱混元开天经窃听人生冷心王爷下堂妃天乾至尊横刀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