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46、第 46 章

【书名: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46、第 46 章 作者:明桂载酒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合体双修十方神王下堂妇劫天运申公豹传承史上最强店主大宋小郎中三娘都市兵王五行天九阳帝尊青城道长    ……

    谭冥冥洗着澡, 水声很大, 温热的水冲刷在头皮上,这才洗去一整天的头昏脑胀感。

    不管怎样, 狗子捡回了一条命,谭冥冥心里也好受一点了,就是下午哭过, 眼睛还有点肿, 她一边手忙脚乱地用沾了冷水的化妆棉敷眼睛, 一边用吹风机把头发吹干。

    吹风机哗啦哗啦响,她也就没注意到玄关处门轻轻关上了。

    ……

    等差不多吹好头发以后,她脖颈上搭着毛巾, 一边轻轻拧着发梢, 一边走进厨房。

    小狗在家里两个月, 早就成了家人了, 这回发生这样大的事故, 全家人自然都兴师动众。谭妈妈明天还要上班,但晚饭的时候就提前做好了小狗最喜欢的排骨汤, 打算明天让谭冥冥送到宠物医院去……

    之前给狗崽子吃的都是菜市场便宜的排骨,随便炖烂一下就给它装碗里, 也没注意口味什么的。狗子其实有点挑剔,很不爱吃。

    但今天谭妈妈与小狗一同经历了这种事, 对小狗的感情显然更加深厚了,下班后也顾不上疲惫,居然还特地将排骨上的肉细心剔下来, 佐以三文鱼,一块儿蒸熟,再加上些许调味的小葱,看起来美味无比。

    就是……现在小狗失去了嗅觉,恐怕闻不到香味了吧。

    唉……

    谭冥冥一边感到有点难过,但一边又为小狗捡回了一条命而感到庆幸。一只狗失去了嗅觉,虽然以后的生命会失去色彩一些,但现在,它拥有全家人的喜爱和陪伴了,不会让它太过孤单的。

    她去阳台上拿了狗子的窝和狗碗之类的,拿了个包打包起来,打算明天送到宠物医院去,小狗至少还得住院好几天,用它自己习惯用的东西,应该会有安全感一些。

    不过,小念去哪儿了?

    谭冥冥收拾好东西,从阳台抬起头,才发现从宠物医院回来后就没看到邬念。

    谭爸爸谭妈妈晚饭是在公司解决的。而她原本要回家和邬念一块儿吃晚饭的,但傍晚六点多的时候,狗子伤口裂开了,医生让她在一边帮忙固定,于是她就没回家,在小区门口买了个煎饼果子解决了……

    她以为小念会自己解决掉晚饭,毕竟他很会做饭,但刚刚进厨房,好像看见厨房空空如也,早上的菜也摆在在原位置,没动过。

    他没吃晚饭吗?!还是在外面吃了?

    她怕邬念还饿着肚子,于是走到他那小房间的门口,敲了敲门,可是,隔了好一会儿,里面还是静悄悄的,没反应——

    怎么回事?不在吗?

    邬念房间门没锁,谭冥冥一拧门把手就拧开了。

    推门进去,一室黑暗,死寂一般。

    她伸手按下灯,才发现,小小的房间里没人。

    单人床上就只垫了一床棉絮,略显单薄,邬念来家里有些天了,但毕竟比较仓促,日用品上次买了,但很多东西还没有准备到位。

    床头边放着一只男生的军式书包,几本书随意扔着。

    因为没有书架和书桌,所以很多东西,他都只能堆在床上。

    ……谭冥冥忽然意识到,本来说这个周末让工人师傅来家里开墙、顺便去宜家给邬念买一些书桌、书架之类的家具的,但因为清晨的这场突如其来的令人伤心的意外,全家人都彻底忘了邬念这边的事了。

    他虽然比自己小两岁,但少年的个子已经很高了,下周一就要去上学,没有书桌,一直搬个小凳子蜷缩在床边坐着看书肯定不行。

    ……而今天,邬念一整天好像也一直在寒风中跑来跑去帮忙送饭,笑容盈盈,也没有开口提过。

    谭冥冥立刻感到有些不安,她转身出去。

    客厅里空荡荡的,大概是今天太累的缘故,爸妈也睡得比较早。

    她走到谭爸爸谭妈妈的主卧门口,把门推开脑袋探进去,想看眼邬念在不在里头——谭爸爸已经睡着了,鼾声震天响,谭妈妈正在拍化妆水,皱眉看过来:“冥冥,你怎么还不睡?”

    谭冥冥心中一个咯噔,赶紧笑着把脑袋缩回去:“马上就睡。”

    谭妈妈叮嘱道:“你也别太为一百万担心了,脱离生命危险了就没事了,医药费也不是你要考虑的事情。”

    宠物没有医保,生一场病可能比人花掉的钱还要多,今天做的这个手术,花了两千多块,当时医生说的时候,谭爸爸毫不犹豫就掏了,而接下来每天住院是五十块,还不算上各种后续的点滴费用,总之至少要准备个四千块,才能彻底让狗子恢复。

    ……这都快谭妈妈大半个月的工资了。

    谭妈妈虽然很重视一百万,但心中滴血也是有的,不过咬咬牙也就出了,反而看到谭冥冥洗完澡后跑到他们房间瞅一眼,还以为谭冥冥是太懂事,在为医药费的事情忧虑,于是多安慰了谭冥冥一句。

    “好,妈妈,早点睡。”谭冥冥笑了笑,关上了门。

    转过身,她脸上却挂上了担忧,这大半夜的邬念去哪儿了?她忽然注意到茶几的烟灰缸下压着钱和卡,还有一张被捏得略微有些皱的存折,登时一愣,突然心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谭冥冥赶紧回房间去穿上外套。

    她趿拉上雪地靴,就赶紧裹紧外套下楼了。

    晚上十点多,小区一个人也没有,只剩下路灯亮着,照亮一团团的寒气。

    谭冥冥生怕邬念出什么意外,脚步匆匆地沿着出小区门的路走去,但就在这时,见到少年迎面走来,长长影子落在地上,他低着头,手中拎着一袋子卷纸,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黑色毛衣远远看过去像是沾了些许泥土,有些脏,单薄寒冷。

    ……原来是出门买卷纸去了,家里的确纸快用完了。

    谭冥冥松了口气。

    “小念。”她叫了声。

    听到她声音那一瞬,长相漂亮的少年浑身几不可察地轻/颤了一下,怔然顿住脚步。

    谭冥冥匆匆裹紧外套走过去:“怎么不明天再出来买?冷死了,快回家。”

    邬念抬起头,视线落在她脸上。

    其实,不被信任,这种事其实他已经经历得够多了,所以听到谭妈妈那样讲时,心中愤怒失落虽有,可最终仍是重归于平静,反正,已经习惯了。

    他决定卑鄙地,装作不知道、装作没听到,绝不会因此就离开。

    而他以为,家里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悄然离开了的。他以为,自己是后来的那个、最可有可无的那个。

    但没想到……

    他注视着姐姐,姐姐脸上担心一览无余,似乎刚洗完澡,发梢还未全干,匆匆裹着羽绒服下来,几缕头发被压在羽绒服衣领里。

    虽然顺序在那只狗后面,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

    邬念周身寒气好像一瞬间被驱逐开来,他伸出手,将谭冥冥压在羽绒服里的头发轻轻拽出来,然后用毛衣袖子擦了擦,吸去水分,随即对谭冥冥绽开一个笑容:“姐姐,你怎么下来了?”

    谭冥冥却注意到他毛衣下摆有些许泥土,以及,手指和手背上都有新添的淤青,除此之外,嘴角也破了一块,漂亮的脸蛋一下子都花掉了,不由得指着他脸,问:“等等,你这里怎么了?”

    “啊,这里吗?”邬念想也不想地道:“刚刚在花坛那边摔了一跤,好痛。”

    这看起来也的确不像是打架打出来的——

    什么打架只伤到手指和磕破嘴角啊?何况邬念这小孩笑吟吟的,看起来乖巧又柔弱,一看就不是能打的,要是打架的话,肯定满脸挂彩吧?

    所以谭冥冥很轻易就相信了他的说辞,但心中还是略微担忧,弯下腰去给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对他道:“快点回家吧。”

    “好。”邬念低眸看着她,眼中升起了些许星光。

    两人沿着小区的路灯,快步朝家里走,深夜的空气比白天更要冷上数倍,几乎已经到了零下了,谭冥冥侧头看了一眼邬念冻得发白的脸色,就差没把自己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给他了,但刚有动作,邬念立刻躲开了去。谭冥冥也觉得有点无奈。

    “你们这个年纪的小男孩就是喜欢不穿外套,不要温度只要风度。”进了电梯,谭冥冥揉着冻僵的脸,碎碎念道。

    她想起杭祁,杭祁也总是穿得很单薄。

    邬念却喜欢极了这种碎碎念的嘀咕,亮晶晶的眸子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直到电梯门开。他的视线也没有收回,他跟在她后面,望着她吹干后没有束起的黑发,以及雪白的皮肤。

    他垂下眸,低下头,踩在她的影子里。

    ……

    姐弟俩进了家门,谭冥冥才想起茶几上的钱的事情,便问:“钱从哪里找回来的?”

    邬念无辜地道:“傍晚的时候去菜摊找了找,有个小摊老板捡到了,我就要回来了。”

    谭冥冥没多想,在她眼里,邬念是个可怜的小孩,虽然以前经历不太好,但迄今为止,在家里都乖巧而温和,从没干出什么坏事来。何况,这些钱不是碰巧捡回来的,难不成还能是他单枪匹马去抢回来的吗?!开玩笑,就少年这单薄的身形,会被揍趴下吧,那她更不信了。

    她笑了笑,将钱收了起来,打算明天交给谭妈妈,多少能让谭妈妈心情好点儿吧。然后,她拉着邬念坐下来,从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掏出棉签和药酒。谭妈妈是护士,家里小医药箱还是有的。

    邬念乖乖地在她旁边坐下来,看着她低头去用棉签蘸取了些许药酒,然后擦拭在自己唇角。

    “笑什么?”谭冥冥看着邬念唇角的笑容,居然还有酒窝——她觉得这弟弟可爱又经常令人一头雾水,于是有些莫名奇妙,又有些好笑地问:“不疼的吗?”

    “疼啊。”邬念眸子亮晶晶地看着她,一瞬不瞬地:“但现在不疼了。”

    谭冥冥笑了笑。

    她有点犯困,毕竟折腾了一整天,早上又起得比鸡早,这会儿眼皮子打架,快抬不起来了。

    因此她给少年擦药只是速战速决,两三分钟弄好后,就匆匆起身收拾东西,并留了一小包碘酒棉签,放在少年手心,道:“睡前你再自己涂一下。”

    这么快吗。

    棉签的冰凉刚从嘴角划过,便稍纵即逝了。

    邬念眼睛里划过一丝怅然若失和失落,但见谭冥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他又没办法让她再留下来陪他一会儿,于是他沉默地点了点头。

    谭冥冥拍了拍他肩膀,转身回房间。

    邬念还立在沙发前,看着她房间的灯亮起,片刻后,熄掉了。他将棉签攥进手心里,汲取最后一丝温暖。

    翌日,谭爸爸谭妈妈得上班,还在住院的小狗自然是交给谭冥冥去照顾,而邬念一大清早起来去即将入学的学校办理一些未办完的手续了。

    谭冥冥拎着保温桶,心里既担心小狗,又有些担心昨天还发高烧的杭祁,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还有邬念房间的事情也亟待解决。

    坐上公交车,她脸贴在玻璃窗上,郁卒地往刘海上吹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个周末似乎所有人都很倒霉呢。

    杭祁只是重感冒高烧,喝过药退了烧应该就没事了,她自然是得去探望重伤不能动弹的小狗,但刚上公交,微信忽然就多了一条未读信息。

    ……

    昨天喝粥的时候,她死缠烂打地找杭祁交换了微信,现在想想还有点让人脸热,主要是周末她有的时候找不到杭祁的行踪,如果能有联系方式,多少能方便些。

    而且她还是有点儿担忧自己周五莽撞的行为,让杭祁生气,万一他突然觉得自己没礼貌,不和自己做朋友了,那之前的接近计划岂不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好不容易最近谭爸爸的工作也有起色了……虽然谭冥冥心中对杭祁愧疚远胜从前,但她还是决定坚持下去。

    交换了联系方式,多少能让关系更加牢固一点。

    而事实上,她怕杭祁觉得自己很烦,所以交换了联系方式后,也没有主动去发什么信息,何况昨天一整天,都因为狗子的事情而忙得团团转,她也把杭祁那边抛诸脑后了。

    ——但没想到,杭祁居然先发来了第一条微信???

    谭冥冥连忙划开手机屏幕。

    ……

    而这边,杭祁高烧已经退了,只是因为生过病的原因,还有些咳嗽,以及脸色不大好。他早早便穿好衣服,买来了各类早餐,内心翻涌但竭力装作若无其事、面无表情地在家里等着——

    但,等到了上午十点多,她还没来?

    今天不来了吗?

    还是有事?

    也是,她昨天临走前似乎有些急匆匆,也没说今天还会来。

    杭祁垂下漆黑眼睫,看着热气腾腾的早餐,忽然没了心情,他随意吃了几口,将剩下的丢进垃圾桶,然后打开手机……虽然昨天交换了微信,但页面一直只停留在刚加微信的那句自动发送上,他手指飞快在微信上摁了几下,但随即拧起眉……会不会让她很烦。

    他抿了抿唇,扔下手机,进房间收拾书本,但收拾收拾着,便开始心不在焉起来。忍了忍,他还是快步走回沙发旁边,打开手机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

    ——下周一要考化学了。

    谭冥冥盯着这条信息,一脸的懵逼,她知道要考化学了啊,而且她化学成绩一直不怎么好,还为此而感到很头疼呢,他好端端地突然提醒她干什么?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谭冥冥一头黑线,哒哒哒在手机上敲字。

    ——我家狗受伤住院了,我没时间复习。

    说起来,谭冥冥发现,两个多月前她和杭祁还没什么交集,但现在,成为了偶尔说话的朋友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对他提及自己家里呢……她不知道,对面的杭祁也是这么想的。就像是润物细无声般,她一点点强势进入了他的生活,将他从泥沼里拽了出去……

    很快,那边回了过来,杭祁问她,狗住院的宠物医院地址在哪里。

    谭冥冥想也没想,将地址发了过去。

    她以为杭祁只是随口一问的,但当十五分钟后,她下公交车站时,见到杭祁也正站在宠物医院门口。

    修长的少年耐心地等在那里,脊背挺直,不惧风寒,漆黑的眼眸正朝着自己看来,清冷却又浅淡。

    他脸上还有几分病容,不过男生这个年纪像是破风的竹子一般,恢复得飞快。

    她惊了,跳过去:“你怎么来了?”

    外面很冷,她围了厚厚的围巾,耳根仍是冻得通红,杭祁看着她几秒,才收回视线,推开门:“进去吧。”

    这会儿宠物医院没什么人,谭冥冥去找助手说了下,直接去了二楼。

    二楼住了好些只猫狗,虽然是正规的宠物医院,消毒过了,但依然有些许气味。

    一百万在最角落的笼子里,躺在一张软垫上,紧闭着眼睛,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过了,嘴角的血迹也清理干净了,从外面看,不像是重伤,但谭冥冥知道,它此时一定很痛苦,受伤部位都在内脏。

    助手细声道:“它手术完后打了麻醉,一直没醒,小姐姐你放心吧,它情况还好,让它好好睡一觉。”

    谭冥冥担忧地点点头,将自己拎着的保温桶递过去,交给助手:“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醒来,等它醒来了让它吃点儿。”

    “好。”助手点了点头。

    杭祁走过去,站在笼子外面,垂眸看了眼里面躺着的狗子,问:“它怎么了?”

    谭冥冥提起这事儿就恹恹的,也不是很想多说,便解释道:“昨天早上和我妈一块儿去买菜,被一个抢钱包的踹到墙上去了,受了很重的伤。”

    她隔着笼子,将手伸进去,抚摸了下狗子的脑袋,狗子虽然仍在麻醉中,但似乎感觉到她来了,还是难受地哼唧两声,这让谭冥冥更难过了。

    而就在这时,狗子似乎勉强睁开了眼一下,看向她……随即朦朦胧胧看向她身边的杭祁,陡然,一瞬间愤怒了一下,想挣扎着爬起来,但因为完全没力气,只能软趴趴地趴着!

    但小眼睛还是警惕而咬牙切齿地瞪了杭祁两眼!

    随即,又因为麻醉的缘故,无能为力地闭上了眼睛。

    这个过程很快,谭冥冥只见小狗鼻子哼气,睁开眼又半死不活地闭上眼睛,像是气晕了过去,完全没闹明白。

    ?啥意思?

    助手道:“你家的一百万以前是不是没见过你身边的这位同学?”

    谭冥冥道:“对啊。”

    助手道:“可能见到陌生人有点抵触,它现在生病,你最好还是别让陌生人靠近。”

    “好的好的。”谭冥冥挂念着小狗,忧心忡忡地,连忙拽住杭祁的手,将他往后拉了一步,让他离狗子远点儿。

    杭祁完全没在意刚刚助手说的话,他感觉手腕一片温热,垂下眸,就见谭冥冥细白的手指扣在他手腕上:“……”

    他浑身僵硬,手腕也僵硬,但却就这样僵硬地任凭她拽着,极细极细地抿了下嘴唇。

    ……

    谭冥冥电话响了两次,因为上楼之前,她调整了静音,免得吵到这里住院的猫猫狗狗们,所以也就没听到。邬念去办理完一些手续后,打算过来接她一块儿回家吃饭,电话没打通,于是就直接过来了。

    他嘴角贴了一小块创可贴,今天脖子上围了一条围巾,显得较为暖和。

    谭爸爸谭妈妈今天中午加班不回家,他打算待会儿接了姐姐回家以后,一起去买点菜,然后他可以做点儿姐姐喜欢吃的……这样的话,有很多时间独处了呢……想到这些,他漂亮的眼睛里带上了璀璨的笑意。

    于是他三步并作两步两步,飞奔上了宠物医院的二楼。

    还未推开门,他就先笑吟吟地唤了声:“姐姐。”

    可一推开门。

    他顿住脚步。

    谭冥冥身边立着一个陌生的、从未见过的男生,他人很高,漆黑头发,浓黑眼眸,侧脸苍白,有种清冷的独特气质,他正垂着眸,像是在看什么。

    邬念视线随着他的目光看去……落到了姐姐抓着他手腕的手指上。

    ……

    他们在、牵手?

    “姐姐。”邬念贴着创可贴的嘴角笑意未变,可眸光却一瞬淡了下来,攥着入学资料的手指也不由自主狠狠攥紧,青白用力。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母上大人住院的缘故,我以后下午两点和晚上九点更新哈。

    如果下午两点莫有的话,大家不要等,直接九点来看就行。

    会尽量抽空加更。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相邻的书:问仙途都市枭雄传末世涅盘闪电召唤者反贼网游之修罗传说超级成长洪荒之龙神魔机传说疯狂芯片帝国雄心逍遥行之绝世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