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66、第 66 章

【书名: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66、第 66 章 作者:明桂载酒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修真聊天群无限作死大魏能臣黑山羊危险关系凌天战尊女总裁的特种保安近身狂兵最强网络神豪美女圣约书重生之改天换地尊上    这个周末, 是本学期最后一个周末, 还有一周课程,就要放寒假了。

    天气越来越冷, 大雪铺天盖地,将教学楼下的枯树枝压得吱呀吱呀响,老师们都在忙着制作试卷, 学生们反而因为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 而更加嘈杂闹腾。

    可谭冥冥却并不因为寒假的到来而开心。

    放寒假, 意味着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

    更何况,直到周五放学,她与杭祁仍然没能和解。说是和解倒也并不准确, 因为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爆发什么冲突, 只是陷入了一种有些微妙和冷滞的状态罢了。

    谭冥冥本来下定了决心这次自己绝对不要先化解气氛的, 可做到倒是做到了, 但吃着最喜欢的零食, 却食之无味,心不在焉, 她心底有一块空空的,感到怅然。

    她当时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小女生的微妙的心理, 当着杭祁的面,对任栗说要去参加容俊平的生日聚会。但实际上, 她没有打算去。她那么透明,去了也没人会看到自己,只有容俊平会发现自己, 她不想让对方误会什么。

    所以,在任栗传达了消息之后,她就要了容俊平的手机号,在短信里表达了歉意,说清楚了。容俊平虽然有点失望,但也没说什么。

    可身边的杭祁在知道自己要去容俊平的生日会后,却连头都没抬,仿佛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这让谭冥冥有点儿难受。

    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她放学后收拾书包时一声不吭,收拾完就飞快去追公交了。她没再去看杭祁的表情,她有点儿赌气,心里也有点儿乱糟糟的,不知道该怎么化解自己最近以来因为杭祁而波动的情绪。

    于是,这一周就这样结束在漫天无声的大雪和缓慢驶来的公交中了。

    因为到了年底,谭爸爸公司忙着结账,而谭妈妈的医院也迎来了更多病人,于是,爸妈都异常地忙碌,周五深夜才回来,周六一大清早又去加班了。

    家里剩下谭冥冥一个人,冰箱上贴着两张纸条,让她自己把准备好的饭热一下。

    爸妈都不在家,谭冥冥怎么可能早睡早起,周五晚上宛如离开羊圈的羊一样,熬夜看了部电影,直接导致第二天起不来,她懒散地睡到下午一点多多,才勉强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起来觅食。

    窗帘没拉,外面天寒地冻的,家里没开灯,于是已经到了中午但依然是灰黑一片。她站在冰箱前喝酸奶,刚打开手机,屏幕上突然弹跳出来一则消息。谭冥冥第一反应是垃圾短信,直接划掉了,愣了五秒钟之后,才顿时手忙脚乱打开屏幕。

    卧槽,她没看错吧,杭祁的未接来电?

    谭冥冥一看墙上的挂钟,已经一点十五分了,容俊平的生日会是两点钟开始,如果自己要去的话,差不多这个点儿该出门了。杭祁打来电话干嘛?谭冥冥莫名感到一阵心虚。她定了两下神,犹豫着要不要拨回去——

    而就在她迟疑的这一会儿,屏幕又亮了,她手忙脚乱地接通了。

    电话接通之后,那边很安静,只有轻微的呼吸声,谭冥冥憋住呼吸,只听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发出了一点点鞋底踩在枯落的树叶上的音节,然后又陷入了沉默,隔了好半晌,都没听见对方开口说话。

    ……?

    谭冥冥不知不觉已经憋了好一会儿了,就快一口气没提上来给憋死了。她把手机拿开老远,深深呼吸一口气,才又拿到耳边,正准备问杭祁你打电话来干嘛,结果那边“咔嚓”一声,电话断了,接着是忙音传来。

    谭冥冥:???

    卧槽,什么情况,打错了?!

    谭冥冥差点没被酸奶给噎死,她气冲冲地回房间,但就在这时候,仿佛有什么预感一般,她快步走到窗户旁边,拉开窗帘一角,朝楼下看了眼。

    只见——

    只见楼下真的站着一个人,因为距离太远,只能看见他穿着一身运动服,手里拿着手机,仿佛正蹙眉盯着手机,虽然看不清清晰面容,但就是杭祁。

    杭祁抬头朝这边看来,谭冥冥连忙放下窗户。

    她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嘴角都抑制不住地翘起来,妈呀,杭祁怎么突然跑来了,该不会是表面上不在意,但实际上在意得不得了,特地跑过来盯着她,看她有没有去参加容俊平的生日会吧?

    但是,等等!

    谭冥冥猛然想起来,自己还特意当着杭祁的面,加重了语气说自己一定会去——现在被他发现没有去,而是在家里蓬头垢面地睡懒觉,岂不是很丢脸?

    他等下一下子就看穿了自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小心思,谭冥冥顿时着起急来。

    她面红耳赤,火急火燎地跑到衣柜旁边,赶紧换衣服,把睡衣换下来,然后裹了件羽绒服,然后冲进卫生间去刷牙洗脸。

    一点四十五分,谭冥冥才收拾好自己,从玄关处拽了条围巾,急急忙忙跑下楼,从电梯里冲出去,她深呼吸一口气,竭力装作刚下楼,根本就不知道杭祁在楼下,镇定地走出单元楼。

    一出去,她表面上目不斜视,但实际上余光乱瞟。

    杭祁已经不在楼下了,难不成走了?

    但很快,少年修长的身影就出现在她视线范围之内了,杭祁仿佛正在跑步,顶着清霜,漆黑的额发微微被风拨动,绕着她家小区跑,同样目不斜视,没有看她,缓缓从她面前跑过。

    ……跑了过去。

    谭冥冥:“……”???

    什么意思?跑到她家楼下来,就是为了跑步运动健身的?

    谭冥冥还以为杭祁要和自己说点什么,但结果他就直接一脸冷淡地消失在了单元楼拐角,留下她在风中有些凌乱。

    她气不打一处来,现在两人陷入僵持当中,要想和解,肯定得有人先服软,可自己明明没有错,杭祁先主动一点会死吗?

    谭冥冥刚才的那点儿兴奋和忐忑全变成了气鼓鼓。

    她气鼓鼓地想到自己已经在杭祁面前说了要去生日会,现在被他发现自己根本没去,只是为了气他,肯定很丢脸。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万万不能在他面前丢脸,今天即便是找个奶茶店随便度过一天,也得让他以为自己去了。

    谭冥冥继续气鼓鼓地吹了下刘海,迈开脚步就要走。

    而杭祁以正常跑步速度从谭冥冥面前经过之后,绕到单元楼后方,眉头便蹙了起来,神色有些不定——

    他在楼下从清晨等到现在,原本一直没见谭冥冥下来,以为她睡过头了,不打算去了,那么反而倒好,他松了口气。

    可就在他没忍住打了电话过去之后,却见到谭冥冥下楼来了,还直接看也没看他往小区门口走,这是打算去?

    杭祁想到先前容俊平给她送奶茶的那几天,心中危机感便油然而生,他紧紧抿着唇,脸色被寒风刮得有些难看。

    他拧着眉,猛然加快速度飞奔起来,飞快跑过这一段,然后出现在谭冥冥能看得见的视野范围内后,又竭力神情自若地恢复了正常跑步速度。

    于是,谭冥冥还没迈出两步,便又看到杭祁面无表情地从自己面前再一次经过。

    她:“……”

    来自己家楼下运动还是变速跑运动。年级第一的心思真不懂。

    ……

    谭冥冥风中凌乱地出了小区门,杭祁才皱着眉头停下来,想跟上去,但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而谭冥冥装出真的去了生日会的样子,但其实上了的士之后便愁眉苦脸,无处可去,想了想,她让司机把自己送到学校去。

    刚好她也打算去学校一趟,她作业落在学校了。

    学校里没人什么人,教室门是锁着的,但这会儿快到期末,老师们都在办公室出试卷,于是谭冥冥去办公室找班主任拿钥匙,说明情况以后,数学老师直接把钥匙给她了,还严肃地叮嘱她。

    “谭冥冥啊,你之前数学考了班上第二,可以看出来你很有潜力,之后万万不可以上课开小差传纸条,不然老师真的要批评你了。幸好杭祁是班上第一,被你影响了成绩也没下降。”

    说的是前几天上课害杭祁罚站的事情。

    谭冥冥脸上火辣辣的,又有点受宠若惊,因为透明惯了,别说被表扬,就连被批评都很少有过。像这样被特地叮嘱,还真是几乎从未体会过的。

    谭冥冥连忙应了,拿着钥匙出去。

    而或许是数学老师刚好提到杭祁,办公室里另外一个老师插了句嘴,道:“前几天见有外校的人来找杭祁,怎么回事?”

    毕竟是班上的第一名,即便平时因为性格冰冷的缘故,和老师打交道不多,但一旦到了期末考试统考高考这种时候,老师们便都关心起他来了,毕竟是能给各位科任老师带来年底奖金的人。

    谭冥冥听到“杭祁”二字,顿时在办公室门口磨磨蹭蹭,赖着想多听两句。

    英语老师道:“还是女孩子来找他,三班班主任,你知道吗,让他别分心。”

    对——就是!谭冥冥心里义愤填膺!他什么时候认识那女孩的,连自己都不知道,可不得分心吗?

    班主任笑了一下,道:“放心好了,是他堂姐,之前我见过,应该是家里有点什么事吧,老师们就别担心了,这学生我清楚,稳坐年级第一不止一次两次,不可能因为分下心成绩就掉下来的。”

    而还磨蹭在办公室门口的谭冥冥惊呆了!

    堂姐?!

    她这才想起来,也是,杭祁和家里关系不好,而当时看他和那女生之间的气氛,仿佛也是异常的僵硬与不和。自己也没问,他也不知道自己看见了,所以才没对自己多说——所以,自己这几天都在胡思乱想吃味什么?!

    简直太丢人了!

    “谭冥冥,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班主任看向她。

    谭冥冥脸上发烫,连忙鞠了个躬出去了,差点撞上门,她自己都没察觉,自己已经鼓起了腮帮子,笑得有点傻。

    ……

    谭冥冥取走了作业,将钥匙还到办公室,笼罩在心头多日的乌云好像一下子散开了,她兴高采烈地叫了个车,打算回家。不过,刚要上车,她意识到这才三点多,时间还没到,万一杭祁还在楼下没走,发现自己这么快就回去了,那他肯定会知道自己根本就没去生日会。

    谭冥冥打算继续在街上游荡一下。

    正好接到谭爸爸的短信,叮嘱她周末没事可以去找邬念玩一下。

    谭爸爸是这么想的,他和谭妈妈现在面对邬念那小孩有点尴尬,但是这件事情全程和谭冥冥无关,或许可以让谭冥冥多关心关心小念那孩子,比如说炖了什么汤让谭冥冥送去,毕竟年纪差不多的姐弟之间好交流。

    谭冥冥也正好没处可去,便在精品店买了点水果,打算送过去。

    这么半大的男孩子肯定是不会照顾自己的,上次就见他冰箱空空。

    她有邬念家里的钥匙,上回去帮忙打扫卫生的时候,邬念给了她一把,让她随时都可以过去。

    谭冥冥也不知道邬念在不在家,上楼之后,敲了两下门,没人应,似乎是不在家,她也没多想,便掏出钥匙开门,打算将水果放进冰箱就离开。

    但没想到进去之后,听见浴室有水声。

    在洗澡吗?

    谭冥冥叫了声,不过水声太大,邬念似乎没听到,电视机还开着,给有些冰冷的房子里增添了几丝生气。她走到冰箱那里,打开冰箱门,将水果一一放进去摆好。

    然后站起来看了眼四周,比起杭祁家里,小念家里似乎有些乱。

    而茶几上——

    谭冥冥视线忽然顿了顿,她略微愣了下,走过去,拿起茶几上那个熟悉的自己的本子,脸上的表情空白了一秒,怎么自己的笔记本莫名出现在这里了?她发誓,她虽然丢三落四,可从来就没有将这个本子带出来过,怎么……?

    浴室里水声还在哗啦啦,邬念似乎是听到外面有动静,唤了声:“姐姐,你来了吗?”

    而谭冥冥咬着下唇将笔记本翻开,她已经很久没有写过那个关于接近杭祁的计划了,刚开始和杭祁不熟悉,所以才需要一件一件地记下来,可现在,她待在杭祁身边已经不止是为了那个。

    可是,笔记本上面自然无法体现出她的心情变化,笔记本上写着的每一件事,看起来都像是蓄谋已久的利用罢了。

    谭冥冥攥着笔记本,突然想到这些天杭祁有些晦暗不明的神情,她心脏瞬间提到嗓子眼,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个不太好的念头——

    假如说,小念把这个本子给杭祁看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相邻的书:侯门医女生化之丧尸突击诛仙仙界修仙燃烧的海洋重力战线龙域官路迢迢危险同居人原罪之终结曲绝世好妖美人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