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我帮首富花钱挡灾

66、第 66 章

【书名: 我帮首富花钱挡灾 66、第 66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帮首富花钱挡灾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逆剑狂神雷武蛊真人剑灵超位面穿行铁十字光脑武尊寒门崛起奋斗在红楼盖世帝尊主角猎杀者九天神皇    叶栀本能地有些慌了, 她如今站在顾忍的面前, 距离不远不近, 却给了她一种无处可逃的错觉。

    叶栀下意识往后挪了一步, 没想到脚后跟却磕到了硬物,阻止了她的后退。

    身后就是沙发, 叶栀没处可退。

    叶栀的一举一动, 她的细微神色, 她的情绪转变,全都被他看在眼中,叶栀的脸上浮起了慌乱,即便她想要掩饰, 但还是多少流露了出来。

    顾忍刚才轻飘飘落下的这句话,却在叶栀的心里掀起了巨浪, 她怎么也没办法平静下来。

    叶栀强迫自己冷静,抬起头看向顾忍。

    一刹那的寂静。

    与叶栀的慌张不同, 顾忍望向叶栀的眼底掺杂了很多东西,有些似乎只是浮于表面,有些却又仿佛一触就会抵达叶栀的内心。

    下一秒,顾忍唇角忽的微扬, 无声地笑了一下。

    顾忍出了声,瞬间打破此时的安静,他说话的声音不紧不慢,尾调微扬,低低哑哑的声线隐着了然。

    “我想让你看些东西。”

    顾忍笑意带着几分温柔, 当顾忍提步往书房走去的时候,叶栀不由地跟了过去。

    开关啪地一声按下,原本漆黑书房瞬间落满了光。

    顾忍打开了电脑,点开了之前原主拍摄的广告和电视剧,电脑上的视频播放着,背景声响着。

    叶栀的视线不得已落在了屏幕上,上面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却又似乎和她有些百般的不同。

    “刚开始和你见面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与那人不同。”

    叶栀手心有些出汗,她没有抬头看叶栀,只听得顾忍的声音顿了一会,然后接着把她藏着许久的秘密慢慢摊开。

    叶栀很清楚地知道顾忍口中的那人就是原主。

    顾忍敛在唇角的笑极浅,他的视线却是片刻不移地落在叶栀的侧脸上。

    “我不了解先前的那个人,却也看出了你们的性格不同,不过当时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对我来说,那不是我要在意的事情。”

    “直到那次停电,我才真正地开始关注你,一个在几天之内就转变这么多的人究竟会是谁?”

    叶栀微微地恍神,鼓起勇气偏头看向顾忍,从她的角度看,她看到顾忍深而沉的眼睛。

    顾忍点开了叶栀还没穿过来时,原主拍摄的一部电视剧,播放给叶栀看。

    “那人不是科班出身,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所以在演技上并没有太多的经验,而你不一样。”

    “你虽然经验不足,可我却能在你身上看到截然不同的态度和实力。”

    自从顾忍对叶栀的事情上了心后,他就一直在观察着叶栀,他越是将叶栀的行为和先前的视频对比,越是能看出端倪。

    顾忍的视线垂了下来:“叶栀,看着我的眼睛。”

    叶栀下意识将视线上移,从他冷白的下颌移开,停在他深刻清冽的眉眼上。

    顾忍的眸色黑得似夜,他刻意把语调压得更低更柔,缓缓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似乎在蛊惑着叶栀。

    “叶栀,我想多了解你一点。”

    叶栀知道顾忍差不多猜到了真相,但是他并没有直接拆穿,而是想让她亲口承认,告诉他自己真正的身份。

    叶栀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心跳难以抑制地狂跳了起来,房里的暖气开得很足,让她的鼻尖都覆上细汗。

    “我不属于这里,我来自另一个世界。”

    当叶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脏依旧跳得厉害,但是她的身上却突然轻松了不少。

    这个秘密一直被她牢牢地保守着,可她又希望在顾忍面前,她是一个没有秘密的人。

    叶栀不想瞒着顾忍,现在说出来后,意外地让她释然。

    叶栀想起之前顾忍对她的疑惑:“你之前不是问过我,为什么对盲人这么了解吗?”

    话音刚落,顾忍的心猛地一紧,他难以保持他惯有的云淡风轻,声音有些发涩。

    “所以……”

    叶栀看向顾忍:“在之前的那个世界里,我曾经当过义工,照顾过一个盲人,所以我对盲人的事情很了解。”

    顾忍幽暗的眼底,骤然亮起了一簇光,只是随意地看一眼,仿佛就会让星光黯淡,日月失色。

    提起前世的事,回忆悄然而至,像是鲜明至极的画布,在她的眼前展开。

    叶栀望着顾忍的脸,不禁地想起了曾经照顾过的那个盲人,忽然觉得他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可顾忍又怎么会是他,顾忍虽然给了她似曾相熟的感觉,不过两人又分明是不同的。

    顾忍看着叶栀,沉声道:“你觉得那个盲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栀的脑海里浮现出遥远的记忆,那时她在教那人练习盲杖,两人已经相处了一会,关系和以前比好了很多。

    一开始她让那人用盲杖的时候,那人经常会摔倒,练习了几次后,那人就淡漠地落下一句。

    “我做不到。”

    叶栀没有气馁,她很有耐心地劝解那人。

    虽然那人语气还是很淡,但第二天叶栀再来看那人的时候,那人已经拿起了盲杖重新练习。

    这一天,那人拿着盲杖在外面练习,叶栀在旁边小心地看着。前几天刚下过雪,地面有些滑。

    那人忽然身子一斜,不小心向旁边倒去。那人摔倒前的那一刻,叶栀扶住了他,那人下意识抬起了手。

    两人皆是一怔。

    那人不小心碰到了叶栀的眼睛,他呼吸一滞,指尖传来温暖的触感,仿佛冬日里初初落下的日光。

    在他的掌心之下,能察觉到叶栀如羽翼般轻柔的睫毛。她的睫毛微微一颤,在他手底漫起微冷的触感。

    那人收回了手,语气低了几分:“抱歉,是我唐突了。”

    叶栀摇头:“没事。”

    这时,天空忽然落起了雪,那人察觉到脸上冰冷的触感,他忽然想到了刚才手里传来的感觉。

    叶栀的睫毛不经意扫过,微微发痒。

    她的眼皮是温暖的,她的睫毛却是冰的,他能想象得到,她睁开眼的时候,眼底会流转着好看动人的光。

    那人垂下眸子,看不清他的神色,他轻轻道了一句:“下雪了。”

    叶栀抬眼看向那人,那人眼睛漆黑似墨,虽然看不见光亮,眼睛却好看得紧。很难让人觉得,这是一个盲人。

    叶栀定了定神,不再去想,她垂眸的那一瞬间,她没有看见,那人抬起了手。

    那人缓慢地把手移到他的眼前,他低下眼睛,想要看清他眼前的一切,可是眼前依旧是黑漆漆的。

    他看不见正在纷扬落下的大雪,看不清他修长冷白的双手,也看不见他掌心清晰分明的纹路。

    他更看不见叶栀乌黑清亮的眼睛下,覆着深黑的睫毛。

    雪势忽然变大了,大家纷纷撑起了伞,准备离开这里,可是那人却仰起脸,轻声笑了。

    那人任凭雪花落在他的身上,他缓缓地攥紧了手。

    原来她有一双那样温暖的眼睛。

    ……

    叶栀从回忆中抽离,她望向顾忍,眼底带着复杂。

    这时,顾忍深深地看了叶栀一眼,他薄唇轻启,忽然说了一句:“叶栀,下雪了。”

    叶栀偏头望向窗外,不知怎地,似乎在配合顾忍的话,窗外的雪声忽的重了起来。

    叶栀心绪复杂,这句话,前世的那人也说过。

    这时,顾忍忽然抬起脚,朝叶栀走来。他一步步走得十分缓慢,视线一直落在叶栀的身上。

    顾忍在叶栀面前站定,他微微俯身,身子轻轻往叶栀倾去。与此同时,他抬起手,缓慢地触向叶栀。

    叶栀愣住,顾忍的动作却未停,视线也不避不让。他的手依旧向叶栀移去,似乎是要触向叶栀的眼睛。

    叶栀一惊,前世的那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只不过,那人是无意间碰到她的,而此时的顾忍,他的眼底却清晰地映着她的脸。

    顾忍的手在触向叶栀眼睛的前一秒,叶栀微微睁大了眼。她的心跳快了几分,脸颊也浮上了热意。

    顾忍的脸缓缓地俯下,这样近距离地看他,在灯光下有着更加奇异的惊艳感觉。

    顾忍瞥见叶栀有些紧张,他喉间隐着一丝笑,下一秒,他的手微顿,忽的朝旁边偏转了几分。

    他修长分明的手轻轻地覆在开关上,然后,轻轻地按下。

    “啪嗒”一声,顶上的灯蓦地暗了一盏,光线瞬间暗淡了一些。

    顾忍的视线从始自终望着叶栀,在那盏灯灭掉的那一瞬,他极低地开了口,说了一句和前世相同的一句话。

    顾忍的声音深深浅浅,浸染着月色的沉静。顾忍定定地看着叶栀:“抱歉,是我唐突了。”

    叶栀眼底带着震惊。

    相似的场景,相同的语句,与前世分毫不差的字字句句,沉沉地向叶栀涌来。顾忍在用同样的话,唤醒她的记忆。

    叶栀喃喃道:“顾忍……”

    一切明明白白地摆在她的面前,她的疑惑,她的不解,她心底莫名的熟悉感,都找到了答案。

    前世那个淡漠孤僻的盲人,慢慢和眼前顾忍颀长的身形重合在了一起,不同的脸,承载了相同的记忆。

    叶栀弯了弯唇,轻叹了一声:“原来……你真的是我的故人。”

    顾忍的瞳仁极黑,声线有些哑,却依旧好听,冷清到了骨子里,却令人难以忘记。

    “那天,我不小心碰到你的眼睛,我虽然觉得抱歉,但不可否认的是,我的心里竟然带着小小的期盼。”

    顾忍继续说道:“我已经接受自己是个盲人的事实。”

    “可是我碰到你眼睛的时候,我忽然很想知道,每天陪在我身边的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顾忍的语速很慢,每一个字都藏着他心底的念想。从前世到今生,始终如一。

    “我想过你的面容,也想过你的轮廓,我甚至也想问一问你,在你心中我是什么样的人。”

    灯光模糊了顾忍的轮廓,可是他的眼睛却黑沉沉的。

    他曾经那么想看清这个世界,可是原来,他最想看清的是她的脸。

    这时,顾忍眸光微动,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可是像我这样的盲人,又怎么能说出我的喜欢?”

    顾忍情绪看不分明,极慢地吐出几个字,却漾着极深的情绪:“我想……我真是疯了。”

    叶栀听出了顾忍的情绪,她的心蓦地酸涩了起来,格外难受。

    叶栀深吸了一口气,她注视着顾忍,认认真真地开口:“我从没有把你当成是一个病人。”

    顾忍眸色微颤,他凝神听着。

    叶栀:“你只是暂时生病了,每个人都会生病,每个人都会有脆弱无助的时候。”

    叶栀的语气十分坚定:“我认真地对待你,不是因为同情,更不是因为怜悯,我一直觉得,你和我一样。”

    “我靠近你,帮助你,是想让你振作起来,因为如果连你都放弃了你自己,你就再也不会变成原来的自己。”

    叶栀认真地强调着:“顾忍,我们两人是平等的,从前是这样,现在也是如此。”

    她轻声又笃定地落下一句:“一直都是。”

    叶栀的声音响起,顾忍的黑眸瞬间亮了几分,漆黑中覆盖了点点星光。

    顾忍直直看着叶栀,缓慢又清晰地开口:“我曾经觉得自己是不幸的,可是现在我才知道我是多么幸运。”

    顾忍的声音十分柔和:“因为命运再一次把你带到我的身边。”

    不知何时而起的情感,不知何时才动的真心,待他意识到时,那些汹涌的深情,早已融入了他的骨血,再也无法分离。

    寂静中,顾忍一瞬不瞬地看着叶栀,他极为认真地吐出了几个字。

    “叶栀,我喜欢你。”

    短短的几个字,被他这样清晰地道来,重重地落进叶栀的耳中。

    长夜幽深,顾忍的眼神却比黑夜还要深邃。他的眉微微敛下,都是冷清清的弧度。

    但叶栀却觉得顾忍此刻的声音烫得惊人,像是冬夜里漫起的细小火苗,又仿佛是冰雪里乍起的幽微日光。

    因为顾忍一开口,她的心底就为他蔓延起了那样灼人的温度。

    顾忍的声线低沉,一字一句地说:“从我夜盲症发作,你第一次牵起我的手时,我就发现了你的身份。”

    “从前世到今生,你两次来到我的身边,我都身不由己地喜欢上了你。”

    前世就涌动的情感,今世再次为同一个人而悸动,他不可能会再后退半步。

    寂静的冬夜里,顾忍轻轻地笑了:“叶栀,谢谢你,又一次来到我的生命里。”

    曾经黑暗无光的生命,因为她,一切都被给予了鲜活的色彩。

    叶栀望着顾忍,顾忍唇角微牵,光线缓缓掠过他的脸,最后蜿蜒进他的眉角眼底。

    光线明明灭灭,在顾忍脸上浮现了日光的璀璨,也隐下了夜的深黑。

    顾忍分明逆着光站在那里,却照亮了这一方幽黑。明暗交替间,衬得顾忍的眉眼愈加清冽。

    叶栀的心跳再次不可控制地乱了,她甚至在顾忍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胸腔里就响起了剧烈的心跳声。

    顾忍的视线那样深,可是叶栀也没有移开她的目光,同样认真地凝视着顾忍。

    叶栀听到了顾忍的告白,也察觉到了她为他而纷乱的心绪。

    像顾忍这样冷冽的一个人,动起心来原来会有这样的深情。

    他向来冷清,绝不会轻易提起喜欢,一旦说出口,必定是真真切切地将她放在了心里。

    寂静无声的冬夜,顾忍和叶栀沉默地对视着。

    他们的脸沉在了摇曳的灯影里,却映亮在彼此的双眼里。

    顾忍和叶栀想起了,前世他们相遇的第一天。那一天也像今天这样,窗外落着簌簌雪声。

    恍若隔世的遥远回忆,在今生清晰地铺展开来,带着前世的记忆,带着今生相携走过的步步履履。

    雪花覆盖了这座城市,可是藏不住的却是他们的心意,在雪夜里愈加清晰。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多了很多新的小天使,大家收藏下作者专栏呀,鞠躬感谢!

    评论发300个红包~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帮首富花钱挡灾相邻的书:洪荒圣人异世纵横天机图唯吾独尊斗罗大陆霸道人生飞扬跋扈天烽异世药皇南宋一统重生漫画之神升仙传星峰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