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介紹 > 我幫首富花錢擋災

66、第 66 章

【書名: 我幫首富花錢擋災 66、第 66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幫首富花錢擋災最新章節 2k小說網歡迎您!本站域名:"2k小說"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記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說
強烈推薦: 逆劍狂神雷武蠱真人劍靈超位面穿行鐵十字光腦武尊寒門崛起奮鬥在紅樓蓋世帝尊主角獵殺者九天神皇    葉栀本能地有些慌了, 她如今站在顧忍的面前, 距離不遠不近, 卻給了她一種無處可逃的錯覺。

    葉栀下意識往後挪了一步, 沒想到腳後跟卻磕到了硬物,阻止了她的後退。

    身後就是沙發, 葉栀沒處可退。

    葉栀的一舉一動, 她的細微神色, 她的情緒轉變,全都被他看在眼中,葉栀的臉上浮起了慌亂,即便她想要掩飾, 但還是多少流露了出來。

    顧忍剛才輕飄飄落下的這句話,卻在葉栀的心裏掀起了巨浪, 她怎麽也沒辦法平靜下來。

    葉栀強迫自己冷靜,擡起頭看向顧忍。

    一刹那的寂靜。

    與葉栀的慌張不同, 顧忍望向葉栀的眼底摻雜了很多東西,有些似乎只是浮于表面,有些卻又仿佛一觸就會抵達葉栀的內心。

    下一秒,顧忍唇角忽的微揚, 無聲地笑了一下。

    顧忍出了聲,瞬間打破此時的安靜,他說話的聲音不緊不慢,尾調微揚,低低啞啞的聲線隱著了然。

    “我想讓你看些東西。”

    顧忍笑意帶著幾分溫柔, 當顧忍提步往書房走去的時候,葉栀不由地跟了過去。

    開關啪地一聲按下,原本漆黑書房瞬間落滿了光。

    顧忍打開了電腦,點開了之前原主拍攝的廣告和電視劇,電腦上的視頻播放著,背景聲響著。

    葉栀的視線不得已落在了屏幕上,上面那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卻又似乎和她有些百般的不同。

    “剛開始和你見面的時候,我就發現你與那人不同。”

    葉栀手心有些出汗,她沒有擡頭看葉栀,只聽得顧忍的聲音頓了一會,然後接著把她藏著許久的秘密慢慢攤開。

    葉栀很清楚地知道顧忍口中的那人就是原主。

    顧忍斂在唇角的笑極淺,他的視線卻是片刻不移地落在葉栀的側臉上。

    “我不了解先前的那個人,卻也看出了你們的性格不同,不過當時我並沒有放在心上。”

    “對我來說,那不是我要在意的事情。”

    “直到那次停電,我才真正地開始關注你,一個在幾天之內就轉變這麽多的人究竟會是誰?”

    葉栀微微地恍神,鼓起勇氣偏頭看向顧忍,從她的角度看,她看到顧忍深而沉的眼睛。

    顧忍點開了葉栀還沒穿過來時,原主拍攝的一部電視劇,播放給葉栀看。

    “那人不是科班出身,沒有經過系統的學習,所以在演技上並沒有太多的經驗,而你不一樣。”

    “你雖然經驗不足,可我卻能在你身上看到截然不同的態度和實力。”

    自從顧忍對葉栀的事情上了心後,他就一直在觀察著葉栀,他越是將葉栀的行爲和先前的視頻對比,越是能看出端倪。

    顧忍的視線垂了下來:“葉栀,看著我的眼睛。”

    葉栀下意識將視線上移,從他冷白的下颌移開,停在他深刻清冽的眉眼上。

    顧忍的眸色黑得似夜,他刻意把語調壓得更低更柔,緩緩吐出來的每一個字都似乎在蠱惑著葉栀。

    “葉栀,我想多了解你一點。”

    葉栀知道顧忍差不多猜到了真相,但是他並沒有直接拆穿,而是想讓她親口承認,告訴他自己真正的身份。

    葉栀輕輕地吐了一口氣,心跳難以抑制地狂跳了起來,房裏的暖氣開得很足,讓她的鼻尖都覆上細汗。

    “我不屬于這裏,我來自另一個世界。”

    當葉栀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的心髒依舊跳得厲害,但是她的身上卻突然輕松了不少。

    這個秘密一直被她牢牢地保守著,可她又希望在顧忍面前,她是一個沒有秘密的人。

    葉栀不想瞞著顧忍,現在說出來後,意外地讓她釋然。

    葉栀想起之前顧忍對她的疑惑:“你之前不是問過我,爲什麽對盲人這麽了解嗎?”

    話音剛落,顧忍的心猛地一緊,他難以保持他慣有的雲淡風輕,聲音有些發澀。

    “所以……”

    葉栀看向顧忍:“在之前的那個世界裏,我曾經當過義工,照顧過一個盲人,所以我對盲人的事情很了解。”

    顧忍幽暗的眼底,驟然亮起了一簇光,只是隨意地看一眼,仿佛就會讓星光黯淡,日月失色。

    提起前世的事,回憶悄然而至,像是鮮明至極的畫布,在她的眼前展開。

    葉栀望著顧忍的臉,不禁地想起了曾經照顧過的那個盲人,忽然覺得他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可顧忍又怎麽會是他,顧忍雖然給了她似曾相熟的感覺,不過兩人又分明是不同的。

    顧忍看著葉栀,沉聲道:“你覺得那個盲人是個什麽樣的人?”

    葉栀的腦海裏浮現出遙遠的記憶,那時她在教那人練習盲杖,兩人已經相處了一會,關系和以前比好了很多。

    一開始她讓那人用盲杖的時候,那人經常會摔倒,練習了幾次後,那人就淡漠地落下一句。

    “我做不到。”

    葉栀沒有氣餒,她很有耐心地勸解那人。

    雖然那人語氣還是很淡,但第二天葉栀再來看那人的時候,那人已經拿起了盲杖重新練習。

    這一天,那人拿著盲杖在外面練習,葉栀在旁邊小心地看著。前幾天剛下過雪,地面有些滑。

    那人忽然身子一斜,不小心向旁邊倒去。那人摔倒前的那一刻,葉栀扶住了他,那人下意識擡起了手。

    兩人皆是一怔。

    那人不小心碰到了葉栀的眼睛,他呼吸一滯,指尖傳來溫暖的觸感,仿佛冬日裏初初落下的日光。

    在他的掌心之下,能察覺到葉栀如羽翼般輕柔的睫毛。她的睫毛微微一顫,在他手底漫起微冷的觸感。

    那人收回了手,語氣低了幾分:“抱歉,是我唐突了。”

    葉栀搖頭:“沒事。”

    這時,天空忽然落起了雪,那人察覺到臉上冰冷的觸感,他忽然想到了剛才手裏傳來的感覺。

    葉栀的睫毛不經意掃過,微微發癢。

    她的眼皮是溫暖的,她的睫毛卻是冰的,他能想象得到,她睜開眼的時候,眼底會流轉著好看動人的光。

    那人垂下眸子,看不清他的神色,他輕輕道了一句:“下雪了。”

    葉栀擡眼看向那人,那人眼睛漆黑似墨,雖然看不見光亮,眼睛卻好看得緊。很難讓人覺得,這是一個盲人。

    葉栀定了定神,不再去想,她垂眸的那一瞬間,她沒有看見,那人擡起了手。

    那人緩慢地把手移到他的眼前,他低下眼睛,想要看清他眼前的一切,可是眼前依舊是黑漆漆的。

    他看不見正在紛揚落下的大雪,看不清他修長冷白的雙手,也看不見他掌心清晰分明的紋路。

    他更看不見葉栀烏黑清亮的眼睛下,覆著深黑的睫毛。

    雪勢忽然變大了,大家紛紛撐起了傘,准備離開這裏,可是那人卻仰起臉,輕聲笑了。

    那人任憑雪花落在他的身上,他緩緩地攥緊了手。

    原來她有一雙那樣溫暖的眼睛。

    ……

    葉栀從回憶中抽離,她望向顧忍,眼底帶著複雜。

    這時,顧忍深深地看了葉栀一眼,他薄唇輕啓,忽然說了一句:“葉栀,下雪了。”

    葉栀偏頭望向窗外,不知怎地,似乎在配合顧忍的話,窗外的雪聲忽的重了起來。

    葉栀心緒複雜,這句話,前世的那人也說過。

    這時,顧忍忽然擡起腳,朝葉栀走來。他一步步走得十分緩慢,視線一直落在葉栀的身上。

    顧忍在葉栀面前站定,他微微俯身,身子輕輕往葉栀傾去。與此同時,他擡起手,緩慢地觸向葉栀。

    葉栀愣住,顧忍的動作卻未停,視線也不避不讓。他的手依舊向葉栀移去,似乎是要觸向葉栀的眼睛。

    葉栀一驚,前世的那人也做了同樣的動作。

    只不過,那人是無意間碰到她的,而此時的顧忍,他的眼底卻清晰地映著她的臉。

    顧忍的手在觸向葉栀眼睛的前一秒,葉栀微微睜大了眼。她的心跳快了幾分,臉頰也浮上了熱意。

    顧忍的臉緩緩地俯下,這樣近距離地看他,在燈光下有著更加奇異的驚豔感覺。

    顧忍瞥見葉栀有些緊張,他喉間隱著一絲笑,下一秒,他的手微頓,忽的朝旁邊偏轉了幾分。

    他修長分明的手輕輕地覆在開關上,然後,輕輕地按下。

    “啪嗒”一聲,頂上的燈蓦地暗了一盞,光線瞬間暗淡了一些。

    顧忍的視線從始自終望著葉栀,在那盞燈滅掉的那一瞬,他極低地開了口,說了一句和前世相同的一句話。

    顧忍的聲音深深淺淺,浸染著月色的沉靜。顧忍定定地看著葉栀:“抱歉,是我唐突了。”

    葉栀眼底帶著震驚。

    相似的場景,相同的語句,與前世分毫不差的字字句句,沉沉地向葉栀湧來。顧忍在用同樣的話,喚醒她的記憶。

    葉栀喃喃道:“顧忍……”

    一切明明白白地擺在她的面前,她的疑惑,她的不解,她心底莫名的熟悉感,都找到了答案。

    前世那個淡漠孤僻的盲人,慢慢和眼前顧忍颀長的身形重合在了一起,不同的臉,承載了相同的記憶。

    葉栀彎了彎唇,輕歎了一聲:“原來……你真的是我的故人。”

    顧忍的瞳仁極黑,聲線有些啞,卻依舊好聽,冷清到了骨子裏,卻令人難以忘記。

    “那天,我不小心碰到你的眼睛,我雖然覺得抱歉,但不可否認的是,我的心裏竟然帶著小小的期盼。”

    顧忍繼續說道:“我已經接受自己是個盲人的事實。”

    “可是我碰到你眼睛的時候,我忽然很想知道,每天陪在我身邊的是怎麽樣的一個人。”

    顧忍的語速很慢,每一個字都藏著他心底的念想。從前世到今生,始終如一。

    “我想過你的面容,也想過你的輪廓,我甚至也想問一問你,在你心中我是什麽樣的人。”

    燈光模糊了顧忍的輪廓,可是他的眼睛卻黑沉沉的。

    他曾經那麽想看清這個世界,可是原來,他最想看清的是她的臉。

    這時,顧忍眸光微動,他的聲音漸漸低了下來,“可是像我這樣的盲人,又怎麽能說出我的喜歡?”

    顧忍情緒看不分明,極慢地吐出幾個字,卻漾著極深的情緒:“我想……我真是瘋了。”

    葉栀聽出了顧忍的情緒,她的心蓦地酸澀了起來,格外難受。

    葉栀深吸了一口氣,她注視著顧忍,認認真真地開口:“我從沒有把你當成是一個病人。”

    顧忍眸色微顫,他凝神聽著。

    葉栀:“你只是暫時生病了,每個人都會生病,每個人都會有脆弱無助的時候。”

    葉栀的語氣十分堅定:“我認真地對待你,不是因爲同情,更不是因爲憐憫,我一直覺得,你和我一樣。”

    “我靠近你,幫助你,是想讓你振作起來,因爲如果連你都放棄了你自己,你就再也不會變成原來的自己。”

    葉栀認真地強調著:“顧忍,我們兩人是平等的,從前是這樣,現在也是如此。”

    她輕聲又笃定地落下一句:“一直都是。”

    葉栀的聲音響起,顧忍的黑眸瞬間亮了幾分,漆黑中覆蓋了點點星光。

    顧忍直直看著葉栀,緩慢又清晰地開口:“我曾經覺得自己是不幸的,可是現在我才知道我是多麽幸運。”

    顧忍的聲音十分柔和:“因爲命運再一次把你帶到我的身邊。”

    不知何時而起的情感,不知何時才動的真心,待他意識到時,那些洶湧的深情,早已融入了他的骨血,再也無法分離。

    寂靜中,顧忍一瞬不瞬地看著葉栀,他極爲認真地吐出了幾個字。

    “葉栀,我喜歡你。”

    短短的幾個字,被他這樣清晰地道來,重重地落進葉栀的耳中。

    長夜幽深,顧忍的眼神卻比黑夜還要深邃。他的眉微微斂下,都是冷清清的弧度。

    但葉栀卻覺得顧忍此刻的聲音燙得驚人,像是冬夜裏漫起的細小火苗,又仿佛是冰雪裏乍起的幽微日光。

    因爲顧忍一開口,她的心底就爲他蔓延起了那樣灼人的溫度。

    顧忍的聲線低沉,一字一句地說:“從我夜盲症發作,你第一次牽起我的手時,我就發現了你的身份。”

    “從前世到今生,你兩次來到我的身邊,我都身不由己地喜歡上了你。”

    前世就湧動的情感,今世再次爲同一個人而悸動,他不可能會再後退半步。

    寂靜的冬夜裏,顧忍輕輕地笑了:“葉栀,謝謝你,又一次來到我的生命裏。”

    曾經黑暗無光的生命,因爲她,一切都被給予了鮮活的色彩。

    葉栀望著顧忍,顧忍唇角微牽,光線緩緩掠過他的臉,最後蜿蜒進他的眉角眼底。

    光線明明滅滅,在顧忍臉上浮現了日光的璀璨,也隱下了夜的深黑。

    顧忍分明逆著光站在那裏,卻照亮了這一方幽黑。明暗交替間,襯得顧忍的眉眼愈加清冽。

    葉栀的心跳再次不可控制地亂了,她甚至在顧忍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胸腔裏就響起了劇烈的心跳聲。

    顧忍的視線那樣深,可是葉栀也沒有移開她的目光,同樣認真地凝視著顧忍。

    葉栀聽到了顧忍的告白,也察覺到了她爲他而紛亂的心緒。

    像顧忍這樣冷冽的一個人,動起心來原來會有這樣的深情。

    他向來冷清,絕不會輕易提起喜歡,一旦說出口,必定是真真切切地將她放在了心裏。

    寂靜無聲的冬夜,顧忍和葉栀沉默地對視著。

    他們的臉沉在了搖曳的燈影裏,卻映亮在彼此的雙眼裏。

    顧忍和葉栀想起了,前世他們相遇的第一天。那一天也像今天這樣,窗外落著簌簌雪聲。

    恍若隔世的遙遠回憶,在今生清晰地鋪展開來,帶著前世的記憶,帶著今生相攜走過的步步履履。

    雪花覆蓋了這座城市,可是藏不住的卻是他們的心意,在雪夜裏愈加清晰。

    作者有話要說:  最近多了很多新的小天使,大家收藏下作者專欄呀,鞠躬感謝!

    評論發300個紅包~ 2k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我幫首富花錢擋災相鄰的書:洪荒聖人異世縱橫天機圖唯吾獨尊鬥羅大陸霸道人生飛揚跋扈天烽異世藥皇南宋一統重生漫畫之神升仙傳星峰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