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68、第 68 章

【书名: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68、第 68 章 作者:黍宁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名门闺战临高启明天幕神捕至尊剑皇幸福人生帝国玩具白袍总管玄武战尊大穿越时代续南明就是爱上你雷武    伽婴!!

    乔晚一颗心猛地提了上去。

    他说, 他是来杀人的。栖泽府这段时间妖气肆虐肯定和他脱不了干系。身体动作比脑子更快一步,几乎下一秒,乔晚就冲了出去, 她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他的。

    没想到刚冲出去一步,就被人一把给拽住。

    乔晚回头,对上了裴春争乌黑的瞳仁。

    少年修长的手指紧紧扣着她手腕, 问:“你想去哪儿?”

    这么一瞬的功夫, 在场人都惊呆了!

    尤其以萧博扬最震惊。

    他和裴春争接触的不算多,但也知道, 这魔性格冷淡,眼睛里放不下人, 除了穆笑笑和乔晚。

    但眼前这个丫鬟, 哪里值得他多看一眼的。

    像是压根没察觉到其他人的震惊, 裴春争眼神没移开半分,平静地问,“你想去哪儿?”

    岑清猷也愣了一下。

    裴春争扣得更很紧,五指深深地陷入了肌肤上。

    岑清猷眉头蹙了起来:“裴仙友可是有什么话要同辛夷说的?”

    穆笑笑也呆了:“裴师弟?”

    乔晚面朝岑清猷,恭恭敬敬地回答:“少爷, 我刚刚好像看见了个熟人,你们先去, 我过会儿就回府!”

    也没等其他人什么反应,甩开裴春争的手,乔晚拔腿就跑,一路追着那抹黑白分明的身影追到巷口。

    萧博扬鬼使神差地盯着这抹背影看了半秒, 下意识地也拔腿追了上去!

    乔晚追到巷口,那人影忽然不见了。

    消失得一干二净。

    阴暗潮湿的小巷中,反倒渐渐地升起了另一抹人影。

    对,是升起。

    污水横流的地上,有一张人皮,慢慢从地上“支”了起来。

    渐渐地,像吹气球一样,丰盈了骨肉,化为了个人形。

    是个皮肤极白,容貌漂亮的少年,眉眼看上去还有点儿眼熟。

    少年突然甩出一张人皮,铺在了地上,往地上一坐,薄唇一翘,嗓音低哑:“这路,不通。”

    “想要从这儿过,你得留下点儿什么。”

    乔晚往后倒退了两步,摸出了怀里的铁锤,往后看了一眼。

    巷口的尽头,是一堵墙,墙角横七竖八地堆着几个破烂的箩筐。

    收回目光,乔晚看了眼地上铺着的人皮。

    昨天,岑府上的十几条腊肉,显然就是眼前这少年的手笔。

    乔晚:“留下什么?”

    少年翘着唇角,目光肆无忌惮地扫过她脸、胸、手、脚。

    “身体倒是好身体,整个的值钱,但若是拆开来卖,那就不太值钱了。”

    “天雷锻体?骨头不错,若是拿来当锻造材料,倒是一把好武器。”

    少年语气不紧不慢的,但却透着股森森的邪气,像是浸润在鲜血里泡出来的,黏腻湿滑得让人恶心。

    乔晚皱起了眉。

    岑家、林家,眼下又多了一个伽婴。

    乔晚心里盘算。

    这事比她想象中复杂得多。

    “你是岑府上的人?”

    少年眼一瞥,落在她那绣了岑家字样的衣服上,突然又笑了一下:“你回去之后,告诉你岑夫人姜柔。”

    “当年犯下的债,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我这儿还缺一张皮。”

    乔晚心里猛然一悟,总算明白了究竟是哪里眼熟。

    少年的容貌一半邪气,一半清俊。

    和昨天晚上她见到的岑向南足足有四五分相似!

    乔晚瞳孔紧缩:“你是……她儿子?”

    那个桂旗提到过的林家小妖女。

    少年有些意外,旋即又慢悠悠地笑了起来,“挺好,没想到现在还有人记得我娘。”

    “不过你记得倒不重要,重要的是姜柔那个贱.人。”

    少年眯着眼笑,笑容几分邪气几分阴毒。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等时候到了,我看这贱人还怎么做出那副虚伪的模样。”

    “毕竟,剥了皮的人,别人见着了,怕都来不及呢。”

    裹着人皮一卷,少年身形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但慢了半步。

    一只金灿灿的铁锤拦住了他去路。

    少年抬眼,也不恼,“你还有什么事?”

    乔晚冷声:“你要对岑夫人做什么?”

    少年旋即就笑开了:“那小贱人当初对我娘做了什么,我这个做儿子的,自然是要一一找回来。”

    西南林家的林黎,虽然死了,但还留下了个儿子林清芝,由岑夫人抚养,可惜,这儿子是个养不熟的狼崽子,打心眼里就认为是这女人害了娘,故意见死不救。没过几年,这狼崽子就被西南林家给抱了回去。同时还继承了其母一手画皮绝活儿,长到了现在。

    乔晚道:“你和我说这些什么意思?”

    “我娘和岑向南那老匹夫原本两情相悦。”少年狞笑,“姜柔那贱人偏要插足其中,致使我娘只能委身做妾,低头一头,之后,又多加为难。这贱人难道不该死?”

    人皮少年,生得漂亮,但现在看起来就像个被激怒了的失心疯。

    乔晚掀起眼皮:“我没兴趣去听你和你娘的往事。”

    “我不会让岑夫人落在你手上。”

    不仅是为了岑夫人,也是为了她自己。

    乔晚:“因为你和你娘,一样恶心。”

    少年面色一变,勃然大怒!

    “裴师弟?”

    \"从前几天起,就见裴师弟你对这小丫鬟关注甚多。”穆笑笑小心翼翼地盯着裴春争看,“难道……是有什么隐情吗?”

    裴春争目光一转,落到穆笑笑脸上。

    穆笑笑小声:“这一路走来妖气肆虐,也不知这位姑娘一个人走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少女脸颊粉嫩如桃。

    裴春争凝了凝心神,阖上了眼:“无妨。”

    却是不再继续往乔晚离去的方向看了。

    穆笑笑心头略微松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太愿意裴春争多关注那姑娘。

    因为这占有欲,穆笑笑略感羞愧,咬了咬嘴唇,转瞬又给压了下去。

    凤妄言指节紧了紧,沉默不语地抚上了身边小姑娘的发顶。

    这三人之间气氛多有些古怪。

    岑清猷自幼就拜入了妙法尊者门下,禅门讲究个禅定,修五感。

    虽然敏锐地察觉出来了点儿这男女之间涌动着的暗流,但岑清猷也只是多看了一眼,心里喟叹了一句男女之情,果真绊人。

    却明智地选择了什么也没说,佛珠泠然一响,继续提步向前。

    人皮一展!

    窄窄的巷口杀机四伏。

    乔晚面色沉沉地拎着金瓜,森白的外骨骼,从指尖一路蔓延,转眼之间,就将半边身子包裹得严严实实。

    少年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流露出了点儿惊叹,心头的怒意反倒冲淡了不少,眼里闪动了点儿迷恋。

    “你是体修?”

    炼骨的体修……

    太难得了。

    这一身骨头要是抽出来,这皮要是炼化了。

    得多美。

    还有这具身体……骨肉到时候也定不能白费。

    还没等他感叹完,乔晚已经抡起金瓜冲了上去!

    人皮轻盈灵巧,铁锤沉重悍狠。

    这一路,被伽婴压着刷怪,再怎么说,战技也都有了翻天覆地的长进。

    更快!也更敏锐!

    少女半边脸上骨骼森白如雪,眼黝黑平静。

    不论他如何出招,变招,眼前的少女都能更快一步,挥舞着两把铁锤,所过之处,交织成了一张绵密的细网,寸寸杀招!

    砰!

    金瓜深深地陷入墙壁。

    少年就地一滚,手上一张人皮,忽缠忽绞,在半空中,和铁锤咬得难分难解,邪气冲天而起!

    乔晚黑眸沉沉,眼睫扑扇了两下,忽然笑了。

    少年心中猛地升腾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本来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不过就是个妈宝男。”

    “我可不单单是体修。”

    铁锤猛击而出。

    乔晚足下踏出一边,沉声吟诵,一边朗声高诵着儒修的文章,一边下手毫不留情。

    儒道双修,剑、体、法并重。

    跟着马怀真屁股后面做事,乔晚所学的本来就杂。

    只要好用,就都能拿来用,至于武德和节操,这玩意儿,能用命重要吗?

    自废筋脉之后,为了补修为这条道儿上的不足,学得就更杂了。

    学的是道,嘴上念的却是儒家的功法,身上那圈儿淡金色的光晕,反倒还有点儿像大悲崖的达摩金钟罩。

    人皮少年一边甩着人皮,一边儿想办法周旋,“大体上走体修这条道的,身上各处都有些难言之隐。”

    “你是什么?”

    人皮一甩,短暂地挨上了乔晚四肢,又收回。

    “是……”

    少年浑身一凛:“筋脉不足?!”

    这筋脉,破得跟个渔网似的,明显就是后天导致的。

    要是让她补好了筋脉……

    这眼前的丫鬟,就是把杀人剑!!

    这么一瞬间的功夫,被乔晚逮住了间隙,落下一锤直接将少年掀翻在地。

    于此同时,巷口砰砰砰接连爆发出数个凶猛的火球。

    火球如金龙呼啸而过。

    乔晚扭头看了一眼。

    巷口逆光处站着个眼熟的白袍青年,袍角和袖口绣着一簇簇竹叶暗纹。

    这是萧博扬的功法——“金龙破”,上次对战济慈的时候用出来过。

    至于他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追上来,萧博扬心里思绪纷乱。

    但心头总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觉在盘旋,这小丫鬟身上有古怪。

    他……他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追了过来,自然而然地丢出了几个“金龙破”。

    巷子里和巷口,两两夹击。

    心知这下难办了,少年趴在地上,被铁锤砸得嘴里咳出了点儿血沫。

    乔晚拎着铁锤走近。

    “你不能杀我。”少年抬眼,“因为我知道养命珠的消息。”

    果然就看到了乔晚脚步一顿。

    想到刚刚在洞口看见的那抹黑白分明的身影,少年目光闪了闪,抬眼笑道,“你想找养命珠是不是?”

    “我给你指一条明路,养命珠就在林家手上。”

    “我娘死后,那个老匹夫想救我娘活命,特地偷了姜柔那个贱人的养命珠,带到了林家。”

    “姜柔这个贱人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养命珠是岑向南那个老匹夫偷的。”

    少年伸出手,指了指不远处一个酒楼。

    “看见没?就在这上面,林家十四个人,修为都不高。养命珠就在这上面。”

    “你若是想去拿,我劝你动作快点儿。林家今天到这酒楼来,就是为了脱手的,慢一步,这养命珠就要易主了。”

    “但我告诫你一句,就算你拿到养命珠,到时候也没多大用处了。”

    说完,人皮往地上一铺,像吹气球一样再度瘪了下去。

    地上就剩下了一张空荡荡的人皮。

    乔晚走过去,踹了一脚人皮。

    只是空荡荡的一张人皮,悄无声息。

    人跑了。

    乔晚看了眼远处的酒楼。

    能不能拿到,有没有用处,是她说了算。

    萧博扬一愣,心头敏锐地冒出了点儿不妙的预感,“你……你该不是想上去?”

    乔晚没多吭声,直奔酒楼而去!

    这丫鬟有点儿像一个人。

    像乔晚!

    这个时候,站在巷口,愣了半拍的萧博扬,总算明白裴春争为什么会那么古怪了。

    这总是跟着岑清猷身后,平平无奇的小丫鬟实在太像乔晚了。

    最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敌人,这话说得一点儿不错。在萧博扬还和乔晚死磕的时候,乔晚修为多少了,用什么招,什么步法,他心里一清二楚,但乔晚已经死了。

    他们亲眼看见的,甚至马怀真也点过了头。

    眼前这个丫鬟,就算再像,那也不可能是乔晚。

    就在乔晚和萧博扬走后。

    那张人皮被风一吹,忽然高高地飘了上半空。

    越飘越远,落到了酒楼屋顶上。

    人皮一鼓,慢慢地,钻出了两个黑漆漆的眼珠子。

    现在,让我看看,对上妖皇伽婴后,你还有什么本事。

    他说的话的确都是真的,一点儿都没掺假。

    但唯独有一个重要的信息没有透露,那就是……养命珠的买主,是闻名于整个修真界,行事素来冷酷无情的妖皇——伽婴。

    对上妖皇伽婴,你还能有几分胜算?

    要知道,这位妖主,对自己看不上眼的东西,可向来都不留情面。

    人皮渐渐脱出个少年的身形。

    少年微微地笑。

    这一招,叫,借刀杀人。

    二楼。

    林家十四个弟子还在等。

    酒楼里的气氛焦灼不安。

    只要一想到买家是谁,就算是元婴长老前来,估计也冷静不到哪儿去,更遑论他们这十四个弟子,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刚刚突破了金丹。

    毕竟这林家精锐都已安插到了别处,要去办一件大事。

    “五哥,你说这贵客怎么还没到?”林十二问。

    在这气氛之下,每个人心里都有点儿焦躁不安。

    林五沉声:“闭嘴,小心冲撞了贵客。”

    话音刚落!二楼栏杆忽然被人从外面撞开!!

    木屑飞溅。

    从栏杆外蹿出一抹快如闪电的身影!

    敌袭!有敌袭!

    酒楼二楼,一十四个林家弟子纷纷拍案而起!

    踩着一地木屑,样貌平平无奇的丫鬟,拖着两只大铁锤,冷声,“养命珠在你们这儿?”

    林五眯起眼:“姑娘是谁?”

    乔晚:“有人告诉我,养命珠在你们这儿。”

    乔晚环顾了一圈面色各异的林家弟子,“这人……应该也姓林,用一手画皮术。”

    趴在屋顶的少年,脸色一变,差点咬碎了一口牙。

    这小贱人!果然和姜柔如出一辙!

    林五一愣,显然是想到了这人是谁,反问,“那此人有没有告诉姑娘,这养命珠已经提前被人订下了?”

    将林五的反应不动声色地尽收眼底,乔晚心里一沉。

    那妈宝男是西南那一支,眼前这十四个是本家,西南的和林家本家合计到一起去了?

    “多少钱?”

    林五一愣。

    乔晚:“我问多少钱,我买。”

    “做生意,讲究的是一个诚信,那位客既然已经订下,我们怎么好再反悔。”

    “你出个价,我买。”

    林五打量了乔晚一眼,看上去怎么也不相信这丫鬟身上能揣多少钱。

    “一个筑基,带着一个练气,就敢来找我们林家的场子?!”

    在场十四个林家弟子,被眼前这女修的猖狂给激怒了,纷纷拍案而起。

    一眨眼的功夫,刀枪剑戟林立。

    森白骨骼盘旋而上!

    飞剑叮叮当当撞上了骨甲,竟然是毫发无伤。

    乔晚握紧了覆满白色指骨的手,再度抡起了铁锤,虽然没看萧博扬,但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显就是冲着他来的。

    “萧仙友,你们既然想请岑夫人替心上人治病,难道不拿出点儿诚意来吗?”

    他们这个时候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只要不想白跑这一趟,还想给穆笑笑解毒,岑家的事儿,养命珠的事儿,他们不管也得管。

    萧博扬:这气人的功力他妈的也和乔晚有的一拼!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拒绝。

    看着前方这以一敌十的纤细身影,萧博扬有点儿出神。

    当初,乔晚也是这样,挡在了他们身前,一个人顶着那无数只人面蝎尾蛛。也就在泥岩秘境里那一次,他才发现,他其实没想象中那么讨厌她。甚至,如果,如果她没那么讨人厌的话,他说不定还会喜欢她,这喜欢无关男女情爱。

    而眼前这个丫鬟,明明和他之前没任何接触,偏偏支使起他来得心应手。

    她和乔晚很像,你说她冷静,偏偏有时候又不要命的莽,一往无前地杀出一条血路。

    考虑到那位买主,林五还是不大愿意这个时候和乔晚发生冲突。

    要是冲撞了那位煞神,他们这在场十六个人,不分敌我统统都要没命!

    “仙友当真要和我们林家为敌?”林五冷眼,“招惹上了我们林家,这栖泽府的地界,到时候就没这么容易出去了。”

    乔晚:“我不愿招惹贵府,只要贵府愿意把这养命珠卖给我,就是一桩和和气气的生意。”

    林五手上长剑一震,面色阴郁,“看来是谈不拢了。”

    小小的二楼,战斗一触即发。

    山雨欲来风满楼,尖锐肃杀的气氛几乎压得人喘不上气来。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大开的栏杆外忽然吹来一阵阴风。

    妖气如潮,倾压而下。

    林五面色遽然大变!连带着在场十五个人都齐齐变了脸色。

    不好!

    这妖气是!伽婴!

    于此同时,附在屋顶上的人皮也动了。

    人皮上的眼珠子,转了转,对准了二楼上的众人。

    伽婴。

    妖皇伽婴终于来了。

    来,让他看看,这丫鬟碰上妖皇伽婴还有什么好果子吃。

    妖气缓缓地铺满了整条长街,霸道地覆盖了整个酒楼。

    这个妖气,是伽婴!

    乔晚浑身一震。

    这妖气比当初在望云乡碰上的,还要恐怖。

    那是渗入骨髓,深入人心的阴、寒、冷、厉。

    眨眼之间,长街上风云变化,黑云倾覆。

    滔天妖力压了过来,二楼栏杆不堪重负地被压出了数条裂缝,吱呀吱呀地响。

    乔晚心里猛地一跳,忽然意识到,这才是妖皇。

    有这威压就意味着伽婴他的伤已经好了有六七成,而当他伤真正痊愈之后,又会是怎么一个恐怖的实力,就连乔晚也不敢想。

    萧博扬一愣。

    完了。

    他今天要死在这儿,肯定就是被这丫鬟给害死的。

    这丫鬟的确像乔晚,连这作死的本事都像了个十成十!!

    那是妖皇伽婴!!这整个修真界顶尖的!他们这些小虾米等闲都见不到的人物!!

    萧博扬咬牙,“我看我今天就要被你害死在这儿了。”

    破破烂烂的栏杆外闪过一道迅疾如的妖气!妖风一卷,一抹矜贵傲岸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二楼。四周狂乱的妖氛渐渐平息了下来,但没一人敢抬头看。

    只能看见男人漆黑的长靴,和那玄色袍角上蜿蜒而上的银色妖纹。

    就连高傲如萧家小少爷,也面色苍白,冷汗马上跟着滴了下来。

    如果他要死在这儿,到时候他家的家业就要落到萧博玉那个混球手上。

    恐惧,丝丝缕缕渗入人心。

    但有个人却是例外。

    在这令人窒息的死寂中,顶着这平静沉重的威压,乔晚从地上爬了起来。

    在场跪着的,连带屋顶趴着的,皆是一惊。

    这不要命了?!

    惊得萧博扬赶紧想把她给摁下去,但在这妖气压制之下,硬是抬不起来手。

    果然,男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了乔晚身上。

    妖气在二楼平静流动。

    人上赶着想要作死,那可是拦都拦不住。

    萧博扬后悔了,真的后悔了,这丫鬟哪里像乔晚,这缺心眼儿的丫鬟简直比乔晚还虎!

    屋顶上的人皮嗤笑。

    如果说,她刚和他打,也刚上楼找林家的场子,叫勇。

    像现在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

    那叫蠢。

    说到底,还是个认不清自己,以为自己有多能耐的蠢货罢了。

    然而,下一秒,只见,那小丫鬟拍了拍身上的灰,面色十分镇静,自然地问:“你伤养好了?”

    态度之娴熟,恍若叙旧。

    从栖泽府分别,到现在已过了十多天。

    那个男人眼一瞥,瞥见了那自从进了栖泽府地界之后,就再没见过面的人修。

    在众人战战兢兢的目光中,妖界妖皇,竟然屈尊纡贵的,淡淡地“嗯”了一声。

    “暂无大碍。”

    “陆婉,你怎会在此处?”

    屋顶上趴着的,在场跪着的,一齐都僵了。

    人皮如遭雷击,被风一吹,毫无防备悠悠荡荡地吹下了屋顶,挂上了树梢。

    这……这小贱人认识伽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温晦、叉叉丘比特、little stone、叶琅环、鸩酒゛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子笑 5个;鸩酒゛ 4个;苍墨、麦子、宋哈娜、柱着拐杖敲夕阳、ja□□inesai、晚妹冲鸭、是钰钰钰啊、斯塔克的第n个迷妹、tian、秦时明月、九离、琦之朗宵、甜汤、非岚绯雾、雾一、泛舟淋沐、千妖、崎也、关山月、dora、skyline、史莱、今天喝可乐了吗、瓜、纯悦、伏黛赛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挨打奶秀mia 89瓶;逼逼叨 80瓶;麦子 48瓶;桃酥、雨渡、小么小么 40瓶;泛舟淋沐、青寐、鱼鱼 30瓶;雪兔兔 29瓶;& 25瓶;快落的一哈皮 22瓶;千年红玉、山竹圆滚滚 20瓶;墨紫柒、小闪 15瓶;容川_愿读人间未读书 14瓶;司剑殇 13瓶;木马、云深不知处。、不挣面包、津岛安子、葡萄味果粒多、莫得理智的刀客塔、。。、柱着拐杖敲夕阳、小小荻花、37280462、mrs.楚、遗忘之途丶、呦呦、斯塔克的第n个迷妹、山不就我、非矻、24127567、九、许静茹 10瓶;宝宝贝贝、鹤归孤山、惊鸿一瞥 9瓶;取名字太麻烦了、乌鹊南飞、陈陈 8瓶;tgd_nnafifi 6瓶;30609701、东逗儿、源啾啾、iz、马蹄铁、不知道取啥名 5瓶;爆豪胜己、不想起名字 4瓶;帆妹儿? 3瓶;assassin&懿.zmq、25980770、因风 2瓶;三安、devin、雪青、热油虾、南棠、瑜宝宝w、米名字、今天也在等乔晚晚晚晚、.、夏郁、机智的路人乙、shirly、豆花、猫刀妮、37468477、匠人孙、叶喵喵、江江很炸毛、28898203、逍遥腐兔兔、落曦、秦屿、27861240、what?、adorkable  noodles、潜水专用户、阿瑟维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相邻的书:神陨超凡者游戏洪荒道命超级精气五代逆天神话世界大冒险王子殿下的天使之吻终极怪物命运的抉择九鼎修仙记龙战都市重生之辉煌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