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88、第 88 章

【书名: 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88、第 88 章 作者:池陌

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神级英雄大道争锋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堕仙第三帝国之鹰无敌升级王贞观帝师截教仙最强剑神系统极品地主俗人回档邪御天娇    苏惟惟被抱了一晚上, 热的不要不要的,她多次意图挣脱, 奈何某些人不让, 一把年纪了体验了一把谈恋爱的感觉, 但这么被抱着也不舒服啊,次日苏惟惟无比怨念, 觉得还不如直接来个刺激的呢, 刺激的虽然刺激了一点, 但好歹不用这样抱得胳膊都疼啊。

    当然, 这种话她是不会说的,次日一早起床时, 她依旧淡定的很,竟然还跑去院子里做了体操, 从头到尾看都不看他, 等着欣赏她害羞神情的贺东霖差点抑郁了。

    看来这剂药还不够猛?

    贺东霖因此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保守了点。

    一早,苏惟惟去姜鑫那边商量护肤品的事, 苏惟惟看过姜鑫的成分单,和后世有几个大牌产品挺像的, 基本用料差不多,有一些自主研发的成分, 总的来说产品成分比较稳定。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样护肤品配得上“完美”二字,大部分护肤品都有自己的问题在,不可能适合所有肌肤,而经典的护肤品大部分都经过几十年的验证, 在这过程中不断改善创新研发,慢慢变好。

    就姜鑫的产品使用感来说,苏惟惟觉得已经够好了。

    护肤品的临床要麻烦一些,种类多想要全部准备齐全推上市,需要一点时间,苏惟惟决定先把贴片面膜给提上日程,姜鑫从前也研发过涂抹式面膜,贴片面膜其实就是把涂抹式面膜的精华液用另一种方法贴到脸上,姜鑫试了一番,问题不大,为了满足苏惟惟的要求,她研发了不同种类的产品,有美白的有保湿的有抗皱的,只是在基础的成分里加入相应的成分而已,问题不大。

    苏惟惟一切准备妥当,下面的时间一直在找工厂,等工厂找好,机器购入,姜鑫这边研发的差不多了,就可以投入生产了。

    这是冬日的星期五,梁小妹已经有了假期概念,知道明天就可以星期了,一早起床心情便好的不像样。苏惟惟打着哈欠给梁小妹扎辫子,其实她在这方面挺渣的,只是因为每天要给梁小妹捣鼓头发,一来二去逼自己学了点基本功,今天苏惟惟把头绳穿进小妹的头发里,再分别编成小辫子,之后把两边的小辫子卷成卷儿,缠绕上头花,也就完成了。

    虽然……但是……

    这已经是她最高水准了,好在梁小妹很满意,激动地在镜子前转来转去。

    “嫂子,我是不是很漂亮?”

    “我们小妹是最漂亮的!”苏惟惟狂吹彩虹屁。

    “那我以后会像你一样漂亮吗?”

    苏惟惟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想长到我这种级别的有点难。”

    梁小妹跳起来,一把抱住苏惟惟的大腿,道:“不要,我就要长得跟嫂子一眼漂亮!”

    苏惟惟笑着摸她脑袋,“嫂子开玩笑呢,你相信自己漂亮,你就一定会长得很漂亮。”

    梁小妹果然开心了,套上苏惟惟给她买的黄色羽绒服,高高兴兴地背上书包准备出门,梁敏英看她这副被苏惟惟忽悠了的傻样,摇头道:“嫂子,你把她打扮得这么漂亮,她只顾着爱美,哪里有心思学习?”

    这一点苏惟惟是不认同的,传统意义上的家长总是把孩子打扮得灰扑扑的,有的明明是女孩子,可因为家长觉得女孩子梳头发太爱美也浪费时间,就把女孩子剪成短发,这就导致孩子从幼年起就缺少美商,可实际上外貌在一个人人生中所起的作用并不小于实力。不可否认能力很重要,可同样有能力的人,一个外表土气不会打扮,另一个举止大气长得漂亮,谁会拥有更多的机会?小妹以后会成为作家,若是她长得漂亮人也时尚,到时候只要一爆照片就会有很多人称赞,人一旦有话题度出名可就容易多了,漂亮的女作家这一标签会让小妹吃自己外貌的红利,这不是坏事。

    “女孩子就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嘛,再说我们小妹也是有这个条件,如果没条件,怎么打扮也打扮不起来。”

    梁敏英笑起来,如果是她来带,可能就把梁小妹的头发给剪掉了,这样洗头方便,再套个黑色的羽绒服,这样洗衣服方便。如此一来,带起来好带,也不怕她因为爱美胡思乱想。

    可或许这就是苏惟惟和她不一样的地方,正因为苏惟惟思想开放,能接受她们接受不了的想法,这才让他们一家从那农村走出来,走到今天这一步。

    最近梁小弟回来的很晚,每天回来时嫂子都会问他学习上的事情,虽然话不多,可梁小弟能感觉到嫂子是关心他的。这个家里,有小的需要关注,有大的需要照料,就他这么个不大不小的,总是被人忽视,有时候梁敏英喊人吃饭,饭吃了一半才意识到没喊他,可把他给气的!也只有嫂子,每日跟他聊几句,问问功课,问问在学校的情况。

    不过凭良心讲,自打搬家后他过得确实不错,这里的老师都很温和,也从不打人骂人,同学们都对他很好,他这长相在乡下不吃香,可在城里莫名成了香饽饽,很多女生给他写情书,说他像香港的男明星,这可把梁小弟给惊到了,记得以前在乡下,村里人都说他长得瘦,不像其他男孩子那么壮实,都叫他多吃点,女孩子似乎都不喜欢他这样的,一来二去他以为自己长得很丑,自打转学后,嫂子很注重打扮他的外表,给他的买衣服都买新潮的款式,喇叭裤皮夹克什么的,很多人夸他衣品好呢。

    梁小弟再三保证没有人欺负自己,才把苏惟惟给送走。见嫂子这样,梁小弟不禁笑了笑,苏惟惟当初给他的钱已经被他翻了很多翻,最初的2000块钱如今已经涨到8万了,就在昨天他用这8万块钱买了一支新股票,不出意外,这8万块钱还能翻很多翻,既然嫂子不急着要钱,他就想把这笔钱翻很多倍,将来某一天,等嫂子都忘了这件事他再把钱拿出来,到那时候这钱会涨很多吧?梁小弟不敢说,可照这样下去,至少涨到百来万问题不大吧?

    梁小弟暗戳戳地规划着。

    与此同时,蔡筠也开始犯愁了,其实自打苏惟惟跟她说过琤琤爸爸回来后,她这心里就一直不自在,在她看来,苏惟惟模样好身材棒,人也有文化素养,如果当年不是学籍被苏媛媛给顶替了,早就上师范了,现在苏惟惟回家了,蔡筠原想着给她张罗一门不错的亲事,好弥补第一次婚姻的遗憾,让苏惟惟下半生无忧,可谁知,这死了的男人竟然回来了。

    一家人团圆固然是好事,可问题是当初苏惟惟嫁给梁鹤鸣并不是自愿的,如果不是孙红英在里面捣鬼,她女儿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农村男人?不是说农村人不好,而是那样一大家子都要苏惟惟这个嫂子去谋划,站在梁家人角度来看,苏惟惟固然是人美心善,可作为一个母亲,她心疼自己闺女,哪个当妈的不想女儿往城里嫁往高处走?一个人要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能摆脱生活的环境,固有的阶层?她可能想的复杂了些,但她确实觉得,如果苏惟惟不喜欢梁鹤鸣,这段婚姻没有感情,那真不如装傻离了,梁鹤鸣失忆了,这时候俩人感情薄弱,离婚是天时地利人和。

    当然,蔡筠可不敢说出这话,毕竟女儿感受才是最重要的,眼下苏惟惟刚认回来,她这个做妈的就对女儿的婚姻指手画脚,难免女儿会不乐意,思来想去,她决定叫老爷子去探探路,看女婿人怎么样。

    老爷子在被老太太扭着耳朵转了几圈后,只能特别“高兴”地答应了。

    这日一早,老爷子带了本物理学的书来到苏惟惟家门口,苏惟惟正拎着一个菠萝形状的小背包打算出门,见到老爷子当下一愣,“爷爷?”

    她能叫二哥能叫爷爷奶奶,就是还喊不出爸妈来。

    老爷子远远就看到自己孙女打扮得清新漂亮,米白色的外套,斜背一个竹编的菠萝小包,在所有人都穿的灰扑扑的冬季里,她这身打扮简直是人群中的亮点。人老了就喜欢鲜活的东西,老爷子喜欢看年轻人穿亮色的衣服,当下笑着认可:“不愧是我叶倬正的孙女,要漂亮就漂亮,要可爱就可爱!”

    苏惟惟已经习惯了叶家人动辄夸她的举动,不过老爷子好像在把她当小孩夸。

    “爷爷你怎么来了?”

    “我来教琤琤功课,前几天我身体不好耽误了,这不,我想尽快补上,省得他跟我抱怨说无聊。”

    琤琤一见到老爷子就扑上去拽老爷子的胡子,老爷子嚷嚷着疼,他不听偏要拽,于是俩人一个跑一个追,吵吵闹闹的把贺东霖也引来了。

    经过床上那一抱,贺东霖自认为自己已经占了先机,和苏惟惟更进一步,奈何苏惟惟拔掉无情,早上起床后毫无反应,就好像昨晚根本没做什么一样,贺东霖这一早上都在想,他是不是应该下一剂猛药,毕竟对于生了孩子的已婚夫妻来说,只是抱一抱确实不像话。

    他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在想这事,刚想到一半就听家里来人了。

    他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老爷子,老爷子头发胡子花白,人却很精神,笑起来声音洪亮,看起来身体不错。贺东霖去了解过这位叶老爷子,据说是经常上报纸新闻的功勋人物,为我国做出巨大贡献,虽然不是明星,却是知名度很高的那种。

    这样的人能来给琤琤做启蒙,贺东霖只觉得琤琤的运气不是一般好。

    贺东霖恭敬地打着招呼,老爷子也暗落落打量他。

    不得不说,一开始见到贺东霖时,老爷子的惊讶差点没藏住,他们早就知道梁鹤鸣是个农村人,因为人已经死了,他们也没多调查,可既然是农村人,又是孙红英强行塞过去的,孙红英的为人大家都明白,她能塞过去什么好人?是以大家想象中,梁鹤鸣应该是个穿着老土满身乡土气息,大冬天会穿着灰扑扑的大棉袄,双手互插在衣袖里的类型,这样倒也没什么不好,毕竟他们祖上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大家本质上都是泥腿子出身,所以老爷子也就带着这样的期望来了,或许是因为期望过低,当他看到贺东霖时当下眼睛一亮。贺东霖个头高,穿着打扮虽然不能说新潮,却也是稳重有气质的,再加上贺东霖的五官分明,一双眼乍看锐利,再一看却又温和无害,身上还有种难言的谦逊内敛,比一般年轻人要稳妥,不绽光芒 ,这样的气质看起来倒像是个做大事的。

    可以说,叶家人里,排除不出门的叶泽西,也就叶沉东能跟他比肩了。

    老爷子还没说话,贺东霖就一脸谦逊地过来打招呼,还说自己看过他的著作,又细数他为国为民做过的好事,人都怕彩虹屁,老爷子当即把老太太和蔡筠的话扔到了脑后,什么以考察为主,什么如果人品不行的话要及时止损,什么学识谈吐要作为重点考量。其后,老爷子和贺东霖聊起象棋,一见如故,俩人当下拿出棋盘来厮杀一通,贺东霖可是赢过柯老的人,怎么可能输给老爷子?要知道老爷子跟柯老下棋下了一辈子,也没赢过一次,于是,老爷子三两下就被贺东霖给绝杀了,老爷子当然不服气,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贺东霖也识趣,笑眯眯地说:“叶老怕是没准备好,要么我们再来一盘?”

    就这样,给了老爷子台阶下。

    老爷子跟贺东霖来了几盘,次次没准备好,最后气呼呼地转过头不理贺东霖了。

    都说下象棋是一场微型战争,老爷子一向很认同,贺东霖下棋时善于思考,沉重冷静,有好几次他都以为贺东霖输定了,可贺东霖却懂得变通,在关键时刻反败为胜,一次可以说是凑巧,好几次下来,老爷子就明白,这小子了不得!

    察觉到老爷子输了棋心情不好,贺东霖很快提起过去革命时期的事,再聊聊新中国成立之初的艰苦,当初新中国成立时老爷子刚工作,对此深有体会,那时候国家什么都缺,刚建国没有比那更艰难的时刻了,各行各业百废俱兴,可真要做起来又哪是容易的事?尤其是他们搞物理做科研的,要不是咬牙干了下来,国家根本不可能有今天。他们这一代人有很强的爱国情结,他们的目标就是取得中国在太空里的话语权,并为之一直努力着,这也是老爷子为什么想培养琤琤,干这一行多少年才能出一个真正的人才,琤琤有这个条件,他希望琤琤能带领我们国家的技术再上台阶。

    贺东霖适时抛出几个问题,老爷子讲的兴致勃勃,到最后俩人都讲嗨了,晚上贺东霖炒了几个小菜,跟他面对面坐着喝了杯酒。

    老爷子瞥了眼家里,“这家里这么大,打扫卫生不容易吧?”

    贺东霖笑笑,“是不容易,还好惟惟不喜欢买东西,家里东西少,平常打扫一次半小时就够了。”

    老爷子愣了一下,贺东霖对打扫卫生这么专业?他当即试探道:“这家里是惟惟打扫?”

    贺东霖笑道:“您看她像是个勤快的?”

    老爷子咳了咳,当即护短道:“现在小姑娘都这样,这男人宠女人是应该的嘛,小贺你说是吗?”

    “确实。”

    老爷子见他上道当即点点头,“这惟惟不回来吃饭,那晚饭怎么办?”

    贺东霖给他倒了杯酒,温声回答:“我给她留了饭,回来热一下就行。”

    老爷子登时满意了,从贺东霖的回答里可以听出,苏惟惟平常在家是不做事的,他这人就是护短就是重女轻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又不想自家孙女不做事有男人疼着?

    要说之前老爷子对他只有80分满意,那么经过这一顿饭,贺东霖在他心里已经足足有120分了!

    这年头会做饭的男人可是凤毛菱角,可贺东霖竟然会做饭还做的这么好吃,看这一桌子菜,荤素搭配,营养均衡,为了照顾他,还做了不少降血压的菜,可谓考虑周到,加上贺东霖喝酒不含糊,老爷子当即在心里表示,这个孙女婿他认了!

    老爷子的倒戈让蔡筠和老太太都很不满,她们才不相信老爷子的眼光,说什么青年才俊,足以跟叶沉东比肩,她们怎么就不信呢,叶沉东自小优秀,又会赚钱,贺东霖能跟叶沉东比?要知道老爷子回来时可是喝得醉醺醺的,她们当下觉得,老爷子是喝了人家的酒只能跟着说好话了。

    好在蔡筠平常要上课,单位事情忙,她也没心思都扑在苏惟惟的事情上,这一天,苏惟惟工作比较忙,不适合带琤琤,恰巧家里其他人都不在,思来想去,苏惟惟打算把孩子送去蔡筠那让蔡筠带。

    蔡筠自然愿意,她教的是大学生,上课不像初中高中那样讲究形式,是以苏惟惟把琤琤送到那,她就带着孩子去教室了。

    蔡筠在学生中的威望很高,这也是有原因的。蔡筠的俄语好,中文也不错,年轻时出过诗集写过小说,搞过文学创作,是半个文艺青年,所以她翻译的作品文学性都很强,都是所有译本里最受推崇的,学生们跟着这样的教授上课自然很得劲儿。蔡筠自小是天之骄女,喜欢接触新鲜事物,思想跟得上年轻人的节奏。而如今的大学生很多都是农村上来的,一个个没见过什么世面,从蔡筠口中他们了解了很多新潮的思想,顿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一个新潮又德高望重的教授,学生不喜欢才怪!蔡筠上课含金量很高,没人会不来,于是这一天教室里坐满了学生,当大家看到有个小萝卜头正端坐在大教室的第一排时,很多人议论起来。

    一开始大家只以为蔡筠带来了一个幼儿园学生,都没把他放在眼里,直到蔡筠提出一句话的翻译,众人面面相觑,说的都不道地,而这时,琤琤弱弱地举起了小手,说出答案,在蔡筠和众位学生惊诧的目光中又默默坐下。

    那之后,这个班所有的学生都不好了。

    琤琤顿时成了班上的吉祥物,下课后所有学生围过来,有的掏出大白兔奶糖,有的掏出酸梅棒,有的掏出粘牙棒,一个个都用食物来哄他,“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你会说俄语?说两句听听好吗?”

    “你是蔡教授的孙子?是蔡教授教你的俄语?”

    琤琤瞥了眼那些零食,默默看着不说话,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零食来吸引小朋友?难道在这些大人看来,小朋友除了喜欢零食就没别的喜好了吗?

    蔡筠走过来,一把抱起琤琤,笑眯眯道:“你们作业做完了?别想诱拐我外孙。”

    众人一愣,都呆了片刻,大学里同学们跟老师大部分都不亲昵,可因为蔡教授人缘好,大家还是听到了一些八卦,比如说蔡教授刚生下孩子,龙凤胎女儿就被拐卖了,所以蔡教授只有儿子没有女儿,可现在蔡教授说这是她外孙?

    “蔡教授,您的孩子……”

    蔡筠勾了勾唇:“找到了!找到了!买一赠一,外孙都给我生出来了!”

    大家都激动起来,有几个感性的甚至直接哭了。

    “我就是高兴,我最喜欢听那些被拐卖的家庭找回孩子的消息了,真的,我就觉得这样特别好。”

    再说,蔡筠这外孙还这么聪明也不枉蔡教授等了这么多年。

    虽然被琤琤虐到了,可这么聪明英俊的琤琤还是成了班宠,尤其是班上的女生,都是母爱泛滥,上课时都爱坐他身边,一会问他吃不吃饭一会问他要不要水的,晚上琤琤回家时,背包里满满都是礼物,苏惟惟实在没想到他会那么受欢迎。

    蔡筠也带上瘾来了,反正琤琤安静,不吵闹,苏惟惟又忙,孩子没人带,她每天带着也不累,自那之后,蔡筠带琤琤上课,苏惟惟也想送琤琤上课,只是幼儿园变大学,这是不是跨度有点大?

    难得一个周末,苏惟惟去街上赚了几圈,打算给蔡筠买件礼物。这周是蔡筠的生日,苏惟惟不想空手去,她其实很少逛街,平常的衣服都是梁敏英送来的,按小了说是工厂自制,按大了说是私人订制,说不定以后她们的服装品牌也能走高定路线呢。

    正因为不经常逛街,眼下忽然逛起来,苏惟惟一时半会不知道该买什么。

    她逛了一会,最终看重了一条高档的羊绒披肩,这披肩款式新潮,搭在肩膀上十分厚重,很保暖,在家可以穿,出门也可以搭配衣服,浅色条纹的设计很有气质,也跟蔡筠很搭配。

    苏惟惟刚拿起来,披肩却忽然被人抢了去,一个还算漂亮的年轻女人在众人的簇拥下举起羊绒披肩说:“这条我要了!”

    “甜甜,你出手好阔绰啊,这条披肩要不少钱吧?”

    “我看一下标价,天哪!贵的吓人,要好几个月工资呢。”

    “好看是好看就是太贵了,但我们买不起甜甜可不一样,人家甜甜可不是普通人家里的,我们羡慕不来的。”

    叫甜甜的女孩一副谦虚的样子,“嗨,我也不是什么大小姐,就是我姑姑家比较有钱罢了。”

    “那何止是有钱有势,那样的人家说起来能吓死人,你姑姑一直疼你,你要什么给什么,你跟她女儿没两样,你说你不是大小姐是什么?”

    甜甜抿抿唇,似乎很受用,下巴抬得高高的,姿态十足地把围巾递给服务员,“我要了,包起来吧!”又回头看向几个朋友,“不过你们说的也没错,这点钱我还是不放在眼里的,我姑姑对我确实也很好,我爸说以后我工作的事就要我姑给我安排了。”

    大家不免羡慕,同是大学毕业生,其他人都很难在本地立足,可甜甜倒好,家里有人安排好工作,且都是那种难进的单位,一进去就是吃公家饭的,那种镶金的单位谁不羡慕?

    察觉到大家投来的羡慕目光,甜甜下巴高抬,打算付钱。

    从头到尾被忽视的苏惟惟挑眉道:“不好意思,那披肩是我先看到的。”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月饼节快乐哦~~

    所有人都必须开开心心的哦~

    -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相邻的书:蒋四小姐枪炮魔法师天唐砺刃绝色悍妻魔都降临择富人生都市圣骑录宝瞳尤物皇后夺清灵系魔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