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空间老太种田记

101、第101章 老牛饮水

【书名: 空间老太种田记 101、第101章 老牛饮水 作者:呦呦雨

空间老太种田记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破庙有神仙鉴宝秘术国民CP重生之明星奶爸食人魔的美食盒超级角色球员未来聊天群犯罪心理异世界的魔王大人主角猎杀者暴风法神草根石布衣    本来不想骂的,但哪里忍得住?!本来是思念的, 现在见到面, 第一件事就是骂混帐,这可真是……

    林觅哭笑不得,瞅了一眼始皇, 发现他现在也挺腹黑的。

    赵佶忍着, 与林觅笑。

    林觅秒懂, 知道雍正急着训儿子呢, 便道:“先下吧,今天老四怕是也没心情说话了。始皇也与扶苏相处相处吧。”

    扶苏笑了一下,对林觅道:“老人家,下次再见。”

    “哎, 好。”林觅这才下了。

    始皇与扶苏道:“那对父子不吵一架,只怕有些心意也未必肯说出来。这样就挺好。”

    扶苏哭笑不得。不过也是,一对父子有一对父子的相处模式。总归心在一处便是了。

    林觅呢,在翻地呢,赵佶道:“这老四是个精明的明君,只是他这个儿子, 的确不太符合主流的那种好儿子的模样。以后有的烦了。”

    林觅笑道:“可不是么?!”

    雍正下了线, 没好气的看着他, 道:“怎么?回来还委屈你了?!”

    真没有, 真冤枉。弘昼这下真委屈了,看了一眼雍正,道:“皇阿玛都不想儿子的吗?儿子可想皇阿玛呢。皇阿玛不知道, 那大秦的风沙可大了,风可冷了,吹的儿子可冷可冷了,匈奴也凶残极了。”

    雍正听他这样一说,也是叹了一口气,气也消了大半了,本来就想他的慌,如今见他先一示弱,不气自己了,他哪里还能再发火?没理由的生生的把儿子给推远了。

    “此去一趟,可有收获?”雍正原本看他这样子,也不抱指望的。

    不曾料到,弘昼竟道:“儿了已经有了决定了,要争,争争看,成不成的,只看成不成器吧,反正儿子不做违心之事,不偷偷摸摸,要争也要堂堂正正的争,不仅要告诉皇阿玛,还要与四哥说明白了,表面不争,背地里的争的事,我不做,儿子便是争不过,也不会阴四哥,就这样。”

    雍正倒是怔了一下,鼻子酸的很,道:“真的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弘昼道。

    苏培盛怔了一下也笑了,道:“万岁爷,五爷这不就想开了吗,这是好事啊,这去秦一趟,也是有收获的啊。”

    “好,好,”雍正这才眉开眼笑,道:“这样才好,这样才是朕的好儿子。”

    不过还是踢了他一下,道:“什么叫不背地里争,当年你皇阿玛背地里争,也是没法子。你的竞争对手能与朕当年的比吗?!”

    弘昼吭唧了一声,看了一眼雍正,道:“总归是不负父子一场,不想辜负皇阿玛的期待罢了。儿子不做就不做,要做就会尽力的做到最好,担起责任来,绝不会胡闹的,轻重,儿子还是能分得清的,皇阿玛以后也少嫌儿子这个不好那个不好的,会打击到儿子的。”

    得,这还提起要求来了。

    雍正听了也不生气,只笑道:“那刚刚为何一副那样的表情?!”

    “还不是始皇,他说要把李斯扔过来,他来了多碍事,皇阿玛怎么就答应了呢?!”弘昼道。

    雍正道:“就为这个?!那样的正派人来,也约束约束你,挺好。”

    “我怕我与他相处不来,那个性子,我可受不了……”弘昼道:“还不如把刘邦扔来呢?!”

    “你说什么?!”雍正瞪了眼睛,道:“你敢把刘邦弄来,看朕不削你!这种大麻烦,别弄来。”

    “儿子只是这么一说,”弘昼笑道。

    雍正看他坐了下来,捡了果子和糕点吃,看样子在大秦饿坏了。也是,秦的食物想必没清的精致,再加上从军本就苦哈哈的,便将盘子往他面前推了推,道:“见到刘邦了?还臭味相投?!”

    “嘿嘿,还是皇阿玛了解儿子,”弘昼笑眯眯的道:“见到了,这个人,特别有意思。”

    “项羽呢?”雍正道:“也见到了?!”

    “都见到了,陈胜吴广应该以后无害了,这二人算是知道见势低头,以后收敛点,肯定能封侯,”弘昼道:“不过项羽这个人本事大,脾气大,再加上出身又好得多,以后必有大功,但是,若是不知收敛,只怕难讲。但我估计着,用不着始皇和扶苏动手,刘邦就能收拾了他。”

    “哦?!”雍正感兴趣的听着。

    苏培盛忙沏了茶来给他润口。

    弘昼笑嘻嘻的说了说军中的见闻,又道:“项羽是个奇才,特别会得罪人,他一个人,得罪了这三个人,陈胜吴广倒没什么,主要是刘邦,他心眼小着呢,以后若是没有报复的机会就算了,他也心宽能忍,若是有,嘿嘿,墙倒众人推,项羽的将来,不好说。”

    雍正听的也确实是挺有意思,道:“这个人,虽是天纵奇才,偏偏猛虎若无笼,只能除掉了。”

    “有才自傲,不能容人,”弘昼摇摇头道:“战匈奴,将来必有功,但是……”

    雍正也点头,父子二人站的角度是一样的,项羽这个人的性格缺陷实在是太大了。这得罪人的性子,再有本事,在哪儿都容不得。

    别说始皇和扶苏了,只是那些臣子将士们,哪个没本事?有本事的也未必能容得了他。

    倒不是这些人嫉才,而是,若是他稍收敛些,收起锋芒,也许有另有一番成就也未必,因为始皇与扶苏不是不能容人的人,但是,若是锋芒太过,用不着始皇动心思,底下的人也未必饶得了他。

    “他的性格像太阳,刘邦一见我就对我下眼药了,”弘昼笑道:“不过项羽的确是英雄,陈胜吴广二人合力都不是他的对手。”

    雍正笑道:“你就混吧,留在秦,是不是要与刘邦混熟了?”

    “嘿嘿,我向始皇叔叔建议了,给刘邦个大官做,他这个性格,可会处理匈奴的事了,始皇与扶苏低不下的头,他能低,也能做得出来,”弘昼道:“他的优点,也是无人可取代的……”

    没脸没皮的跟这小子似的,是吧?!

    雍正哭笑不得,但不得不说,这小子看人用人,还是有几分眼力的。

    “就怕他以后权大势大了,会与胡亥搅和到一块去,或是其它秦公子,”弘昼道:“不过我已与胡亥打过招呼了,这小子再傻,也知轻重的。这一次就学乖了不少,见到扶苏,也知道先请安了,老实的不得了,都是我的功劳,我调教的。”

    看他这得意,这德性,雍正哭笑不得,但是他刚回来,倒不忍老骂他的,因此只是笑,笑中带了点宠溺。

    雍正道:“刘邦这人,的确是个好用的人,以后与李斯分左右朝堂,应该不难。二人相制衡,扶苏也不必太忧心。”

    “我会教李斯和扶苏怎么制衡的,再不济,他老婆还是吕雉呢,”弘昼道:“俗话说的好,至亲至疏夫妻,要离间一对夫妻,掌控行踪,为了富贵荣华,其实并不难。”

    “吕雉啊,”雍正笑道:“她也是个枭雄人物。”

    “史上,她与刘邦是利益共同体,拆分不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弘昼笑嘻嘻的道:“胡亥肯定要送很多女人给刘邦的,吕雉怎么可能会高兴,只要她与她的儿女富贵荣华,她会盯着刘邦的,皇阿玛,我觉得人与人真有意思,时移事易,一切皆有不同。”

    政治利益共同体,就别往什么爱情感情方面扯了。吕雉经过那些,要是还爱着刘邦,那才是疯了。不过用公司的董事去理解就不一样了。

    况且史上吕雉的面首也挺多的,她从未亏待过自己。

    “是你建议胡亥的?”雍正笑道:“你这小子,倒是挺会见鏠插针。”

    “嗯。”弘昼吃了喝茶,慢吞吞的道:“待扶苏来,我再跟他说,把吕雉封个号,以后刘邦家里,两雄并立,未必相容,嘿嘿嘿……”

    雍正见他什么都安排好了,便也不再提点,只笑道:“行吧,这个事也不难,你看着处理。只是既回来了,也要精进精进,管管大清的事务了。海务上的事,你还得总揽呢。前期工程,你要跟进。”

    弘昼这才郑重点头了,道:“儿子知道轻重。”

    弘昼道:“四哥和翠儿可好?!”

    雍正声色不动的,道:“你四哥先去码头了,过了年就去的。翠儿天天学习呢……”

    弘昼倒没疑心,只笑道:“翠儿也太刻苦了,哎,一会儿我去看看她。这个年,皇阿玛过的好吗?!”

    “好,挺好的。”雍正笑道:“倒是你,在大秦沙土上,怕是难过吧?!”

    “难过,可难过……”弘昼叹了一声,道:“大秦的基建还长着呢,路要修,城也要扩大,但这不是朝廷能办到的事,得叫民间自己去办。我看始皇与扶苏心里也有数的……”

    弘昼起了身要去看翠儿,还笑道:“皇阿玛,若是刘邦和项羽在这,皇阿玛可有信心,像始皇那样敢信敢用?!心里不扎着刺?!”

    雍正便不说话,这小子,还挺会扎刺,这是说他不如始皇,是吧?!

    但他也不会承认,还要刺一下这小子呢,道:“那得看有没有后继可稳的人,始皇有扶苏太子在,当然不惧这两人,倒是朕可怜,没有像扶苏这样能放心交出去的,除了能消除隐患外,还能怎么着?!”

    弘昼一缩,这话说的……是因为他不行,所以当老子的,不得不消除隐患了还是咋的,这是不放心还是什么意思?!

    本来是坑一把皇阿玛的,怎么到头来,坑到自己头上来?!

    弘昼有心想说,儿子叫你丢脸了啊,到最后忍了忍还是没说。

    弘昼这才告退去寻翠儿了。

    倒是雍正哭笑不得,问苏培盛道:“这小子在秦几个月,是不是说朕不如始皇,没有大气,说朕小气的意思?”

    苏培盛心道,万岁爷你这说的也不好听啊,说的儿子不如人家儿子好似的。也照样小气。

    不过话不能这么说,苏培盛便笑道:“哪里小气?只不过是见过了秦之风土,想必有点感情了,这有了对比,自己才能长进。也是好的方向。”

    “这小子,的确长进不少。”雍正道:“朕也不敢尊大,在之容人方面,的确不如始皇多矣。”

    若是刘邦项羽在这,肯定要被他除掉的。他不敢冒险,不能冒险。

    反而是先秦的时候,怪人怪癖多,始皇也挺能包容。

    雍正倒是很欣慰,心情甚美,儿子回来了,他还是很高兴的。

    弘昼到侧院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迷路了,一拍脑袋,道:“对,这猪脑子,这里不是苏州,而是扬州了,住的地方不一样了,肯定就不是原来的路了!”

    当下便逮了个侍卫,问了话,才知道翠儿住的地方呢,便匆匆的去了。

    众侍卫还一脸蒙,道:“和亲王回来了?!”

    这哪里冒出来的?!

    消失的无影无踪的人突然出现了,还怪吓人的。

    和亲王还挺神秘。

    翠儿见到弘昼很高兴,忙扑过来,道:“五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回来了,”弘昼笑嘻嘻的道:“呀!我的翠儿妹妹长这么高了?”

    “见风长,”翠儿笑道:“再说了,我都十岁了,能不长高吗?!”

    弘昼哈哈大笑,见侍珠与王嬷嬷也在,便笑道:“你们且退下。”

    “是!”二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退下去了。弘昼只以为她们在场紧张才松一口气。却不知道二人出来,侍珠小声的道:“五王爷回来了,太好了!”

    “有五王爷在,四王爷也能收敛一点。”侍珠低声道:“不管如何,五王爷总是公主的后盾。”

    王嬷嬷道:“且去备茶吧,怕是要夜谈呢。”

    这二人也习惯了,反正雍正和翠儿,以及弘昼都喜欢夜谈。

    二人走了,翠儿才小声问道:“大秦好玩么?!”

    弘昼道:“满嘴的风沙,并不好玩,那边城镇的建设,远不及后世的,不过兵力很强,人因为生存环境所致,忍耐力和毅力,意志力都是超级强的。反倒是现在有些人文文弱弱的,实在叫人看不上眼。可能也是后世生活条件好了的缘故。”

    “旗人养尊处优的,不及大秦兵多矣。”弘昼无奈的道,“进关太久,日子太好过了。”

    翠儿道:“大秦也有大秦的优势,看他们,自小习剑法,学文武之道,想必国风如此,民风也如此,士家也是一样。”

    “是的。”弘昼笑着说了不少沙场以及用兵之事,翠儿听的无比的认真,几乎字字不错的。

    见她这样,弘昼便笑道:“你还要带兵不成?怎么对战场上的事这么感兴趣?!”

    翠儿笑道:“怎么就不能感兴趣了?我本来就感兴趣。”

    弘昼哈哈大笑,道:“我的翠儿妹妹若是生在战时,说不定是个女将军,哈哈哈。”

    翠儿见他壮实了不少,也黑了,见到他本就欣喜,因此也不管他说的笑不笑了。再说他一向贫嘴,她也不会因这种取笑小事与他计较的,他本来就没有恶意。

    翠儿缠着他问了许多大秦的事情,弘昼一一说了,弘昼又问她过年好不好?翠儿也一一说了,然而并没有说弘历的事,因此略得过了。

    弘昼道:“过年时,我远在外,倒赶不回来的,若是能回来,好歹能与皇阿玛,还有你和四哥吃一顿年夜饭,四哥也是,怎么好好的先去码头了?!”

    翠儿只笑。

    弘昼并不知缘故,还以为是弘历自请去的,哪里知道这其中这么多的事情。

    “始皇小爹爹怎么样?!”翠儿道:“扶苏哥哥呢?!”

    “都挺好的,始皇琐事繁多,政务多,扶苏刚回咸阳,要帮着处理几天,也就来了。”弘昼笑道:“正好我也休息两天。等他来了,让皇阿玛带着咱们去游湖,开春了,春花都开了,不看多可惜?”

    “好。”翠儿很是高兴。气味相投的人,凑在一起热闹着,才没有心理负担呢,若是实在相处不来的,非要凑在一块,那可真是难为死了。

    “不过这次李斯也会来,”弘昼叹了一口气,道:“我这还不知道怎么与他相处着呢,他和扶苏,和我一并要去管海务,哎,愁人。”

    “既是小爹爹的决定,好歹带一带他,他初来清,怕是慌张。只看在小爹爹在秦照顾了五哥哥这么久的面子上,稍带上一带也罢了。”翠儿笑道,“五哥哥还怕与人相处不来?!”

    “我哪怕他,我是怕他这个人太规矩,来了这不适应。”弘昼道:“再说了,在大秦,可是我为始皇解忧,可没给他添麻烦。”

    这话说的也不心虚?!

    翠儿只咯咯笑,道:“真的么!?”

    弘昼道:“翠儿也变坏了!变得与扶苏一样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翠儿哈哈大笑,道:“明明是五哥哥说话实在太好笑了。”

    两人一时哈哈大笑,笑闹了一阵,又下了一会棋,弘昼被逼的节节败退,略有点吃惊,也慎重了不少,道:“长进了不少啊,这个进步,叫人心惊了。”

    “怎敢不刻苦,浪费光阴呢?!”翠儿道。

    “看来我也要向妹妹学习,以后,少浪费点光阴。”弘昼笑道。

    翠儿听的好笑,道:“五哥哥说话真是……”

    下了两盘也就歇了,弘昼看了看她的画和字,以及读了的书,道:“再这样下去,我肚里的这点学问都不够你问的了。你这进步,叫人害怕啊!”

    “五哥哥太谦虚,我这速成的,哪能与日积月累的五哥哥相比?”翠儿道。

    “不一样,我在宫里尚书房学习时,也是不怎么认真的,”弘昼笑道:“看来以后也要苟日新,日日新了。”

    “待明日我再试试你的骑射还有剑法,若是连我也打不过,我就别混了,”弘昼失笑道:“天也不早了,今晚就早点歇了吧,明日一早我来寻你。”

    翠儿忙笑应了,送弘昼出去。

    侍珠端着茶在外面候着呢,弘昼说这么久早渴了,只是二人说话,侍珠不敢打扰,因此便一直未送进去。

    弘昼见了,拿了茶壶往嘴里就灌茶,解渴的很。

    雍正出来瞧见,道:“老牛饮水,说的就是这小子!”

    弘昼放下茶壶,做了个鬼脸,就要出去歇息,雍正道:“这么晚了就别出去了,到朕这来一并睡!”

    “啊?!”弘昼止了步,道:“这,不好吧?!”

    “怎么?陪朕一道安寝,还委屈你了?不愿意与老人一道入睡?”雍正的脸都铁青了。

    “儿子不是这个意思,儿子的意思是说,睡相不好,怕扰到皇阿玛。”弘昼哪里愿意啊,正想溜呢,却被苏培盛给拉住了往屋里拖。

    一面拖一面还笑呢,道:“扰不着,屋里大,叫侍卫们再抬一榻来就成了,南方又不是炕,是榻,抬进来,便宜的很。”

    雍正气不过,气哼哼的道:“想睡朕的龙榻,你多大脸?!”

    弘昼扭不过,只能进去了,一面进一面还对翠儿道:“风大,妹妹进屋歇吧。”

    翠儿捂着嘴笑,看着苏培盛把心不甘情不愿的拖进正院里去了。

    进了屋,弘昼满身不自在,野猴子一旦被五指山给盯着,哪里能自在的起来?!因此便很有心想要出去住,但大晚上的,真出去了,也是劳动旁人,兴师动重,倒不好的,再加上弘昼看着雍正一副十分期待的样子,心里其实也有几分的愿意了。

    更是心中酸酸的,他的皇阿玛其实是到了留恋儿女的年纪,毕竟是真的老了。要是真走了,叫皇阿玛失望难受,倒是他不孝。

    因此便是不自在,也沉默了下来,没再吵。

    侍卫依言搬了榻来,宫女进来辅了被褥,苏培盛亲自看着平整了,才道:“五爷,这里睡吧。”

    弘昼笑道:“幸好不是叫我打地辅。”

    雍正白了他一眼,道:“朕是你亲爹,至于这春寒料峭的天叫你打地辅?!”

    弘昼听了便讪讪的,道:“夏天就不好说了……”

    雍正没理他,悠悠的道:“睡吧。”

    弘昼早在秦洗过澡,吃过饭了,打理好了才回来的,因此也就歇下了。

    他看苏培盛也睡在外间榻上,两只狗子也有狗窝,隔着帘子还能听到两只狗轻轻的呼吸声,这种感觉还挺新奇。

    雍正睡不着呢,弘昼也睡不着。

    “弘昼,”雍正的声音在静寂无声的夜里显得有点慵懒,却带着无比的认真,道:“决定了的事,用心去做,别反悔。朕,支持着你呢。”

    弘昼心中一酸,道:“儿子知道了,会努力,不叫皇阿玛失望。”

    雍正嗯了一声,两人没再说话。

    弘昼原以为会睡不着的,可是父亲在身边,是最依赖和信任的人,没想到眼皮渐渐重了起来,心中一安,也就睡的特别踏实了。

    早上雍正醒的时候,见弘昼不在,便道:“这么早就起了?!这小子,一刻闲不住。”

    “去与公主骑马射箭了,言是要看看公主身手有没有长进,这个时候,已经在击剑了,奴才瞧着,公主有长进,五爷更有长进,还与侍卫们对打了一番呢,”苏培盛笑道。

    “怪道后院一阵地动之声,原来是他回来折腾了,”雍正笑道,“可见在秦这么一出兵,还有点用处。”

    苏培盛服侍他洗漱,一面还笑道:“五爷回来才热闹,五爷不在,万岁爷身边都冷清……”

    雍正是默认这话的,又道:“叫他别折腾太过了,过犹不及,哪怕他不累,翠儿还累呢,再练一会就去洗了休息了来一道用午饭,午饭后,打发他去跟进海上诸事,他落下这么久时间,也该跟进,省得到时候又抓瞎。”

    “哎,”苏培盛笑应了,道:“五爷心里有分寸,比万岁爷还疼公主呢,定不会累了公主的。不过一会子,也就回了。”

    雍正洗漱好,开始吃早饭,又问了他们两个可吃了的事,苏培盛道:“一早就吃了。”

    雍正这才用早饭。

    “万岁爷得偿所愿,也该宽心了,这主动与被动是不同的,以前五爷是要人催,不催不干活,现在只怕不用万岁爷催,自个儿心里也有根弦绷着呢。”苏培盛道。

    “说的也是,到底长进了,不好再将他当成皮小子来对待。”雍正道:“其实朕又何尝当他是大人过呢?!一直以来,也只是当成个不成器的。这心态以后也得改。既要栽培,便要重用,更要信任。”

    苏培盛笑道:“所幸还有始皇一道教呢,再锤炼着,也该成器方是。”

    雍正这才笑了,中午和翠儿,以及弘昼用了午饭,弘昼不用人说,就自动去跟进衙门的事务了。雍正见了很满意,十分高兴。

    过了两日见天色极好,便带着两个人坐了船去赏了湖景和花,又跑到江边去放风筝,难得的倒是清闲自在的一天。

    晚上便在船上歇了。

    雍正道:“再歇一日,就出发去沿海,朕与翠儿慢慢的来,再延途看一看河工之事。”

    “不用等过两日,明日我就先去,不等扶苏了,待他来,皇阿玛叫人送他和李斯来便是,”弘昼道:“事情宜早不宜迟。”

    雍正倒是讶异了一下,见他如此积极,心里很高兴,便道:“也好。”

    “去了,我要和四哥聊一聊,”弘昼道。

    雍正便不说话了,这个事,迟早之事。既然决定了,与其暗地里你死我活,还不如摆在明面上,堂堂正正的争。

    也就只兄弟二人相争,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这小子,终究是真正的成熟了。雍正很欣慰,同样的,也知道以后若真争起来,少不得要伤筋动骨,劳力费神的在后面。

    弘昼第二天便告别了翠儿,带着人出发了。

    翠儿看他离开,心中便有些明白弘昼之志,她也不说破,只是默默的为弘昼加油。

    雍正道:“此去说开了也好。总得在扶苏和李斯去之前,这兄弟二人解决了这事,总不能在他们面前,两兄弟打的鼻青脸肿的。”多丢脸,多难看?!

    苏培盛知道万岁爷担心呢,便劝了几句,也就只能这样了。

    扶苏帮着始皇处理了几天的事务,理了大半,才算是忙的缓过来了。

    扶苏道:“皇父,儿子去了清,怕是几个月也未必能回来一趟,这其间所有的事,都是皇父一人处理,怕是要劳累了。”

    “无妨。”始皇道:“你不必惦记朕,李斯相府以下的臣子也非是摆设,会为朕分忧的。”

    扶苏点了点头,心里也有点挂念翠儿了,寻思着给她带点什么好的。

    晚上李斯就来了,此次始皇叫他准备了些随身常用的衣服等物,怕他去了清不习惯,还叫他带上平常不愿意离身的东西进的宫。李斯也是一脸蒙呢,进了宫才问始皇,道:“陛下可是要臣去巡查郡县,出咸阳?”

    始皇道:“先坐。”

    李斯可忐忑了,不安的坐了下来,身边还有两个大包袱,以为始皇是要他出差,替君出行考察郡县,但始皇又不说,一时也摸不着头脑,本以为带着两个大包袱是不是太多了,不料到了傍晚,扶苏命宫人搬了两个箱子过来,忙的不行的。

    李斯也是一头雾水,心道,难道太子又要出咸阳吗?与他一道出咸阳去?!

    这,太子可是刚回咸阳,陛下舍得?!

    一时心乱如麻,也是不知道到底如何是好。

    扶苏忙里忙外的,竟搬了四个箱子才止了。

    李斯还以为太多了呢,心道要搬,也别当着始皇的面搬啊,要出咸阳,大可叫宫人直接送上马车便是。正腹诽着,却见始皇从奏章堆里起了身,踱步过来看,还问扶苏道:“这么些,够了吗?!”

    “应该够了,妹妹不爱金币俗物,这些便不多,只准备了一只箱子,”扶苏还打开给始皇看了,笑道:“是太子妃准备的。是女子常佩戴之物,想必虽习俗不同,但也另有风格,妹妹若是闲了时,倒可以打扮一二。”

    李斯没怎么听明白,哪里来的妹妹?!但他也不敢问呐,因此只是竖着耳朵听着。

    “太子妃有心了,女子都心细些,有她内助,你自省心。”始皇赞道。

    扶苏听了很高兴,将另外三只也给打开了,道:“这是给四叔准备的,是秦宫里的一些秘藏,四叔对这些一向最有兴趣,虽忍着不说,可他也是雅人,带去送他,他必欢喜。这是给苏公公准备的,都是些咸阳的小物件,重在稀罕,他必也是喜欢的。这一箱还是书,给妹妹的,有些失传了的,她那未必有,我收集了一些,带给她,她一定高兴。”

    始皇笑了,扶苏到底心细,这是把他们几个的爱好都摸透了。送礼也送到心尖尖上。

    “不给弘昼带么?!”始皇道。

    “他什么也不缺,若缺,自己来时,也可自带,我便不特意与他带了。”扶苏笑道:“与他本常见面,带了反倒生疏。”

    “也罢了。”始皇命宫人抬了点金子来,道:“把这箱添上,给你妹妹。算是朕的心意,朕这里,旁的不知道送什么,这金,是多多的。”

    “是。”扶苏应了。

    李斯听了半天都没听明白,听着好像是给妹妹送礼,好像应是和亲王的妹妹,难道太子是要去和亲王处?!

    什么人,能劳动太子亲自去?!

    还亲自准备这么多礼,这送的也不太像啊,什么咸阳的小物件,也不是多珍贵,却说重在稀罕……

    若说是重礼吧,这种真算不上,若说是轻礼吧,但心意重,毕竟亲自收集,准备着的……

    可是,却是怎么也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但不敢问,只能生忍着。好不辛苦。实在太好奇。这哑谜打的,为何不避着他呢?!勾的心痒痒的。

    熬到晚饭时分,始皇留李斯用饭,李斯自上回以后也有很多回用饭,因此也习惯了,便留下用饭,膳时过了,始皇也没叫他告退。

    因此,李斯是生生的等着始皇到底是叫他去哪儿呢。

    可是直到天黑了,始皇都没动静。

    直到掌上灯,宫人全退了,始皇才放下笔,和扶苏坐着,严阵以待,十分严肃的样子。

    李斯在二人身侧,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扶苏大约是怕李斯和他上回一样会吓着,因此还贴心的道:“李相,呆会儿,莫要惊讶,无需吃惊。”

    李斯不明就里,便道:“是!”

    不知道为何,心砰砰的乱跳起来,就在这一瞬间,光屏刷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李斯骇的瞠目结舌,瞪大眼睛,张着嘴巴,想叫又没敢,只是心砰砰的乱跳,像是看到了海市蜃楼一样的呆滞表情。

    扶苏看他手脚僵硬的样子,倒忆起当初的自己来。

    这一次李斯更惨一点,第一次见这样的,就要被扔进另一个世界了。这比当初的他冲击更大吧?!至少他当时,还缓冲了很久,循序渐进的。可以预见,李斯若去了那边,会有多无助和惶恐了。不是他向着四叔说话,皇父真的就是省事,图简单,都不带提前打声招呼的。对他也是,对李相也是。

    扶苏有点哭笑不得,皇父真的是坑儿子,坑臣子啊。与四叔,有什么区别?!本质上,一样一样的。

    果然,对面的雍正一瞅见李斯的表情,便吐糟道:“你这人,我不是我说你,太粗糙,这一次又没提前说吧?瞧你把他吓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面面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q酸酸软软p熊笨二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空间老太种田记相邻的书:史上第一妖星际传承最强丧尸传说官道弯弯猫行天下爱情潜规则失宠王妃休王爷牧师神话倾国乱巨神兵仙野奸商莫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