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ggt37f"></dir>
    <code id="ggt37f"></code><em id="ggt37f"></em><dir id="ggt37f"></dir><strong id="ggt37f"></strong>
  • <th id="ggt37f"></th>
    •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江湖多风雨

      第四百五十七章

      【书名: 江湖多风雨 第四百五十七章 作者:吃肉要扣肉e

      江湖多风雨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www.gotmoxxy.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霸皇纪女主渣化之路最强战兵帝临武侠大魏宫廷心魔抗战之中国远征军神话版三国怪我咯恶灵国度史上最牛轮回巫师之旅    此刻天已经大亮了,这一夜他们跑出了二百多里,那车夫一脸疲惫。秦铮道了一声辛苦,让他停住了马车,都休息休息,和金小满一起走下来。

          道旁正好有一条小河,秦铮到河边去洗了把脸。金小满也伸展着腰身,他两条腿都打撇了,浑身酸痛。

          那车夫到河边打了桶水,给马儿喝下去。回头秦铮走过来,他问道:“老爷,咱们这是要到哪里去?”

          那车夫问秦铮目的地是哪里?秦铮却笑了笑,反问他这一路下去,是什麽地方?

          车夫说道:“此地已经是乾州治下,往前一百里有个小镇季陵,从季陵再往东北三百里,便是乾州中心危安城。”

          秦铮点了点头,道:“好。你直走便是了,昨晚给你的定金是五十两,现在我再给你五十两。待到了地方,给你一百两。”说着,他递过去一张银票。

          五十两银子!一般的车夫要干一年,才能赚到这个数目。现在一夜间便赚了一百两,且还有一百两可赚,那车夫立刻满脸笑容,连连道谢,走路都有些晕头转向了。

          车厢里,祁冲跟伍灵儿终于行功圆满。伍灵儿经脉里的伤已经痊愈,如今就只剩下外伤了。

          伍灵儿先睁开了眼,她静静的看着祁冲,心中百感交集。从这一路走来,祁冲毫无疑问是个天才,甚至比她心中的那个人还优秀。那个人走了,离火宫大为震动,现在有了祁冲,父亲大概会欣慰些吧。可是,那个人该怎么处理呢?

          祁冲一睁眼,发现伍灵儿正在看着他,两人目光对接,不由得都是脸上一红。祁冲忙把眼睛垂下,心里说:“没有想到,伍姑娘也有害羞的时候。”眼神却瞬间凝住了。

          伍灵儿眼神转开后,略一沉默,说道:“多谢祁公子施以援手,离火宫上下没齿难忘。”一抬眼,发现祁冲眼睛瞪的极大,直直盯着自己的胸脯。再低头,她不由得一声惊呼,慌忙把棉被拉过来,盖在身上。

          祁冲也被惊呼声唤醒,他慌忙转了头,眼前却依然留下了那嫣红的两点。

          秦铮听到惊呼声,在外面咳嗽了一声,拉开车门,道:“师妹,你醒啦!”

          伍灵儿定了定神,道:“师兄,我的内伤已经好了,只剩下刀口还没有愈合,已经没有大碍了。”

          秦铮没有想到祁冲竟然如此厉害,一夜间便将伍灵儿治愈。他拍了拍祁冲的肩膀,大喜道:“小兄弟,这次真亏了你啦,感谢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总之,我秦铮欠你一条命。”

          祁冲嗯了一声,笑着摆手说道:“哪里哪里,我还要感谢你呢!教给我那些东西。”其实这一夜疗伤,祁冲所得到的好处,一点也不比伍灵儿少。只是他自己现在都不清楚罢了。

          秦铮呵呵笑了,伸手取了干粮来,道:“你也不必客气,咱们先吃饭吧,待吃完饭好赶路。这一路,说不定还要靠你周全呢!”

          祁冲钻出车厢,看到金小满正拿眼斜着他,不由一惊,小声道:“员外,怎么了?”

          金小满气哼哼的悄声说道:“你小子是得意忘形啦,有了伍姑娘,便忘记我妹子了。”

          祁冲脸色一红,急道:“哪里有?都是为了救人……”金小满却气呼呼地转身离开,不肯听他解释。

          中午时分,他们到达了季陵镇。

          季陵是个小镇,秦铮补充了食物和清水后,又找了衣裳铺,给伍灵儿买了套衣服。乡野小镇,也没有成衣铺,只有订做后缝制的。秦铮找了件体型符合伍灵儿的,丢给那老板一锭银子,便扬长而去。

          出了镇子,秦铮叫停了马车,让那车夫将四乘马车,卸下了两匹马。然后掏出一张百两银票递给那车夫,让他骑上一匹马,返回息烽。

          那个车夫虽然心中惊异,不过这一路他也十分劳累,此刻拿到了酬劳,还赚了一匹健马,实在是欢喜过了。便听从秦铮的吩咐,骑马回去了。

          车夫走后,秦铮让祁冲上另一匹马,随在马车旁。他则亲自驾车,载了金小满和伍灵儿,一路东行。

          秦铮十分警惕,这一路走的很小心。那刺杀伍灵儿的杀手,他虽没有亲眼见到,但听了祁冲的讲述后,知道对手非同一般,处心积虑,而且谋划多时。一旦出手,务求一击必杀。这一次伏击,若不是有祁冲,他便要成功了。

          祁冲坐在马上,意气风发。自从跟伍灵儿行功圆满后,他感觉浑身精气勃勃,充沛无涯。一口气跑了上百里,依然神采奕奕。可惜他受得了,马儿却受不了。

          傍晚,秦铮驾着马车,岔开大路,沿着山脚,寻到一处避风的坳谷。他解开了马儿,让祁冲牵了一起遛遛,洗涮喂食。他则返回去,消除一路留下的痕迹。

          当夜,他们便在此地驻扎。祁冲与秦铮轮流值守,所幸一夜无事。

          第二天,祁冲发现金小满病了,受了风寒。这一路颠沛流离,餐风露宿,员外本就娇嫩的身体终于支持不住了。还是祁冲用圣火真气,为他祛病驱寒后,病情才有所好转。之后马不停蹄,继续东行。

          这下行程便慢了些,黄昏时分,他们到达了危安城。危安城是个大城,远远的祁冲便看到了巍峨的城墙,高耸的城楼。大路上,人流熙熙。近前一看,那城墙约莫有十余丈高,城楼上大大的匾上写着两个大字,危安。

          城门口列了两排身披甲胄的兵卒,个个披甲执枪,挨个严查行人。临近傍晚,进城的人还有很多,在门口排了一条长长的队伍。临到秦铮一行时,一个头领模样的人过来了,秦铮他们驾着马车,一般士兵不能搜查。秦铮在车上一弯腰,拿出了通关文书,那领头的看了一眼便一摆手,放行通过了。

          初到顺安城时,祁冲曾以为那就是最大的城镇了。现在到了危安城,祁冲才明白自己错的多厉害,跟危安城比起来,顺安只算是个小镇。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息不绝,做买卖收摊回家的,做工回城的,吃完饭出来找乐的……

          进了城秦铮神情明显放松了些,他下了车,牵了马缓缓而行,祁冲牵马跟在一边。一会秦铮离开大街,进了胡同,三转两转,祁冲都分不清方向了,最终在一座大院前停下来。

          那座大院子占地甚广,一个高大的门楼,雕刻了飞燕走兽。门前蹲了两个大石头狮子,气势威武。秦铮上去扯了铜色门环当当敲了几下,片刻后,大门拉开,一个人探出头来,喜道:“呀!秦师兄回来了!”

          那开门的人再一端详,失声惊呼:“啊!秦师兄,你受伤啦?”

          秦铮微笑点头,道:“受了点小伤,不碍事,别大呼小叫的。伍师妹也来了,在车上呢。”

          那人听了忙把大门推开,快步跑出来,原来是一个青衣少年,他伸手扯了马车缰绳,将马车牵进院子。此刻金小满也下了马车,他的病已经好了。一行人跟着那少年,穿过一片花圃来到前厅,少年喊一声:“马师叔,秦师兄和大小姐来了。”

          厅内顿时传出一声惊呼,哗啦啦,一阵脚步声,出来五六个人。当先的一名老者,面色红润,相貌堂堂,昂首阔步迎出来。秦铮向他俯身道:“师侄见过马师叔。”

          那马师叔一把扶住秦铮,吃惊的说道:“怎么回事?受伤了!是谁干的?难道……”

          秦铮打断他的话:“马师叔,此事一言难尽。先见见这两位好友吧。”说着他侧身让出金小满和祁冲。

          马师叔一看还有外人,也就住了嘴。他抬头看了看金小满,又看了看祁冲,暮然眼睛一亮。祁冲心头顿时一热。

          秦铮指着金小满介绍道:“这位是崇远镇金员外。”

          马师叔拱了拱手,道:“见过金员外。”金小满不敢尊大,连忙还礼。

          秦铮又指着祁冲道:“这位是祁冲兄弟,这一次,祁兄弟可帮了大忙。”因为人多,他话便没有说明,怕引起不必要的惊乱。

          马师叔也跟祁冲拱了拱手,笑道:“老朽见过祁公子,祁公子一表人才,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祁冲忙还礼,口称不敢当。

          秦铮说道:“马师叔,我们这一路走的匆忙。祁兄弟和金员外都劳累不堪,还请你给安排客房好好歇息。另外,金员外途中染了风寒,你也一并请郎中给瞧瞧。”

          马师叔点头道:“这个好说,宋青,你带两位贵客去,好好招待。再把城东徐妙手找来,给金员外诊治。”

          话音刚落从马师叔身后走出一名青年,朗声道:“是。”躬身对祁冲和金小满道:“两位请随我来。”

          当下,祁冲、金小满同秦铮告别,跟了那宋青去。

          那宋青是马师叔的小儿子,全名是马宋青,人长得俊秀,口齿也伶俐,一路上公子长公子短的殷勤又客气,倒不像是江湖人,将祁冲金小满带到了一座厢房,马宋青便安排人烧了热水来,又送了换洗衣服。

          待洗漱完毕,天已经黑了,院子里都掌上了灯。马宋青又引来一位老者,便是城东徐妙手——危安城闻名的郎中。徐妙手给金小满把了脉,说已无大碍,只是身子疲弱,需得慢慢调理。

          送走徐郎中,马宋青又带着金小满祁冲去前厅赴宴。厅中已经摆好了酒宴,一方面给秦铮接风,一方面招待金小满和祁冲两位客人。伍灵儿伤势太重,并未出席。

          前厅很大,里面却只有那马师叔同秦铮两人。秦铮也洗涮一新,见了祁冲微微一笑,打了个招呼。马师叔偕同儿子马宋青作陪。由于三名客人有伤有病,这一餐便吃的清淡,也没有酒水。可满满一桌还是让祁冲开了眼。只见紫菜山药,白藕红菱,还有鹅掌羊脯、蟹黄虾仁,另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香药蜜饯、时蔬干果,瞧得祁冲食欲大开。

          金小满见过世面,同几人相谈甚欢,倒是祁冲觉得有些插不上嘴。马师叔又问起金小满想做什麽生意?金小满说做些药材生意。马师叔连声说好,说如果可能,离火宫愿同他新山东彩票首页。听的金小满心花怒放。

          不想这时马师叔却又话锋一转,说他是离火宫的一份子,想要新山东彩票首页,需要离火宫宫主同意,他不能私自做主。问金小满愿不愿意到离火宫走一趟。

          金小满微微一愣。

          其实这一路而来,金小满已经心生悔意,打了退堂鼓。本想与离火宫搭上关系,会财源滚滚,大发而特发。不想刚接上线,就遇到一场江湖仇杀,离火宫死了好几个人。这让他明白过来,与离火宫搭上关系,未必就是好事,说不定会引起离火宫对头的报复。

          再加上这一路,伍灵儿都对他不冷不热,而秦铮对祁冲都比对他热情,让他心中很不平衡,十分恼火。本想到了安全的地方,就与秦铮分道扬镳,自己还是带着祁冲去黎州,老老实实做自己的生意去。

          可现在马师叔一番话,又让金小满动心了。如果现在后退,这之前的投入全白费了,自己那些罪也白遭了。想到这里,他就定下了心,装作高兴的样子,对马师叔道:“离火宫天下闻名,在下早就心向往之,能到山庄一游,实在是求之不得。”

          马师叔同秦铮相视一笑,如此宾主皆大欢喜。马宋青又在一边插科打诨,说乐逗趣,讲些江湖轶事,听的祁冲惊异不止。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

          当天晚上,祁冲睡的很香。奔波多日,终于松懈下来了。

          第二日,他们再次踏上行程。人却不仅仅他们四个了,马师叔亲自陪同,带了八个门中弟子护送。

          这一次他们弃了马车,改走水路。危安城城北二里处,便是彻地江,一艘三层楼船载了他们,顺流东下。祁冲以前在山里,曾坐过渔夫的小划子,这样大的楼船尚是初次见识。江水滔滔,两岸飞驰,船速竟快逾奔马。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江湖多风雨相邻的书:独掌苍穹极品御用闲人网游之乾坤至贱摸金令丫环好难缠网游之无限玩家红男绿女谁是大英雄黑道修神特工王妃之龙凤斗麻雀不想变凤凰DNF枪手异界纵横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0